拥抱寂寞与狐独 / 蔡国 / 高谷—搜狗百科

0 0

   

高谷—搜狗百科

2017-08-25  拥抱寂寞...

殿大学士

  自此, 宦海沉浮四十余年。仁宗洪熙即位(1425年),改任高谷为太子宫春坊司直郎,寻迁 翰林侍讲。 正统元年(1436年)因 大学士杨士奇荐拔,充任翰林侍读,成  经筵,为帝王讲读经学。三年与修《宣庙实录》,升 侍读学士。十年摧工部 右侍郎兼前职,入阁参与 机务。 景泰初年(1450年)为工部尚书兼 翰林院学士,掌阁务。次年赐少保、东阁大学士太子太傅,享双俸,代皇帝祭祀三陵。七年与 陈循总裁编修《环宇通志》,晋少保、 谨身殿大学士兼 东阁大学士。

清廉正直

  高谷入阁,清廉正直,持议公正,且不避权要,遇事无偏私。景泰五年(1454年)给谏林聪因忤重臣,被构罪廷讯,欲论重辟。高谷从南直隶视察灾情回都,闻讯竭力营救,独陈其冤,使林聪获赦并官复原任。七年顺天乡试,大学士陈循因自己的儿子未能中试,遂攻讦考官刘俨、黄谏等人阅卷不公。高谷受命复阅,力言刘、黄无私,且仗义执言云:“贵胄与寒士争进,已不可,况不安义命,欲因此构考官乎?”

  高谷又以荐贤任能,提掖后进为任事,先后两次主顺天乡试,皆称得人。曾上以此为疏主张内外诸司应惟贤是用,又说经筵日讲,关系圣德,荐大理卿陈询、学士吕原、中允杨鼎、左都御史王文、大理卿萧维桢、司业王恂等人入选。后王文入阁,余皆鼎侍经筵。又荐翰林修撰商辂、彭时入阁,掌阁务。

  高谷鄙浮华、乐俭素。为中书时,尝奉旨往海印寺抄写佛经,遇雨辄褪靴卷裤,提袍赤足归,使同僚大为惊讶。官任侍读学士时,每赴公宴,总是用布头剪成新花样补缀在破锦袍上,以至有人嘲笑为“高学士锦上添花”,高谷不以为然。位至台阁,也仅“敝庐瘠田而已”。明、清方志都载,高谷“元老府”“湫隘特甚”,并非夸张,其故居今犹在,低檐小室,无异民居。

学问渊博

  高谷学问渊博,淹贯经史,且工诗善书。其书法 文弱秀润,王世贞艺苑卮言》谓其书“秀俊可爱”。其行

高谷的行书横披
高谷的行书横披
书横披一轴今珍藏于兴化 博物馆。一生著作甚丰,除《育斋文集》10卷入《明史·艺文志》外,其他著作大半散佚。其后,李绂曾从其姻娅郭羽、 门生陆碛处搜罗20余卷,其中《诗集》17卷、《归田》3卷、《拾遗》1卷。于明弘治年间付梓行世。近年其 后裔又搜得散佚诗文50余篇,如《隋堤二绝》、《盐城观海》、《咏昭阳十景》等。

名震朝野

  高谷历经 明代五朝,处事公正,名震朝野。然而,他所处的正统、 景泰两朝却是历史上的 多事之秋,这个时期发生了几起历史大变故。

土木之变

  正统十四年(1449年),蒙古瓦剌部犯境, 英宗朱祁镇轻信宦官王振,率50万 大军御架亲征。结果于土木堡一役,全军溃败,王振被杀,皇帝朱祁镇被瓦剌生俘。历史上称为“土木之变”。消息传来,朝野震惊,高谷支持兵部尚书于谦抗击外故,同时拥立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登继大统,是为 代宗,年号景泰。第二年,由于于谦击退了瓦剌的侵犯,加之蒙古瓦剌部内部矛盾激化,瓦剌部酋长也先后数次表示修好,愿意 赎放英宗。这使代宗朱祁钰十分 尴尬。八月诏议,因代宗态度不明朗,朝廷久议不决。此刻高谷十分清醒,他坚定他的主张遣使迎驾,并提议中书赵荣可担此任。

身陷泥淖

  未几,英宗赎还,将至京。代宗不愿 张扬,具礼甚薄,群臣不敢擅议,惟高谷直言不讳,力主“礼宜从厚”。当时有一位叫龚遂荣的千户,出于 忠诚,投书高谷,亦主张厚礼迎架。高谷遂将此信遍传朝臣,并教训 他们说: 一介 武夫尚知此理,况公卿乎?事传代宗,代宗甚怒,追查此事。高谷挺身而出,出示书信,并力陈自己的主张,举唐肃宗迎上皇故事,请代宗效行。帝不纳,亦不深罪高谷,逮龚遂荣,未几亦释。英宗归銮,被奉为“ 太上皇“置于深宫。代宗十分 恋栈,于景泰二年(1451年)迫不及待地上演了地场“易储” 闹剧,废弃已立的英宗的儿子,立自己的儿子为 皇太子。同时加封高谷为“太子太博”,使高谷身陷 泥淖。

夺门之变

  景泰八年,代宗朱祁钰病重不能视事,蓄谋已久的英宗朱祁镇在石亨曹吉祥等文武大臣的拥戴下,突然夺宫升殿,废黜景泰,改元天顺。此为“夺门之变”。

  英宗复辟后,对景泰的内阁大臣一一进行了清算。大学士陈循、王文等或被诛杀或被流放,就连抗敌功著的于谦,咏了一通《石灰》后,也被斩杀于刑场。时高谷已年逾花甲,早在景泰年间因内阁王文挤兑,就已萌退意,自己又是景泰重臣,英宗虽未罪己,但也不敢再恋相位。于是上书英宗,乞归林。英宗阅书,叹谓:“谷,长者。”又对左右大臣说,高谷在内阁主张迎架礼宜从厚等事不审正直的,过去又曾做过我的经师。于是恩准致仕,并赐金帛袭衣,安排驿舟,寻又赐敕奖谕。这篇“奖谕”十足耐人寻味。文章前半部说了一通高谷“以智识文学,执经事朕”、“怀旧之私实有切于朕意”之类情谊话。后半部话锋一转,云:“卿之归也,日与亲戚故旧徜徉邱园,展契阔之深怀,道朝廷之盛事。清风高致,足以励廉而革贪;盛德雅望,足以敦化而善俗,则卿亦永有终誉焉。”柔言蜜语中隐含威胁。其实是警告高谷归里后言行小心,否则,就谈不上“永有终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