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中华诗词 / 苏轼将韩愈的一首诗改成词,果然是才子才...

0 0

   

苏轼将韩愈的一首诗改成词,果然是才子才能玩的游戏

2017-08-27  茂林之家

诗和词都是韵文文学,但他们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诗相对来说整饬严谨,而词则摇曳多姿。但对于那些大师来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出入其中游刃有余。

有一天,苏轼和老师欧阳修闲聊,当然,他们在一起可不会聊家长里短,全都是学问文章或诗词创作。欧阳修忽然问道:“关于琴的诗哪一首写得最好?”

苏轼答道:“应该是韩愈的《听颖师弹琴》。”欧阳修先点头,后摇头,说道:“这首诗最奇丽,可惜韩愈听的是琵琶,不是琴。”苏轼也深以为然。

苏轼将韩愈的一首诗改成词,果然是才子才能玩的游戏

转眼,苏轼又想起一件事,前不久章质夫家中一位擅长弹琵琶的歌妓向他邀约歌词,他一时没有灵感。苏轼灵机一动,何不如将韩愈的这首诗改成词呢?先来看韩愈的作品:

《听颖师弹琴》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

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

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皇。

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

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

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

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苏轼将韩愈的一首诗改成词,果然是才子才能玩的游戏

这首诗是描写音乐的名篇,将不可描述的声音,转换成几个典型场景,读罢全诗,颖师高超的琴技如可闻见,因此也有人将它与白居易的《琵琶行》、李贺的《李凭箜篌引》相提并论。

改编之难就在于既要保留原作的内涵,又要注入新的韵味,所以改编的人既要懂诗,又要懂词。不过,对于苏轼来说这都不是难事,且看改编之作:

苏轼将韩愈的一首诗改成词,果然是才子才能玩的游戏

《水调歌头》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恩怨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行。回首暮云远,飞絮搅青冥。

众禽里,真彩凤,独不鸣。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轻。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

此词虽不能说已经超过了韩愈的原作,但依然称得上是优秀的改编作品,可以当做独立的作品来欣赏。

这只是苏轼和欧阳修在闲聊之中的戏作,但也可以看出那个时代文人士大夫的闲情雅致,玩个游戏都能玩得如此风雅,让人神往之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