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文馆 / 情感天地 / 如果不是太爱你,她怎会这样怕老去

分享

   

如果不是太爱你,她怎会这样怕老去

2017-08-29  智者文馆


本期插画作者:贝尼·加森鲍尔    


亲情是一场场的轮回,

你养我小,我陪你老,

水流花谢,生生不息



上个周末,天气晴好,便带着孩子约着爸妈一起去乡下看望80多岁的外婆。


外婆家门前有一排高大茂盛的杨树,在阳光中投下了深浅斑驳的绿荫。


这是8月底的农村,天蓝云阔,蝉躲藏在枝头热闹地鸣叫,清晨的风里已有了初秋的微凉。


院子里的枣树上挂满了红红的果,孩子用竹竿敲打着树枝,熟透了的红枣便雨一样落下来。


我和孩子一起嬉闹着抢着红枣,妈妈和外婆坐在院墙下絮着家常,一派岁月静好的动人模样。


突然,外婆扒拉着老妈的头发,低声惊呼:哎呀,小七(妈妈小名),你现在咋恁多白头发?


我凑上去一看,的确是,妈妈两鬓旁齐根长出来白发已有两三公分长,在之前染黑的头发映衬下,更显得银白银白的。


我突然有些心酸。


这些年,因为我的工作婚姻以及其他种种问题,老爸老妈日夜忧心,辗转奔波。为了多一份收入补贴于我,老妈在退休后特意又返聘回学校代课。


而我,要么一颗心都扑在孩子的琐碎日常上,要么陷于婚姻生活一地鸡毛的负面情绪中,几乎完全忽视了父母的华发渐生日益衰老。


或许,即便是我无意中发现了,也只是觉得这一切如春日花朵繁盛冬日万物凋零、秋日的柿子会在白霜中渐渐干涸了水分一般自然。


却从来没有想过,正是因为自己缺乏掌控生活和情绪的能力,而亏欠了他们儿女成年半世操劳后原该享有的快乐无忧。


我那80多岁身体还算利落的外婆,拿出自己用的染发剂,执意要帮妈妈染头发。


在我们面前如田螺姑娘一样几乎无所不能的妈妈,依偎在外婆跟前,恬静得如同将出嫁的姑娘。


每个妈妈都曾是女儿,每个女儿都终将成妈妈。


让人愧疚的是,一代一代的妈妈们为孩子操碎了心,而最细心最心疼她们的,却很少是孩子,往往是自己的老妈妈。


外婆对妈妈,妈妈对你我,莫不如此。


父母之于儿女的情感,就像故乡潺潺的河水,内敛含蓄,生生不息。又像河边那一棵棵茂盛的杨树,清凉了一个又一个夏天,代代轮回。


想起我怀孕的时候,夫家喜滋滋地说:这胎是个儿子,过两年再生一个闺女,多好。


妈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嘀咕:不管男女,咱就要这一个吧,生孩子太遭罪了。


孩子不足一岁的时候,先生遇到了一些棘手难题,我们想尽办法却效果甚微。


那一段时间,我抱着孩子日日啼哭。妈妈既要上课,又要照顾我们一日三餐,还要帮我哄孩子照顾我的小情绪。


后来,听说临县有座庙很灵,妈妈便同爸爸一起前去求签。


那是冬天,已近黄昏。崎岖的山路上还有未化的积雪,父母彼此搀扶着,趔趄地走在寒冷的山风中。夕阳成了一个昏黄的影子,林间传来野鸟的叫声。清冷又凄凉。


时过境迁之后,我同妈妈开玩笑:你一个老党员,怎么能搞封建迷信这一套?


她沉思了一下,说:


对父母来说,哪有什么信仰?儿女的幸福就是信仰。


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身边两岁多的小人儿,正搂着我的脖子耍赖,在我怀里拱来拱去腻歪歪地表白:妈妈,我最爱你了。


那一刻,我真觉得我的妈妈是个哲学家。


有多少人和我一样,自从有了孩子学会疼爱挂牵,方才懂得父母对我们的情深无限?


年少的时候,总是听父母一遍遍地说:只要你们以后过得好,我们再怎么辛苦都不怕。


那时,只当这是一句轻飘飘的话,如同飞在天空的风筝,我们远远地看得见它的身影,却无法理解其中的爱意漫漫深情几许。


甚至,听得多了,还会生出几分烦躁。


直到为人父母,我们所有的喜乐都被眼前的孩子牵引着,为他操劳为他奔忙,他的哭泣足以让你一天烦躁不安,他的一朵微笑就能扫去你心里的所有悲伤。


这才逐渐明白,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尚不懂愁苦的岁月里,用他们的肩膀为我们遮挡着磨难和风雨,竭尽全力地扛起了我们整个青少年时期的快乐时光。


时光流转,我们慢慢地长大,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


我们离家越来越远,他们只能在电话里万般嘱咐:钱够花吗?在外可千万不要亏着自己啊,别舍不得花钱!


我知道,不单是我的父母如此,你们的父母也是这样。


他们隐藏起所有的艰辛和不易,只为了让我们感受到生活更多的温柔善意;


他们克制着所有的担忧和牵挂,只为了我们可以心无旁骛地在外追逐梦想;


他们经年累月努力打拼,只为了我们能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不为金钱所牵绊,并在暮年不成为我们的负担。


夏天刚来的时候,妈妈有一天突然吞吞吐吐地打电话说她要体检。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段时间,她总是咽喉疼痛,吃饭都难以下咽。爸爸上网一查,竟是癌的各种症状。


好在,经体检是虚惊一场。


爸爸告诉我:你不知道,当时你妈吓坏了,天天念叨着你还不够独立,桐桐(我家宝宝)还那么小,她要是走了,你可咋办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爸妈都是一脸云淡风轻的笑意。我突然感到内心有一种脆弱又矫情的东西在慢慢坍塌。


我们总以为,父母就像河滩上的杨树,枝繁叶茂,永远都在守护着我们,等待着我们。以至于我们会忘记,岁月流逝,我们长大的同时,他们也在衰老。


他们的头上生出了白发,纵深的皱纹爬上了脸颊,他们开始腰酸腿痛身体有了大大小小的毛病,他们掌握不好饭菜的味道也开始变得唠唠叨叨。


甚至他们开始在我们面前变得小心翼翼,就像风中两棵来回摇晃的草。他们学会了看我们的脸色,生怕话只说了一半就会被我们噎回去。而我们的幸福喜怒,就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重心和心情的晴雨表。


我们的父辈总是很内敛,他们从不会把我们抱在怀里腻歪歪地说“宝贝,我爱你”。那些看不见却摸得着感受得到的情感,全都细细密密地藏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而我们,也习惯性的把礼貌给了外人,把周到给了同事,把热情给了朋友,把体贴给了爱人,把疼爱给了孩子,却总是忽视,父母想要什么。


亲情也是一场轮回,你把我养大,我陪你到老,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人们常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养儿之后,看着这个软软糯糯的孩子一天天慢慢长大,方才知道,身为父母,最想看到的,不是孩子能有多大成就,不是他能为自己带来多大荣耀。


父母想看到的,不过是孩子能够平安快乐地长大,能够有成熟的心智去进行正确的选择,有健全的人格去把控自己的生活。


归根结底,他们想要的,无非是儿女的日渐强大,以及忙碌之余对他们一点点的陪伴、关心和爱意。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独立成为父母暮年的欢喜,让自己的安好成为父母衰老的依靠,让自己的孝心和成绩成为让父母到处得瑟的谈资。


人生最大的幸福,不过是,我们累了倦了的时候,一转头,生命的至亲至爱都还在。


如此,便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