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世界文明史(50)—— 希腊(XXIV)

2017-09-01  与星对话

第三部  希腊的衰落 —— 哲学的屈服


—— 希腊哲学包含物理学、形而上学和伦理学三部分。
(1)物理学以斯塔基拉(位于色雷斯)人亚里士多德为极峰。
(2)形而上学是雅典人柏拉图。
(3)伦理学是基提翁(一译基蒂翁、季蒂昂,位于塞浦路斯)芝诺。
—— 希腊物理学、形而上学和伦理学之发展。
(1)物理学终止于亚里士多德和喜帕恰斯(古希腊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他俩将科学与哲学分离。
(2)形而上学止于庇罗及后期柏拉图学派的怀疑论。
(3)伦理学则继续存在,直到伊壁鸠鲁派享乐主义及斯多葛派禁欲主义为基督教所征服或吸收为止。

一、怀疑论的攻击
(一)形而上学在雅典
—— 在大希腊文化的传播中,雅典在戏剧与哲学两方面仍继续保持其领导地位。
(1)雅典社会并不太热衷于战争与革命、新科学与新宗教、美与黄金,所以还有时间去研究真理与谬见、物与心、自由与需要、高贵与卑贱、生与死等问题。
(2)许多青年常历尽千辛万苦,从地中海所有的城市,到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音容宛在的大厅与花园来求学。
1、莱西姆学园(the Lyceum,莱西姆学园可能就是亚里士多德于公元前335年创建的吕克昂学园the Lykeion,存疑
—— 特奥弗拉斯塔(一译狄奥弗拉斯图,亚里士多德的弟子,古希腊逻辑学家、哲学家、植物学家
(1)里波斯(Lebos)特奥弗拉斯塔莱西姆学园孜孜不倦地继续保持着经验的传统。
(2)逍遥学派实非哲学家,而是科学家及一般性的学者,他们献身于动物、植物、生物、科学史、哲学史、文学史、法学史、的专门研究。特奥弗拉斯塔领导该学园的34年中,在许多学术领域进行探讨,曾公布涉及从爱情到战争几乎所有论题的书400部之多。
(3)他的小册子《论婚姻》(On Marriage)曾严厉批评女人,伊壁鸠鲁的情妇里修姆写了一篇博学且非常尖锐的答辩,予以猛烈反驳。然而阿特纳奥斯(公元1-2世纪罗马帝国作家认为“美人凭优雅而得美丽”一语所表现的温柔情感应归功于特奥弗拉斯塔。
(4)他口才极佳,因此别人忘记他的本名,只记得亚里士多德为他取的外号“他讲话像神一样”。第欧根尼·拉尔修(公元200-250年,古希腊犬儒学派主要代表把他描写为“最仁慈的人,而且非常和蔼可亲”。他极受欢迎,群集听讲的学生多达2000人,米南德(希腊新喜剧诗人)便在其最忠实的门徒之列。
(5)后世特别谨慎保存了他的《论性格》(On Characters)一书,不是因为他创造了种新文体,而是因为他对人人归诸他人的过失有尖刻的讽刺。
(6)公元前307年,城邦颁布了法令,规定哲学领袖的选择须经公民会议的认可。同时,他又被阿格诺尼德斯(Agnonides,一译阿格农尼德)控告为“不敬”。特奥弗拉斯塔离开雅典,很多学生跟随他一起,然不到一年,法令被取消了,他又回来主持莱西姆学园,几乎直到85岁去世。他死后,逍遥学派并没有留存多久。科学离开了赤贫的雅典人,前往富裕的亚历山大城,而从事研究的莱西姆学园陷入穷途潦倒中。
2、柏拉图学园(又叫阿加德米Academy”学园,今大学"学院"就是从"阿加德米"这个词来的,公元前387年建立
—— 芝诺克拉底。
(1)柏拉图死后,斯珀西波斯主持柏拉图学园,芝诺克拉底又继承了斯珀西波斯,领导该学园25年,由于过着简朴生活,曾为哲学带来新荣誉。
(2)他潜心研究与教学,一年只离开学园一次去参观狄奥尼索斯悲剧。据第欧根尼·拉尔修说,当他出现时,“城中喧扰的群众即让路给他走过”。
(3)他拒收一切费用,穷得几乎因欠税而遭监禁。在他的生活中除了哲学,不要任何情人。
(4)他死后,希腊思想中形而上的一派近于衰竭。柏拉图的继承者都是数学家及道德家,没花时间思考之前曾鼓励该学园的那些抽象问题。
(二)不可知论控制希腊哲学
—— 爱利提克(一译埃利亚)人芝诺约公元前490-前425年的怀疑论挑战赫拉克利特约公元前530-前470年,哲学家,爱菲斯学派的代表人物的主观主义。
—— 高尔吉亚约公元前483~前375,古希腊哲学家和修辞学家,著名的智者与普罗泰哥拉(一译普罗泰哥拉,约公元前490或480-前420或410年,智者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条理的疑问,以及苏格拉底、亚里斯提卜斯亦译作"阿里斯提卜"、"亚里士提卜"等约公元前435-前360年, 古希腊哲学家,昔勒尼学派的创始人与麦加拉人欧克拉底的形而上不可知论,控制了希腊哲学。理性的时代已成过去。
—— 每一种假说都想到过,宣扬过,然后被人遗忘。宇宙保存了其秘密,大家对于探索那种最聪明的人尚且无法得知的问题,已渐感厌倦。
—— 亚里士多德与柏拉图有一项共同论点,即得到最后真理的可能性。而庇罗(一译皮浪,希腊古典时期哲学家,被认为是怀疑论的鼻祖却说,最重要的是在这一论点上他们两人都错了。庇罗的话明白表露了当时一般学者的疑心。
1、庇罗的怀疑论
—— 约公元前360年,庇罗(一译皮浪,希腊古典时期哲学家,被认为是怀疑论的鼻祖出生于爱利斯:
(1)曾随亚历山大军队到过印度,在“裸体禁欲主义者”(Gymnosophists)门下学习,也许从那里学得一些怀疑主义,故而,后来他的名字竟成为怀疑论的同义词。
(2)回到爱利斯后,以教师的身份,生活于宁静的贫穷中。
(3)他太谦逊而不愿著书,但他的学生弗留斯人第蒙在一连串的讽刺诗(Silloi或Satires)中,将庇罗的意见传布到世界各地。
(4)庇罗诚心过着半印度式的哲学生活。他谦逊地遵从爱利斯的风俗与信仰,不求避免危险或延长生命,结果活到90高龄。其祖国公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因而免除了哲学家的纳税义务,以表示尊敬他。
—— 庇罗的意见,只有三项要点:确实性不可得,智者不作判断;不求真理,只求宁静;既然一切理论都可能是假的,最好接受当时当地的神话及习惯。
(1)感官或理智皆不能给我们确实的知识。感官于领会事物时把事物歪曲了,理智不过是欲望的诡辩仆人而已。
(2)每一种三段论法都是将未决问题作为证据的,因为大前提假充了结论。
(3)“每一项推理都有与它相反的推理”;同一经验可依环境或情绪而显得令人欢喜或不快;同一事物显得大或小,美或丑;同一行为可依我们生活的地点与时间而显得道德或不道德;同一神可依不同的种族而存在或不存在;一切都是意见,没有任何知识是十分真实的。因此,参加争论,寻求生活的其他环境或方式,羡慕过去或未来的时代,都是愚蠢的。
(4)一切欲望都是幻影。甚至生命不一定好,死亡也不一定坏,对两者皆不应存在偏见。最好的办法是安静地接受:不去改革世界,只耐心忍受现况。不热衷于进步,而安于和平。
2、新柏拉图学园怀疑论
—— 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对形而上哲学继续进行怀疑论攻击的却是柏拉图的门徒。
(1)公元前269年,阿色西劳斯(一译阿尔克西拉乌斯)成为“中期柏拉图学园”(the Middle Academy")的首领,他也许曾受庇罗的影响,竟把柏拉图反对感官知识的议论转变成一种与庇罗学说同样完全的怀疑论。他说:“一切都不确定,甚至这句话也不例外。”
(2)一个世纪后,一位更激烈的怀疑论者接掌“新柏拉图学园”(the "New Academy")将普遍怀疑论加强到变成知识与道德的虚无主义。
(3)昔兰尼(位于今北非利比亚)人卡涅阿德斯(希腊怀疑派哲学家,他曾构想了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卡涅阿德斯船板)。
A  他于公元前193年左右来到雅典,以令人难堪的巧妙言语反驳克里西波斯(一译克利西波斯,公元前280-前207年,斯多亚学派之集大成者。斯多亚学派又译作斯多噶学派、斯多葛学派)及其他老师所教的每一种学说,令人头痛。后来他自己开课,今天讲一种意见,第二天又加以反驳,每次都头头是道,学生们都未能发现他真正的见解是什么。
B  他以柏拉图兼康德派那种对知觉与理性的批评,去反驳禁欲主义者的物质现实主义。
C  他攻击一切结论,说它们在理智上是无可辩护的。他叮嘱他的学生对或然性(如果一个事件为随机事件,那么我们就称这个事件具有或然性,也就是不确定性)及当代的习俗感到满足。
—— 波利比奥斯(古希腊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以《历史》又称《通史》、《罗马史》一书留名,原书40卷,只有5卷传世)在谈到卡涅阿德斯这些哲学家时,愤怒地说道:
他们在柏拉图学园中已将他们自己训练得极为捷于辞令。他们里面有些人由于力图混淆听众的心灵,乃提出自相矛盾的理论,并且很善于捏造似真性,以致使听众怀疑雅典人是否能闻到以弗所炒蛋的香味,也怀疑他们每次在学园中讨论问题时是否实际都躺在家中的床上而在梦中撰写这篇演说……由于这些学者过于爱好矛盾的理论,已使一切哲学受到不好的批评……他们在青年的心中灌输一种狂热,而使青年对真正有益于哲学学生的伦理与政治问题,从不加以思考,而将其生命耗费捏造无用谬说的徒劳中。

二、伊壁鸠鲁学派的逃遁
(一)伦理学的发展
—— 波利比奥斯(古希腊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以《历史》又称《通史》、《罗马史》一书留名,原书40卷,只有5卷传世)虽曾将许多年代以来那种将生命虚掷于无益空论中的理论家描绘出来,但他说道德问题已失去对希腊人心的吸引力,却是大错特错。
—— 在这段期间,取代物理学及形而上学两系成为哲学中主流的,正是伦理学一系的哲学。
(1)政治问题的确被搁置一旁,因为马其顿在雅典守备军的存在或其所留回忆已使言论自由受到阻挠,大家暗中知道国家自由要靠缄默去维持。
(2)雅典城邦的光荣已成为过去,哲学必须面对政治与伦理在希腊前所未有的分离。
(3)哲学必须找出一种生活方式,既能得到哲学上的宽恕,又能配合政治上的无能。因此,哲学设想其问题不再是如何建立公正的城邦,而是如何造成自足与安心的个人了。
—— 这时伦理学朝着两种相反的方向发展。
(1)一种追随赫拉克利特(约公元前530-前470年,是爱菲斯学派的代表人物)、苏格拉底(公元前469-前399年,古希腊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公民陪审员,他和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并称为"古希腊三贤",被后人广泛认为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安提西尼(公元前445-前365年,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弟子之一)与第欧根尼(约公元前412-前324,"锡诺帕的第欧根尼",亦译狄奥根尼、戴奥真尼斯,古希腊哲学家,犬儒学派代表人物)的领导,将犬儒学派推广成斯多葛(或称斯多亚、斯多阿,塞浦路斯岛季蒂昂人芝诺{约公元前336~约前264年}在雅典创立的学派)哲学;
(2)一种源自德谟克利特(约公元前460-前370或前356年,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家,原子唯物论学说的创始人之一,率先提出原子论)偏向亚里斯提卜斯(约公元前435-前360年, 亦译作阿里斯提卜、亚里士提卜、阿里斯底波等。古希腊哲学家,昔勒尼或昔兰尼学派创始人),将昔兰尼学派(一译昔勒尼学派,别称快乐主义学派、享乐主义学派,主张逃避痛苦)引入伊壁鸠鲁学派。
(3)这两种学派都是宗教与政治衰败时哲学上的填补物,斯多葛主义来自闪族的悲观认、宿命论及服从论,伊壁鸠鲁学说则来自亚洲沿岸追求快乐的希腊人。
(二)伊壁鸠鲁学派
1、伊壁鸠鲁
—— 公元前341年,伊壁鸠鲁(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学派的创始人)出生于萨摩斯(在爱琴海东部,和小亚细亚只隔窄狭的萨摩斯海峡)
(1)12岁时爱上哲学,19岁前往雅典,在柏拉图学园度过一度。
(2)他像后世的培根一样,喜欢德谟克利特,不喜欢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从德谟克利特处取得许多基本观念来建立自己的学说。
(3)他从亚里斯提卜斯学到快乐的智慧,从苏格拉底学到智慧的快乐,从庇罗得到宁静的学说和一个代表宁静的字“不动心”(ataraxia)
(4)他回到亚洲,在克罗丰、米蒂利尼及兰普斯库斯讲授哲学。
(5)兰普斯库斯人认为把伊壁鸠鲁留在自己这个偏僻的地方太过自私,于是凑钱为他在雅典郊区买了一幢房屋及花园,送给伊壁鸠鲁作为学校兼住宅。公元前306年,伊壁鸠鲁35时,住进那幢房屋,开始向雅典人传授一种以伊壁鸠鲁为名的哲学。
(6)他欢迎女人来听课,对身份或种族也皆无差别对待。他既接收妓女,也接收品格高尚的主妇;既接收奴隶,也接收自由人。
(7)他最喜欢的学生是他自己的奴隶米西斯(Mysis),妓女里修斯(曾因特奥弗拉斯塔《论婚姻》严厉批评女人,写了一篇博学且非常尖锐的答辩,予以猛烈反驳)变成他的学生兼情妇,他待她如妻子。她为他生了一个孩子,还写了几本书,风格之纯净与其行为并不相称。
(8)伊壁鸠鲁生活于斯多葛式单纯及谨慎的隐居之中,座右铭是“生活谦逊”(Iathe biosas)。他恭敬地参加城市宗教仪式,但不染政治,也不关心世事。
(9)他对父母孝顺,对兄弟慷慨,对仆人温和,他们都参加他的哲学研究。他的学生敬仰他,视其为人中之神。他死后,学生的座右铭是:“就像伊壁鸠鲁的眼睛仍在照顾你时一样去生活。”
(10)伊壁鸠鲁在他的花园中教学36年,爱学校而不要家庭。临死前还对朋友念念不忘,对于他,一想到友谊心中便喜悦,足以克制一切苦楚。他遗嘱将财产赠给学校,希腊“在我们的力量所及之处……所有学哲学的人都永无匮乏。”
2、伊壁鸠鲁的作品
—— 他写了300部书
(1)但保存下来的主要有《论自然》(On Nature)的片断;
(2)有“哲学界的普卢塔克(罗马帝国时期希腊传记作家,伦理学家)”之称的第欧根尼·拉尔修(古希腊犬儒学派的主要代表),传下了伊壁鸠鲁的三封信。
(3)后来,陆续发现了他的几种作品。
(4)最重要的是卢克莱修(古罗马哲学家,他继承古代原子学说,特别是阐述并发展了伊壁鸠鲁的哲学观点)曾将伊壁鸠鲁的思想,写入最伟大的哲学诗歌之中。
3、伊壁鸠鲁之反驳
—— 认为哲学的目的是使人免于恐惧,尤其是使人免于对神的恐惧。他不喜欢宗教,认为宗教靠无知而兴盛,又转而助长无知。于是他反驳宗教:
(1)天上的间谍、无情的愤怒及永无止境的惩罚等恐怖使人生变得黑暗。
(2)世界并非由诸神设计,也非由他们指导,那些天上的伊壁鸠鲁主义者怎么会造出让秩序与紊乱、美与痛苦混在一起的二流货色的宇宙呢?
(3)人们不妨试想一下,遥远的诸神虽不能帮助你,也不能伤害你,你便得到安慰了。
D  恶神与魔鬼,那都是我们梦中不愉快的幻想罢了。
—— 他反驳形而上学:
(1)我们不能知道超感觉世界的任何事情,理智必须限于感官体验的范围之内,且必须接受这些经验以作为真理的最后测验。如果知识不来自感官,又来自何处?而且理智的资料必须来自感官,如果感官不是事实的最后裁判者,我们怎能在理智中找到那样的标准呢?
(2)感官并不能提供给我们关于外在世界的确实知识。感官所捕捉的,不是客体本身,而是客体表面各部抛出的细微原子在我们感官上留下的该客体性质与形式的小复制品。因此,如果必须有一种关于世界的理论,我们最好接受德谟克利特(约公元前460-前370年或前356年,古希腊伟大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原子唯物论学说的创始人之一,率先提出原子论)的观点:
A  除了物体与空间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或者说任何东西我们都无法知道,甚至无法想象。
B  所有物体皆由不可分割及不可改变的原子构成。
C  这些原子无色、无热、无声无味、无臭。
D  客体的性质是由其微粒子放射在我们感官上造成的。但原子在大小、重量及形式方面确有不同,因为唯有这项假定能说明物质的无限变化。
(3)伊壁鸠鲁原想以纯机械原理来解释原子的作用,但因他对伦理学比宇宙论更感兴趣,极欲保存自由意志作为道德责任感的源泉及人格的支柱,便抛弃了德谟克利特理论,转而提出原子自发性(spontaneity in the atoms)的假定:原子经空中落下时,略微偏离垂线,而加入各种混合体,以构成水、火、土、风四元素,并经由四元素而形成多端的客观景物。
(4) 宇宙中有无数世界,但若对这些感兴趣则为不智之举。我们可假定太阳与月亮就像我们所见的一般大小,然后运用时间去研究人类。
4、伊壁鸠鲁学派观点
—— 人类完全是自然的产物。
(1)生命也许是不知不觉发生的,凭自然选择最合适的形式而进步,也无任何设计。
(2)心智仅为另一种物质。
(3)灵魂是一种散布全身的精巧材料的实体。灵魂仅能借身体去感觉或行动,而且随身体的死亡而消失。
(4)我们必须接受现有知觉的证明而相信意志是自由的,否则,我们会成为人生舞台上毫无意义的傀儡。我们宁可做人民神的奴隶,而不可做哲学家所说“命运”的奴隶。
—— 哲学真正的功用并非说明世界,因为部分永不能说明全体,而是指导我们追寻快乐。
(1)“我们所见的,不是一套系统与无用的意见,而是一种免于一切忧虑的生活方式”。
(2)在这派哲学中,道德本身不是目的,而只是为了实现快乐生活的必要手段。“若生活不谨慎、不诚实、不公正,而欲生活得快乐,那是不可能的;若生活不快乐,而欲生活得谨慎、诚实、公正、也是不可能的。”
(3)哲学上唯一确定的主张是:乐即善,苦即恶。肉体的快乐本身是正当的,智慧应该予以容纳。但此种快乐可产生不好的结果,必须在仅能由智慧提供的选择之下去作有区别的追求。
因此,当我们说快乐是主要善行时,我们所说的不是放荡者的快乐,或肉体的享受……而是身体免于痛苦,以及灵魂免受烦扰。因为继续不断的饮酒与狂欢,或与妇女相处的享受,或有鱼及其他珍馐的盛筵,必不会使生活快乐。唯有清醒的沉思方能考虑择取或避免的理由,且能将那些产生大部分混乱以困扰灵魂的无用见解扫除净尽,从而使生活真正快乐。
——  了解不仅是最高的美德,也是最高的快乐。
(1)因为了解比任何其他才能更易于使我们避免痛苦与悲伤。
(2)智慧是唯一的解救者:
A  它使我们免于情欲的束缚,免于对神的畏惧,免于对死亡的害怕。
B  它教我们如何忍受不幸,教我们如何从单纯的生活善行及平静的心地喜悦中求得深切而持久 的快乐。
C  死亡在我们以智慧的眼光去看它时便不可怕了。它所包含的痛苦,可能比我们一生中所历次遭受到的要短暂渺小得多。使死亡充满恐怖的,是我们对它愚蠢的幻想。
D  试想一种聪明的满足所需要的东西多么简单:新鲜的空气、最便宜的食物、一间适中的房屋、一张床、几卷书和一个朋友。“一切自然的物品都容易得到,唯有无用的东西才价格高昂”。
E  我们不应自寻烦恼去实现每一种想到的欲望:“凡属不能达到而不至真正为我们造成痛苦的欲望,都可以忽略”。甚至爱情、婚姻与亲子关系,都是不必要的。它们带来一时快乐,却留下多年的悲哀。
—— 使我们自己习惯于单纯的生活与简单的方式,是理所当然的健康之道。作为智者:
(1)从不热衷于功业,也不贪图荣誉,不羡慕敌人或朋友的好运。
(2)避免城市中的热门竞赛及政治斗争的骚乱。
(3)寻求乡村的平静,从身心安宁中找到最真实、最深切的快乐。因为他节制食欲,生活不事虚饰,摆脱一切恐惧,自然的“生活趣味”(bedone)便赐给他最高的美好,那就是宁静。
5、小结
—— 伊壁鸠鲁的快乐主义曾提到原子学说,但对之前曾创造希腊科学与哲学的大胆好奇心表现出一种反动。故而这套思想的缺陷是其消极性:它以为免于痛苦是快乐,逃脱生命的危险与充实便是是智慧。这为独身生活提供了良好的借口,对社会殊少益处。
—— 伊壁鸠鲁认为,国家是必要的罪恶而予以尊重。他在国家保护之下,可在他那花园里过着不受干扰的生活,但他显然并不关心国家的独立。
—— 他的学派似乎喜欢君主政体甚至于民主政体,因为君主政体比较不迫害异端,这是与现代的信念刚好相反的。伊壁鸠鲁认为,任何政府只要不妨碍他对智慧与交游的谦逊追求,都是可以接受的。
—— 他对友谊的热忱不亚于前几代人对城邦的忠心。“在智慧所供给整个一生的快乐中,最重要 的是友谊。”伊壁鸠鲁学派以久而弥坚的友谊闻名。他的书札更是富于热爱的辞藻,他的学生也报以希腊人所特有的强烈情感。伊壁鸠鲁死后,他的一系列门徒都衷心怀念他,几世纪中不肯将他的遗教更改一字。
—— 这是一个耿直得可爱的的学派。
(1)能发现一位不讳言快乐的哲学家及一个替感官说好话的逻辑家,确是令人鼓舞的事。
(2)这里没有难于捉摸之处,没有要求了解的热望。
(3)伊壁鸠鲁最有名的学生兰普斯库斯人梅特罗多鲁斯(Metrodorus),曾将伊壁鸠鲁学说简化成一项主张:“一切好东西都与肚皮有关”。这也许意谓,一切快乐都是生理方面的,最后是属于内脏的。这使得希腊社会既感到震惊,又觉得可笑。克里西波斯(Chrysippus,一译克利西波斯,公元前280-前207年,斯多亚学派之集大成者。斯多亚学派又译作斯多噶学派、斯多葛学派)提出了反击,把阿客斯特劳拉的《烹调法》(Castrology)称为“伊壁鸠鲁快乐哲学的中心要义”
(4)大希腊各界普遍误解了伊壁鸠鲁学说,公开加以指责而私下加以接受。许多大希腊犹太人采取这派学说,以致“Apik?tos”一字被犹太法师用作“背叛者”(apostate)的同义字。
(5)公元前173年(或前155年),两个伊壁鸠鲁派哲学家被罗马驱逐出境,理由是他们使青年腐化。一个世纪后,西塞罗(古罗马著名政治家、演说家、雄辩家、法学家和哲学家)写道:“何以有这么多的伊壁鸠鲁分子呢?”同时,卢克莱修(古罗马哲学家。他继承古代原子学说,特别是阐述并发展了伊壁鸠鲁的哲学观点)则为该学说写出最完整最好的现存说明。
(6)到君士坦丁大帝当政时,这个学派还有不少公然自认的拥护者,其中有些人生活糜烂,贬损了祖师的声名,从此产生“epicure”一字,意思是“贪吃者”。其他门徒则忠实地教授伊壁鸠鲁本人一度简化其哲学的格言:“神不足畏惧,死无可伤感,善能赢得,一切所怕的事情皆能克服。”

三、斯多葛学派的折中
(一)禁欲哲学产生的社会背景
—— 伊壁鸠鲁被他门徒中日益增多的人解释为劝人追求个人的快乐,而重要的伦理问题,即善的生活是什么,并未作解答,仅是作了种新的有系统陈述:个人的自然享乐主义如何与团体及种族所必需的禁欲主义互相协调?如何能使社会中的各个成员被感动或被威逼而情愿走向集体生存所不可或缺的自制与自我牺牲呢?
—— 旧宗教已不再能完成此项功能,老城邦也不能再把人提高到忘我的境界。受过教育的希腊人从宗教转向去寻求解答。他们在生存的危机中邀请哲学家来给他们忠告或安慰,他们要求哲学家提供一种世界观,可在事物的性质上予人类生存以永久的意义与价值,也可使他们能正视死亡的必然性而不觉恐惧。斯多葛禁欲主义便是古典世界寻求自然伦理的最后努力。芝诺曾再试图完成柏拉图业已失败的工作。
(二)斯多葛学派
1、芝诺
—— 芝诺出生于塞浦路斯岛的基提翁(Citium,一译基蒂翁)。
(1)这座城市有一部分腓尼基(腓尼基是希腊人对迦南人的称呼,迦南在闪米特语中意"紫红",这与他们衣服的染料有很大关系。古代腓尼基约相当于今黎巴嫩地域)人,大部分是希腊人。芝诺通常被称为腓尼基人,有时被称为埃及人,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希腊人与闪族人的混血。
(2)阿波罗尼奥斯形容他瘦、高、黑;头发歪向一边,腿细弱。
(3)他30岁时,进了雅典克拉底斯(一译克拉特斯,公元前365-前285年。犬儒派哲学家)的学校,他为发现哲学而极为高兴。
—— 犬儒派的克拉底斯。
(1)克拉底斯是埃及底比斯人,曾将300塔伦财产捐给他人,自己过起了犬儒的行乞生活。他斥责当时性生活的放荡,认为饥饿是医治爱情有的良药。
(2)他的女学生希帕希亚(Hipparchia,一译希帕琪亚)竟爱上她,扬言父母若不把她嫁给克拉底斯就自杀。克拉底斯应要求来劝希帕希亚,他把行乞用的钱包放在她的脚边,说道:“这是我的全部财产,现在试想你做的是什么事情。”她并未气馁,反而离开她富有的家,换上乞丐服,与克拉底斯生活于自由的爱情里。据说他们的婚礼是当众完成的,不过他们的生平却是爱情与忠贞的模范。
2、芝诺学校
—— 学校之建立。
(1)芝诺很为犬儒派严格而单纯的生活所感动。此时安提西尼(公元前445-前365年,犬儒学派的创始人)的门徒业已变成弗朗西斯僧侣(Franciscan monks,此指1181-1226年意大利天主教僧圣弗朗西斯所创立的苦修派),矢志守贫禁欲,在大自然中随处栖息,靠无暇修行的人施舍为生。
(2)芝诺从犬儒派得到伦理学纲要,但他并未掩藏他的感谢之意。最早的著作《共和国》(The Republic)就很受犬儒派影响,拥护无钱、无财产、无婚姻、无宗教、无法律的无政府共产主义。
(3)后来,他看出这种乌托邦思想及犬儒派的社会组织不能提供实用的生活之道便离开了克拉底斯,先后在柏拉图学园的芝诺克拉底及麦加拉人斯蒂波(一译斯提尔波)门下研习一段时间。
(4)这时的芝诺已将赫拉克利特的几项概念加入自己的思想之中,人类及宇宙的灵魂皆“圣火”(the Divine Fire)所形成;自然法则有其永恒性;世界的重复创造及劫火(conflagration)。不过他惯称苏格拉底是斯多葛禁欲哲学的源泉及典型人物,曾使他受最多。
(5)经过多年虚心受教后,公元前301年,芝诺建立了自己的学校。
—— 芝诺之教学。
(1)芝诺在学校彩廊(the Stoa Poecile或Painted Porch)的列柱之间,随意演说。
(2)他对贫富一视同仁,但不很欢迎青年听讲,认为唯有成熟的人方能了解哲学。马其顿国王安提柯二世在雅典时,曾来听芝诺讲课,成为他的好友,并用奢侈生活引诱他,被芝诺拒绝。
(3)芝诺在彩廊教学40年(关于芝诺的生平事迹和一切日期众主众说纷纭),始终言行一致,“比芝诺更有节制”竟成为希腊的谚语。
(4)传说他活到90岁。尽管他与马其顿王是好友,但雅典公民议会仍给他“城墙之钥”(keys to the walls)并投票决定为他建立雕像及赠送他金冠。褒扬令写道:
基提翁人芝诺在本城研究哲学多年,他在一切方面都是好人,也曾鼓励从游的一切青年养成自制的习惯,且使他自己成为最大美德的表率……本城人民兹议决表扬芝诺……献给他一顶金冠……并以公费在色拉米库斯为他建立坟墓。
3、斯多葛学说之发展
—— 学校工作由两位亚洲的希腊人相继接办,一位是阿苏斯人克里安塞,另一位是索里人克里西波斯。
(1)克里安塞是个辩论家,在芝诺门下学习19年,过着勤奋及禁欲的贫穷生活。他是这个学派中学识最渊博且作品最多的人,用了750部书说明斯多葛学说,曾被哈利卡纳苏斯(一译哈利卡尔那索斯)人狄奥尼西(公元前1世纪罗马统治时期的希腊历史家、修辞学家、文艺评论家)贬为博学的沉闷之模范。
(2)在他以后,斯多葛禁欲学说传遍了整个大希腊世界,且在亚洲找到了最伟大的典型人物:罗得斯人珀内修斯(Panaetius,一译帕奈提乌)、塔尔苏斯(Tarsus,位于土耳其南部)人芝诺、西顿(又名赛达,位于今黎巴嫩南部)人包伊夏斯(Boethus)及塞琉西亚人第欧根尼。此一学派是在古代世界上传播最广的哲学,其原先卷帙浩繁的文献现已散失殆尽,我们仅能从幸存的一些片断去拼凑其面貌。
(3)斯多葛学派另一位承继者克里西波斯,很可能是他将斯多葛学说分成逻辑学、自然科学及伦理学。芝诺及其继承者曾将自己在逻辑理论上的贡献引以为荣,但他们在这方面的著作,并未留下具有启蒙价值或用处的任何可察觉的余留物(逻辑logic一字即由斯多葛学派所创)
—— 斯多葛学派同意伊壁鸠鲁的说法,
(1)认为知识仅能得自感官,且将真理的最后试验置于感官,以其生动持久的印象,迫使心智同意的知觉作用中。然而经验并不一定能得到知识的结果,因为感官与理智之间还有情绪好恶,可使经验歪曲而变成谬见,就像欲望歪曲变成罪恶一样。
(2)理智是人类最高的成就,也是从创造世界及统治世界的“根本理性”(Logos Spermatikos或Seminal Reason)而来的种子。
—— 世界本身就像人一样,既是全然物质的,也是天生神圣的。
(1)感官报告我们每样东西都是有形的,也只有有形的东西才能造成或接受动作。
(2)质与量、美德与情欲、灵魂与肉体、上帝与星辰,都是有结构或过程,精美的程序各有不同,但本质实为一体。
(3)另一方面,一切物质都是有生机的,充满了紧张与力量,永远在扩散或浓缩中,由内部与外面的能、热或火赋以生命。宇宙经过膨胀与收缩、发展与分解的无数循环而生存。每隔一段时间,宇宙必在劫火中烧尽,慢慢再成形,然后又经过以往的全部历史,甚至最微小的细节都会相同(这个观点有些斯多葛学者并不确定)
(4)因果的连锁是牢不可破的循环,是永无止境的重复。一切事件及有意的行为都是早已决定的。任何事物都不可能以其他方式出现,也不可能无中生有。这个连锁若有任何破口,便会使世界瓦解。
—— 斯多葛学派把宗教看做道德的一种基础而认为是必要的。他们以亲切的容忍去看民间的宗教,甚至对其魔鬼及占卜也是一样,而且找出寓言的解释以连接迷信与哲学之间的鸿沟。他们接受了迦勒底(位于两流域,今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带)的占星术,认为其在本质上是正确的,地上事务与星辰运动有某种神秘的、连续的相应关系,即普遍地感应(the universal sympatheia),因而任何部分发生的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影响其余的一部分。在此种体系中,上帝是开始,是中间,也是结尾。斯多葛学派好像在为基督教做着不仅伦理学的而且是神学的准备工作。
(1)他们以上帝为出发点去设想世界、法律、灵魂及命运,将道德解释为对神意的顺从。
(2)他们认为,上帝与人同为有生命的物质,世界是他的身体,世界秩序与法则是他的心与意志。宇宙是个庞大的有机体,上帝便是其灵魂、其生命的气息、其繁衍的理由、其刺激的火。
—— 斯多葛学派有时也以非人格化的说法去设想上帝,常将他想象成至高的天意,以无上的智慧设计及指导宇宙,调整其一切部分使之合于理性的目标,让每一事物皆归于有德之人使用。
—— 人之对世界正像小宇宙之对大宇宙,他也是具备有形身体与有形灵魂的有机体。凡属推动或影响身体,或为身体所推动或所影响的事物,必然是有实质的。灵魂是散布于周身的一种似火的气息或灵(Pneuma),犹如世界灵魂散布于世界各处一样。人死后灵魂仍然存在,但成为一种不具人格的能。在最后的劫火中,灵魂被吸入能的大海中。这大海便是上帝。
—— 人既是上帝或自然的一部分,伦理的难题便可迎刃而解:善便是与上帝、自然或世界的法则合作。美德不是快乐的追求或享受,因为这追求使理智为热情所支配,往往伤害身心,而结果很少令我们满意。唯有将我们的目标与行为加以理智的调整,使其合于宇宙的目的与法则,才能找到快乐。
—— 个人的善与宇宙的善之间并无矛盾,因为个人幸福的法则与自然的法则是相同的。如果恶降临到善人身上,那仅是暂时的,且非真恶;如果我们了解全体,便能在各部所现恶的后面找到善。克里西波斯(一译克利西波斯,公元前280-前207年,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曾说:“战争有益于矫正人口过剩,臭虫可使我们免于睡眠过多。”
—— 智者研究科学,只要能找出自然自然法则,然后使自己的生活适于该法则即可。依照自然去生活(Zen Kataphysin),这是科学与哲学的目的和唯一的理由。所以:
(1)斯多葛门徒避开奢侈与复杂的事物 ,不参与经济上或政治上的竞争,以少量衣食为满足,毫无怨言地忍受生活的困难与失望。除德行与罪恶之外,他们对一切疾病与痛苦、荣誉或污名、自由或奴役、生或死,皆漠不关心。
(2)他们压制一切对自然进度可能有所妨碍,或对自然智慧可能有所怀疑的情感:如若丧子,则不悲伤,接受宿命的决定,并视为暗中最好的安排。
(3)寻求完全的淡漠(apatheia)或毫无情感,使心境确保和平,不为运气、怜悯、爱情的一切攻击与变化所动摇。他将是一个刻苦的老师与严厉的行政者。
(4)宿命论并不暗示放纵,所以必须使自己和他人为每项行为负起道德上的责任。斯多葛门徒把道德看做成报酬,也看做绝对的责任与无上的义务,是从他们分享的神性中得来的。
(5)当遇到不幸时,他们认为这是遵从神意即可成为神的化身,借以安慰自己。如果他对生命感到厌倦,又能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离去时,他不反对自杀。
—— 斯多葛哲学家并不脱离社会,也不像犬儒学派那样以贫穷为荣,更不像伊壁鸠鲁的门徒那样迷恋孤独。
(1)他们虽不赞美浪漫爱情,却视婚姻与家庭为必要的制度,梦想一种公妻的乌托邦社会。
(2)他们接受国家,甚至君主专制,不怀念城邦,他们认为一般人都是危险的傻子,宁可拥护马其顿的安提柯王室,也不乐于接受暴民统治。事实上他不喜欢任何政府。
(4)他们希望人人都是哲学家,而使法律变成不必要的东西。
(5)他们所想到的至善并非像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那样按良好社会的要求来说的,而是按良好个人的品德来说的。
(6)他们可以参加政事,并支持任何有益于人类自由及尊严的动议。但不论该动议如何朴实无华,他们绝不使自己的快乐受拘束于职位或权力。
(7)他们可以为国家牺牲生命,但任何爱国主义若妨碍其对全人类的忠诚,则必予丢弃。
(8)他们是世界的公民。这个学派的始创人芝诺的血管中很可能流着希腊人与闪族的血液,所以他像亚历山大一样,渴望打破种族及国家的界限,他的国际主义反映的是亚历山大曾达到过的地中海东部世界昙花一现的统一。
(9)芝诺与克里西波斯(一译克利西波斯,公元前280-前207年,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皆希望相互战争的一切国家和阶级,均可由一个大社会所取代,其中无国家之界、无阶级之分、无贫富之殊、无主奴之别。哲学家不事压迫以行统治,人人皆兄弟,同是上帝的儿女。
4、小结
—— 斯多葛主义是一种高尚的哲学,比现代犬儒学派所期望的更为切合实际。
(1)斯多葛学说是非基督教世界的人们的最后一次的努力,他们欲将希腊人思想的一切因素集合起来,建立一种可为业已放弃古典宗教的诸阶级所能接受的道德体系。
(2)这种学说虽然只赢得少数够水准信徒,但这些少数人在每一地方都是最好的道德家。正像基督教中的加尔文派(Calvinism,加尔文主义是16世纪法国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所倡导的学说)及清教派(Puritanism,清教主义是16世纪英国国教中清教徒的主张)一样,曾产生当代最坚强的人物。
(3)在理论方面,斯多葛主义是一种以孤立而冷酷的至善为目标的怪诞学说,实际上却产生了勇敢、圣洁、热心的贤士,如小加图(罗马共和国末期的政治家和演说家, 是一个斯多葛学派的追随者)、爱比克泰德(Epictetus,古罗马最著名的斯多葛学派哲学家之一)、马可·奥勒留(公元121-180年担任罗马帝国皇帝,代表作品《沉思录》)
(4)斯多葛学说影响了罗马人在其属国制定法律时的法理学,并于新信仰基督教诞生之前帮助维持了古代社会的团结。
(5)斯多葛哲学家默许迷信,因而对科学曾有害处,但他们洞烛了那个时代的基本问题,即道德的神学基础业已崩溃,为此曾尽力沟通宗教与哲学。
(6)伊壁鸠鲁赢得了希腊人的敬爱,芝诺赢得罗马贵族的信仰。
(7)在非基督教世界历史的末期,斯多葛学派支配了伊壁鸠鲁学派。当一种新宗教从垂死的大希腊世界智识与道德的混乱中产生时,斯多葛哲学家已为它铺好了道路。他们承认信仰的必要,传布单纯与自制的禁欲学说,并在上帝身上见到了一切。

四、重返宗教
1、宗教与哲学的冲突
—— 宗教与哲学的冲突,此时已经历三个阶段,类似的情况在历史上已不止出现一次,现在也可能发生。
第一阶段,哲学攻击宗教,如苏格拉底之前的情形;
第二阶段,试图以自然的伦理学代替宗教,如亚里士多德及伊壁鸠鲁的做法;
第三阶级,怀疑论者及斯多葛学派的重返宗教,这项运动在新柏拉图学派及基督教精神中达到最高峰。
2、古典与近代哲学家
—— 古典与近代哲学家之对比
(1)泰勒斯(约公元前624-约前546年,古希腊时期的思想家、科学家、哲学家,希腊最早的哲学学派“米利都学派”的创始人。希腊七贤之一,西方思想史上第一个有记载有名字留下来的思想家。“科学和哲学之祖”)相当于16、17世纪的伽利略(1564-1642,意大利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及哲学家,科学革命的重要人物)
(2)德谟克利特(约公元前460-前370年或前356年,古希腊伟大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原子唯物论学说的创始人之一)相当于17世纪英国的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年,英国政治家、哲学家)
(3)诡辩学家相当于18世纪法国百科全书编撰人。
(4)普罗泰哥拉(一译普罗泰戈拉,约公元前490或480-前420或410年,普罗泰格拉是智者派的主要代表人物)相当于18世纪法国的伏尔泰(1694—1778年,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史学家)
(5)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前322年,古希腊哲学家,和柏拉图、苏格拉底一起被誉为西方哲学的奠基者)相当于18、19世纪英国的斯宾塞(赫伯特·斯宾塞,英国社会学家)
(6)伊壁鸠鲁(公元前341-前270年,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学派的创始人)相当于19、20世纪法国的法朗士(Anatole France,1844-1924,法国作家、文学评论家、社会活动家)
(7)庇罗(一译皮浪,公元前365或360-前275或270年,希腊古典时期哲学家,被认为是怀疑论的鼻祖)相当于17世纪法国的帕斯卡(Blaire Pascal,布莱士·帕斯卡,1623-1662年,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散文家)
(8)阿色西劳斯相当于18世纪苏格兰的大卫·休谟。
(9)卡涅阿德斯(希腊怀疑派哲学家,柏拉图学园首脑之一,曾构想了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卡涅阿德斯船板”)相当于18世纪德国的康德(Immanual Kant,伊曼努尔·康德,1724-1804年,德国著名哲学家,古典哲学创始人,其学说深深影响近代西方哲学,并开启了德国唯心主义和康德主义等诸多流派)
(10)芝诺(公元前335-前263年,古希腊哲学家,创立了斯多噶学派)相当于19世纪德国的叔本华(1788-1860年,德国哲学家,继承康德对于现象和物自体之间的区分)
(11)柏罗丁尼(一译普罗提诺、柏罗丁,新柏拉图主义奠基人)相当于19、20世纪法国的柏格森(Henri Bergason,1859-1941年,法国哲学家)
3、哲学屈服,重返宗教
—— 伟大哲学体系的时代终于因怀疑主义者的兴起而结束了,他们认为无论是为了求得了解世界,或是为了求得控制人群的冲动以使其合于秩序与文明,人类推理的能力都是可疑的。
(1)当时的怀疑主义在实质上并不是休谟派的,而是康德派的:他们对哲学与教条同样怀疑,破坏了唯物主义的基础,劝人安静地接受古典宗教。
(2)庇罗(一译皮浪)正像帕斯卡一样,其怀疑主义不是远离宗教,而是走向宗教,庇罗本人最后竟成为他那城市中受尊敬的祭司长。
(3)伊壁鸠鲁学派的人放弃了政治专讲伦理,由国家转向灵魂,而且他们对个人解救的重视,已为一种注意个人甚于国家的宗教铺好了进路。有许多人不能在生命中找到伊壁鸠鲁认为满意的那些安慰,贫穷、不幸、疾病、死亡、革命或战争打击着他们,这些贤士的劝告使他们的灵魂空虚了。
(4)昔兰尼(一译昔勒尼)人黑吉亚斯(一译赫格西亚,公元前3世纪古希腊哲学家,昔勒尼学派代表之一),虽与伊壁鸠鲁同样以快乐主义哲学立场为起点,却断言生命中苦多于药,愁多于喜,自然主义哲学唯一合逻辑的结果便是自杀(黑吉亚斯口才极佳,以致一时亚历山大城自杀风气大盛,后被托勒密二世逐出埃及)
—— 哲学就像一个堕落了的女儿,历尽辉煌的冒险及黑暗的幻灭之后,放弃了对真理及快乐的追求,以悔改者的姿态回到她母亲宗教的怀抱,再度从信仰中寻求的基础及仁慈的赞助。
—— 斯多葛学说一方面欲为知识阶层建立自然的伦理,另一方面又欲为普通人的道德保存超自然的辅助,而且随时间的进展,也给自己的形而上学和伦理思想以愈来愈多的宗教色彩。
(1)芝诺曾否定民间所信的神有任何真实的存在,一代以后,克里安塞(芝诺的学生)却提议控告阿利斯塔克(公元前315-前230年,古希腊第一个著名天文学家)为异教。
(2)芝诺从未提过 人的不朽,但塞涅卡(Seneca,古罗马政治家、哲学家、悲剧作家、雄辩家、新斯多葛主义的代表)几乎以与伊鲁西宁神秘教和基督教完全相同的说法提到天堂的赐福。
(3)芝诺之后的斯多葛学说变成了神学而非哲学,几乎每一项主张都带着神学的形式。
(4)这派学说大部分是讨论上帝的存在与本质,世界从上帝扩散出来,神意的真实性,道德与天意的一致,人类在上帝父权之下的兄弟情谊,以及世界最后回归到上帝。
—— 在这派哲学中,我们发现了原罪的意义。原罪在原始和新派基督教中都是有很严格的作用的;此外还有不分种族、阶级的宽大精神,以及源自犬儒学派哲学家,并由流传久远的基督教僧侣达到最高峰的独身禁欲精神。
—— 斯多葛的信念中很多成分是源自亚洲的,有些是出自闪族。在本质上,斯多葛学说正是东方文明胜过希腊文明的一种重要表征。在罗马征服希腊之前,希腊已不是原来的希腊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