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初步 / 艺术 / 天音琴坊 平沙落雁 — 龚一

0 0

   

天音琴坊 平沙落雁 — 龚一

2017-09-02  书法初步


 在古琴演奏艺术与古琴文化的传播中,龚一老师可谓数十年如一日。近日,在与琴友的互动中,龚一老师更是特别提到了与天音琴坊的情缘。


       在与天音卢荣研究斫琴的过程中,从选木料,到试音,再到定形制,从挖内腔,到上徽位,再到初胚听音,直到最后。而“玉壶冰”可以说是近年研斫得最好的一张。





龚老师介绍到,包括在北京举办的世界文化遗产日的四场音乐会,都是用这张“玉壶冰”来为琴友们弹奏琴曲的,而在最近太仓进行的五天封闭式教学中,琴友们更是在龚老师使用这张“玉壶冰”完成教学后争相品琴、试音。


       对于“玉壶冰”本身,龚老师评价道,“玉壶冰”在音色上已然符合了优质琴的标准。对于一张琴声音的评价,往往需要从声音整体的平均,音量上尾部到高音的匀称,以及声音的饱满圆润这几个方面来评价,而“玉壶冰”无疑很好地达到了这些要求。此外,琴如其名,“玉壶冰”在外形上不但具备了良好的弧度与手感,更是选用金徽玉轸作为辅料,这极大地提高了古琴整体的观感。


       在向大家介绍了“玉壶冰”后,龚老师决定现场为琴友们弹奏古琴名曲《平沙落雁》。弹奏前,龚老师更是以其与古琴七十余年的情谊,为我们解析了琴曲《平沙落雁》的深层意蕴。龚老师谈到,距他第一次弹奏《平沙落雁》已六十余年,每个年龄段都有不同的感悟。他提出,如果说最早的弹奏是一种程序的完成,即完成从第一个音到最后一个音的弹奏,那么,更为重要的正如徐青山在四百多年前所说的那样: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和将至亦。弹琴更为重要的是要跟意结合在一起,所谓“意”,即气息和韵味。龚老师认为,只有在这二者都完成的情况下,才算真正完成了演奏。


       龚老师与在座琴友讲到,其弹奏《平沙落雁》讲究一种气息,弹到听的人也能感受到这种气息中的静谧,安详与古朴的抒情。这靠的是查阜西先生提的八个字:轻重疾徐,抑扬顿挫。这不仅是就古琴而言,更是人类所有音乐艺术共同的审美标准和处理标准。轻重疾徐是音乐作品的线条,抑扬顿挫则是音乐作品的气息,如果按这八个字的要求完成了,就完成了音乐艺术的审美的完成。因此,我们既有程序的完成,也要有审美的完成。

       在欣赏《平沙落雁》的过程中,我们要感受到一种沙平江阔,徐风拂面,三二知己,几蓬芦苇,一行飞雁的画面,在这样的意境中来想象它音乐的内涵,这就是音乐形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