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益多 / 山水 / 叶阿林:“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至境

分享

   

叶阿林:“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至境

2017-09-03  多学益多

在亚洲画坛,叶阿林的名字并不陌生。

保利、嘉德、瀚海、荣宝斋、这些知名拍卖行的春秋书画大拍上,总能看到叶阿林的画作,且每次拍卖都有实际成交的记录,可以说是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的代表之一。

亚洲许多国家的政要、名人、博物馆、展览馆乃至私人会所等都有收藏叶阿林的作品,连泰国皇室都专门珍藏了他的许多精品。东南亚国家很多中国书画的爱好者甚至以收藏叶阿林的画为荣,乐此不疲。

如今,这位亚洲画坛的明星,旅居国外40多年后,叶落归根,用独特的艺术作品来报效祖国。

叶阿林:“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至境

师法自然

叶阿林是浙江义乌人,自小喜欢写字画画。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他的艺术梦想难以实现。无奈,只能在亲戚好友的资助下赴国外深造。在泰国、日本、新加坡、法国等国家如饥似渴地学习油画,吸收着西方艺术的营养。但同时,也一直没有放弃国画的学习和创作。

让叶阿林一举成名的是人物画。中国人、泰国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日本人、欧美人等,不同的人物画作,从造型到神态,充满人文艺术气息,成为一道道独特的风景线。在泰国乃至东南亚,画人物,很少有人能超越叶阿林。10多年前,他画作在泰国的实际成交价就到了一幅四平尺的画5万美金以上,而且供不应求。

当人物画到达一定的高度后,叶阿林开始涉足山水画。他走遍了世界名山大川,并在东南亚、欧洲、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游学,积累素材和捕捉灵感。

“师法自然”,这是大多数艺术家都遵循的“不二法门”,叶阿林也不例外。“中国山水画讲究构图、情趣、意境、格调、气韵。”叶阿林说,从开始临摹自然界的灵山秀水到逐渐捕捉到自然界神韵,他用了几十年。

现在他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因为,叶阿林已经将大自然的山和水,浓缩成胸中的山和水、心中的人与物。山性,山情;人性,人情,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不断加深,对社会变迁发展的认识,叶阿林山水画逐渐开始演变。天地万物在心中,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大自然的精气神开始融入叶阿林脑海,这种对大自然的热爱,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他的作品里面去了。

此时,叶阿林的山水变得更加丰润,神秘,神山秀水,跃然纸上。《小桥流水人家》、《神鼠峡清音》、《江南春天里》、《晚秋谷静》、《水墨云烟》、《黄昏水烟小船》等作品就是这个阶段的代表作。

其中,《黄昏水烟小船》,意境深远,极富趣味。画的远处以非常简约的笔法,寥寥淡染几笔远山,勾勒出平远的景色,近处一叶孤舟,泊于岸边,在水一方,空寂无人,河的对岸,全然隐去。全画无多着墨,留白较多,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空阔的寄望,衬托出画家淡淡的忧愁以及对远方故乡深深的思恋。

这幅画中小舟仿佛成了主角,画中岸边,杂草荒芜,身处荒野,孤立无援。实际上是画家内心的流露。荒野的彼岸不是真正可以停靠的地方,叶阿林所要寻找的那种充满向往的世界。在远方,在彼岸,在山的那边,那世界光明无尘,万物澄澈,纵使世间遍寻不着,也要在心宇中营构这样一个理想空间。

叶阿林:“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至境

人画合一

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叶阿林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正直仗义、操守自律、心胸宽阔、知足常乐之人。叶阿林的人格品行爱好,不知不觉就融入了他的山水画作品之中。所以,这个时期的作品,德行、自律、求学、雅趣等就是他刻意要渲染的。叶阿林的作品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浓彩重笔。《访贤迟归》、《廉士赏清莲》、《空谷临风》、《奇文共欣赏》、《闲情雅趣》等代表作品获得社会一片好评。

在他的山水风情画中,有意无意,有形无形蕴含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和内涵。如众生平等、万物和谐、太极和合、吉祥如意、和而不同、天地交合、天人合一等。叶阿林在长期的山水画创作中,摸索出了山脉的走向,应符合龙脉文化的布局规律;水流的走向,应符合风水文化的吉祥方位;房屋人烟,不宜布局在大树底下,以避雷避煞;瀑布飞流,不宜正面冲向观众视角,以化解冲煞;左青龙不能低于右白虎,以图吉祥……

叶阿林的作品可以说是集名师大家的精华,同时又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及创新的元素。“绘画的技法千变万化,没有一定之规,重在恰适,贵在点化。”叶阿林边做画边介绍,他画山水画,从来不用铅笔打草稿、勾线条,而是用心构思布局打腹稿,然后用毛笔堆砌而成。这些山石花草,不是描出来画出来,而是浓浓淡淡点击出来,层层叠叠堆砌出来,这也是师法自然感悟到的。

自然不是平面的画,天空也不是平面的画布,自然界的山水万物都是层层叠叠堆砌互动分化而成的。这云雾远山,是用洗毛笔的水点缀的;这深幽的近山树影,也不是用浓墨重笔画出来,而是用时浓时淡的毛笔层层叠加起来的;即使这云影,也不是画出来的,而是周边的墨彩在宣纸上融渗而成;山水人物超时空组合,视角比例合乎油画光影原理;多幅山水画连接,山脉相连水路相接,可形成一幅长卷又相对独立等等。叶阿林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成为中国山水画艺术创作的宝贵财富。

某种意义上说,“写意”是中国画的鲜明特征,惟其如此才能直抒性情,才能在“游于艺”中,体现人品、画品,进而抵达“物我两忘”的精神彼岸。而叶阿林则早就走过了这若有似无的精神彼岸。

叶阿林:“物我两忘”是艺术创作的至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