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总舵主来了”:跟着金庸这一段学学写作文

 汉青的马甲 2017-09-03


文/六神磊磊


继续回答一个问题:

总是说金庸写小说的水平高,高在哪里,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答:

真是一言难尽。


这么说吧,今天就来讲讲他小说上的一个小情节,看看他的水平高在哪里。我们也可以跟着学学怎么写故事。


这一段,是《鹿鼎记》里的一个小故事,大意叫做“总舵主来了”。


所谓的总舵主就是陈近南,也就是郑少秋、刘松仁经常演的那位。


金庸写小说写到《鹿鼎记》的时候,技巧已经炉火纯青,就好像武学高手,已经练到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境界了。


这段小情节是这样的:


有一天,天地会青木堂正在开会,其中有韦小宝以及一群青木堂的成员,什么关夫子、李力世等等。


突然间,风波陡起,“忽听得远处蹄声隐隐,有一大群人骑马奔来”。


金庸首先就让你心里打个突。试想下,一群反贼正在开会,商量怎么颠覆康熙王朝呢,突然听到马蹄声,而且是“一大群人”,你还不立刻一惊?


果然,天地会的人都“同时站起”,李力世低声问:“鞑子官兵?”


这一句问话,是金庸安排他说的,主要就是进一步迷惑你,带节奏,搞氛围,进一步加强你的紧张情绪。


接着,作者顺势写了一堆大家如何布置应战的画面,什么发暗号啊、吹口哨啊,安排保护客人啊等等,运笔如风,气氛如欲窒息,仿佛一场和鞑子的大战就要上演了。


眼看氛围造得差不多了,金庸突然来了一个大反转:


忽有一人疾冲进厅,大声道:“总舵主驾到!”


关夫子和李力世不敢置信,齐声道:“什么?”


原来不是什么官兵来了,是自己的大老板来了。注意,这一句“什么”,也是作者帮你问的。你刚刚遭遇一个急弯,差点被甩出去,当然要问一句“什么?”


来人解释说,真是总舵主来了。关夫子和李力世这才放心,兴奋起来。你作为读者,这时也才放心,松了口气,同时开始好奇:这位总舵主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接着,金庸又开始大力铺陈,描写大家如何兴奋,对总舵主如何期待,简直是天王巨星要来的架势——群雄满屋轰动,兴冲冲安排迎接,二三百兄弟都排列好队形等等,各种渲染。


你看,一分钟之前,气氛还是“惊”,山雨欲来,现在突然变成“喜”,活像要过年,你的心情也跟着故事一上一下起伏,没错金庸就是在玩你。


如果只是写天地会自己人很想见总舵主,那还显不出陈近南到底有多红。


妙的是,金庸安排了一个客人——正在此处养伤的江湖吃瓜群众茅十八,他听到消息,居然要人用担架抬他出来,想见陈近南:


两名大汉抬著担架,抬了茅十八出来……道:“久仰陈总舵主大名,当真如雷贯耳,今日得能拜见,就算……就算即刻便死,那……那也是不枉了。”


他说话仍是有气没力,但脸泛红光,极是高兴。


瞧,多么期待啊,多么憧憬啊,“脸泛红光”,死忠粉见爱豆之情跃然纸上。


其实这个茅十八,正是金庸安排的群众演员,就是负责在一轮搞氛围、带节奏的,让你深刻体会什么叫“为人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


现在,势头已经造足了,你的情绪又被调动得高高的了,对陈近南无比期待、也无比好奇了。


如果是个二流小说家,这时肯定就要写一个英俊无敌的总舵主推门而入了,怎么帅气,怎么威武,怎么神目如电吧?


可是金庸接下来怎么写的呢?


有几骑马终于奔了过来了。里面哪个是陈近南?哪个都不是!只听其中一个人说:


“总舵主在前面相候,请李大哥、关夫子几位过去……”


神么意思呢?人家总舵主根本不来现场,而是点名只让几个头目去见,汇报工作!


这真是高手画龙,只露半爪。想见陈近南?没那么容易!你还不够格!


现场群众立刻一片唉声叹气:


茅十八好生失望,问道:“陈总舵不来了吗?”

对他这句问话,没一人回答得出,各人见不上总舵主,个个垂头丧气。


想象一下,就好像一个社区里,传说大领导要来视察,卫生搞好了,横幅挂起来了,群众演员都排练几遍了,少先队员的红领巾都系好了,大家正望眼欲穿,忽然说领导不来了,改成让几个负责人去汇报一下就好。


金庸又把你甩飞一次,也把现场群众演员甩飞了一次。刚才的氛围还是“兴奋”,现在突然一秒之间就又变成了沮丧。


再往下看,金庸还在不断地用剧情调动你、玩耍你。


过了一会,有一人骑马驰来传令,点了十三个人名字,要他们前去会见总舵主。

那十三人大喜,飞身上马去了。


——这是写茅十八、韦小宝等又被晾到了一边,刚刚燃起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


群豪见这情势,总舵主多半是不会来了,但还是抱著万一希望,站在大门外相候,有的站得久了,便坐了下来。


——继续渲染粉丝等待偶像的心情,而且故意说“总舵主多半不会来了”,让你泄气。


作为这一段故事的头号群演,茅十八继续精彩带节奏。大家劝他放弃别等了,或者到屋子里去等,他死活不干。你看他的精彩台词:


“不!我还是在这里等著。陈总舵主大驾光临,在下不在门外相候,那……那可太也不恭敬了。唉,也不知我茅十八这一生一世,有没福份见他老人家一面。”


旁边韦小宝嘿了一声,心想:“哼,他妈的,好大架子,有什么希罕?老子才不想见呢。”


——其实你也很想说这句话对不对。金庸安排韦小宝替你说了出来。


但其实,你内心深处是不是对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陈总舵主更多了一点好奇?更多了一点期待呢?


紧接着,奇峰突转,柳暗花明——报信的人又来了,宣布:


总舵主相请茅十八茅爷、韦小宝韦爷两位,劳驾前去相会。


茅十八一声欢呼,从担架中跳起身来,但“哎唷”一声,又跌在担架之中,叫道:“快去,快去!”


——这是最佳群演的第三波卖力演出。至于没没点到名的其它人呢?不用说,当然是满脸失望,下次继续努力了。


韦小宝、茅十八出发去见大明星了。一路上,金庸不厌其烦、特别细致地写着天地会在沿途的种种布置:


一路上都有三三两两的汉子,或坐或行,巡视把守。为首的使者伸出中指、无名指、小指三根手指往地下一指,把守二人点点头,也伸手做个暗号。韦小宝见这些人所发暗号各各不同,也不知是何用意。又行了十二三里,来到一座庄院之前。


你看,防备多么周密啊,安排多么细致啊,暗号多么专业啊,给总舵主更笼了一层高深莫测。


终于,来到院子里了,总舵主这下总该出来了吧?按照二流小说家的写法,他应该威严地坐在太师椅上,仰天长笑,说欢迎、欢迎了吧?


可金庸仍然不!到了大厅,又生一变:人家先把茅十八抬了进去,却拦住了韦小宝:


“韦爷请到这里喝杯茶,总舵主先与茅爷谈谈。”


请你先在外面坐下,给你四碟点心、一碗茶。等着吧你!


都到这时候了,金庸仍然要玩你一把。韦小宝在喝茶,于是作为读者的你也只好憋着火,在外面喝茶。


终于,等韦小宝足足喝干了一碗茶,吃了点心,才有人出来招呼:总舵主有请韦爷!


于是,我们大家才终于长吁一口气,跟着韦小宝走近了房间。那个千呼万唤、期待已久的房间。韦小宝看见了什么呢?


金庸给出了好简单的一句话:


房中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书生站起身来,笑容满脸,说道:“请进来!”


你看,之前那么多反转,那么多渲染,那么多铺垫,把这一次见面写得云山雾罩、高深莫测。


可等真正写到了正主儿,反而云淡风轻,简简单单,就是一个书生,说:请进来。


无数人翘首以盼、望眼欲穿的,一路上哨岗密布,严密守卫着的,就是这样一个满脸笑容的书生。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有半点小瞧这个书生吗?绝对不会了。


这一段故事,只是《鹿鼎记》很小的一个小情节,故事也很简单,但却一波三折,起伏跌宕,每一个角色都有分工,轮流带节奏、造氛围。你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一切都在金庸掌控之中。


这就是一流小说家的调度功夫。


所以还是那句话,对于一些高手的东西,大家往往只会说好,却不知道好在哪里。有的人还会轻视:切,这很平常嘛!没什么文采嘛!都没有那种很美很炫酷的句子!


就好像韦小宝,在大厅等陈近南的时候,吃了一块点心,顿时很不屑:切,这个陈总舵主没什么了不起嘛!这点心还不如老子扬州丽春院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