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越狱4次,亡命天涯三万里!这个才华横溢优秀的中国大学生,究竟为何沦落至此……

2017-09-04  振王府图...



在介绍他之前,

让我们先看看他的履历,

你一定会惊叹他的人生完美:

15岁,加入中共地下党,

18岁,在华东局团工委统战部工作,

20岁时,参加全国青代会,

受到毛泽东、刘少奇等国家领导的接见。

21岁,进入上海第一医学院学习。


他才华横溢是一名绝对优秀的大学生,

可后来他的人生却都是在逃狱,

亡命天涯三万里,堪比长征!

究竟,这个中国大学生,

为何会沦落为一名逃犯呢……?


他,就是徐洪慈



1933年,他出生于上海,

这是一个大资本家大买办的家庭,

但他15岁时,

就自愿选择加入中共地下党,

此后就读于上海第一医学院,

曾经热血优秀的他还受到过,

毛泽东、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他成绩优异,极有才华和天赋,

英语、德语、俄语样样精通,

因此他红得发紫,年纪轻轻,

就有许多人叫他老前辈。


不难想象,如此优秀的他,

未来一定是穿上白大褂,

走在新中国医学领域的最前端,

可他却偏偏遇到了那个急转弯的时代。



1957年,《人民日报》发表社论,

鼓励大家大鸣大放,向党提意见,

他响应号召,和14个同学一起,

贴出了一份大字报,共51条意见,

不久这张大字报就成了,

他向党进攻、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证据,

接着,他又被定为极右分子。


优秀的他之前在校园里极受女生欢迎,

他的女友名叫安娜,

被公认为是学校的校花,

安娜的父亲是上海商人,

三反运动时被判刑而缓期执行,

长期处在监督中。

安娜的母亲是小老婆,

风雨飘摇、自身难保的家庭,

没有为她提供任何物质和精神的支撑。


他被批判后,心中积郁难平,

毫无保留地把心中苦闷向安娜倾诉,

可那时给他致命一击的,

恰恰就是他深爱的安娜。


领导找安娜谈话,对她说:

要么揭发你的男朋友,

这样还允许在学院继续学习;

要么同徐洪慈一样反党到底,

这样就没有资格在高等学府待下去。

安娜便将他曾对她说过的两句话,

揭发了出来,第一句是:

到底是我正确还是毛泽东正确,

三百年以后见分晓。

第二句话是:

如果我在这呆不下去,我就想出国,

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分国界的。


而当时出国就相当于叛国,

他因此立即被开除了党籍学籍,

成为少数被送进监狱的学生右派。



1958年,

在安徽白茅岭农场劳动改造的他,

偷偷给在上海的母亲写了一封信,

当年学校说,如果他表现好,

会把他重新要回去,

他想让母亲去向学校的李书记求助。

然而,学校立即就拒绝了,

他的母亲忍不住当面质问对方:

我们在国民党时代,,

把儿子培养成共产党员。

为什么在你们手里又被倒退成右派?

是你的责任还是我们的责任?


向学校求助的希望破灭后,

不甘心的他,

冒出了一个惊人的念头:

逃跑,回到五百公里外的家——上海!



1958年12月14日凌晨,

他从白茅岭监狱逃了出来,

然后坐长途汽车回到上海,

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

可第一次逃跑的他没什么经验,

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踪迹。

他到上海后给家里打电话,

结果因此被监控抓获,

第一次越狱,以失败告终。


可他不死心,又开始第二次越狱,

这一次他逃向云南泸水,

想通过泸水越境到缅甸。

可是解放以后地图改版了,他不知道,

以为已经到达安全的他,

居然大摇大摆地去吃饭、理发。

最终他落网,被关押进泸水看守所,

第二次越狱,也宣告了失败。


然而,他依然不相信自己,

会在泸水看守所束手就擒,

他又开始实施,

第三次逃跑计划……



泸水看守所的墙虽然厚,

却是并不坚固的土墙,

他决心要挖洞逃跑,

便想办法搞到一把不锈钢勺子,

每天不停地挖墙,挖不动时,

就向墙上撒点小便,让土松软再接着挖,

挖出来的土就堆到床底下,

令他庆幸的是,一直都没被人发现。

日复一日,土墙终于被挖通了,

就在他把手伸出去,

兴奋地准备逃跑时,

一把叉子突然叉住了他的虎口,

伸出的手被外面早已潜候多时的人

牢牢地抓住,原来,

他所做的一切早就被发现了。


短短一年时间,

三次越狱,辗转七千公里,

他非但没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反而一错再错,罪上加罪。



1959年,他在云南泸水,

接受着一场残酷的审判。
法官对他说:你是非法越境,

如果没有你这第三次逃跑的话,

可能会判得轻一点,

更可能就是判得很轻。

轻到什么程度呢?

我们要用你,因为你是医生。

像我们边境落后的地方,

太缺少你这样的人才了。

你看,你懂多国外语,

英语、德语、俄语,是不是?

在我们这里是奇缺人才,

你还学的是医疗专业,

比我们这里所有医生都强多了。

你看看,你自己毁了自己,

你想越狱,罪加一等。

就这样,

他被判了整整六年。



六年刑期宣判后,

他先后辗转到几个关押地,

不管走到哪,人们都对他指指点点,

觉得他是个大坏蛋,管教也对他很凶,

当他辗转到大盐农场时,

他遇到了一个名叫王金如的人。


王金如主动把他调到自己手下,

王金如说:这个大学生脑子活,

聪明,很多东西都懂。

特别是他有医学的专长,

为什么不能到我们医务室来工作呢?

王金如非但不歧视他,还跟他很谈得来,

可不久后,王金如就被调走了,

他身处的环境开始恶化,结果,

他被安排到了最苦的拉马古铜矿,

幸好在这里,他遇到了,

另外一个管教队长梁满杞。

梁队长对他说:

很多人说你坏话,我看你不是。

你只是处处有自己的思想,

处处显得与众不同而已,

在别人眼里你是不服管教的人,

其实我不认为你是这样的人,

我希望你在这里能够好好表现,

来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一番真诚的话深深触动了他,

梁满杞手下改造时,

他再也没有动过逃跑的念头,

他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我在他手里,六年就六年。


在王金如和梁满屺感召下,

他安心服刑,1965年,

已经32岁的他终于刑满释放,

他急切地想要回上海看母亲,

可当时的政策却不让他回家,

他对监狱领导说:

我刑满回家是很正常的要求。
可监狱领导狠狠地掐灭了他的希望:

不行,就你这恶劣的态度,继续留场!



留场人员,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人群,

刑满释放后,

他必须继续留在劳改农场从事劳动,

但会有一些有限的自由,比如,

星期天可以上街去买点东西吃。

留场后,他的处境并不好,

他被分到管教木世勤的手下,

木世勤一直对他抱有偏见,

而他性格倔强,从不轻易服软。

一天半夜,木世勤开着喇叭,

吵得他没法睡觉,他忍无可忍,

冲着木世勤说:

请你把喇叭关上好吗?

我们睡不好的话,明天是没法工作的。

这一下,他彻底激怒了木世勤,

结果之后的命运,变得更加坎坷……


1966年文革爆发,

因为跟木世勤之间的过节,

他被第一批列入运动对象,

运动不断升级,升级,再升级,

终于,他被判刑二十年。

在丽江民主广场万人公判大会上,

他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甚至被踢、打、枪托砸,受尽屈辱。


1969年,

他被安排在丽江五零七农机厂,

一个实际上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在这里,他又开始计划第四次逃跑……




监狱长名叫李光荣,

在李光荣眼里,他足智多谋,

有自己的主意,动手能力也很强,

而且他视野开阔,知识面广,

在犯人里享有很高的威信。

犯人的毛巾硬得像刷子,

像皮革一样,怎么把它变软?

他觉得很简单:在水里烧一下,

点几滴醋就好了。

犯人的鞋都很臭,怎么办?

他就拿白酒含一口,

往跑鞋,球鞋里一喷,臭味就没了。

犯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

你真是神,怎么什么都知道?


可偏偏他的才华横溢,

给他引来了杀身之祸。


因为忌讳他在犯人中的威信,

李光荣一直将他视为了眼中钉,

一天,一个犯人冒险给他报信:

关于你的报告,正在起草呢,

说你在组织大家越狱,组织暴动。

这可是李光荣对你下最后的毒手了,

暴动的报告如果送上去的话,

就是枪毙,看来这次是要置你于死地了。


他知道,凡是打暴动报告的,

没有一个活的,

李光荣这真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不逃跑,就将是等死,

他再次动起了逃跑的念头,

并迅速开始了准备工作。


想要在路上经得起任何盘查,

必须要单位开证明说,到哪里去,

然后盖个公章。

可他要怎么蒙混过去呢?

因为在学生时代,他就练就了,

一手非常漂亮的仿宋体,

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他想,活字印刷字是活字,

笔画为什么不能是活的呢?

汉字是由笔画组成的, 

如果把这些笔画刻成一个个小的图章,

要用的时候把它们组合起来,

不就成字了吗?

用这样的办法,他居然成功私刻了,

“云南省云县革命委员会”这几个字。

而且他还把介绍信三个字都省了,

给人感觉这就是云南省云县,

革命委员会的专用信笺。

信笺上面有了抬头,

下面就是要用的时候他写上:

兹有徐洪慈从某地到某地探亲,特此证明。
抬头是要红色的,

于是,他又找机会搞到了印泥。

下一步则是需要公章。

他就把肥皂的头切平,

很快就刻好一个图章。


他又不动声色地,

开始攒粮票、备干粮、搭梯子。

监狱四面高墙,有电网,

有机枪,有看守,有警犬,

要逃离此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细心的他,却观察到了一个,

逃跑最好的时机:停电。


由于夏天用电量激增,

他预感八月份一定会停电,

果不其然,8月7日的早上,

监狱宣布断电,

原因是要把电拉给一个小化肥厂开工。
这无疑是他逃跑最好的时机。



白天,他把该转移的东西,

都转移到了钳工间,

从钳工间里面把可以拆卸的木梯零件,

漫不经心地扔到早已看好的死角。

出逃的时间,

只可能选在两次点名之间:

晚上9点点名逃出去,

早上7点点名被发现。

当晚,他故意谁都不理,

给大家感觉自己很不愉快,

这样,就没有人来跟他说话了,

他晚饭也故意不吃,假装睡觉。

晚上点名前,他先用衣服,

在床上卷成一个人型放进被子里,

让人以为他还睡在那里。

晚上点名时,他很响亮地答:到!

让大家都知道他在。

点完名后,所有人就按原来的秩序,

洗脸的洗脸,睡觉的睡觉。

而他乘乱一下躲进了花坛,

悄悄地从监房中转移了出来。


待到夜深人静,

他拿出那个放到死角、

可以拆卸的梯子准备翻墙,

可在过墙时发生了惊险一幕,

他发现梯子不够高,

墙高三米五,梯子才两米,怎么办?

幸好墙角有两根扁担,

他把两根扁担用短绳绑好,

才终于成功地翻越过去。

一离开监狱,

他就撒开腿拼命往南方跑,


然而连续三次越狱失败的他,

真的能顺利逃离吗?




他一夜疾行30公里,

打算南下东进,取道四川回上海,

一场野外生存考验开始了,

如果没有学过定方位,很容易困死山中,

而他凭借自己的知识和毅力,

克服了重重困难,

他沿着金沙江走,就不会有缺水问题,

食物吃完了,他就吃昆虫。

烧水生火会起烟被人发现,

但他也有办法,他先找一棵大树,

树冠很密的那一类,然后在树底下,

沿着树根,挖一个十字槽,

十字槽的好处是会形成穿堂风,

不用砖头垒灶,就有充分的氧气,

可以让树枝燃烧,而树冠茂密的树,

让烟往上走时,可以被过滤和疏散。


第二天早上点名时,

监狱才发现他不见了,

李光荣本就想置他于死地,

这下彻底恼羞成怒,

一场地毯式的搜捕从丽江拉开。



在过金沙江支流时,

正是大雨后,河水暴涨,

可为了能尽快逃离,他不顾危险,

硬是要闯咆哮的金沙江,

幸运的是,金沙江没有冲走他,

李光荣的脚步也没有追上他,

14天后,他徒步走出云南。

到达四川后,立即买火车票回到上海。


没想到,母亲见到他以后,

当即给他一百块钱,并自豪地说:

你是我的儿子,有骨气啊!

他深知上海不宜久留,

与母亲短暂团聚后,

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一个月后,

他出现在了中蒙边境的二连浩特,

打算偷越国境线,逃到蒙古去。

当他向边防站灯光走近时,

明明亮着的探照灯突然灭了。

多年后,边防战士告诉他:

这种现象,是千分之一的概率啊,

三年才可能碰到一次。

就是因为突然断电,否则你过不了。

那是非常巧的,

那么强的灯照着你,还有雷达。

他沿着岗楼的底线走过去, 

贴着岗楼走,

那地方又正好是雷达的一个盲区。

按理说,探照灯没有以后,

雷达还有备用的电源可以继续工作,

但这个盲区恰恰是雷达扫不到的地方。

有如神助一般,

他误打误撞地躲过了一劫又一劫。


过了边境线,到了一个洼地,

他终于感受到:

这个地方已经不是中国了,

第四次逃狱,成功了!


他在地上蹲了几分钟,

面向南方,向多灾多难的祖国告别,

然后转身向另一个陌生的国度走去……



他走进了蒙古边防,

蒙古人看到他这个中国人大吃一惊,

可他的心里充满了忧虑,

当时有很多越境的人,

都被送回自己的国家,

他们会不会也把自己送回中国呢?


凑巧的是,1972年9月,

蒙古刚刚颁布新的法律,

凡是越境的,未经审判不能马上送回。

一审时,他很明确地表示,

越境到蒙古来没有物质诉求,

而且他还是个有思想的知识分子。

这让法官对他产生了同情。


可对方还怀疑他是间谍,

认为他到蒙古带着祖国的使命,

而他记忆力惊人,他说:

请你翻阅1957年8月2日的《人民日报》,

上面有关于我的,对我批判的文章。

我可以背一段给你听。

这彻底洗清了他的嫌疑。



法官想要和他有进一步的交流,

法官对他说:

我们救了你,你应该告诉我们一些,

我们感兴趣的事情。

比如说,中国现在的经济情况。

你曾经长期在党内工作,

曾经在华东局工作,按你所说,

一直和华东局的高层领导有接触。

你应该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一切。

还有,听说监狱里大量饿死人。

你在监狱呆了这么长时间,

而且,三年自然灾害,你也在监狱里,

你应该告诉我们监狱里的真实情况。

可这个在祖国,

连生存都得不到保证的人,

却拒绝了法官的要求,

他觉得中国出现的黑暗现象,

只是暂时的,如果以此博求自己的待遇,

以此博取自己的好处的话,

自己就是卑鄙的。

他对法官说:我虽然是个逃犯,

尽管受到不公正待遇,

但内外是要有别的。

好比我们两家是邻居,我们家出了事情,

我投奔你这家邻居。

你却说,我是可以帮助你的,

不过,必须把你父母的隐私告诉我。

你说这样的邻居有道义吗?

法官听后也觉得很难为情,

也就不再多问了,

很快,法院就对他的越境进行了审判,

他必须要在宗哈拉的大森林里服刑一年。


中国的监狱把他驯化了,

而蒙古的监狱却把他野化了。


宗哈拉自然条件非常严酷,

冬天温度低到只有零下四十度,

夏天则是另一种严酷,

天一黑,大蚊子就来吸血了。

到了早晨,天一亮,

牛虻就来叮你了,一叮就是一个大包,

午睡时,小黑虫又会钻进蚊帐。

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地受折磨。


当地人都特别喜好喝酒,

他没学会喝酒,却学会了打架,

在这里,一言不合就是开打。

有一次,他和管教巧灵打架,

尽管他身高一米八,

可哪里比得过蒙古大汉,

巧灵一拳就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其他人对巧灵说:

你打得太过了,你把他肋骨打断了

他发高烧了。

一听这话,巧灵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份,

立刻拿了一袋马肉去看他,跟他道歉。


还有一次,他在监狱厨房里工作时,

有一个犯人的老大来多吃多占,

他气不过,就拿起一个,

冒着青烟的熨斗上去了。

而对方比巧灵还要厉害,

而他硬是拿着熨斗在对方身上,

烫了个大烙印,蒙古大汉仓皇逃走了,

可事后也没有回来报复他。


在这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很简单也很纯粹,

他找到了最初的快乐,

而尝尽恋爱苦果的他,

在这里,也邂逅了真正的爱情。



一年刑满后,因为患病,

他住进了首都乌兰巴托的医院,

就在这时爱情之神,

向两个国籍不同,民族迥异的,

苦命男女射出了情箭。


医院里有一位叫奥永的护士,

每天都到病房做清洁护理工作,

她身材苗条,肌肤雪白,

一双流盼多姿的大眼睛,

别有一番南国女性少见的豪放温婉的韵致。



他四十多岁,而她才二十一岁,

他俩相识寒暄,

渐渐地,竟然开始互生情愫。

她钦佩他的学识,更钦佩他的信念,

义无反顾地选择和他在一起。

许多人都对她说:

“这么多条件好的蒙古人不嫁,

干嘛去跟一个中国穷光蛋。”

可她觉得,

这个男人值得托付一生。


在蒙古腹地的后杭盖省,

他终于有了一个温馨的家,

为了赚钱,他干各种体力活,

搬木头,石头,他一边干活,

还一边做饭做家务。

他揽下了所有家务活,

心甘情愿地疼惜妻子,

愿意为她付出所有。

其他蒙古的妇女们都羡慕不已,

纷纷对奥永感慨道

什么活都是徐医生做,你多有福气啊!


然而异乡虽好,

终究不是自己的祖国。



他十分非常关心祖国的情况,

第一次拿到工资,

就动脑筋买半导体收音机收听广播,

只要有空,就不断地听国内的情况,

他一直没和国内的家里人联系,

因为自己还在危险里,

万一被政府掌握他的行踪,

他极有可能会被引渡,回国对他而言,

就像一个可望不可求的理想。

然而不久后,转机却出现了。


四人帮被粉碎后,整个国家开始转轨。

1981年,他收到母亲的来信,

母亲告诉他上海第一医学院党委,

已经为他的右派问题平反,

并附上了手抄的改正书。

第二年,母亲又通知他,

上海市公安局已对他的劳动教养问题平反,

可云南省丽江中级法院,

却怎么都不同意给他平反。


他克服心里恐惧,

决定给有关中央领导写信,

全国都在为右派平反,

凭什么不给他平反?

可云南省法院却坚持说:

他错划右派不是我们的事情,

是上海方面的事情,在我们这里,

他犯下了不容原谅的错误,

不能赦免的错误,就是越狱。


当初是李光荣企图致他于死地,

他才决定逃亡的,

冤案在前,死亡逼迫在后。

如果他不越狱、不自救,

那么今天的平反书

恐怕只能是对着徐洪慈的墓碑朗读。
他就继续向上面写信,

后来,中央领导有了明确的表态:

徐洪慈这个事情,首先判断的就是,

前提何在?他是越狱的,他是越境的,

但是谈任何事情要有前提,

如果他不被错划成右派,

他怎么会发生后面那么多事情呢?

后来怎么发生的?

因果,一切都有因果。

所以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

这是一个冤枉的事,既然冤狱被平反了,

前提被推翻了,那么后面一切都不能成立。

1982年,

他得到了彻底的平反,

正义虽然迟到,终究还是来了。



那一年6月,

蒙古突然下了一场鹅毛大雪,

千山万壑,白雪皑皑,

蒙古人奔走相诉,连称千古奇闻。

而他踟躇在大街,如痴如呆:

难道是老天给我的征兆吗?

关汉卿的《窦娥冤》是奇冤,

我的案情难道不是奇冤?

四次越狱,万里亡命,

沉沦异国,娶妻生子,

也是闻所未闻啊!


很快,中国驻蒙古大使馆致信他:

按照有关规定,你已获彻底平反,

我们恢复你的中国国籍,

你要到乌兰巴托中国大使馆,

来领你的护照,领了护照以后,

你回国探亲也可以,回国定居也可以。


可蒙古的国家安全局也找到了他,

欢迎他加入蒙古国籍,

要知道,之前他为了防止被引渡,

申请了好几次,可都被不置可否了,

他问对方:

现在我的祖国要我回去了,

你又要我加入蒙古籍了,

就是不想让我回去嘛。

对方说了一句很妙的话:

这是常理嘛,

女人的魅力就在于她没有离婚。
而他的回答却是:

祖国的魅力就在于永远令人难忘。

安全局的人知道他去意已决,

离开前,对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铁了心,不过你,

没有那么容易能拿到护照的。

那一句话如同警告,意味着,

去乌兰巴托中国大使馆取护照,

必定会遭到蒙古方面的阻拦。

在这关键时候,是奥永站出来了。

她胸脯一拍,很有魄力地说:

我去,你们大使馆门口,

都是我们蒙古卫兵,

我是蒙古人,我看他们敢对我怎么样?
她上演了一场硬闯大使馆的戏,

直冲大使馆,顺利拿到了他的护照。


然而蒙古重视人口,

他一回国就要带走老婆和三个孩子,

这是国家的巨大损失,

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

蒙古方面终于同意:

你先试着回去一趟,

就是老婆孩子都不带,一个人。


流亡11年,他终于回到了,

心心念念的祖国,

入狱时,翩翩年少,

归国时,青春不再。


他见到了分别11年的母亲,

母子相拥痛哭,

母亲抱着他不停地说:

你真是我的儿子,你真是我的儿子……


他来到了改变他命运,

让他爱恨交织的上海医学院,

同学们看到他后都大吃一惊:

你居然还活着?!


医学院彻底轰动了,

同学们立即为他开了欢迎会,

当年的同学朱世能,后来成为了,

我国医学界的著名专家,

朱世能对他说:

当时你的成绩比我都好,

没想到你吃了那么多苦,相比之下,

我们都还算是顺利的。

我们经常埋怨命运对我们不公,

但命运对你是最不公的。


那么安娜呢?

那个曾经和他爱得轰轰烈烈,

又葬送了他前途的安娜呢?



有人问他恨不恨安娜,

他淡然回答:

没有,我也觉得奇怪,

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我没有仇恨的情绪。

甚至每个生死关头,

他的眼前总是会浮现安娜的身影。


热心的同学立即安排他,

到一个房间和安娜见面。

他在房间里静静地等着,

内心却早已翻江蹈海,

门一开,安娜进来了,

两个人都怔住了……


那种面部表情,那种尴尬,

那种肌肉的抽搐,

那种眉眼,无法表述。

两人相对坐下,长久无语

......



相见后,安娜给他的同学留下了三句话:

没想到徐洪慈的妻子比他小二十多岁,

做他女儿还嫌小。

第二句话是:

当时那个处境不能怪我,

我也是走投无路。

第三句话:

我们现在都要感谢邓小平,

不管是他还是我,

我们永远不要忘记邓小平的恩德。


一场爱恨纠葛就此了结,无论如何,

他失去的青春岁月再也回不来了,

再质问,又有什么用呢?



他立即回到蒙古,

1984年,便带着妻子孩子,

一起回到了上海定居。

他成为了上海石化总厂

教育中心的高级讲师,

奥永则在中国当起了护士。


他的人生生活终于归于平静,

可那段黑暗岁月带给他的阴影,

却迟迟无法挥之而去。

他常常半夜惊醒,突然坐起来,

然后就不睡觉了,起来写东西,

仿佛自己仍在服刑一般。




云南丽江,这个美丽的地方,

带给他无尽的屈辱与梦魇。

狱友还好吗?

那个痛恨他的监狱长李光荣呢?


1991年,他鼓起勇气,

再次回到伤心之地云南丽江,

也见到了如同噩梦般的李光荣。




自从他逃跑以后,

李光荣就不停地研究他,

他成为了李光荣的终身对手,

李光荣想不通,

究竟他是如何成功越狱的?

如果是挖墙的,

还可以说服自己,毕竟挖墙了嘛。

如果是直升飞机把他带走的,

他也没办法,是直升飞机把他带走的。

可李光荣一个理由都找不到,

一个人就这么蒸发了。


更让李光荣难以理解的是,

停电那么短暂的时间,如何就能越狱?

准备工作要做多少?怎么上墙的?

没有梯子,他不可能有梯子,有轻功吗?

有轻功他早就没了,早就逃了,

他没轻功,那他怎么走的?


一听到李光荣走近的声音,

他的血液都凝固了,曾经差点,

他就要死在这个人的阴谋诡计里。

李光荣看到他也愣住了,

接着立刻把手伸出来,

他看了李光荣一眼,直接表态:

手不伸,不握手,不原谅。


他故意连话都不说,他心里想:

我这一生的成就,就是战胜你。

一旁的狱友感到尴尬,就打圆场:

老李,关于徐洪慈逃走的细节,

你不是一直打听吗?

你不是老是问我吗?

我怎么知道,我知道,我就变共谋犯了。

现在当事人在,你不问啊?

李光荣立刻眼睛发亮,

盯住了他,急切地想得到答案:

我最想不通的就是,

你没有梯子,怎么上墙的?
他淡淡地说:

这是你判断的致命处,致命点。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梯子?

任何事情都可以分解的,

梯子是可以分解的。
李光荣听后失声大叫:

原来你做了一架可以拆卸的梯子!

他笑笑:不错,

梯子原本是可以拆卸的,

可以用绳索和木头组合,

后来越过高墙以后,再把梯子拆了,

让你们永远不知道我这梯子是用什么做的。




过往种种,都已了结,

2005年上海知名记者、作家胡展奋,

震动其际遇之非凡,

感动其精气之浩然,

对他深入采访,写出了一部,

口述实录作品《永不服罪》。


组织上恢复了他的党籍,

2008年,他所在的单位,

给他颁发了老干部离休证书。

然而,就在他,

拿到这张离休证书后的第三天,

他就因癌症引起的呼吸衰竭去世了……


3个月后,组织上又下发了

《关于徐洪慈同志享受局级待遇的批复》。

许多人都觉得,他的一生充满了遗憾,

当初别的同学都不如他,

最后都有作为,而他的一生,

却是在苦难当中挣扎度过的。

可对于自己的一生,他是这样总结的:

我在自己的专业上,

在自己原先的人生抱负上,

我一无所成,

像我这样的人,应该怎么说呢?

对那种残酷环境、恶劣环境的反抗,

这种人格上的成功,

我这一生,只有这一点,我知足了,

这一点,我对得起自己。



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上,

以折磨人为业,以折磨人为生,

并以此为荣,以此为乐。

   
   有些人,虽善良,但软弱;

虽忠厚,但糊涂;

虽不幸,但不争。

他们一辈子也不敢说个“不”字,

他们正是沉默的大多数。
   
可也有一些人,

他们在沉默中爆发,在屈辱中站起,

甚至以一己之力,抵抗铜墙铁壁,

成为荒原中的一面旗帜,

给还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的人们,

看到抗争的希望。


而他正是这样一个人!

他既不是成功人士,

也没有贡献出什么发明创造,

可他保持了自己人格的完整,

几乎用了一生的代价,

终于使打翻在地的自己,

重新直立行走,

维护了一个平凡生命的尊严!


他是一只小鸟,注定,关不住,

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

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