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生活65年后,这对荷兰老夫妻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2017-09-05  蛋蛋是个球

华哥说

生命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长度,而在于宽度。当生命已至穷途,痛苦地活着和安详地死去,你会如何抉择?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 顾景言

全文2083字,读完大约3分钟


2017年6月4日,一对91岁高龄的荷兰老夫妇深情互吻之后,在医生的帮助下一起实施了安乐死,共同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这对老夫妇已经度过了整整65年的婚姻生活,彼此志趣相投,一直都非常恩爱。但是人总是会老的,随着年龄的增大,丈夫尼克的身体状况渐渐变得不容乐观。


虽然妻子特丽斯每日精心照料,但尼克还是在2012年不幸患了中风,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


雪上加霜的是,没过多久,妻子特丽斯也得了老年痴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夫妇二人都饱受病痛的折磨,但仍然互相关怀、深爱着彼此。


2017年,尼克的病症彻底恶化,如果执意要延续生命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而特丽斯的身体状况比尼克要好,但是由于他们都不愿意离开对方,趁着头脑还清醒的时候,夫妇二人立下了同意一起安乐死的遗嘱。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女儿并没有反对此事,她选择了尊重父母的意愿。


于是,在2017年6月4日,尼克和特丽斯手牵手互诉衷肠之后,在医生的帮助下一起去了天堂。


这种“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深情,感动了无数人,也使安乐死这个话题再次引发人们关注。


安乐死,顾名思义,就是对已经没有抢救价值的病人停止治疗或者使用药物,使病人没有痛苦地死亡。



我国学者对安乐死的严谨定义是:“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垂危状态下,由于精神和躯体的极端痛苦,在病人和其亲友的要求下,经过医生认可,用人道方法使病人在无痛苦状态中结束生命过程。”


对于很多身患重症的病人而言,生命的延续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一种喜悦,而是折磨。


因为此时此刻的他们饱受病痛的折磨,药物只是能让他们延续生命的长度,却无法保证他们生命的质量。


这对很多插着鼻管、艰辛地靠医学仪器维持生命的人而言,能够使他们平静而有尊严地告别这个世界,因此成了很多人的心愿。


但是,在当今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安乐死都是不合法的,并且饱受非议。


今年春天,台湾著名女作家琼瑶和继子继女之间的一场争端上了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



起因是琼瑶决定让已经90岁高龄的丈夫平鑫涛安乐死,因为平鑫涛的身体已经没有太大的抢救价值,而且早已失智。用一个不太好听的词语形容,平鑫涛完全是在“苟延残喘”。


而79岁的琼瑶之所以作出这个艰难的决定,是因为平鑫涛在意识清醒的时候曾经和她说过,如果自己的病症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那就让自己安乐死,没有痛苦地离开人世。


但是,当琼瑶准备完成平鑫涛的心愿的时候,却遭到了平鑫涛子女的集体反对和声讨。



琼瑶和平鑫涛是半路夫妻,继子继女们对她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所以当琼瑶决定让平鑫涛安乐死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她是因为不想继续照顾平鑫涛,所以想害死他。


为此,继子女们写了一封给琼瑶的公开信,在信中,他们指责琼瑶将平鑫涛看作已经“没有灵魂的肉体”。在子女们的眼中,琼瑶不过是因为平鑫涛不再记得她,不能对她说“我爱你”,就丧失了继续照料平鑫涛的耐心,想尽早结束他的生命。


这场争端最后的结果是琼瑶将平鑫涛交给其子女照料,自己不再探望。


平心而论,作为伴侣,琼瑶无疑是最了解平鑫涛的人,她决定让他安乐死,也是他清醒时的愿望。然而,这个愿望却最终无法实现,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



放在大环境中来看,在全世界范围内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也不过那么几个: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美国部分州、加拿大、哥伦比亚。


1986年,中国大陆发生了首例“安乐死”案件。陕西汉中一个叫王明成的男子,因为不忍看重病的母亲一直受折磨,就请求医生蒲连升给母亲实施了安乐死。


蒲连升


但是,蒲连升不久之后就被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逮捕。这件案子审理了六年之后蒲连升被无罪释放,原因却是他开具给患者的冬眠灵并不是主要的致死理由。


直到如今,安乐死在中国大陆依然是非法的。


安乐死为什么不被大多数国家所认同?


首先,安乐死等同于“合法杀人”,所以在法律和伦理层面都面临很多问题。



安乐死是在病人已经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才可以实施,可是,这个“没有抢救价值”由谁来确认,以怎样的标准确认,一直都是个难题。很多人都提出了自己最大的疑虑:自己会不会“被安乐死”?


在我国一些贫穷的乡村,很多老人生病之后,儿女会带到医院去一次,如果有医生说这个病不好治,儿女们便将老人拉回家去等死。其实,就是做给乡亲们看的。


试想一下,如果安乐死合法化了,这些不孝之子会不会逼迫老人签字同意安乐死?



另一方面,安乐死的阻力则来自一些非常孝顺的子女。即使病人自己有安乐死的意愿,往往家人也不会同意,最后往往还是浑身上下插满各种管子,在痛苦中熬到彻底油尽灯枯那一刻。


北大医院心内科教授霍勇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医院内1/3的危重症病人,对其的抢救都是无谓的。


其实,那些已经没有抢救价值的病人的家人们又何尝不知呢?只是出于内心的固有伦理观念,不愿意成全病人的心愿。殊不知,家人的内心得到了慰藉,而病人却受尽了折磨。



正如平鑫涛的子女们的所作所为,不仅违背了其父平鑫涛的个人意愿,还让平鑫涛继续承受病痛的煎熬。


像那对携手进行安乐死的荷兰老夫妇一样幸运的人实在太少,更多的人,都不得不在亲人的执念中继续承受折磨。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当亲人的生命已经山穷水尽,你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强行延续他的生命,还是选择让他有尊严地离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