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遭降职:密谋杀张国焘被朱德否决

2017-09-06  育则维善...

~~~~如若此地作别,也好他乡再见~~~~

长按对应二维码可分别订阅老衲读史、秘史和读书


长征期间,刘伯承被张国焘撤销红军总参谋长职务,降为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校长之后,曾与董振堂红五军团、罗炳辉红九军团一批人密谋兵变,试图杀掉张国焘或把他抓起来。刘伯承做好兵变计划后向朱德请示,但朱德否定了计划,并命令他们不能有任何行动,必须忍耐。朱德向刘伯承强调,在红四方面军中张国焘的威信最高,仍然占有多数,这样做最后的结果会不堪设想。本文选自中国大陆独立学者顾则徐所著《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一书。


延安时期的陈毅、朱德和刘伯承


既然朱、毛一体,朱德与张国焘也就成为了彻底的敌人。朱德一旦明确了立场,以张国焘的权术,就是碰上了一个无法奈何的对象。


这时候,朱德充分体现出了大智大勇。一方面是超人的忍耐,采取了他的“乱世有大志无力者,均远避,养力以待,后多成功”策略;另一方面,他反复强调红四方面军大多数是好的,以自己的言行逐步感染人,实际上就是把矛头只对着张国焘一个人。朱德是要把红四方面军逐步转化为属于自己的军队。一些人要朱德离开红四方面军,他坚决不走,偏是赖着。


身体强健的康克清在中央苏区时已经拥有“女司令”的名声,独立指挥过多次战斗,1932年担任女子义勇队队长,1934年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突破”后但任直属队指导员,是中央红军里在长征中唯一不随妇女队跑的一名女性,实际上基本在朱德身边,是朱德的贴身女保镖,佩着两把手枪,背着一支毛瑟枪。康克清非常不满张国焘的压迫,向朱德提出准备自己带几个人单独北上,朱德阻止了她,告诉她,呆在自己身边,跟着大部队走是安全的,不会有人敢伤害的。


根据卓木碉会议的决议,张国焘在会后即调整了红军总司令部,让总参谋长刘伯承去创办红军学校,这就等于砍掉了朱德臂膀,彻底架空了朱德,总司令部的工作班子完全由张国焘自己掌握和控制。董振堂红五军团、罗炳辉红九军团兵力很少,在红一、四方面军互相矛盾的背景下,日子自然被排挤得很难过,几乎怨声载道,希望离开红四方面军单独北上,但朱德坚决不同意。这时候刘伯承惹出了一件事,进一步刺激了红四方面军对红一方面军人的仇恨。根据张国焘的回忆,他很希望刘伯承能提高红四方面军的军事学素养,刘伯承在给红军学校学员上课时,设定的前提是对阵双方兵力、装备同等,与红军所一向面对的敌多我少、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不一致,很多人不能理解,农民出身、没有经过正规军事教育、完全靠实战打出来的红十一军军长余天云不服刘伯承讲授的战术,在课堂上跟刘伯承争执,结果被他的老上级、校长何畏关了禁闭,一时引起轩然大波,张国焘为此支持了刘伯承,但余天云想不通,竟然在四川丹巴跳河自杀了。这件事张国焘虽然维护了刘伯承,但刘伯承还是受到了很大压力。


实际上,卓木碉会议后的张国焘思维和神经已经处于极其混乱的状态,在自立山头和没有合法性之间不能找到出路和站脚的平台,失去了一个老资格著名政治家的风度和气魄,做出了一系列土匪不像土匪、革命者不像革命者、阴谋家不像阴谋家的动作。卓木碉会议后剥夺朱德的权力,张国焘竟然采用了很低级的动作。根张国焘当时的贴身侍卫何福全回忆,有一天夜里,张国焘派他的特务营和何福全带了几个人去“请”朱德和刘伯承,下掉了他们警卫和参谋的枪,双方卫士差一点开火,被朱德制止了。其实,张国焘真要解除朱德的警卫完全没有必要采取这种动作,他不过是想用武力威逼一下朱德而已,但他就没有想过,朱德这个总司令不是那种只蹲在指挥所里发号令的,而是经常亲自到枪林弹雨中作战的,是身经百战历练出来的,怎么可能被这种动作吓住?张国焘与朱德见面后,朱德说:“我看你是想学赵匡胤,来一个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张国焘使用了武力,却又不敢“造反”,只能苦口婆心地请求朱德支持他,朱德自然不会答应他。张国焘威胁说:“玉阶兄,在目前这种危急关头,我们彼此换换位置,你会把我怎么样?”朱德勃然大怒:“你既然敢把我和伯承抓起来,还假惺惺说这些干啥子!要杀要砍随你,不过,我不会改变我的政治主张的。”张国焘这种低级动作很可笑,而且,还使用了一系列小动作整朱德的警卫和参谋,整红五、九军团的人。从来没有人敢随便把康克清从朱德身边弄走,但张国焘却把康克清从朱德身边调走了,等于是一定程度地软禁了起来。


不过,张国焘的小动作差一点使他达到让红一方面军的人“逃跑”或“叛乱”的目的。不仅康克清,而且红五、九军团的人都蠢蠢欲动着要离开红四方面军北上,如果这种动作一做出来,无疑就构成了“逃跑”,所以,朱德予以了坚决阻止。


最危险的一件事情,是刘伯承与红五、九军团的一批人密谋了兵变,试图杀掉张国焘或把他抓起来。刘伯承做好兵变的计划后,找了个借口向朱德请示,因为,如果没有朱德点头,刘伯承他们还是没有胆量正式行动。在这件事情上,充分证明了刘伯承在韬略上远不如朱德,更偏向于是个武夫。朱德否定了刘伯承的计划,并命令他们不能有任何行动,必须忍耐。虽然进行兵变后朱德可以镇住一批红四方面军的人,但朱德向刘伯承强调,在红四方面军中张国焘的威信最高,仍然占有多数,这样,最后的结果会不堪设想。最重要的是,进行兵变触及到了红军不能打红军的高压线,是绝不可以做的事情,如果朱德进行兵变,彼此发生武装冲突,在政治上就会一败涂地,对红一、四方面军都将是毁灭性的。其实,朱德进行兵变,或者张国焘用武力解决朱德,都是毛泽东求之不得的,张国焘没有最后胆量这样做,朱德更不会这样做。


如果朱德仅仅忍耐,还不足以体现他的智勇。虽然张国焘剥夺了朱德的权力,甚至任何文件都不允许让朱德看,但并不能否定朱德红军总司令的身份,因此,朱德一方面按照张国焘的安排去负责找野菜的事情,另一方面则寻找一切机会到张国焘的指挥部去,像个“无赖”一样偏要发言、询问,尽力干涉一些事务,比如,朱德知道了廖仲恺儿子廖承志被拘捕在红四方面军里,认为此人对中共将来一定会有大用场,就设法不让杀他,等等,令张国焘头痛不已。


朱德的活动逐步取得了成果,比如,张国焘的妇女部部长刘坚在朱德和康克清的鼓动下,已经在红四方面军的会议上公开不同意张国焘的意见了。最重要的人物是徐向前,他在权争中基本保持了沉默,根据他后来的回忆,他当时对朱德有着很好的印象,在对朱德的围攻中,徐向前从来没有过一句不逊的语言。后来,徐向前成为了朱德最忠诚的一名将领,“文革”中为了朱德受批判而大怒。当红四方面军到陕北根据地遭整时,朱德成为了他们的保护者,挽救和保护了很多人,抗日战争时朱德又大量起用和重用红四方面军干部,红四方面军系演变成了朱德的嫡系力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