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杜预的两块功名牌

0 0

   

杜预的两块功名牌

2017-09-06  圆角望

张勇 (辽宁)

爱惜羽毛,希望给人好印象,留下好名声,这本是人之常情,是社会向上、向善的需要,值得鼓励,值得赞赏。但凡事皆应有度,如果每天都汲汲于为自己营造好名声,苦心孤诣,往往适得其反。

司马昭执政,在曹魏时备受冷落的配角们走到了舞台中央。杜预也迎来了命运的转机,担任司马昭相府的重要幕僚,也参加了灭蜀战争,是统帅钟会的长史。钟会叛变被杀时,同事大多遇害,他逃过一劫。后来羊祜看到他,大为惊叹,认定他必叱咤风云、纵横天下,临终前向晋武帝推举了他。晋武帝任命杜预为镇南大将军。南下襄阳,接替羊祜,成为荆州的最高军事长官。这一年,他57岁。他和羊祜完全是两种风格,他打仗的特点是:很少正面交锋。好听一点,善于斗智斗勇。不好听就是专门使阴谋诡计,让吴人吃尽了苦头。灭吴功成之后,耽思经籍,博学多通,多有建树,被誉为“杜武库”。

《晋书》说,杜预在朝中七年,改革各类政务不可胜数,参与《晋律》《历法》修订,朝廷内外称颂,人颂他为“杜武库”。杜预既不会骑马,射击也非常糟糕,但凭超人的智慧,他成为三国终结者、西晋实现大一统的第一功臣;到荆州任地方官,他大兴水利,既解决了长江排洪问题、改善了荆州南北间漕运,又使一万余顷农田受益,被老百姓称为“杜父”。他虽是司马懿女婿,不仅“结交接物,恭而有礼,问无所隐,诲人不倦,敏于事而慎于言。既立功之后,从容无事,乃耽思经籍”,而且“立身清俭,被服率素,禄俸所资,皆以赡给九族,赏赐军士,家无余财”。仅凭这些,杜预就足以青史留名,何况他还有一大癖好即“左传癖”, 著有《春秋左氏经传集解》及《春秋释例》等。他替《左传》作的注解,至今还被反复引用,他创立的“守弱”学说使其名在后来的史书中反复出现。就连杜预的十三世孙、“一览众山小”的诗圣杜甫也时常搬出这位先祖嘚瑟一下。他是明朝之前唯一同时进入文庙和武庙之人。

按说,这样足以彪炳史册光耀千古了吧,可这位老哥就是不放心。杜预曾对人言,只求功名留世,不求道德圆满。到了晚年,此心尤甚。他生怕后人不知道他的功劳,在生前请人为自己刻了两座功名碑,碑文上刻有他的文功武绩。然后将一座碑立于岘山之巅,另一座碑则沉于汉水之底。《晋书》卷三十四“杜预传”载:杜预好后世名,常言:“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刻石为二碑记其勋绩,一沉万山之下,一立岘山之上,曰:“焉知此后不为陵谷乎?”

他的“小算盘”打得挺好:哪怕将来发生天塌地陷,沧海桑田,高山与江底互换位置,总会有一座碑石存留于世,为自己扬名。没想到,这恰恰成了他一生的败笔。唐代温庭筠、张九龄,宋代陆游、范成大的诗文中,都有对杜预沉碑一事的贬抑诗句。其中,以范成大的嘲讽之意最为直接。他在《读史》一诗中写道:“汗简书青已儿戏,岘山辛苦更沉碑。”陆游在《题城侍者岘山图》一诗中,则为杜预当年沉碑之举而感叹:“汉水沉碑安在哉?千年岘首独崔嵬。”

宋人庄绰在史料笔记《鸡肋编》卷上对此也进行了点评:“余尝守官襄阳,求岘山之碑久已无见,而万山之下,汉水故道去邓城数十里,屡已迁徙,石沉土下,那有出期?二碑之设,亦徒劳耳。”这表明到宋代,杜预沉江的石碑早已荡然无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