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邕书法笔论、九势译文

2017-09-08  凤凰山居士
蔡邕书法笔论、九势译文 
 
​   笔论  
   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豪,不能佳也。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 
  书法是疏散情怀之事,作字前先要放松心情,无所拘束,然后再写。如果是迫于事务而书写,即使有中山兔毫这样的好笔,也写不出好字。作字时,先要静坐下来,心气平和,不与人交谈,神情专注有如面对至尊,这样就不可能写不好字。      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  
   所写之字,要尽可能表现出字的意象,像坐像走,像飞像舞,像往像来,像卧像起,像愁像喜,像虫吃树叶,像利剑长矛,像强弓硬矢,像水火,像云雾,像日月。不论纵横都能表现出可象征的意象,才可称之为书法。   九势  
     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矣,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藏头护尾,力在其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  
     文字产生于自然,自然既然被创造,阴阳随之产生,阴阳产生后,文字也就出现了。写字时起笔要藏锋,收笔要回锋,使笔力蕴含在笔画之中,书写时笔力要强,笔画才会有立体感,如美女肌肤一样丰满美丽。所以说:势来不可阻止,势去也不可遏制,只有笔毫柔软才会产生这样奇异的现象。  
    凡落笔结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势递相映带,无使势背。 
    凡下笔要注意字的结构,上部要覆盖下部,下部要承接上部,使字的间架结构能彼此照应关联,不相背离。  
     转笔,宜左右回顾,无使节目孤露。 
   转笔应使笔画左右相互呼应,不要使间断处孤立地显露出来。       藏锋,点画出入之迹,欲左先右,至回左亦尔。  
    藏锋表现在笔画的起笔和收笔上,笔画向左(应为向下或左下的代称)则先向右行笔,到笔画写到左端时,又要向右回锋收笔。即强调笔锋要起笔逆入,收笔逆回。 
     藏头,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 
     藏头是笔毫逆入藏锋后顺势按在纸上,使笔心(即笔锋尖端)常在笔画运行轨迹中间运行,即中锋运笔。     护尾,画点势尽,力收之。 
     护尾是笔画写到最后时,须回锋收笔。 
  疾势,出于啄磔之中,又在竖笔紧趯之内。 
    疾势出现在点、短撇、向右下方的捺笔波画,又可出现在竖画之后的上挑钩。疾即速度快,可使点画得力,笔力劲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