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活人通灵、让女优出家、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个日本“邪教”啥来头?

2017-09-08  叫我喵神...

话说这两年,我国互联网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与日本女明星联姻的行动,像新垣结衣、长泽雅美、石原里美这些漂亮小姐姐,都是被我国网民(不分男女)哄抢的老婆。


最近两天风头盖过了以上国民老婆的日本女艺人,是下面这位——笑起来很甜、不笑又很御姐的新木优子,她参演的《code blue 3》最近正在播出。



但是,坊间却为了她是一片哭天喊地、哀鸿遍野。一切都因为下面这条新闻:


新木优子承认自己是日本宗教团体“幸福科学教”的信徒。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条新闻,粉丝和路人粉的反应却可以说是震惊中不失惋惜,懵逼中不失愤怒……有人难以置信生无可恋,有人干脆要脱粉了。



这些意见统一一下大概就是:这么好看的姑娘,明明就是还在上升期的好苗子,为什么闲着没事儿去信这个破教!


那么,为啥大家对这个名字看上去很心灵鸡汤的“幸福科学教”意见这么大呢?


因为这个教不是第一次拐跑圈里的好看小姐姐了!


新木优子可不是日本娱乐圈里“幸福科学教”的第一个公开信徒。今年年初,94年的清水富美加宣布从娱乐圈引退、“出家”,就曾经引起了不小的地震。



不熟悉日娱的人可能并不认识清水富美加,但是她当时确实是很有潜力的——跟新垣结衣同一个事务所,受捧力度也很大,宣布信教前有《东京食人魔》、《暗黑女子》、《笑脸招财猫》好几部电影正在拍摄或即将上映。



结果好好的一个妹子,突然就说工作违反了自己的信仰,突破了自己的良心和底线。这些工作包括:出演吃人肉的角色,拍摄泳装写真满足他人性幻想,等等。


于是她选择不再忍受,全身心投入幸福科学教,从艺人清水富美加变成了清心寡欲的“千眼美子”(法号,来源于千手千眼观音)


荧屏上少了一张可爱的脸蛋也就算了,问题是她这么一退圈,把无数合作伙伴都弄得鸡飞狗跳——


事务所希望她能至少配合完成电影的宣传工作,可是幸福科学教代替她发言表态:我就不。



在非常注重契约精神的日本娱乐圈,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很任性了。没想到短短半年过去,旧剧本又翻新上演了一次。


不过新木优子目前还没有“出家”的计划,也表示尽量不影响到事务所工作,可是以后呢?粉丝可不想再回想起被“说出家就出家”支配的恐惧。


而这个神秘兮兮的幸福科学教的槽点,也不止于让女明星跑路这么简单。


如果只是吸引几个公众人物公开信教,怎么会让它这些年来被扣上“邪教”的帽子呢?


这要先介绍一下该教的创始人了。


创始人大川隆法是东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还在知名大企业工作过几年,本来是妥妥的一个社会精英形象。



可是坏就坏在,有一天他觉醒了。


据该教疑似中文官网上的介绍,大川隆法在1981年3月23日下午两点这个神圣的时刻,“突然收到来自灵界的福音:好消息!好消息!”


好消息后面接的不是清仓大甩卖,而是“来自灵界的灵言”。再不久后的7月,他觉悟到自己的灵魂是“爱尔康大灵”(不要问我这是啥名字),背负着引领全人类走向幸福的使命。


但是大川隆法马上就行动起来了吗?不,他在企业里继续卧薪尝胆了五年,直到1986年,“诸神灵纷纷在大川隆法先生面前降临,传达了救世主现身世间的时机已到的讯息”。


大川这才下定决心,抛弃在社会上取得的一切成就,从0开始创建了幸福科学教。


然后他……变成了写书狂魔。他的著作到现在加起来已经2100多本,最多的一年出版了52本书,还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然而他的教义之书里有很多心灵鸡汤,我国出版商机智地识破了这一点


什么觉醒、降临的,已经够神神叨叨了吧?更神叨的还在后面。


首先要了解,大川隆法作为教众膜拜对象的逻辑是这样的:


4亿年前,名叫爱尔康大灵的神创造了人类;2600年前,爱尔康大灵在印度转生为释迦牟尼,广传佛法;现在,爱尔康大灵转生为大川隆法,以宣扬幸福科学教为毕生大任……


而宣扬的一大手段,就是通过降灵仪式,让各位先贤、神明的灵魂在大川隆法身上显现,和世人对话。


在咱们这儿,这种事一般叫跳大神,嗯。



那么附体大川隆法的都是什么样的人物呢?大川隆法自己分了个类:


在九次元宇宙界,有基督、孔夫子、宙斯、牛顿等十位巨人。(然而他自己位列这十位之首)

在八次元如来界,有穆罕默德、西田几多郎、诺查丹玛斯……

在七次元菩萨界,有松下幸之助、圣母玛利亚、大川隆法自己已故的亲爹……


不太搞得懂啊是吧?大川隆法跳大神,啊不,降灵的时候确实范围很广。


他声称自己获得了超过500位历史上有重大成就的“高级灵性人物”的指导,从苏格拉底到莎士比亚,从爱迪生到迪士尼,从奥巴马到特朗普,连我们的孙中山先生也没有放过。



而且由于“外国人的灵魂也可以从语言中枢里抽取出必要的词汇来用日语对话”这种不知道有啥根据的理由,奥巴马特朗普金正日等附体的灵魂都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


被特朗普附体时的大川隆法


搞笑的是,大川隆法的降灵仪式还特别会蹭热点。一会儿化身去世的乔布斯——



一会儿又是在《你的名字》爆红的时候,说让新海诚的灵魂附到自己身上,和粉丝对话交流……(新海诚:喵喵喵?老子活得好好的!)


而且写书狂魔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把这次通灵对话写成了书。新海诚在书店看到时,忍不住发推特吐槽说自己的书旁边“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这么装神弄鬼地通灵,无非是想借他人之口说自己想说的话,不断地神化自己。


比如1986年,诺查丹玛斯·附体·大川隆法发布预言,称1992年将会发生核战争,2003年爆发的第四次世界大战将会毁灭苏联。


事实嘛,自然不攻自破。


可是他不仅自己乐在其中,还拖别的历史人物下水。比如非说诸葛亮之所以能决胜于千里之外,也是因为有通灵的神力啊!(wuli孔明:喵喵喵???)



可是如果以为大川隆法就是个酷爱cosplay的重度中二病,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要的不仅是在宗教界风生水起,更是用政治干预社会。


2009年,大川隆法和妻子在幸福科学教的基础上,成立了幸福实现党。两人进军政治圈,开起了夫妻店。



然,在竞选过程中,大川隆法也没有忘记利用神灵为自己打call的老本行,通过通灵的方式,想方设法地给自己造势。


比如他写了本记录通灵金正日的书,把金正日塑造成一个随时要丢炸弹的傲慢武疯子,来支持自己“应当先发制人对朝鲜动武”的主张,并暗示大家要是让民主党得了道,日本皇宫指不定哪天就被炸飞了。


再比如他因为支持总统制、提议废除天皇而遭到诟病,但人家反手就是一记通灵昭和天皇。天皇表示,非常支持幸福实现党修宪,日本人民想要实现幸福,千万要跟随幸福实现党的脚步哦。



而大川隆法和幸福实现党的政治野心,也在这些小动作中一步步显露出来。


幸福实现党的政策主张非常强硬、激进,比如要彻底废除多个税种、刺激消费,以2030年为期,让日本人口增长到3亿,GDP称霸世界等等。


但是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外交上:幸福实现党的极右翼倾向,基本是写在脸上了。


许多知道幸福实现党的中国人对它的厌恶也来源于此:这是一个在执政纲领里就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慰安妇存在的政党。



团体旗下的出版社,也曾经出版过同一个宗旨的书籍——



在他们发放的宣传单上,经常能看到这样的言论:慰安妇是出于政治目的捏造的,不容原谅中国捏造历史,中韩控诉军舰岛劳工事件只是为了阻拦日本申遗……



并且,幸福实现党还非常想要修改日本宪法第9条,就是“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那一条。


这些信条所反应出的态度,可以算是不小的定时炸弹隐患了。


以宗教信徒为基础的政治团体本就细思恐极,更不要说他们采取的宣传手段还愈发高明。


日本政党一直有用二次元元素拉拢御宅族选票的传统,比如麻生太郎打自己和宫崎骏的老同学牌,鸠山由纪夫努力登上《动画宅人精英》封面啥的。


而大川隆法的团体,早就和著名动画公司京阿尼合作过,把自己的教义做成动漫、二次元化。



后来他们更财大气粗了,一口气把大川隆法的好几本名著都拍成了动画电影,在里面宣传那套玄乎的宇宙观。然也少不了各种影射中国,被中国观众吐槽为“抗中神剧”)



光拍成动画还不够,还要请来不少颇有名气的声优,大家可以自行寻找认识的名字。



虽然这几个电影在日本民众心中有点像笑料一般的存在,但大川隆法麾下也确实有不少有社会影响力的名人。


跟柯南齐名的金田一的作者,佐藤文也,就是幸福实现党重金聘请的文化部长。



最近这两位公开为幸福科学教站台的女演员,更是免费把他们的热度炒出了新高度。


时清水富美加马上就出了一本描写自己心路历程的书,其中后半部分全都在讲自己如何通过信仰幸福科学教获得解脱。从宣布出家到出书,不过短短的日子,很明显这一波宣传早就策划了很久。


粉丝花1200日元买了本宣传教义的手册,大新闻的一举一动都要被媒体追踪,你说这明星效应是不是666?



明眼人都看得出,幸福科学教更是在运作一个“青少年信徒培养计划”之类的东西。动漫、女明星,都是小年轻喜闻乐见的载体。为了把明星效应利用得淋漓尽致,幸福科学教干脆自己造星了。


去年年底,他们就推出了一个名叫anjewel的女子偶像团体,六个成员都是十八九岁的少女。




幸福科学教专门为18-22岁的年轻信徒设立了“学生部”,这个偶像团体就是学生部公关企划宣传的一部分。


负责人还暗示这6个女孩都是幸福科学教的信徒。请沿着平时你见到的脑残粉逻辑想一想:偶像喜欢的我也喜欢,偶像说的都是对的,我要维护偶像的一切……


那么幸福科学教想吸引哪类人,再清楚不过了吧?



说了这么多花式宣传,幸福科学教最让人没脾气的还是:人多势众,财大气粗,无论是竞选造势,还是宗教的宣传推广,他们都不差钱,随便造。


因此,势力越来越壮大的幸福科学教也有了冲出日本、走向世界的野心。


比如在他们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大川隆法跑到巴西、印度、菲律宾等其他国家宣扬教义,在此过程中普京与马英九两个大活人也加入了通灵豪华套餐。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遇到质疑和阻力。


曾经大川隆法跳大神预言澳大利亚是个潜力股,将在三百年间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但是澳大利亚人却不怎么买账,反而质疑他装神弄鬼,信徒供奉的巨大善款也去向不明,媒体指责大川隆法私吞了它们。


而这种怀疑和警惕,其实在日本国内也存在。


日本虽然新兴宗教众多,但是吃过的苦头也让很多日本民众心有余悸。


80年代奥姆真理教大行其道。它以佛教和瑜伽为基础,看上去挺平和的外表下,却是头目麻原彰晃宣扬的仇恨、末日的绝望与恐怖。


特别是在他参政失败以后,更是走上了反社会、反人类的道路,最终在1995年酿成了震惊世界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13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



从那以后,不少日本民众都对这些很极端的、特别是政党化的新兴宗教讳莫如深,抱有警惕和避讳的态度。


比如非常知名的创价学会,就处于一个微妙的地位。


它一边是非常著名的佛教日莲宗分支,还成立了公明党,一边又因为宣传手段过激、父母强迫孩子信教、骚扰离会人士等原因,被批评为有邪教色彩。有“创价背景”也被视为不少明星的黑历史。


坊间传闻石原里美父母是创价学会成员,未经证实


而这个越来越火、八成会更加火的幸福科学教,虽然在日本是合法宗教,也没有杀人放火、没有害人性命,可终究也因为它极端个人崇拜、编造邪说、向信徒敛财等特点符合学术上对邪教的定义,而让人不得不警惕。


日本自有其新兴宗教生长的土壤,它们和邪教之间模糊不清的分界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定义。隔岸观望的我们,也只好静静地看着它究竟还能作什么妖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