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视利剑》第2集:看“五假高官”如何现形......(附视频)

2017-09-10  育则维善...

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巡视办、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于9月7日至11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晚8点首播。

专题片共4集:《利剑高悬》《政治巡视》《震慑常在》《巡视全覆盖》。

9月9日晚8点,《巡视利剑》第二集《政治巡视》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南航集团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司献民,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现身说法。 

△《巡视利剑》第二集视频:《政治巡视》


随着一轮轮巡视的进行,定位越来越准确,任务越来越清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定不移深化政治巡视。

习近平:

严肃党内政治生活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基础。党要管党,首先要从党内政治生活管起;从严治党,首先要从党内政治生活严起。

“五假干部”卢恩光:“我就是个官迷”

2016年2月,十八届中央第九轮巡视对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司法部等32家单位党组织开展专项巡视。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因此落马。


调查发现,卢恩光是一名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的“五假干部”。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一起罕见的个人情况全面造假,金钱开道、投机钻营、跑官买官,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件。卢恩光的严重违纪问题得以浮出水面,源于中央巡视组巡视司法部时,核查他入党材料时的一个发现。

时任中央第六巡视组副组长陈毓江:

发现他是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有这样的表述,说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大家知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是发生在1992年,两年以前就能够学习两年以后的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那么很显然他这个入党材料是伪造的,或者说是后补的。


发现这个重大疑点后,巡视组对卢恩光的全部档案进行了更详细核查,发现了更多可疑细节。

20多年前,卢恩光在老家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其实是个小有名气的私营企业主。这家现在已经半停产的工厂,当年生产的诺亚双层玻璃杯畅销全国。卢恩光脑子灵活,爱搞小发明,双层玻璃杯这个点子让他迅速攒下上亿身家。但他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一心只想当官,而且达到了痴狂程度。

1992年卢恩光看到乡里有的企业老板名片上印着“公司党委书记”的头衔,深感羡慕,萌生了混入党内的念头。

他找到时任高庙王乡党委书记的李恒军帮忙,李恒军收了卢恩光5000元钱,突击发展他入党。

混入党内后,卢恩光又通过工作经历造假混入公职人员队伍。卢恩光的企业当时挂靠在高庙王乡中学,他请托时任校长帮他出具假的民办教师履历材料,再用它申报转为公办教师,获得国家干部身份。

1993年,聊城地区出台“民营企业家挂职科技副乡长”政策,卢恩光觉得机遇来了。他通过一番又跑又送,当上了高庙王乡科技副乡长。

很快,卢恩光又被任命为乡党委副书记,职务由虚变实,实现了仕途真正起步。1997年底,阳谷县四大班子换届,卢恩光觉得解决副县级将是关键一步,于是不惜花重金多方请托。

高庙王乡、阳谷县、聊城市的多名主要领导干部放弃党性原则,在用人关口上开绿灯,卢恩光顺利当上了县政协副主席,成了副县级。


满脑子封建官本位思想的卢恩光,制造了和企业脱离的假象后认为完成了身份转变,又开始了向上一级的“冲刺”。这一次他的目光投向了省城,开道手法仍然是大把撒钱。1999年5月,山东省政协因人设岗,增设鲁协科技开发服务中心,将卢恩光调任中心副主任。一年多后,又任命他为中心主任,成了正处级干部。

卢恩光有了完整的档案,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进京做官。中国残联下属的华夏时报社成了他进京的第一块跳板。2001年,他安排自己的企业拿出500万元,通过其它企业捐助给报社,谎称是自己拉来的捐款,因此得以调入华夏时报社任职,成为副局级。2003年为了能顺利提任正局级,他再次拉来了1000万所谓“赞助”,其实同样是自己企业掏的。

1997年到2003年,是卢恩光仕途的高速发展期。这段时期,他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再到省再到北京,从副科级到正局级,火箭速度的背后是金钱助推。

虽然已经进了北京,成了正局级,但卢恩光认为报社不是党政机关,不是从政的主战场,一心想调入政法、组织、纪检等系统。为了实现目标,卢恩光把钻营升迁当作事业,把所谓的商业成功模式复制到政治生活中。

调到司法部后,卢恩光在司法部附近租了房子,七年多时间很少回家,一门心思投机钻营。每晚回到租住房都要反思当天情况,多年来每天睡觉前默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早晨醒来再激励自己继续“奋斗”,默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卢恩光能调入司法部并成为副部级干部,司法部有关领导有重大责任。当年卢恩光为了经营和领导的关系花了大力气,也因此在组织选拔副部级干部时得到有关领导的多次推荐。


一个靠各种造假拼凑起来的假人,注定是经不起查的。卢恩光其实只断断续续读完了高中,随着职级不断晋升,他不断“完善”自己的学历,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文凭,都是或靠买、或靠送、或靠混得来的。卢恩光年龄也造假,由1958年篡改为1965年,一下小了7岁,使得他在历次干部选拔中有了年龄优势。

家庭情况也严重造假,他共有七名子女,但只填报了两名,其它五名子女均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它亲戚家。连卢恩光这个名字都不是本名,而是自己改的,恩光二字意思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

卢恩光:

我在家里都不允许孩子他们叫爹叫爸爸,要不叫姨夫叫什么的,我说别出去喊走了嘴。可以说你这些造假,你所获得的这些利益。一方面跟你自身是筋骨相连,就好像戴着假面具,就是粘到脸上了,跟骨头都长一堆了,没有胆量,或者没这个智慧摘下来。

南航原总经理司献民 曾丢车保帅糊弄中央巡视组

2014年11月至12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对南航集团进行专项巡视。南航集团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司献民,因巡视发现的问题线索被立案审查。2017年4月,司献民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

巡视组当时首先接到的反映,是南航集团公款打高尔夫球成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司献民爱打高尔夫球。有意思的是,巡视组和司献民本人谈话时,司献民也主动谈到南航集团存在公款打高尔夫球现象,还承认自己也打过。他表示南航已经进行了自查,发现下属的珠海翔翼公司问题比较突出,将会进行处理。

审计发现,珠海翔翼公司2013到2014年公款打高尔夫球花了上百万元。司献民知道这是中央明令禁止的,他也清楚这笔钱不少和自己有关。

为了蒙混过关,司献民又决定把部分问题主动报告,只不过报告的内容避重就轻。但是,巡视组不但没有停止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还专门派人到珠海、广州各大球场深入了解,发现普遍有南航的党员领导干部来打球并办有会员卡,也掌握了司献民本人多次公款打球的线索。

巡视组还了解到,司献民在对外公务接待和私人宴请中,多次安排乘务员参与违规接待,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仍不收敛,不少乘务员对此相当反感。

巡视结束后,在巡视反馈意见中明确指出,要求对主要领导打高尔夫球的问题进行纠正查处,但司献民并没有真正自我反思,只是象征性地处分了一名下属来应付。

珠海翔翼公司原董事长 刘纤:

找我谈话,让我背,意思就是困难当前,考验我的时候到了,别让大家都挨处分,牺牲我就行了。

这种应付式整改,让巡视组更感到司献民自身问题并没有见底。巡视组将发现的司献民和其他党员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移交给了纪检机关,四名高管在巡视后一周内相继被查。2015年11月,司献民本人也接受组织审查。南航被处理的党员领导干部达20多人,出现这样的系列腐败案,司献民难辞其咎。

黄兴国:迷信风水 封了天津市政府大院一扇门

2016年6月29日,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天津市开展巡视“回头看”。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早早在门外等候巡视组到来。他并没有想到,这次回马枪挑落的对象竟然包括自己。


2014年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天津,发现了杨栋梁、武长顺及其他干部的问题线索,在随后对他们调查处理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批新的问题线索,其中就涉及黄兴国。经过在天津两个月的“回头看”,最终发现,不论是天津的政治生态,还是黄兴国本人,存在的问题都是严重的。


黄兴国的为官之路是从基层起步,历任浙江象山县委书记、台州地委书记、宁波市委书记等,也曾经凭能力和实干得到组织的信任重用。2003年他调任天津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越来越重,对于看到的不良现象、腐败问题,他开始秉持好人主义,尽量不得罪。

2014年12月,黄兴国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从那时开始,什么时候能够去掉代理二字,就成了他最关心的事。因为想早日当上市委书记,黄兴国不仅结交过所谓的“红顶商人”、相信过骗子,还问过风水。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近几年,西北门却被封上了。这么做是风水先生给黄兴国的建议。


黄兴国:

有些事情回想起来,还是挺后悔的。走路要走好,走在路中央,走路边要掉到沟里去,自己爬不上来的。

更多新闻


监制/刘东华  主编/王兴栋

编辑/郭爽

©央视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