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之死:比老实更致命的,是把自己活成了孤岛

2017-09-12  拔涉者文摘

作者|大雄 任重远 编辑|金快乐

 

苏享茂是个好人,属于那种“女孩子找个老实人嫁了”的类型。有很多种可能,能阻止这个老实的男人,从楼顶上跳下去。

 

程序员苏享茂死了,因为被前妻翟某欣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并以举报其创业项目相威胁,终于想不开自杀了。



事情发生后,校友回忆:苏享茂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购物,不旅游,没什么圈子,只是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系里最优秀的两个程序员之一,北邮研究生第一名。

 

在学生时代,我们总能看到苏享茂这种人,农村出身,学习成绩很优秀,有些内向,跟女孩子说话都可能会脸红。

 

工作后,他们得到百度、腾讯、阿里这些大企业的聘用,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干活,属于老板最欣赏的那种员工。自己能够单干创业了,也是辛苦奋斗。苏享茂从14年招人组建Wephone,到现在团队也没多少成员,基本上核心代码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

 

这个男人是个好人,属于那种“女孩子找个老实人嫁了”的类型,然而跟翟某欣的婚姻最后害死了他。



 

程序员也得多交点圈外的朋友啊

 

榆林难产孕妇跳楼后,很多女生表示不敢结婚;创投圈的苏享茂跳楼后,很多男人表示不敢结婚。

 

一些理工科专业的男孩子,常常在相亲市场处于鄙视链的底端。对他们普遍评价是:宅、丑、矮、胖、品味差,穿着打扮老土,聊天不够风趣。

 

只有那些选了IT专业的人,毕业后搭上互联网的顺风车,一些幸运儿发了财,靠高收入弥补了以上缺陷。

 

他们在专业领域是骨干、顶梁柱,但出了公司大门,到了社会上,他们就是普通人,没有经历过社会的复杂,只跟代码打交道,没有多少恋爱经历。

 

翟某欣就这样出现了,她看上去清纯和善,长相没有侵略性,符合直男审美。




 

他觉得是一见钟情,她已经布好局,深谋远虑。

 

一个看上去各方面条件比较优秀的女性,在婚恋网站上待了三年之久。

 


两人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该消息获得网站官方的承认




 

在翟某欣的微博和朋友圈,经常出现名车、美食、旅游风光,却没有哪怕一个闺蜜。两人相处时,苏享茂从没有去过她的单位,没有见过她的同事和朋友。



109天花费1467万也换不来真爱

 

相识过程中,苏享茂投入了巨大的恋爱成本,109天内共花费1467万元,各种鸡汤、情感类自媒体不是说,“高贵的女人都自带烧钱属性”“会花钱才会挣钱”么。



6月7日两人结婚,在民政局领证。

 

婚后,苏享茂感到不对劲,觉得“她爱撒谎,极有心机,让我觉得有种恐怖的感觉。”二人很快决定离婚。

 


7月11日,翟某欣在朋友圈恭喜舅舅高升,官职看上去挺威风,足够唬住程序员。

 

收网时间到了。

 

三天后,翟某欣正式摊牌,要求苏享茂赔偿所谓“精神损失费”1000万。







整场谈判非常迅速,不作任何妥协。翟某欣威胁,周一就报案,故意把时间掐得很紧,不给对方有反应的余地。

 

在拿到660万后仍逼苏享茂写欠条,逼迫苏享茂卖掉在西二旗的一套房子。

 

翟某欣在百度贴吧的帖子截图,目前该造谣贴已经被百度贴吧删除。

 

苏享茂跳楼是在9月7日凌晨5点,翟某欣当天凌晨3点还在发帖子,声称前夫是渣男……

 

苏享茂看上去遇到的只是很简单的套路,但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很容易上钩。

 

苏享茂自杀后,创业圈反省:说到底,我们IT从业者,尤其是软件开发人员,非常不自尊自爱,整天把码农屌丝之类的侮辱性词语作为自己的代称,然而我国软件开发人员几乎都是在第三世界拿第一世界中产的收入,坐在TOP0.001%之上自称社会底层。此次事件表面上是夫妻之间的问题,实际上是社会问题。

 

部分程序员对自己专业领域之外的知识缺乏兴趣,交际圈子较窄。要想避开这个社会的凶险之处,有必要多结交些有经验、有资源的朋友。

撇开拉关系、找后门的因素,任何一个职业的人,也不得不面临需要多种不同职业知识、经验支持和参考的局面。世界的复杂程度,显然远远超出了程序员单个行业知识的认知范围。

 

比如医生:生老病死,人一辈子都躲不过的事情,没准哪天加班过劳,要在病床上躺会。

 

比如老师: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连咪蒙这样的大V,也靠后门才把孩子送入了好的学校。

 

比如律师:旧社会讲究道德协调,而现在的法治社会,打官司已经司空见惯。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一个人无法搞定所有事情。一个视野宽广,阅历丰富的朋友,能给你一份社会生存指南,安全保障会更高点。

 

哪怕至少有一个律师朋友

苏享茂都可能不会死

 

从苏享茂及其家属提供的资料,可以发现翟某欣并不高明,有很多法律基本常识上的漏洞。

 

法院调解书完全能公开,翟某欣却说这是个人隐私。

 



派出所怎么能定罪,那是法院的管辖范畴。

 

即使苏享茂真的遇到的是婚姻诈骗团伙,那么她们也是有作案规律可寻的:专门挑身价千万的小老板。太富的,难免有黑白两道的关系,不敢惹;太穷的没油水,不够诈骗团伙分赃。中小规模的企业,或多或少的都会存在一些经济问题。

 

在知乎《如何看待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骗婚后自杀?》,一个高票回答就是讲前妻抓住丈夫企业经营中的法律把柄,要挟巨额离婚赔偿。


 

翟某欣威胁要爆料苏享茂的公司wephone的不法勾当。

 

一个创业阶段的程序员常年加班无休,这种工作狂怎么违法乱纪,想来最多也就是偷税漏税那么点事,远远没到伤天害理的程度。

 

随便有个律师朋友,可能都会建议他:这种罪不妨就认了,主动去找国税局补交,该怎么处罚怎么来,罚款、滞纳金一分钱都不少。而且要查偷税漏税,也是税务局来查,不归属公安局,翟某欣那位“高级警监舅舅”根本管不了。

 

况且,根据最高检察院最新的有关规定,税务机关下达追缴通知后,及时补缴款项,甚至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要是赶在前妻举报之前,苏享茂主动到税务机关补缴,很可能不用担心被拘留,顶多批评教育一下。就算受到行政处罚中,拘留最多不过15天,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敲诈勒索或可确定,离婚协议也可以撤销

苏享茂真的不必跳楼

 

反过来讲,在这个过程中,敲诈者自己的法律风险反而更大。翟某欣勒索1000万精神损失费,已经达到了敲诈勒索罪“数额特别巨大”的级别,量刑幅度一下子就到了十年以上。鉴于苏享茂保留了勒索过程的完整微信记录(电子数据属于法定证据),举证起来并不难。

 

按照正常做法,有这1000万,宁可给律师,也不要给女方,打得打不赢官司另说。涉及金额巨大,从诉讼、立案、审判、执行,一整套下来,即便用最简易的程序也得拖三个月,在这个期间,苏享茂总能找到其他路子,解决问题。

 

要知道,通常女方离婚后要求精神损失,一般是针对丈夫的道德过错,比如家暴、虐待、出轨等。至于公司偷税漏税、经营存在灰色地带,这些生意场的事情,怎么给女方带来“精神损失”呢?

 

而且,用来威胁的事情,即便真的违反道德甚至违法,也不能让敲诈者自己免责。和诈骗不同,敲诈勒索犯罪中,犯罪人往往确实掌握了真的把柄,而不是虚构风险。即便如此,法律依然保护被害人的财产权。

 

那么苏享茂的家属能否讨回财产呢?

 

在苏享茂的案例里,他留下的微信记录和遗言等都已经清楚表明,离婚协议的签署不是出于他自己真实的意思表示,是因为受到了女方家人、雇佣流氓的骚扰、胁迫,他完全可以要求法院来撤销这份协议。协议上答应支付的1000万,其实不必给的。

 

在苏享茂的自杀和前妻的威胁之间,很难建立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因此无法以故意杀人或者过失致人死亡来追究翟某欣的责任。但仍可以敲诈勒索对她进行追究。

 

真可惜,苏享茂没有拿起法律武器,而是选择了自杀。

 

如果苏享茂身边有个懂法律的朋友帮忙,他精神压力本不必如此之大,以致最终被迫签下协议,以自杀告终。现代城市,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朋友亲人的关心必不可少。

 

苏享茂在处理跟前妻感情纠纷的时候,没有跟家里联系,直到出事后,弟弟才获知悲剧。如果他能向家人及时沟通,联络感情,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着你,可能他就能活下去。

 

正如他在死前所说的:“我没有及时跟我家人求助,现在后悔莫及。他们都那么棒,随时都能从老家过来支援我,我却在北京孤军奋战,做出一系列很傻的决定。”

 

虽然离婚协议可以撤销,1000万的所谓“精神损失费”可以讨回,翟某欣如果坐实了敲诈勒索,也难免于法律的制裁。这一点,尚待警方的侦查、认定。

 

但之前恋爱和婚姻过程中,这位老实的程序员在她身上所花的钱,基本很难要回来了。毕竟那些都是出于自愿。

 

连自己携带乙肝病毒的事情都坦白,或许当时程序员苏享茂是真的陷入爱河,爱上了翟某欣。

 

没想到,不论是自己坦白的携带乙肝病毒,还是109天为翟某欣花费1467万的壮举,都未能换来真心,而只是换来捅向自己的刀子。最终成为在楼顶上逼迫其跳下去的声嘶力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