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avijnana / 思想文化 / 一日一诵:哭晁卿衡 | 解读版

0 0

   

一日一诵:哭晁卿衡 | 解读版

2017-09-18  alayavijn...

哭晁卿衡  

[唐] 李白


日本晁卿辞帝都,

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

白云愁色满苍梧。


哭晁卿衡 来自读小库 00:24


释义:

好友晁衡辞别长安要回到日本,远航的船经过了蓬莱仙山。他的品格有如明月一般高洁,但却葬身碧海。苍梧山上布满了愁云,大自然也为晁衡的不幸感到哀伤。




解读:

这首诗可以和韦庄的《送日本国僧敬龙归》一起来看: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大意是:扶桑已经够遥远了,但您的家乡却在比扶桑更远的东边。这次回国谁和您做伴呢?但愿皎洁的月光照亮您的航程,一帆风顺送您回到日本。


这两首诗都是表达对国际友人,主要是日本僧人归国的惜别之情。李白所在的唐朝,中日文化交流活跃,主要是文化输出。常常有僧人来大唐学习佛法。敬龙、晁衡都是如此。


晁衡,原名阿倍仲麻吕,是李白的好友。717年来到中国游学,天宝十二年(753年),误传他归国途中遭遇海难,于是李白便写下此诗悼念。


说起来,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和晁衡还有点间接关系。

日本僧人荣睿和普照在大唐留学十年后,始终未忘请高僧东渡传戒的使命,于天宝元年(742年)下扬州,访谒鉴真。鉴真表示日本是“有缘之国”,便征集愿意东渡传法的弟子,结果均沉默不语。主要是路途遥远,那时候,帝都还在西安,也没有飞机。只能靠船往返,自然凶多吉少。鉴真说:“为法事也,何惜生命?诸人不去,我即去耳!”弟子听后,又有二十多人表示愿随师父同去。


后来,一众人经过六次启程东渡,克服了关卡、风暴、疾病、事故、酷暑等重重困难才抵达日本。抵达时,饱经风霜的鉴真已双目失明。自743年到748年的几年间,中日双方共有三十六人为东渡事业殒命。


鉴真及其弟子不仅带去了大量经书,还主持修建了唐招提寺。从此在唐招提寺讲律传戒,受到日本朝野的尊敬。


而晁衡就是阿倍仲麻吕,他曾跟随六十五岁的鉴真在753年开始第六次东渡,结果遭遇海上风暴。晁衡等人被打散,掉队飘到了南海。后来,鉴真终于日本,而日本学者阿倍仲麻吕则葬在中国。


如今无数人打着飞的去奈良看唐朝同时期的佛寺,惊呼赞叹,而又有几人知晓,它的源头其实仍在中土呢。


我相信,比智商没有哪个国家能比过中国了。近期佛光寺东大殿的漏雨的事情搞得沸沸扬扬,好像一夜间众人都变身古建保护者,指责相关部门不作为。但反问一下,我们有能维修的人才吗?我们还有人在做这个工作吗?千年的智慧又有谁负责守护和传承?


最近看的一本书叫《树之生命木之心》,是盐野米松对日本师徒三代宫殿木匠的采访笔录,可以看到他们的古建技艺是如何传承的。负责法隆寺最后的大木匠西冈常一说:“我这一辈子只做了关于古建的事,只知道关于古建的事。我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不做有损先代的事情。所以我总是在想,我该怎么做才能对得起他们,不辜负他们。这个过程中,他们对待自然的态度,他们留下来的那些口诀,都是我工作中最大的参考。”


日本的古建是经过改良后的一个体系,与我们的还不一样。所以,我们唐代最有价值的木建筑佛光寺,面临的问题根本不是批不批准,有没有钱,尴尬处在于怎么修,找谁修,谁又敢修呢?

扯得有点远,总之,李白这首诗是以为自己的国际好友晁衡遇难而写下的一首悼念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