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看段正渠绘画

2017-09-19  金匠尚玉   |  转藏
   


        段正渠是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县人,十几岁就考入河南省戏校学习舞台美术,1979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我是河南渑池县人,那时候也是洛阳地区的老乡,我1978年从部队复员回乡后考入河南师范大学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大学绘画系学习;在河南省迎接全国六届美展集中优秀画稿作者的一起搞创作时候相处了个把月,他也是刚刚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分到郑州画院工作,这期间我们也经常互相观摩交流但我看他的次数多些,他当时已经学习前苏联油画家的风格,也努力地寻找着另外的油画表现形式,尽管是模仿见见到的外国画册资料的印刷效果;可这时的我们还沉湎于国内的写实套路蹩脚地涂抹着;他已经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绘画表现的探索,据说广美的一些老师反映他似乎“大逆不道”,其实,在今天看来正是他的艺术才华显露的初级。他以后逐渐地仿学法国表现派画家鲁奥的黑色大写意具有宗教性的油画风格,也许和当时的社会风气且反思苦难压抑的伤痕文学思潮有点关联,潜意识里不自觉地沉重而粗狂着浪漫,他的黑色画面在红光亮的展览中分外令人瞩目也不讨人喜欢,但是评委还是有人给予了肯定且评为三等奖,恰恰也是这时候画油画的人们都记住了段正渠,其实他的古典写实绘画也功力不差。

段  正  渠

1983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我喜欢这张照片,酷土的姿态确实朴实也大气。      

        正渠是一个真性情的画家,豪爽里也不失幽默,他天生对油画语言的个性化非常敏感,这么多年来也不断到陕北去折腾扭秧歌踩高跷看社戏喝烧酒睡窑洞哩,这做派似乎坚持自己的理想艺术“巢穴”或根据地,也许他认为把一个地方画绝、画出不同的画面效果就可以升华艺术表现的价值之想法,我们也看到了他许许多多在陕北的写生画面和依据陕北民歌的内容创作的主题性人物画,他是在写生的地貌光气变化下,按照个人对西方现代诸家风格糅合成自己的具体视觉感受。由于微信条件所限,我只好用参考微信公众号《写生啦》里他的一部分画面结合个人的一知半解而尝试着说出自己看法,(仅代表个人这个时段的看法,望正渠和他的追随者们谅解)共享之余也算学习他的一个方式吧。


'2004-俄罗斯写生(之二)-50x60cm (3)' 


'2004-俄罗斯写生(之三)-60x60cm' 

        这两幅油画写生呈现了段正渠油画也有犹豫彷徨的时刻,前一幅淡雅也平和,他对比较喜欢用线的技巧,基调的控制时也略光影的明暗并以不同的线条和黑白灰团块来构成画面的空间也典雅些许,下一幅红色的让我想起了他早期学法国画家马提斯的农村室内的写生,红色的大块或明或暗的用线切割,如果不看签名的话,还不知道是谁的装饰性写生画。这红色的气氛也具有段正渠内心不安分的艺术躁动感,他也多次地运用这样的红色手法创作写生,也许与中国民间的红色喜庆习惯有关吧。反正感官上还是不错的。


'2004-乌镇-60x73cm 布面油画

        他对光影与立体空间之概念是用线和运笔指向性塑造物象的,线把不同的客观形状切割拼凑着,平面的视觉效果偶有远近虚实的感觉。江南水乡的优雅在正渠的画笔下也似乎北方样粗爽了不少,没有鸭子和树影,画境像太空里的建筑冷寂好像少了点人气。


'2004-夕阳下的港湾-60x80cm' 

        我比较喜欢他的这样的小油画,虽然天空的黑灰色有点压抑,但是大块似乎平涂刷抹笔触让面里有微妙的虚实变化,简洁又抒情,中国画的写意美感在线的分割时具有了造型的明确,抽象的细节也对比有趣。这样的画面确实表现了他爽朗性格的一面,不拘小节而讲究细节。


'2005-2007   大黄河 170x210cm' 

        这是他惯用的浪漫手法画中原黄河岸边农民旧日生活场景的代表作,这浪漫是个人主观的诗意性煽情,是夸张的也似乎神圣,他的美感情节诸多来源于自己生活的故乡与黄土高原的情结,也许是陕北民歌听得多了,黄河民谣的余音不断地在心里环绕的潜意识发酵,可我还觉得他有受到政治宣教的熏脑意识直到现在仿佛继续,据说他每年还有去陕北采风写生的习惯,也可能他心中遗留的落后荒凉之残缺西部原野的美感不断,好像黄土高原的色调也比较适合画油画或许与某种政治宣教的阴影也因为时代和自己文化修养局部缺陷有关。其实,今天的时代已经要求文化艺术需要从中国文化历史的传统出发而继往开来,留恋西部这样的色调和以前政治因素的图像自然是一个停滞不前的现象。





'2005-南非写生(之一)50x 60cm 布面油画' 三幅


       我比较喜欢他的这些油画写生,但是,第一幅喜欢有西方画家的感觉,正渠的画面是把光影处理成线面,线的强弱变化是依据物象的主次来表达,线的色彩也是冷暖有致地平涂的色块造型也讲究边沿虚实,画面分割的大小也着意,看是粗狂其实也细微;这些风景小画确实很美。


'2005-新疆写生(之二)-60x80cm 布面油画' 


        他的写生无一例外地用小景的局部,画面切割是他的着眼点。人物虚实生动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画面的构成。画面的安静也许与年龄有关吧。


'2006 右玉2-60x80cm 布面油画'

        这是正渠惯用的表现手法,法国画家鲁奥的黑色还有依恋,也许和他秉性中的厚朴沉重有关联,秉性里的东西是天生的基因性美感,他钟情黄河的乡土苍茫似乎符合了他的秉性,但我觉的这正是他对中国文化大观有偏窄了些;另外,艺术的美感基本上大多是以愉悦的心理让人赏识,伤痕文学艺术的出现是与中国以前政宣的过分压抑有关,改革开放以来,人们以逆反的伤痕诉说式反抗过去的政宣性窒息性说教,可时间到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伤痕艺术时期,他的审美思维扬弃(我猜测)的似乎有限。 




(上)'2006-北欧写生2-60x80cm 布面油画' 

(下)'2006-凉城岱海-25.3x36.9cm' 

        上一幅是水墨般的大写意,下一幅是平静透明的水彩画,正渠是一个见景触情的画家,他没有定型地对待每一个情景,但变现符号的运用还是线面点的抽象因素地具象着,这两幅的对比非常明显。动静的处理也非常精彩。




'





      (一)'2007    古城墙     65x80cm' 

      (二)007     榆林写生   65x80cm' 

       (三)2009 边墙 60×80cm 布面油画' 

      (四)2009 右玉写生  60x80cm 布面油画'

       (五)2010 春雪   80×130cm 布面油画'

       (六)2009-远望铁山堡60x80cm 布面油画' 、

       (七)009-山道   60x80cm    布面油画' 

        (八)2009-右玉写生   60x80cm  布面油画' 


        除了第一幅的一条斜线直接把画面切割得抽象也简洁的大胆无忌和第二幅近乎抽象的黑粗团块把画面充斥得压抑中又沉寂,其它的几幅用线的对比画出了自然音符节奏感,这是不同于一些名学院人的老套技法,也不同于流行的佛洛依德式的表面变畸形。正渠在用笔方面非常讲究,他用线切割着自然地貌的大小方圆,他画面的音乐感比较明显,黑色程度的减少到必须即可。幽雅的情调抒情般表现了自然山河的渊源,苦难沉重的感觉远去,我认为这是他的艺术表现的进步也是他步入中年后对时世人生的体验和感悟。画家的画面总是无形地在述说着自己的内心,正渠也难免呀!


'2010 回望佳县80x100cm 布面油画' 

        天上地下似乎漂浮着白色碎片,让我不由得联想到塑料垃圾遍地污染的残象,正渠的画面许多这样躁动不安视觉图示,他的内心情绪里也不能不说创作有这样的美感思维潜意识。几近抽象的造型几乎难辨具象的风景标志,审美也让人模棱两可地不安。


'2010 佳芦河的桥 80×100cm 布面油画' 

       红色的基调、符号般的风景物象,抽象的整体美感还是不错,正渠是不是应该在这样的基调上有变化地发挥下去?我觉得这是一种写生性诗意型抽象油画,可他也许是偶尔玩玩而已。


'2010 佳县黄河80x100cm 布面油画' 

       这幅风景的地方佳县他去过多次,我也去过。可这样的水墨般大写意油画却是少见,也是极简的构图,黑白灰的色彩朴实又中国,可惜的是不知道这地方没去过的是否理解?绘画艺术的可理解性不能免除彻底,因为人的审美思维活动还是有他一定的实践性依据性。


'2010 -杀虎堡80x130cm 布面油画' 

        这幅又似乎白色垃圾的感觉,西部苍凉的原野寂寥无人,灰色沮丧的美感难掩抒情的笔调。


'2010 沙尘右卫 80×130cm 布面油画

        这幅画面的垃圾感依然,虽然幽雅的铁栅栏与小镇房屋的幽雅些许,但雅致的黑白灰中略有色调的描绘还是苍凉不安。



'2010 右卫南门80x130cm 布面油画' 

         这幅已经出现抽象的幽雅了,正渠的这种抽象是独一的也是他从具象客观里演绎出的,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不知他今天的兴趣还有否。

        当下的中国油画以学“佛洛依德“”起家,以貌似中国画的涂抹,以故作高深的表现,以泼皮无赖的调侃,以照片般逼真的弱智制作,以学院的老套等样式画面比比皆是。正渠却在独自的摸索,尽管还能见到些许西方现代的影子,但这是学习借鉴的过程,也必须且正常。







        以上的六幅风景又见正渠的躁动不安(我个人觉得似乎“这是一个激情又变态的时期”之社会视觉感受的显露,欣赏者自己可以琢磨,画家毕竟是以画面的造型符号来述说个人的心理感受,他不同于作家理论家的文字表达,但敏感的关心民族社会历史是一个有正直良心的艺术家必然不会躲避的事情。也许我有点牵强附会吧。),从这些小小的写生式油画风景来看,他的豪爽又激情的美感由内心澎发,糅合进 许多抽象的视觉效果,绘画里的具象不管怎么样且不管它,但真正打动人的地方是抽象往往在起着主要的调和作用,审美必须超越真实的物象,太真实的造型其实是动物性的视觉美感意识,人类之所以能够有了文明的审美能力;就在于人类能够超越真实的联想而趋于忘我的心理愉悦,一味的具象逼真是弱智的低级视觉美感,过分的抽象处理不佳时难免哲学概念的视觉堆砌段正渠的油画是具有追求个人艺术语言的同时适当地布置些抽象的笔意,避免了晦涩的视觉尴尬,也是从客观真实的物象进一步发挥着,这不能不说是他的妙处所在。他早已跳出中国几十年老套写实的伪艺术绘画的时尚,他稚拙地勤奋着,已经在当今的中国画界名气不小,但严格地用美术史的概念来套用他的作品时,我觉得他面临的是有待提高自己的民族文化修炼,作品的内涵如果在中国传统文化意义方面有所加强时,他的油画也是会更加爽美也光彩四溢。

        中国的绘画人居多不去提高文化认知的追求,他们几乎内在绘画狭窄的独一画种技法方面打转,几乎都认为油画必须到西方去认祖宗,国家画院的一些愚蠢的行为令人嗤笑,看看我们第一代油画家们(常玉、潘玉良、林风眠、赵无极等)的艺术追求便知,其实这样的盲目崇拜西方几百年前的老套绘画行为是倒退也愚蠢的美盲加史盲的真实心态。西方早在二百年前已经从东方绘画艺术中领悟到绘画艺术的表现,他们已经抛弃了自己老套的写实技法,中国的少数人也领悟到艺术表现的语言符号需要创新,需要具有民族美感的造型样式,正渠正是追求艺术语言的一个后来者,今天虽然已经名扬中国油画界了,他年龄才刚刚六十左右也不算大,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努力拔高自己的中国文化修养,创造出更纯正大美的段正渠油画来

(仅以此篇小文表示老乡的心愿,于是对中国当下油画现状的偏狭思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