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海外观测队”覆灭记

2017-09-21  QIANSHI


姚华飞

蛛丝马迹

1949年10月,在全国军民欢庆解放的日子里,上海隐蔽战线也传来了破获美国间谍威特克潜伏台案的喜讯。而就在侦破威特克案的过程中,又发现案中有案。

当时我侦察部门对美国情报机构的设施以及特工活动规律、特点都知之不多,如对威特克究竟属于哪个系统,其供认的头目汤梅之(化名斯蒂思)究竟是何许人,是否还领导了其他间谍组织等情况都还不完全清楚。因此,抓住威特克,使其供认出领导人汤梅之的线索,是推动案件发展的关键。于是,侦察部门决定重点查明汤梅之的真实姓名、身世、身份、动向,并围绕他所使用的联络点和接触关系,开展细致、周密、不露一丝疑点的侦察工作。

在市局领导的统一部署下,侦察员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跟踪追击,不漏掉任何蛛丝马迹,终于有了新的发现。他们在一份秘密账单上发现威特克同汤梅之联络的汇丰银行大楼333室的电话和邮政信箱,均为一个叫史密斯的美侨所有。

经过进一步细查,侦察员发现,史密斯是美国缅因州人,1946年以美国海军军官身份来华,曾在上海贝当路(现衡山路)841号办公,到过沈阳、长春等地,此时的公开身份是赫金公司经理,从事邮票和进出口贸易。通过让威特克辨认照片,肯定史密斯就是汤梅之。

经过进一步的侦察、跟踪发现,史密斯活动频繁,就他所涉足的场所就有20多处,接触过的社会关系也相当复杂。经过调查甄别,初步确定以下几个重点嫌疑对象、秘密场所。

休·弗朗西斯·雷德蒙,美国纽约人,1942年曾在美国伞兵部队服役,1946年来上海,在美驻华海军部门工作。当时,其办公室和宿舍均在贝当路841号,解放前夕,进入美商海宁洋行任职员,与史密斯来往非常密切。

罗金岛,史密斯的情妇。解放前曾与美国人萧地同居。萧地曾住贝当路841号,后于解放前夕离沪。他曾训练过威特克组台报务员袁兴发。袁兴发使用的一部电台就是他给的。

袁必成,成记邮票社老板。解放前夕,史密斯曾安排他去香港,邮票社业务由其小老婆汪文瑛管理。该社除为史密斯传递活动经费外,还是美国特工活动的“密点”。

其他与史密斯关系密切的,还有上海裕铿贸易公司职员罗世祥,美国阿乐满律师事务所秘书吴薇兰等。

贝当路841号究竟是个什么场所?这引起了我侦察员的密切关注。史密斯、雷德蒙、萧地等都在这个地方住过或工作过。

侦察员通过走访、调查及实地探访获知:贝当路841号曾是美国海军情报机关。又经过查阅有关档案证实,这个秘密机关属美国战略情报处,1946年改称“第44海外观测队”,这里是总部所在地。1948年底,在我人民解放军兵临江边之时,这里的特工人员开始陆续撤离大陆,在记载的官员名单中,就有史密斯和雷德蒙。不久,又从兄弟厅局转来一份“第44海外观测队”沈阳站翻译李白华自首材料,揭发间谍雷德蒙在1947年曾任沈阳站联络官,专事联络国民党军事情报机关,搜集我军和苏联情报。1948年李白华调入“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部,曾多次与雷德蒙接触,交流情报资料。

上海隐蔽战线的指战员,经过60多天连续作战,内查外调,跟踪监控,终于侦清威特克组台时的领导人史密斯和雷德蒙都是属于“第44海外观测队”谍报组织的重要情报官员。这个重大发现拓展了侦察员的视野,经研究认为,我们当下面临的任务,不只是侦破一两个敌台,抓几个间谍、特工,而是要深入侦清“第44海外观测队”的预伏组织及组成人员。因此,确立从史密斯、雷德蒙两个重点对象入手,对其联络据点及有关人员进行严密侦察、跟踪、监视,深挖潜藏的谍报人员。

为了进一步监控和密查史密斯、雷德蒙的海外关系,与敌特斗智斗勇。1949年12月,当成记邮票社女老板汪文瑛申请去香港时,为了不打草驚蛇,有关部门立即批准她去香港并暗中观察其行踪、动向。

在汪文瑛转道天津去香港途中,经过秘密检查,侦察部门发现她携带了史密斯用英文打出的密信:一封是史密斯写给汪文瑛丈夫袁必成的,内容是谈邮票生意;另一封署名汪文瑛,准备抵港后回寄上海史密斯报平安。从中可以看出史密斯继续使用成记邮票社为秘密联络点。

1950年初,我侦察人员获悉史密斯要向社会出租部分办公室。机不可失,我方决定派一名精干人员打入敌营。经研究,决定选派一名精通英语,同洋人打过交道,社会经验较丰富的侦察员,化装成外国商人,租用其办公室,创造条件接近敌人,开展直接侦察。

正当我方侦察员准备行动时,突然发现史密斯失踪了。

经多次查找守候及全方位监控跟踪,侦察员仍未发现其踪迹,过了些天,突然从香港报刊获知史密斯动向。香港报纸刊载:“美国特工史密斯从大陆上海抵港。”侦察员此刻方知,由于我们骨干力量去侦破另一个重案,而忽视了史密斯,使其逃之夭夭。也正是在这时,雷德蒙写出申请,要求离境,侦察部门暗中阻止,只准许其妻出境。这一段时间,雷德蒙不敢轻举妄动,案件没有新的进展……

跟踪追击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1950年6月,美国发动了侵朝战争。为了配合其军事行动,美情报机关和台湾国民党谍报机构加紧了勾结步伐,不断对我方派遣间谍、特工,进行潜伏、暗杀、武装袭扰等破坏活动。

与此同时,美国中央情报局企图启用“第44海外观测队”潜伏在上海的间谍组织。这年8月,间谍头目挑选了从台湾“保密局”训练班毕业的特工胡建吾,交给其潜入上海与雷德蒙单线联系的“专勤派遣”任务。

胡建吾化装成商人,乘坐客船从上海十六铺码头上岸,趁着夜色溜进了贝当路附近的秘密联络点,将一封密信当面交给雷德蒙,规定联络暗语是:“表弟,蔓莉让我来看你。”美情报头目告知胡建吾:“这次任务非常重要,决不可向任何人透露,取得雷的回信后立即返台,一定有重奖。”

9月初,胡建吾潜入上海完成任务后企图返回台湾时,被我方水上公安人员抓获。经审讯,胡建吾交代了来沪的任务和活动情况,并检获雷德蒙交给美间谍头目用英文写的密信一封,只有五个字:“谢谢,R”,下署“基督”。

胡建吾来沪被抓获,使一度因史密斯逃跑而给侦破案件带来的停滞状态有了转机。美国谍报机关迫不及待地派特工到上海来暗中联络,表明对雷德蒙的重视。综合案情分析,侦察人员断定:雷德蒙是“第44海外观测队”在上海的另一个负责人。

“必须以雷德蒙为重点,进行全面监视、控制。”

根据市局领导的指示精神,侦察员们立即进行全面侦控行动。他们对潜谍雷德蒙的特点进行分析:1.雷德蒙活动面广,交往的人多而杂;2.雷德蒙涉足的场所多,有酒吧、旅馆、饭店、咖啡馆、商行以及私人住处等40多处;3.雷德蒙交往的关系复杂,有美、英、德、奥侨民,还有无国籍的白俄,更有不少中国人,有史密斯的老关系,也有新发现的对象,更有不少“影子”人物。

“对于雷德蒙活动的场所、接触的对象,要进行全天候监控!”侦察员以实际行动落实市长陈毅、副市长潘汉年的指示、要求,全力以赴,发现一个,跟踪一个,查證一个。经过认真排查,发现梅苑咖啡馆是雷德蒙活动频繁的场所,他几乎每天必去,有时一天去几次,并在那里同一些人秘密接触会晤。

侦察员分析研究后,认为梅苑咖啡馆很可能是美谍相互秘密联络的“密点”。于是在梅苑咖啡馆周围选派精干人员,日夜监视。同时让侦察员扮成三轮车夫、修鞋工,设流动暗哨,跟踪可疑对象。侦察员还装扮成各种顾客,到咖啡馆消费,观察监控,不分昼夜,风雨无阻。

然而,如此细致、连续作战的工作,纯属外围活动。雷德蒙等人接触的对象愈来愈多,每周达数十人,有时七八天就有上百人找他,“查不胜查,控不胜控”。

为了使案件有所突破,侦察人员决定建立“内线”,打入敌巢。经请示,决定选择梅苑咖啡馆女老板潘金芝。潘金芝的丈夫是无国籍犹太人。潘金芝与雷德蒙、史密斯都有交往。有时潘金芝与雷德蒙交头接耳,行动隐秘。雷德蒙可以随意领“客人”到咖啡馆二楼“内室”。侦察员从表面观察到,潘金芝可能与雷德蒙、史密斯有秘密交易。

1951年2月初,侦察员了解到潘金芝要到杭州表兄家走亲戚,在杭州公安局的协助下,女侦察员在西子湖畔与潘金芝进行了接触交谈。

在交谈中,潘金芝承认与雷德蒙、史密斯比较熟悉,而且解放前就和他们有交往,因为是老顾客,故经常给予记账优惠,并多次偷偷为他们调换美元。随后,潘金芝还主动提供了雷德蒙和一些外国人接触交往的情况,但一再表示着实不了解他们有政治背景情况。鉴于潘金芝态度比较诚恳,且与雷德蒙关系一般,她又胆小怕事,不能建立“内线”关系。

也正是在这时,全国“镇反”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国家公安部要求上海公安机关结合“镇反”形势,侦破几起敌特案件,打击帝国主义间谍、特工的嚣张气焰。在华东公安部指导下,分析研究了当时掌握的敌特案件,认为雷德蒙案件经过一段时间侦察,已掌握了基本线索,由于威特克案件的侦破,史密斯的逃跑,必须加快雷德蒙案件侦破步伐。依据上级指示精神,要求“边逮捕,边审讯,边调查,弄清案情,逐步深入,突破一点,掌握全面”,在步骤上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查清一点,巩固一点;随时注意和挖掘暗藏的敌特,扩大战果。经请示国家公安部批准,于1951年4月27日,将美国间谍休·弗朗西斯·雷德蒙秘密逮捕。

经过突击审讯,雷德蒙对自己受美国间谍机关派遣潜伏,以侵略、破坏中国为目的,在我国境内建立间谍组织、发展特工人员、刺探我国国家机密,私藏军火等罪行供认不讳,并交代和揭发王可一、罗世祥、季有昆、倪敬忠、吴薇兰、徐斌、黄皇等间谍组织成员的潜伏任务、部分罪行……

作恶多端

休·弗朗西斯·雷德蒙,美国纽约大学夜校及芝加哥大学肄业,1942年入伍任伞兵……1946年来华在北平分站当译电员。1947年2月,东北解放战争紧张之际,雷德蒙又被调到沈阳分站工作。他以美军联络团联络员的名义,专门与国民党军事情报机构联系,逐日将所得有关我方军事情报以电报转报“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站。

1948年3月,雷德蒙因搜集军事情报以及译电工作有成效,被美军谍报组织调到上海总站工作。随之,雷德蒙被分配负责“战况总汇”编辑工作,除每天编辑公开的军事信息外,还汇编来自大陆各谍报站的军事情报,定期分别转报美国华盛顿总部、东京美国占领总部、第7舰队及美国驻华领事馆等部门。

1948年秋,“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站决定,雷德蒙因从事谍报工作成绩显著,除担任原来的职务外,另负责该站情报组情报人员的训练与派遣工作。美谍报机构让雷德蒙对上海总站另一美国间谍迈兹所领导的谍报员王可一和沈阳分站站长辛乐甫所领导的谍报员丛克中(代号“麦迪逊”)施以间谍训练,面授今后刺探情报之任务、方法及联络办法等……

雷德蒙在“密点”多次召来丛克中,经过60多天的密谋,面授机宜,并让专业谍报人员对丛克中再次秘密训练。

随后,雷德蒙命令丛克中立即返回沈阳,分手时发给这位代号“麦迪逊”的特工2500美元经费,并交给他潜伏电台,依据所谓的“博佛计划”进行间谍活动。

1948年10月,雷德蒙又通过“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站反谍组美国间谍韦德尔的关系,与原在旅顺的国民党军统特工辛祖祺取得联系。

在贝当路的密室,辛祖祺将自己搜集到的旅顺港湾地图和我军有关军事部署、设施等情报当面向雷德蒙做了汇报。雷德蒙让其小住数天,并让特工专家对其进行单项训练,如秘密拍摄、盗窃内部设施等谍报技术。同年12月,雷德蒙拨给辛祖祺特工微型照相机2个、软片6卷、活动经费750美元,命令其火速赶回旅顺,再次秘密拍摄旅顺、旅顺港湾我军海防设施、空军基地等。

1948年底到1949年初,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相继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军队主力消灭殆尽,南京、上海、武汉等国民党统治下的重要城市暴露在解放军的锋芒之下。同年春,人民解放军进逼长江,蒋家王朝面临崩溃之际,美国谍报机关远东情报负责人劳埃·乔治秘密来到上海,策谋“第44海外观测队”的应变计划。

数天后,劳埃·乔治和“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站情报组负责人柯克向雷德蒙布置了潜伏上海的4项任务:1.掌握上海王可一潜伏组,建立秘密电台;2.领导东北丛克中潜伏组;3.设法打通中国南北以及上海到台湾的交通联络线;4.在上海发展秘密情报员,在解放后继续搜集中国政治、经济、军事等情报。

柯克积极为雷德蒙活动,在上海美商海宁洋行为雷德蒙找到掩护其身份的工作,还发给雷德蒙特工活动经费10000美元。

雷德蒙接受秘密任务后,即积极落实潜伏行动计划。他供给王可一潜伏电台收发报机3台,密码本16册;督促王可一用报务员徐斌试通电台,收买吴薇兰为翻译;出资借用顶级公寓,以作潜伏活动之用。

上海解放后,雷德蒙策划与丛克中潜伏组电台恢复联系,同时将其所搜集的情报亲拟电稿,指示王可一进行通报。1949年11月,雷德蒙又派遣王可一设法建立东北至上海,上海至台湾、香港等地情报联络网。

全国解放后,雷德蒙的活动更加疯狂。美谍报机关命令雷德蒙加紧活动,但要谨慎从事。要在总部及其在香港的谍报组织统一领导下暗中活动。1950年9月到1951年1月,雷德蒙通过联络人罗世祥,向美国在香港的间谍组织报告其在沪搜集的军政情报及活动情况,并取得秘密指示及活动经费等。

助纣为虐

雷德蒙之所以能在上海滩潜伏,而且在北京、沈阳等地搜集情报,进行破坏活动,这和王可一、罗世祥、季有昆、倪敬忠、吴薇兰、徐斌、黄皇等叛国分子的行为密切相关。1954年9月13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对美国政府“第44海外观测队”间谍组织进行潜伏活动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案判决书》揭露了这些间谍的罪行:

王可一,化名何顺飞,间谍代号法名代尔,职业特工。间谍圈子内称其为“王将军”。他曾是蒋介石社会部北宁铁路工商运动指导专员,又曾在第一战区任谍报组组长,专门搜集我方军政情报。1945年,王可一开始勾结美国间谍,从事背叛祖国的活动,将其在8年中搜集的情报供给当时驻重庆的“美国战略情报局”并参加该间谍组织。1946年4月,转入天津美国间谍组织陆军战略情报处,搜集解放区的军政情报,向美间谍组织汇报。1947年5月,王可一被调到沈阳,改由美国间谍头目彭森(克立斯劳)领导。王可一在东北期间提供给美国间谍组织的情报就有276份。

1948年5月,王可一和克立劳斯一起来上海,即由“第44海外观测队”上海总站史密斯领导,后转由雷德蒙领导,继续提供情报。雷德蒙帮助王可一在上海建立潜伏组织,组员有报务员徐斌、翻译吴薇兰,同时发给一部收发报机、密码本、呼号表以及活动经费2000美元。1949年3月,王可一从雷德蒙处领到收发报机与密码本等,即与报务员徐斌一起工作,在上海解放前后仍为美特工作,进行了一系列的架台通报活动;并经常与雷德蒙联系,接受其间谍活动指令,不断供给情报。

1949年11月,王可一按雷德蒙指示潜去北京、天津,秘密刺探我方军政情报。全国解放后,王可一还死心塌地为美国间谍组织工作,为美谍报机关搜集上海大场机场修建情况、上海防空措施等30多份情报資料。在将有关情报窃取后密赴香港,向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及美国间谍约翰逊(史密斯又一化名)汇报……1950年4月王可一同雷德蒙失去联系。

王可一的妻子黄皇是王可一从事间谍活动的重要助手。从1938年起,黄皇就参加了敌特组织,先后在天津、沈阳、长春、上海等地,长期担任王可一的情报抄写员。后来,所有被我方抄获的情报底稿及地图等,几乎全是黄皇的手抄件。她一直为王可一抄写情报资料。在王可一与雷德蒙中断联系后,自己又带着情报去香港与美特接上关系,收发报机和密码本都埋藏在家中贮藏室地板底下……依据黄皇的交代,我侦察员立即前往王可一家中查找,搜出收发报机1台,密码本16册,还有密写显影药1瓶。

就在抓捕、审讯“王将军”的同时,一部分侦察员又捕获、突审美国间谍组织重要成员“方先生”。方先生就是罗世祥。经核查:罗世祥在谍报圈子内被称作“方先生”,1949年3月,他加入美国间谍组织“第44海外观测队”,奉命潜伏上海市,在我方机关内部收买公职人员,窃取刺探国家机密,并担任雷德蒙与香港之间的联络员。除为该组织隐匿电台、收藏密写显影丸及情报人员名册外,他于1949年9月及1950年10月先后收买上海海关工作人员季有昆、倪敬忠为情报员,进行背叛祖国活动。于1950年6月、8月及1951年1月、3月先后5次携带“大场机场修建情况”“上海金融动态”“镇反及参干运动情况”“东北、华北军火工业”等机密情报去香港,送交美国在香港的间谍组织,回沪后密谋在上海中苏友好协会、上海铁路管理局、上海海关及上海公安局等处发展间谍组织及策反我方空军人员,前后共领取活动经费10000美元。并在1950年8月、1951年1月两次去香港时,带回香港的美国间谍组织秘密指示及活动经费2000美元,交给雷德蒙……

罪有应得

1954年9月13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分别对8名美国间谍进行了公审、宣判。判决书说:经过详细调查和审讯,证实被告休·弗朗西斯·雷德蒙是美国间谍组织“第44海外观测队”成员,他在我国境内建立间谍组织,隐藏军火,进行间谍活动,犯有侵略中国、破坏中国人民民主事业的重大罪行。被告王可一、罗世祥、季有昆、倪敬忠、吴薇兰、徐斌、黄皇等7人参加美国间谍雷德蒙的间谍组织,从事叛国活动,连续窃取我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破坏我国人民民主事业,犯有严重的叛国罪行。

在审讯中,雷德蒙、王可一、罗世祥等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9月12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举行公审,根据各罪犯的罪行,依法判处休·弗朗西斯·雷德蒙无期徒刑;王可一死刑、立即执行;罗世祥死刑、缓期2年执行;季有昆无期徒刑;倪敬忠无期徒刑;吴薇兰有期徒刑15年;黄皇有期徒刑7年。1970年4月13日,雷蒙德在狱中自杀身亡。

〔原载《档案春秋》2017年第3期〕

    来自: QIANSHI > 《知识》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