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二两爱情 / 文件夹2 / 远征军老兵讲述:远征军两闯野人山

0 0

   

远征军老兵讲述:远征军两闯野人山

2017-09-24  来二两爱情


2
原文配图:张胜。  [保存到相册]


  阅读提示:1941年6月,日军占领越南,滇越铁路被切断;同月,苏德战争爆发,苏联援华运输中断;12月,香港陷落,其通往内地的物资补给被切断。至此,西方援华物资只能从缅甸仰光,经过惟一一条中国国际运输通道———滇缅公路辗转运到昆明。

  此时,日军矛头也直指缅甸仰光,意欲切断滇缅公路入口,从后方威胁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约10万人赴缅甸作战,组成了抗战历史上著名的“中国远征军”。

  尚未开始讲述,张胜老人57岁的女儿张淑英已经泣不成声。

  今年1月11日凌晨2时许,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前夕,88岁的张胜老人带着他无法磨灭的抗战回忆告别了人世,弥留之际,老人还念叨着,“抗战是责任!”

  8月4日,记者来到张淑英的家,由她首次向外界披露父亲的经历。

  两次“参军”

  从摊派当兵到自愿报国

  “我父亲原名叫张信,1917年生于当时的湖南省祁阳县文明铺村,因为是12月30日生的,小名叫做‘年娃子’。父亲10岁时爷爷去世了,他不得不给别人当童工养家,到了18岁被国民党当壮丁给抓了去。”说到逝去的父亲,张淑英的眼泪已经闪在眼中,“那时应该是‘七七事变’前后,家里人送他离开的时候特意帮父亲改名为‘张胜’,希望他能够早日抗战胜利归来。”

  “此后,直到1938年年末,父亲作为第19师57团2营某班班长随部队开往九江前线。”作为武汉保卫战的一部分,九江的战斗异常艰难,张淑英回忆说,“听父亲说在19师里南腔北调哪里人都有,开饭都是做两套伙食,北方人喜欢大蒜,南方人喜欢辣椒,只是没有多久战斗就失败了,几乎20多天一个师就打没了。”

  1939年初,张胜随部队退到长沙。就在这时,一位同族的堂兄张琦改变了张胜老人的命运。

  “张琦当时在孙立人任总团长的税警总团任某营长,于是我父亲就跟着他第二次‘参了军’。”张淑英说,“我父亲第一次参军是被摊派的,兄弟俩必须出一个,但是这次他却是自愿投到张琦的部队,对死亡已没有任何恐惧了。”张淑英清楚地记得父亲曾经说过的话,“我看到小日本马上就要打到家乡,国破家难保呀,抗日是青年的责任!”

  从112团2营某班的副班长,到113团机枪三连通讯班长,张胜开始了长达近3年的军事训练。

  带伤入缅

  孙立人让伤员坐汽车

  在讲述的过程中,张淑英不断重复着父亲对孙立人的景仰之情。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就读于美国西点军校的总团长在老人心中留下了崇高的影子。

  “我父亲说,孙立人总团长教导他们,‘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人在枪在’,这也成为我父亲一生的信仰。”张淑英说。

  1941年春夏之交,张胜在训练中伤了脚,行动困难。可就在这年年末,孙立人的部队被改编为新38师隶属第66军入缅抗战,一同被编为中国远征军的包括第5军、第6军共约10万人。

  “由于我父亲有脚伤,部队想留他防守独山物资山洞,但我父亲不同意。部队行军中是10多里一休息,但是我父亲伤了脚,只能走在队伍边上,没想到被孙立人总师长看见了。孙总师长说‘你来坐我的车吧’,父亲连忙说‘我不坐’,父亲是怕自己坐到车上耽误了总师长指挥战局,他自己的困难自己会克服。”

  就这样,张胜一直走到了云南边界才暂时停了下来。

  仁安羌大捷

  解救7000英军北撤

  1942年,作为先头部队,第5军200师在师长戴安澜的率领下率先到达缅甸北部城市腊戌。

  此时的缅甸,仰光陷落,英军迅速撤退绕同古城而过,往曼德勒方向逃去。日军前锋已经距离同古城不到20英里,企图一举围歼英缅军主力。1942年3月29日,在仰光以北260公里的同古(现东吁),日军第55师团23000多人与重装备还远在腊戌的戴安澜200师8000余人展开了战斗。尽管伤亡惨重,但200师仍然抵御敌人进攻十多天。

  由于担任右翼掩护的英军无故仓皇撤离,导致200师腹背受敌,此时的戴安澜宣布:“各团营进入阵地,准备战斗。本师长立遗嘱在先:如果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参谋长代之,团长战死,营长代之……以此类推,各级皆然”,准备与同古城共存亡。直到新22师救援才帮200师突出重围,历时12天的同古大战终于宣告结束。只是此时200师这支最精锐的中国部队已经伤亡过半,元气大伤。

  1942年4月3日,日机首次空袭曼德勒,炸死数百平民。12日,日军第33师团一个步兵连队穿过英印军布下的三重防线,直直插入仁安羌油田西北的滨河大桥,堵住了英缅大军的退路。孙立人率领的新38师赶赴救援。

  “当父亲随部队到了遭轰炸的曼德勒时,他对我说城市都弥散着死尸和烧焦的味道。”张淑英回忆。

  由于有7000英军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美国总指挥史迪威要求孙立人前往救援。“4月18日天还没亮,我父亲所在的部队就在仁安羌附近的阵地埋伏好了,他说地上到处都是蚊虫,但是没有一个人动一动。”张淑英说。

  当时,张胜老人作为通讯班长,负责传达营长张琦的命令,因此就在张琦的身后,但张琦起身瞭望时,被20多米外的敌人发现了,一梭子子弹打过来,张琦倒了下去,在敌人打来第二梭子子弹后,战斗正式打响,但张琦已经牺牲在战场上。

  “开战之前谁牺牲了我还清楚,等开战以后,谁死了就根本不知道了,一心只有往前冲。”张淑英向记者复述着张胜老人的话。战斗一直打了三天两夜,日军部分阵地被攻克,死里逃生的英军和记者、华侨等人安全脱险,向北撤退,部队成功完成了解救7000英军的任务后撤离战场。

  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在关键时刻拯救了英军主力免遭覆灭。孙立人因此获得英国皇室勋章一枚。

  兵困野人山

  受伤张胜奇迹走出大山

  部队胜利了,但是张胜却“冲过了头”,没有听到部队撤退的命令,最后冲进了敌人的包围圈。

  张淑英回忆说:“我父亲说他因为腿伤撤退不及被日军包围后,日军抛出了催泪瓦斯,几分钟内对面就看不见人了。”

  “因为是沿着滇缅公路撤退,所以部队走得特别快,我父亲用尿湿的毛巾堵住眼睛,但还是双眼‘失明’,喉头水肿。他自己沿大路往回走,突然路上有机枪向他扫射,我父亲就地卧倒躲过了机枪。当时他眼睛已经看不清了,也不知是谁从哪里放的枪,他趴在地上,那时正是4月份热得很,于是他就顺势滚到了路边的水沟里,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以后枪声渐息,再上路时迎面来了一辆吉普车。”

  “我父亲眼睛看不清,但是模模糊糊感觉是两个英国人把他抬上了车,受伤的父亲被送到了野战医院。”在这里,张胜和第38师、200师、22师等30多个伤号一起作为最后一批部队爬上了野人山。

  野人山是密支那以北一片未被开发的原始森林,位于缅甸最北方,再北是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由于山大林密,瘴疠横行,据说原来曾有野人出没,因此当地人将这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统称为“野人山”。战斗中受伤的戴安澜就是在这里伤重不治,几万大军由于找不到向导在大森林中迷失方向,又陷入粮食断绝的地步。

  “我父亲跟着野战医院最后进了野人山。进入野人山以后,军医开始还给父亲他们一些吃的,但后来谁都没有粮食了。我父亲的脚伤肿得老高,光着脚走在泥里,伤口都变黑了。森林里成群的蚂蟥落在他们身上,我父亲说他已经根本没有力气驱赶,只能等着喂饱了一批又一批。”说到这里,张淑英头一次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谁知因祸得福,我父亲的脚竟然因此消肿了。”

  “因为是走在最后,野菜都已经被前边的部队挖没了,与父亲一起进山的一位兄弟坚持不住自杀了,父亲也得了疟疾,发着高烧。”张淑英说,“在途中杜聿明下令杀马,但是父亲并没有分到。但像个奇迹一样,我父亲竟然在山里抓到一只鸡,就这样避免了被饿死的命运,最终走出了野人山。”

  根据战后盟军公布的资料,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的总兵力有10万人,伤亡是61000多人,其中有5万人死在了野人山。而张胜,这个伤员,竟然奇迹般走出了这里。

  大反攻

  “咬耳朵”死拼“森林之王”

  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张胜终于赶到印度兰姆迦归队了。此时,孙立人率领的新38师经过长途跋涉已经进入印度。但是由于在缅甸中、美、英联军的溃败,日军56师团沿滇缅公路快速向中国境内挺进,一直打到怒江边的惠通桥西岸。幸亏中国军队陆续赶来,没有让日军越过怒江,至此中日双方军队在怒江两岸形成对峙局面,直到两年后中国军队开始大反攻。

  1942年末,中国退到印度的部队被整编成中国驻印军,被史迪威带到印度的兰姆迦基地,张胜所在的113团是惟一着印度装的部队,装备了全套的美式装备,并接受全方位的美国式军事训练。

  1943年10月中国驻印军开始反攻,如同当年的撤退,部队首先进入的仍旧是野人山,从缅北原始丛林里开始向回打,与他们对阵的是日军精锐的第18师团,号称“森林之王”。

  在孟关战役,日18师团战败逃走,并想要在1944年3月14日开始的孟拱河谷战役中决一胜负。“当时,我父亲所在的部队与日军在孟拱展开巷战,仅火车站就打了两三次才彻底攻下,最后完全是双方肉搏。战后,我父亲去打扫战场时看到,一个战士临死时还咬着敌人的耳朵。”

  此时,密支那战役也同时打响。1944年5月,中美联军组成的突击部队秘密抵达密支那机场附近的密林中,并突然发起进攻。同时,中国驻印军乘坐滑翔机突然降临,一举拿下了防守空虚的密支那机场。此举为当时的全世界所轰动。恰好此时在孟拱河谷处战斗也有了突破,至此除少部分日军逃回密支那以外,中美联军终于在战斗中彻底打垮了日军第18师团,师团长田中新一被日本军部召回国内严加处置,日王牌第18师团等部被歼灭2万多人。

  此后,中国驻印部队由新1军扩编成两个军,即新1军和新6军。我父亲在新1军90团战炮连任上尉排长。1944年10月,反攻缅北的第二期战斗开始,中国驻印军由密支那、孟拱分两路继续向南进攻。1945年1月27日,新1军与滇西中国远征军联合攻克芒友,打通了滇缅公路。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战场上的表现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决不会亡。我父亲也终于等到了胜利,他说胜利那天,路上到处都是人们的笑脸……”说到这里,张淑英再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