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学之光闪亮于笔端 ——浅见雷州市文学作品专号《湛江文学》

 林康养诗文书画 2017-09-27

■ 作者:林康养(广东雷州)

 

今年正月初九,我参加了由湛江市文联和湛江市作协主办,雷州市文联、雷州市文化馆及雷州市作协协办,主题为“我们的中国梦——文艺进万家活动”的文学讲座时,得到一本“雷州市文学作品专号”201612月总第290期《湛江文学》。我认真地阅读了这一期刊后,便写下了如下一些浅见。

《碰撞》是莫晓鸣创作的《城市笔记》系列作品的第一百篇作品。这篇散文讲述了作者的小车被一位骑单车的女子撞出凹槽和划痕后,想跟女子要赔偿修车费,几经波折后,女子才总共赔偿了他四百五十元,还欠五十元。女子说她是个按摩女,欠着的五十元就给作者按摩一次抵还了。后来,当作者知道女子的不幸遭遇后,不但不再要女子欠下的钱,还将女子赔给他的所有钱还给了女子。这是一篇引人入胜令人十分感动的散文,也可以说是一篇散文性的情节曲折的小说。莫晓鸣是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口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他曾担任总撰稿的六集大型文献纪录片《李硕勋》,荣获中宣部授予“五个一工程奖”。他的《城市笔记》系列作品描述现代都市人生百态,反映他们的生存情景、发展希望、理想追求,构成一幅幅平凡市民的生活图腾,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时代发展脉搏。他的这些作品在报刊网站陆续发表后,引起了读者广泛关注与热烈反响,好评如潮。有一次在茶话会上,他曾说过一句让我印象十分深刻的话,他说:“我每写一篇文学作品,至少用上一个月时间”。从这句话里,我读懂了他的散文为何写得如此出色了。

《田野吹过的风》是张朝霞撰写的一篇优美散文,文中描写了她大学里的一段恋情。这段恋情恰如田野里吹过的风,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重来。张朝霞是我市现任的文联主席,系省作协会员。她平易近人,年龄又与我们相仿,因此我们都亲切地叫她“霞姐”。去年她出版了个人散文集《云舒霞卷》,《田野吹过的风》也收录在这本书里面。这本书装帧精致文字朴实感情真挚,反响不错。她曾在我们市作家微信群中引用了著名作家亦舒说过的一句话:“简单、通顺、清浅、明白的文字,透明度高,可阅性强,乃我所欲也。”我想,她也是追求如此的文学语言风格吧。

《在唐砖宋瓦时空里游走的人》是一篇纪实文学,洋洋洒洒写了近万字,作者通过采访的大量典型的素材,运用了环境描写、气氛烘托、细节刻画等技巧突出了一位全国文博系统先进工作者的邓杰昌。本文作者是我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吴森。他是省作协会员,曾出版过好几部小说剧本,影响力很大。陈吴森是一名工作繁忙的医生,他为了赶写一些人物报道,常在下午时就趁着给病人治病的空隙时间做好饭吃过饭,等到傍晚最后一个病人走后,就马上关上门诊,然后急匆匆地赶去采访,采访返家后还得认真整理,反复修改,直至深夜……他的这些“宏篇巨著”的纪实文学就是如此“炼”出来的。

《于无声处听惊雷》也是一篇纪实文学,作者是吴家栋,他这篇稿子主要讲述了画家符秉孟自学成才不平凡的人生事迹。吴家栋是一位多面手,他不但诗文好,而且书画摄影雷歌对联等领域也颇有成绩,因此,他每次撰写起有关教师、书画家、商人、雷歌手等人物纪实文学时都能得心应手,得到读者们的好评。

《乡愁不是搁浅的船》是何武豪创作的组诗,他写诗十分注重抓住“细节”的描写。如其中一首《父亲依然种地》的最后一节“偶尔用湿湿的手背/抹一下额头的汗水/眼睛与鼻腔/满是农药的味道”,这一精彩的细节让读者仿佛看到了一个农民正在辛勤耕作的生动画面。“‘细节’决定成败”,精彩的细节刻画同样是现代诗歌不可忽视的创作技巧。

当然,本期刊里面还有很多优秀的文学作品,譬如林艺的小说《走鬼吴福》、冯伟的古体诗《世相十二首》、张春生的散文《寻找秦观踪迹》、李龙的散文《苏楼巷怀古》、杨英梅的散文《情满西湖》、吴明莹的散文《荼糜花事》、吴伟兰的散文《天使身上的那束阳光》等等,于此就不再一一评说了。

本期刊物除了文学作品外,最后还有我最喜欢的版面:雷州书画作品选。文学与书画本是同源的姐妹艺术,因此,这个版面让整本刊物愈加锦上添花,成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里面选登了莫颂军、李昌梧、曾如影、莫锡宁、陈奇石、莫承远等书画家的作品,他们均为中国书协、省书协和省美协的会员,都是当今雷州书画界的佼佼者。

▲ 该文学评论发表于《湛江文学》201706月(总第29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