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药师们的下半场

2017-09-28  气纯不是...


文/六神磊磊




大宋理宗皇帝开庆元年,也就是郭襄十八岁(注:应为十六岁,原文误)遇到杨过的那一年。


那一年,裘千仞殁。


欧阳锋、洪七公,则墓木已拱。


中原武林还剩下的绝顶人物,老中新都算上,一共五位:


黄药师、杨过、郭靖、一灯、周伯通。


人们仰望他们,如望星辰。少年人以他们为榜样,默默立志,觉得大丈夫当如是。


但其实,这五位绝顶的人物,也许内心并不平静。


在别人看来,他们都毫无疑问很成功了,可他们其实各自都还面临着一些挑战,都要突破一个关卡。


换句话说,他们迎来了人生的下半场。




黄药师过气了。


这就是他面临的关卡。虽然他的江湖地位还是很崇高,但一个事实是,他不像以前那么红了。


在大宋的微信朋友圈——风陵渡客栈里,吃瓜群众们讲得最多的是小鲜肉杨过,还有大侠郭靖。没有人讲黄药师。


他失去了岛,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徒弟,失去了自己的队伍。


随着曝光率越来越低,他和“桃花岛”三个字一起,变成了一个渐渐淡薄的存在,像是一支二十年前曾经大红大紫的老摇滚乐队。


没错,他的人设依然很迷人——离经叛道,魏晋风度,但当时大家最关心的热点是和蒙古打仗,是爱国话题。黄药师没有了热度。


面对这些,他能适应吗?


要知道,对于“名”,他一直是在乎的。他曾经特别热衷华山论剑,对于“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他很看重。


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种“过气”,是黄药师面临的考验。




相比于黄药师,郭靖确实很红。


“郭大侠”义守襄阳,名满天下,简直成了爱和正义的化身,再加上“好男人”的人设,不要太完美。


但他同样面临一个人生下半场的抉择:


做一个好人,还是做一个好领袖?


如果他要继续做完美好人郭靖,就要当所谓的道德完人。比如,坚持不接纳杨过的师徒恋,继续要一掌拍死杨过。


可如果要做好领袖,就不能有过分的道德洁癖,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曹操要“唯才是举”,哪怕是“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的人,也照用不误。


以这个标准来看,在用人之际,杨过愿和谁结婚,实在只是屁大的事。可郭大侠的榆木脑袋能迈过这一关吗?


同样的,杨过也面临着类似的考验。


他也很红,甚至比郭靖还要爆红,“神雕大侠”彗星般崛起,天天霸占着热搜。


但他的少年阴影、屌丝心态,以及时刻想要向世界证明自己的臭毛病,真的治愈了吗?另外,父亲杨康这个敏感词,什么时候能脱敏?




还有周伯通,他还是见了刘瑛姑就逃跑。


他的武功练到那么高,道藏也七七八八读了那么多,看起来什么都悟透了,却不敢面对一个自己少年时伤害过的女人。


在这件事上,他甚至还不如自己的徒孙尹志平。


尹志平玷污了小龙女,最后还帮小龙女挡了一记法王的金轮,说出了一句:“弟子罪孽深重,你们千万不能难为了龙姑娘和杨过。”


人家毕竟直面了这件事,认了个账,道了个歉。比起周伯通几十年如一日的逃跑,人家反倒有担当些。


至于一灯大师,无疑已经接近是个完人。


他宽厚、慈悲,爱护小辈,99%已经是个好和尚了。


但还有1%的他仍然在做皇帝。你看他的水师都督、大将军、御林军总管、大丞相,摇身一变,成了渔樵耕读四大弟子,侍立左右,行坐不离。


他们把一灯大师仍然当皇上,叫起刘瑛姑来仍然是“主母”。刘瑛姑讽刺他说,看见你们四个,就知道皇爷是假出家。原话是:


“我道皇爷当真是看破世情,削发为僧,却原来躲在这深山之中,还是在做他的太平安乐皇帝。”


虽然刻薄,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能不能放下那最后的1%,彻底变成和尚,是一灯大师要过的最后一关。




那么,他们成功了吗?


五位高手,有没有过这最后一关,渡这最后一劫呢?


让我们直接拉倒最后,翻开《神雕侠侣》最后几章看结局:


他们成功了。虽然过程,很艰辛。


先看周伯通。他居然和以前“死也不见”的两个人——刘瑛姑、一灯,一起隐居百花谷。


他的心结打开了。练了几十年空明拳,终于空了、明了。


一灯大师住在周伯通隔壁。他的“大将军”们都不在身边了。南帝完成了最后一点蜕变。


当年,郭靖见到他的时候,还是这样的:


“神威凛凛,虽然身披袈裟,但……哪里是个皈依三宝的僧人,真是一位君临万民的皇帝。”


但眼下,他真的放下了,成了一个纯的和尚。




至于黄药师,我们来看他的一句话,就明白了他的变化:


“那日我在洞庭湖上赏月,忽听得有人中夜传呼,来访烟波钓叟,说有个甚么神雕侠,邀他赴襄阳一会。那个烟波钓叟武功不弱……”


洞庭湖上赏月——你看,他没有了桃花岛,却可以心安理得地逍遥洞庭湖。


从这话里,你可以看得出他的心态。他真的退出了江湖一线,淡泊了“名”这个字,纵情于天地之间。《射雕》里的他邪气很重,但《神雕》里的他已经不算邪了,真的成了个隐士。


后面的那几句话,更是意味深长。


黄老邪在赏月,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卒却半夜大呼小叫,来找什么“烟波钓叟”,打搅他老人家的清兴。


如果是以前的黄药师,肯定白眼一翻:他妈的,是什么人,有什么狗屁本事,敢自号“烟波钓叟”?老子我都没叫烟波钓叟。


可是如今,他可以平淡又大度地说一句:“那个烟波钓叟武功不弱”了。


这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我赏我的月,让你们去咋呼吧。




那么,郭靖和杨过呢?他们渡过了自己的最后一劫吗?


有的。也是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


襄阳城,在打了一场大胜仗之后,郭靖携着杨过之手,拿起百姓呈上来的一杯美酒,转敬杨过。


两位当世大侠倾吐肺腑……携手入城。


郭靖还提不提师徒结婚的事?杨过还怨不怨念父亲和自己小时候的遭遇?早都过去了。


度尽劫波,相逢一笑,这江湖,有更大、更要紧的事需要我们去经历。


所以,每一个高手,其实都有自己的下半场,都需要渡劫。


冲破难关,进一步飞升圆满,他们才成为了新的“五绝”——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