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霩 / 陆弃 / 你该怎么活——抑郁正摧残着我的躯体

分享

   

你该怎么活——抑郁正摧残着我的躯体

2017-09-29  馮霩


│陆弃


一方面的天才往往会被难以启齿的隐疾所折磨。我始终相信我在某些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但却不得不忽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脑壳中持续的、反复的神仙打架始终折磨着我的精神,摧残着我的躯体,让我的决心和毅力半途挫折,原本良好的计划竟也能由于一时的抑郁中断开来,以至于我至今无法提起一点活着的兴趣。在我的意识中,我的灵魂似乎被锁在密闭的环境中,闭塞、沉默、不问世事。看似看空一切,实际上却是因为我的抑郁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

最近几年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存在精神抑郁的情况,因为在许多时刻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脑壳中似乎还有另一个我存在。这个“我”经常给我带来极度负面的情绪,除了死亡就是失败,良好的计划和步骤到了这个“我”眼中,就变成了失败和挫折。而面对亲人、朋友时,这个“我”更在许多时候给我带来“死亡的痛苦”。我竟在面对亲朋时,忽然想到了他们会死。这种刹那间的意识使我对自己陌生起来,我无法控制这种恐惧、邪恶的意识,它随时都会吞噬我的灵魂。

就在我敲打这些文字时,脑壳中甚至出现幻觉,无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我始终煎熬着,多年来将自己思想中的碎碎念隐藏在我的心中。有时,我尝试着在网络上搜索解决的方法,但这些状况毫不例外的指向我很可能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看似欢乐,看似开朗,我曾经以为我走出了心灵的雾霾。如今看来,当我逐渐脱离了人群,脱离了计划时,我的脑壳又开始变得不能被自我所控制,精神上一度出现了第二意识。这种意识吞噬着我内心的激情和欢乐,使我变得沉闷、伤心。

不过二十六,死亡却始终萦绕着我的脑壳中间。我无法控制思绪,在我少年时家中亲人的离世始终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最可怕的竟是三四岁时,曾祖父去世时间的影像恍如昨日一般,始终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惧怕极了。前两个月,家中的近亲因故去世。我在殡仪馆追悼时脑壳中也曾出现许多的恍惚,让我变得更加痛苦起来。童年时曾祖父、祖父、父亲的相继离世,让我始终逃离不了“死亡”的怪圈。

我并不害怕我的死,我畏惧身边亲人的离去。外公今年91岁,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我。我的脑海中经常出现他离世时的场景,如此清晰,如此接近,让我畏惧,让我胆寒。

最近一年多,我似乎放弃了与外界的交流。除了极少数的朋友,我鲜有再去认识新的朋友。我这个年龄,正值青春年少,却已然老了。

我不知道如何解决脑壳中的另一个“我”,我只能尽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儿子的出生,使我的情况好了许多。以往的时候,我的精神经常会出现长达2、3个小时分散时间,那种无法控制自己意识的恐怖让我变得惊慌起来。

我尝试着倒推自己的生命,中国男性目前的预期生命是73岁,约有26660天。如今的我已经度过了9100多个日日夜夜,忽然想到自己仅剩17000多天可活时,不免兀自悲伤起来。我发现自己的日子过的愈来愈快,不知做了些什么,一天就在恍惚间度过了。而在睡前和醒来的时候,却是我的精神最为危险的时候,躺在床上经常会想到死亡,挥之不去,噩梦连连。

情绪的失控让我变得暴饮暴食,在抑郁的时刻我变得胖了起来。想起家中并没有一个胖人,为何自己独独胖起来时,我曾经很费解。直到最近,我方才弄懂了原来导致我出现肥胖情况的原因在于我的心智失去了控制。因为情绪的失控,让我的饮食变得极其不规律。精神分散时往往许多大量的饮食来控制自己的思绪,囫囵吞枣般的吃状让我变得胖起来。经过长达二年漫长的锻炼和意识上的绝对控制才使自己在病痛的折磨下瘦了足足40多斤。但是现在我的状况,似乎正有一种反复的可能性,因为抑郁导致的失眠,使我必须在睡前依靠大量饮食才能睡下,而这是导致复胖的最大因素之一。

精神的逐渐失控也让我逐渐游走于恶魔与天使之中,大量的阅读和自律的精神使我原本应该作为一名办事有效率,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但现在,脑壳中的另一个“我”却不停地唆使我走向灭亡的边缘。

邪恶!恐惧!

我该怎么活!

面对摧残着灵魂与躯壳的“抑郁”。

我不得不开始思考是否应该走进医院。但当我走进医院时,是否也就预示着我会成为一生的病人。

可怕极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馮霩 > 《陆弃》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