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我的《系统相对论》__李郅

2017-10-01  物理网文



《形而上的时空模型、终极假设和推论》

     
一直以来,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都是我想过N遍的问题。无论是物质以光的速度C运动,产生的运动的尺缩短,钟变慢;还是量子力学的波粒二像性;以及被他称为引力红移的现象。都再次让哲学和物理学,走到了康德的经典哲学时期,所有的哲学研究面临的那种尴尬。他所奠定的那种经典哲学的体系,成为世界哲学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它所给以我们的却是一种在思想上,技术上,人类智慧视乎已经无法逾越,从这点来讲,这种具有超越性建树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是把我们关进了他们那种完备思想体系的石门之内。
   
正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他做为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他的理论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它,却让我们这些没懂得他的人,可以应运他的结论,简便地计算出导弹,和航空飞行器的轨道及变轨问题。这就是他作为物理学家所能够给我们的。虽然他的理论的确无意间,让哲学真正迈过了,康德所建造的的经典哲学的封闭。可是也仅此而已,不光因为他不是哲学家,我不是说他没有哲学家的思维和智慧,应该说是他没有往哲学方面去发展他的理论的一贯性。
还有就是毕竟他所迈出的那一大步,把我们整个人类甩在了他的身后。废话就此打住。下面我来说的是我如何在这些诸多的现象中,理出我的时空模型,并给予形而上的推论。
    a
我的第一个假设:时间等同于空间,它们以一个系列的参数互换。
  b我的第二个假设:宇宙的系统是拟柱体,它由无数个闭合的拟柱体搅合或远离,构成时空的无限性。
  c我的第三个假设:存在负宇宙,并且它和正宇宙共同衔接成这个完备的拟柱体。
  下面我就和有志趣于我们生存的宇宙的朋友们一起来思想。其实2010年我在博客上提出这个假设的时候。只是从最简单的公式:s=u*t。着手;把时间和空间这个尺分别作为自变量,放到微积分中推导的。近日我在写一首《黑与白》的诗歌的联想中,突发地找到了更好的,更贴恰的论据。固把这个公式的推导,就放在最后仅做为个补充吧。
  a我们来看第一个假设前的半句:时间等同于空间,先不考虑速度这个量。有人一定会说:‘速度这个量才是变化的关键。’;对,他说的很对,但作为相对论的哲学思想方法来说,他就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要我说的话,爱因斯坦就是在这里和他犯了几乎是等同的错误,才把相对论最为精髓的形而上的哲学方法,局大一部分,局限在了物理学里。我们来看他说:“一个以光速运动的物体,会发生运动的尺缩短,钟变慢。”;并以他的那个著名的火车顶的实验所证明。可问题是在,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人类要达到具备的光速度C,视乎只是一个传说和童话。我们从C=S/tC为一个常量,或C1=>C=>C2的一个系列数据段),就可得到一个时间和空间相互转换的提示:ds/dt=C(假设C在同一个星云系中是一个恒量,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就可以得到时间等同于空间的假设。问题是它在什么体系中发生互换。有人会说:当然是在速度等于或接近于光速的情况下。这等于什么也没说,因为这一点爱因斯坦在他的狭义相对论中早说过了;在这里我要说的我们对于时间的概念是怎么来的,我们假设C在同一个星云系中是一个恒量,也就是说它是一个不为我们所知道的,一个绝对速度的相对性速度系列。有了这个假设的前题,我就想我们一定能达到,以光的速度来运行的问题,要不我们怎么会感知到时间这个概念呢?答案就是我们生存的相对封闭的星云系统中,相对于另一个相对封闭的星云系统,存在一个速度,这样一直到推下去,从宇宙的无限性来考虑,一定应该有一个,在它看来我们是以接近光的速度相对于它在运动的。反过来说,就是那个星云系在相对于我们达到了接近光的速度运行着,这样那个星云系的某个空间项,相对于我们就以时间的形式反馈给我们时间和空间流逝的信息。关于这一点,参看我在今年二月份发的那篇《 我的哲学形而上的命题〈时间全等于空间吗?〉》,并贴于下面方便查看:

《我的哲学形而上的命题〈时间全等于空间吗?〉》作者:李郅

 

      今天是那样的,匆忙且漫长,哲学?形而上的概念,总是那样地令人眩昏,
时间全等与空间吗?一直以来,它就象在我的身体和灵魂之中一样,难以分割
和分辨,说真的空间就像我的肉体,作为客体的单一体时,它是有限的具体。
而作为本体的遗传(给它无限的时间时)又可说是无限的。就像我们假定宇宙
起始于爆炸,且一直在爆炸的膨胀之中,我们便可以想象空间的无穷大。那时
间就像是我的灵魂,作为主体的联合之时,它是无限的集合。而作为客体的生
命(给它有限的空间时)又可说是有限的。就像我们假定宇宙毁灭于大爆炸的
膨胀的逆过程(收缩)。

     我的命题:时间是比较客体所存在空间的高一度空间在其存在空间的投影
。这一投影反映的正是其客体,无从认识的那部分自身存在另一高维度空间的
空间理念。从这个角度看,时间就是客体空间,其超维度项的空间理念。
     习惯上,我们把空间和时间分割开来,形成两个独立的概念。这样一
个认识过程,其实是对存在这一主体(世界)的抽象的认识过程,而与其存在
的本质,整一的主体,一部分在认识世界,另一部分在无从认识的世界存在着
的空间,作为时间这个表象投印回来,是完全地不同。
   
现在我说说:最先我是怎么想到时间和空间相互转换的这一宇宙模式的,前面提到过它源于我在2012428写的一首诗歌《黑于白》:
         
      
《黑与白》
作者:李郅
———————————
我是黑与白过度的颜色
在一张刻版画 构图的线条 夹缝中
我是一个灰色点
若你可以 从那一大块黑土壤里
乌蛇盘转起的视角 可以俯身下来
我就是一只野鸽子的翅膀
逐次展开光鲜的羽毛
从灰色起飞 渐变到纯白

我以一点蚕屎 守望
一线弱光的圣餐
和春风里大梦初醒的织
其实时间的模具 拓捶一个面的空间时
我是从一旁是硬木纹描绘的大地
一旁是髅空的天空 构成的崖壁上
爬上来的,刚露头的秋蝉
那一声出胎的震痛 和呐咽
抽动了画面中骨架的散塌
也络动了木核构图的中枢
和重组的年轮的指纹
一种是我的充血 和被你的麻木割一个口子
等伤口上的嫁接 长出枝叶
我就是 盛开在左边黑坳的泥土中
一朵火红的杜鹃
我的右边,是让鸟群啄空的天空
推动一朵行云,我和她飘走画面之外。

         发于:20124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921c301012oir.html

    
我的这首诗歌,看过刻板画的朋友应该是很好进入它的意境的,先不说这首诗歌对于当代中国现实社会的的反思,和那种寓意性的批判,绝望中寻求真理的一线残弱的光芒,和排比地揭露传统以及执政党的唯一性存在惯性,给予了它的如刻板画的呆板的模印形式,暨冲破这一固守的积极的抗争和最终选择飞出画面的超越的实现。整体的创作手法是以超现实的想象力,进入一个作者自己摹绘的一个刻板画的现实中,进行一系列的行为象征体验,来激发读者自己走进,恰入丰富的想象的存在中去。
   
这首诗歌最主要的贡献,是它激发了我,对于时间和空的想象力的一次重建和模拟。最明显和有创意的去实现这种时空重构的是诗中这样写到:“其实时间的模具拓捶一个面的空间时”。它暗示给我们的是:做为三维空间的版画刻板,它在拓捶那个二维的画面空间的时候,三维空间的厚度一项空间参数,以时间的形式承印给了二维空间中的存在事物。正是这一点让我写作它的时候,让两个空间存在形式相互之间进行的无数次的参照转换中,让我有了,我的时空相对论的灵感体验和实体的进展。
     

b我们来看,我的第二个假设:宇宙的系统是拟柱体,它由无数个闭合的拟柱体搅合或远离,构成时空的无限性。说到拟柱体,它让我想首先想到的是苹果和汽车内胎。我要描述就是我的前面提到的,我们存在的四维空间(三个维度的空间,和一个维度的空间变体时间),
在我们看来是空间和时间两个概念,其实在高于我们存在的五维空间里的参照物来观测,时间那个项也是空间的一个延展度。在它看来就是一个苹果到汽车轮胎的空间的星云系统的膨胀。而高于或更高于我们的存在的六维的存在则是这一膨胀到汽车轮胎模式的轮胎壁上的开孔,它是那种自封闭的孔洞,也就是宇宙中的黑洞。两个星云系统间发生的惧力的错位和震动的运动,使得空间的一项成为时间变慢的变量体验给它们之上的参照物和观测者是流逝的时间的体验。宇宙由无数个闭合的拟柱体搅合或远离,构成时空的空间和时间的无限性延展和无限性流逝的体验,同时构成无限的宇宙世界。
    c
最后我们来看,我的第三个假设:存在负宇宙,并且它和正宇宙共同衔接成这个完备的拟柱体。关于这一点实际上我在前面的各个论述中都已经谈到。我要说的是正宇宙和负宇宙衔接的这一完备的总体宇宙的拟柱体模型,它很能狗好地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这个形而上学的问题,我认为鸡和鸡蛋同时出现于正负宇宙的拟柱体的衔接处,因为在我看来那里时间和空间是一等一的,对等。固然不存在先后,之后就向鸡和鸡蛋两边延伸下去。为了更好的理解,我的宇宙模型,和它所揭示的时间于空间的对等性。我把我在2010111号发的宇宙及对灵魂存在的探讨:《我与哲学的相遇一晃二十多载》附在下面做为结尾:
   

      我与哲学的相遇一晃二十多载》


   
在陕北榆林发往西安的K8177次列车,沉稳地驶出,时钟非常精准地呈现1754分。在奇门遁甲,万物象的历法中,我不遐去推演。一直以来,我会为自我的懒惰,去加上哲学领悟的桂冠。总踏出的一步,是不得不迈步的时空环境下。所谓事急撞时。这时我已从长久的沉郁,和犹如一片尘埃相逢阴雨后,与故乡的土地粘合在一处,很象是一种胶质,和被静寂情感的同化之中稳定。因陡然的变因,惊醒。
    前程,列车将要抵达,精神割别近三十载的西北大市,西安。这个我曾经工作了几年,而后神经一直纠缠着的梦的手指,有一个男人从性和思想的同步启蒙。形成的难以言状的心理共振。我不得不觉得,每踏上这片人类五千年文明,烘热的土地,就真真确确地年轻了,一大截。这一大截就是我生命的连体婴儿。很奇怪,难以割舍,让我感觉“截”,既有空间中的一段,也有时间中的延续。
    然而一切已远,只有西安的现代化大都市,和十三朝古都的象若隐若现中,随着列车的进程,不断地,再次真实地接近我的身体。很像一个极限的表说。Lim f(t)=西安和我的真实,(t->t0,t0=2010.11.1,6:30这个数的理象。
    我进在社会之门内,常常仰望,窗户之外,八四年的云层之下,各种思想比今日西安的车,还要挤。我的世界中,伯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每一个名字就是一座不朽的建筑。像一个饿鬼啃食黑格尔《美学》,被他那句“美是理性的感性显现”。搞到走路,方向不辩。在现实与神之间徘徊到一九八六年十月初六。

我忽然在纸上写下“美:是有限趋向于无限连接的对象。既人类出生前与死亡后的反延续。”,算是有了我自己的第一个美学定义。也是我与哲学思考的第一次相逢。
    时隔二十多年,我的思想在暗箱中,遇见20101025前后,我给自己写下四个命题:

一,时间与空间架构:
二,相对论之光速因子(C):

三,灵魂存在的前题与模式:

四,宇宙边缘说,无限之定义:
   算是一直懒惰,和在虚幻的诗歌中,毫无结果的我,开始想做点实际的事。当然一切还是那么地遥远。
我这篇无庸的文字,就先谈谈我的第一个命题:时间与空间架构:
一,时间与空间架构:

唯一假说:∞              0

    ∫ f(x,y,z,t)dt=f(x,y,z,t)dt  (负宇宙)

     0               -∞

     我把它命名为无限宇宙之时间守恒。

                       

    ∫ f(x,y,z,t)dt

          0

现实宇宙中,我们把S(x,y,z,t++)抽象简化为:S(x,y,o,t++),从三维到二维。最终简化到一个点:S(0,0,0,t),此时 t ->t0.

     

 

因此我给出第二式:                   0

                 F( s,t)dt=F(s,t)dt(负宇宙)(这刚巧也有爱因斯坦的时间空间相对论的函义)

                  0               -∞

     如果S(0,0,0,t++)存在是,因粒子的不均衡性,导致引力的不均衡结合的时空弯曲所至。

     S(0,0,0,t++)是现实的S(x,y,z,t++)的某种延展。而S(x,y,0,t++)S(x,y,z,t++)的投影。

     那么 T(0,0,0,s++)存在,为时间在弯曲时的不均衡性特殊表现。

     就有T(i,j,k,s++)的时间延展。也就有Ti,j,0,S++)的理想与实验的投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