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ping / 欧洲 / 新罗马帝国的复兴:(二)君士坦丁大帝改革

0 0

   

新罗马帝国的复兴:(二)君士坦丁大帝改革

2017-10-02  h0ping

公元312年,米尔维亚桥战役前夜。君士坦丁彻夜难眠,他站在桥前,眺望星空。明天将是最后的决战,无论胜败,帝国西部都将归于一人统治。天性谨慎的君士坦丁对如此不确定的局势感到忧心忡忡。正当这时,苍茫的星空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伴随一声轰响,他看到天空出现了4个火红的十字架,还伴随着这样的字样:依靠此,汝将大获全胜。无论这个情节是真是假,不可否认的是从这一年以后,罗马帝国的历史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变化,而它的始作俑者便是君士坦丁大帝。

新罗马帝国的复兴:(二)君士坦丁大帝改革

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自上篇说到,戴克里先实行“四帝共治制”后,罗马仅维持了短暂的和平。在戴克里先退位后不久,罗马的四位皇帝便为了帝国的主导权展开了持续的内战。此时距离奥古斯都开创罗马帝国已经过去整整300年,帝国东西方经济,文化差异早已产生不可逆转的鸿沟。西部以拉丁文化为主导,除意大利本土和迦太基外,经济较落后;而东部则以希腊文化为主导,依靠东方贸易经济十分繁荣。当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发展模式的文明以政治冲突的方式在帝国内部爆发时,很多人已经绝望了,罗马帝国的分裂似乎已经不可避免。面对这种几乎无解的局面,君士坦丁给所有人带来了两个奥秘——宗教和制度。

312年,米尔维亚桥一役,君士坦丁大败对手马克森提乌斯,成为西部唯一奥古斯都。战前那4个火红的十字架,君士坦丁依旧历历在目,那是古罗马的行刑工具,也是基督徒的宗教标志。昔日面对数量越来越庞大的基督教徒,先帝戴克里先毫不犹豫展开了屠杀。但新兴的基督教面对老迈的古罗马多神教,犹如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到君士坦丁时期已成为帝国境内多数派宗教。

新罗马帝国的复兴:(二)君士坦丁大帝改革

四帝共治时期的罗马帝国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的原因,也许就是当别人看到威胁时,他确能从中看到希望。基督教唯一真神虽带有偏激冲突的一面,但其赋予的宗教凝聚力却是这个内部分歧越来越大的帝国最好的补救途径。无论民族,无论出身,信基督者皆为兄弟,这种效果无疑是所有统治者梦寐以求的。于是在公元313年,君士坦丁一纸“米兰敕令”承认了基督教的合法地位。在短短的100多年时间内迅速传播至欧洲大陆每个角落。宗教有效弥合了帝国内部的政治冲突,但罗马帝国的顽疾依旧没有解决。

正如上篇所说,元老院这种简单城邦制度造成的结果便是各地行省自行其是,发展缓慢。罗马城简单将帝国各地的税收分摊至各个包税人身上,包税人到各地行省可以以任何方式征收赋税,随后将财富与帝国分割。这种模式导致了各个行省竭泽而渔为意大利输血。到了4世纪已经难以为继。

新罗马帝国的复兴:(二)君士坦丁大帝改革

公元323年,当君士坦丁大帝击败东部奥古斯都李锡尼乌斯后,重新统一罗马帝国。为了摆脱元老院的阻挠以及帝国重心的东移,君士坦丁将首都迁移到东方的拜占庭,取名君士坦丁堡,意为君士坦丁之城。自此他规划中最重要的一环——行政改革开始了。首先他取消了戴克里先的“四帝共治制”,确立了中央政府的唯一性。紧接着,他取消了历时已久的包税人制度,将自己的亲信委任至各行省来治理,这一方面可以使各行省不用遭受政府中枢过多剥削,另一方面可以使军政分离,地方总督直接向皇帝负责,加强中央集权。至公元335年,君士坦丁大帝弥留之际,他的改革新政已在帝国有条不紊的运行了13年。事实证明,他的改革是有效并影响深远的,直到7世纪阿拉伯大征服时期前,东罗马帝国依旧是沿袭他的这套制度。

有趣的是,这位帝王在他临死之前才接受基督洗礼,他在弥留之际说出的那句“一个真神,一个皇帝” 恐怕是对这位千古一帝精彩人生最好的注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h0ping > 《欧洲》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