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江湖的大宋烟花女子 | 水浒新说

2017-10-03  茂林之家


这些流落江湖的烟花女子,本身命运悲惨,属于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值得同情。但她们如果认识一个县令之类,自己感觉颇有势力时,也会欺负人。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成云雷


《水浒传》是一部写黑社会暴力的书,其中却也写了不少流落江湖的烟花女子。

 

这么多人流落市井吃青春饭,主要与当时的城市文化有关系。那时候的城市,除了是政治、军事中心,还是经济、文化中心。


东京、大名府等繁华大都市里到处都是三瓦两舍等娱乐场所,娱乐场所少不了有人卖唱。中等城市孟州有快活林这样的地方允许过往妓女从事性产业,郓城这样的小县城有不止一座瓦子勾栏。阎婆惜勾搭上的小白脸张文远,“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分流俊俏”。


连清风寨这样的小镇,也有几座小勾栏,宋江就是在看表演的时候被刘高拿住的。



这些瓦子勾栏为各个阶层提供文化娱乐方面的消费服务,其中就包含演唱甚至色情服务。官员们或者富人们出入上述娱乐场所一方面是为了追求享乐,一方面也是为了得到升官发财必不可少的宝贵信息。

 

一般正经人家的女儿当然不愿意在这样的场所卖艺卖身。歌女们流落烟花之地往往由于家道中落。封建社会没有社会保障机制,遇到天灾人祸或突发事件家道中落是很常见的事情。

 

家道中落以后,男的沦为破落户子弟,比如年青时候的高俅,女的往往就沦落为烟花女子,如在渭州被鲁达所救的金翠莲。金翠莲原先是东京人士,同父母亲来到渭州投奔亲戚,没想到亲戚搬到南京去了,母亲在旅店里病死了,父女二人流落渭州。

 

当地的卖肉老板镇关西是个恶霸,强媒硬保,纳金翠莲为妾。按照当时的规矩,纳妾要给买身钱。镇关西在卖身契上写了3000贯,实际上分文未给,这叫做虚钱实契。


不久,镇关西把金家父女赶出去,向他们追讨根本不存在的3000贯。金老汉无计可施,只能教女儿唱些小曲儿,在渭州的小酒楼里卖唱为生,每天吃饭以外的结余都给了镇关西。鲁达就是在得知事情原委后气愤不已才拳打镇关西的。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


被宋江收留的阎婆惜,最初也是东京人氏,与父亲阎公、母亲阎婆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流落郓城县的。那么多人从首都东京出来投奔小城市的亲戚,说明当时的大城市已经人满为患,很难混碗饭吃。

 

阎婆惜的父亲阎公平昔是个有点演艺才能的人,教会女儿不少小曲儿,希望在郓城有口饭吃。但郓城毕竟是小县城,夜生活也不够丰富,所以一家人的生活很拮据。不久,阎公得传染病死掉了,阎婆母女连安葬亲人的钱都拿不出来。及时雨宋江疏财仗义,施舍了棺材,还给了10两银子让阎婆养家。

 

为了母女二人以后的生活有着落,阎婆主动找到做媒的王婆,要把女儿说给宋江做外室。宋江是场面上的人,家庭也非常殷实,阎婆惜要做明媒正娶的妻子不大可能,但是做个别宅妇从年龄相貌上说还拿得出手。阎婆惜跟了宋江,没半月之间,打扮得满头珠翠、遍体绫罗。这说明,做二奶谋生活要比自食其力容易得多。


江州宋玉莲,原来也是京师人,跟随父母亲流落到江州琵琶亭卖唱为生。戴宗邀请宋江喝酒,李逵作陪。宋玉莲来到酒桌前唱歌,希望讨些赏钱,被不解风月的李逵一指头捺倒在地。为了平息纠纷,宋江答应给二十两银子,说:“我与你二十两银子,将息女儿,日后嫁个良人,免在这里卖唱。”宋玉莲遇到宋江,可谓因祸得福。


白秀英是从东京来到郓城的歌妓,色艺双绝,在郓城期间或是歌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轰动了整个郓城。雷横出差回来,被人拉到勾栏里去听戏,坐在第一位上。以雷横都头的身份,坐在第一位上并无不可,但不巧那天身上没有带钱。


▲电影《 雷横与朱仝》中的白秀英


从书中所写来看,歌女演出不预先卖票,而是演唱中间由看客打赏。打赏一般从第一位客人给起。第一位客人不给钱是很忌讳的事情,要么是演出不精彩,要么是有意拆台,这就影响其他客人给赏钱时的心情。这些事情雷都头不是不知道,但那天偏偏不巧,钱袋不在身上。雷横不住打招呼,表示明日一并打赏,但是遭到白秀英的奚落。

 

白秀英的父亲白玉乔更是出语刻薄,说雷横要是懂得娱乐场所的规矩时,除非狗头上生角,还讽刺雷横是三家村使牛的。这种口气是很伤人的,跟现在的上海人喜欢骂人家乡下人一个腔调,总之是瞧不起人。当有人劝阻说:“使不得,这个是本县雷都头。”白玉乔骂道:“只怕是驴筋头。”

 

雷横这个都头,搁现在,相当于县里的刑侦大队长,听个戏,即使不给钱也没人敢吭声。白家父女为什么不买账,因为他们有后台。后台就是郓城县的新任知县,知县老爷在东京就与白秀英有来往,两人关系极其暧昧。


雷横不知这一层关系,动手打了白玉乔。结果被知县派人捉拿到官衙,当厅责打,还把雷横戴上枷锁在勾栏前示众。

 

这些流落江湖的烟花女子,本身命运悲惨,属于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值得同情。但她们如果认识一个县令之类,自己感觉颇有势力时,也会欺负人。阎婆惜自以为逮住了宋江勾结梁山强盗的把柄,勒索恩人宋江,结果死在宋江手里。

 

▲阎婆惜最终死在宋江手里


娼妓李睡兰是史进在东平府的老相好,宋江攻打东平府,史进主动提出做内应。吴用知道后,埋怨宋江不该让史进去,吴用对于妓院的评价是:“从来娼妓之家,迎新送旧,陷了多少好人。更兼水性无定,纵有恩情,也难出虔婆之手。”


当李睡兰表示不愿意出卖史进时,虔婆说:“我这行院人家,坑陷了千千万万的人,岂争他一个。”人性中的恶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最终,史进被捕入狱,被打得死去活来。

 

这些烟花女子的结局都不好,阎婆惜被宋江杀死,白秀英被雷横杀死,李睡兰全家死于史进之手。此外,书中被杀死的妓女还有建康府的李巧奴,她的死是因为阻止安道全上梁山。金翠莲做了赵员外的外室,宋玉莲不知所终,算是不错的结局。


与上述烟花女子相比,东京城里的花魁李师师要风光得多。李师师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当今圣上宋徽宗。除了宋徽宗,偶尔有兴致也会见见宋江之类的江湖豪客。李师师不缺钱,宋江第一次见李师师,送了100两黄金见面礼,李师师眼皮都没有抬,对她来说,钱只是一个数目而已。

 

李师师深受皇上的宠爱,她能够为燕青求得皇上亲笔手书的特赦令。李师师对于皇上的行踪也很熟悉,在招待宋江等人时说:“其实不敢相留,来日驾幸上清宫,必然不来,却请诸位到此,少叙三杯。”在李逵拳打杨太尉,放火烧了李师师家时,宋徽宗虽然受了一点惊吓,但并没有责怪,反而拨款把李师师重建了新家。


▲李师师与燕青


同样是烟花女子,白秀英被打死,李师师得到皇上的宠爱,与其素质有关。从李师师两次招待宋江等人的态度可以看出,李师师很有一点知性美女的范儿。

 

一是不谈钱,宋江接触李师师目的是为了打通与皇上之间的信息通道,李师师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时机勒索梁山好汉大发其财,但她完全不在乎。二是不仗势欺人,白秀英不过傍上区区一个县令,气焰就嚣张得不得了,李师师傍上的可是当今圣上,可她从来不拿皇帝的名头出来欺负人。三是比较幽默,打趣李逵好像是土地庙里对判官立地的小鬼,当宋江说到李逵姓李时,李师师说:“我倒不打紧,辱没了太白学士。”

 

李师师的言谈机智而又风趣幽默,显示出她具有一定的人文素养,所以当其她歌女觉得在首都谋生大不易,纷纷离开东京,流落地方时,她却能在东京如鱼得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