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错片》报刊留痕!

2017-10-04  yangyanaa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编者序:“片红”与“片蓝”都是错在选题上,二者根本无法改版重印,更不可能有正确“片红”与“片蓝”的重新面世。这正是“片红”与“片蓝”有别于其它“珍邮”的地方。由于“片红”是文革邮票,不带编号,取消发行了事。可“片蓝”就不那么容易了!编号为JP22的《中银错片》取消发行后,原邮电部领导十分尴尬,为使该编号不空缺,在万般无奈下不得不补发一枚“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邮资片,形成两个JP22。错版重号又两个选题,这在世界邮政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难怪当时包括《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在内的各大新闻媒体都纷纷报道,轰动了整个集邮界。当时的报道几乎涵盖了国内所有报纸和刊物,笔者现在还保留包括民间小报在内的近百种。其中有:《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中国消费者报》、《中国商报》、《生活时报》、《金融时报》、《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南方周末》和有关集邮的所有刊物以及后来的《国际金融报》、《中国证券报》、《中国经营报》………等。报道的题目有:“一字之差成死胎”、“一个编号两种明信片”、“珍邮家族又添新丁”等等。笔者仅在其中选出几篇,以飨读者。——赵复兴

                                             邮电部取消JP22“中银”邮资明信片发行
                                                     摘自《人民日报》90.8.26


为纪念香港中国银行大厦落成,邮电部决定于90年5月17日发行编号为JP22的“香港中银大厦落成纪念”邮资明信片一枚。但,鉴于该片英文拼写有误,邮电部决定于5月15日晚向全国邮电部门发出加急电报“全部收回”,这是新中国邮政史上纪念邮资明信片发出后又收回的第一次……。

                                                          “片红”与“片蓝”
                                                   摘自《解放军报》95.7.28


看到题目,有些同志会莫名其妙;“片红”何谓?“片蓝”怎讲?其中又有什么故事?且听我从头道来。所谓“片红”,是“祖国山河一片红”邮票的简称。提起这枚邮票,不仅集邮者如雷贯耳,不集邮的同志恐怕也听过一些传闻。翻开邮票目录,可以看到介绍“片红”的有关文字:祖国山河一片红邮票,(未发行)原定发行日期:1968.11.25,面值8分。这枚不寻常的邮票,诞生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岁月里。1968年11月25日这枚邮票开始发行,当日中国地图出版社的一个人买到邮票后,发现了一个别人很少注意到的地图画法上的疏漏,当即写信给邮电部,当时一位中央领导同志也指出了这一点。邮电部立即下令将这枚邮票停止发行并全部收回,因此在事实上,这枚邮票几乎是在开始出售的同时就被取消发行了,只有个别地方卖出了一点。据估计流传在外的有近千枚。

收藏界的规律永远是“物以稀为贵”。由于“片红”存世极少,就成了集邮者和收藏品投资者收寻的对象,也近而成了邮票拍卖会上的大牌明星。最高价达到8万多元。物虽美但价太高,惹得人空怀相思而终不可得。买不起“片红”,一些有心人便把眼光转向了“片红”的接班人——“片蓝”。所谓“片蓝”,是邮资明信片“香港中银大厦落成纪念”的别称。由于邮资图和附图都呈蓝色,集邮者就把这个蓝色的明信片呼之为“片蓝”。“片蓝”是为了纪念香港中银大厦落成而制作的,由邮票设计师吴建坤设计,原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就在发行日期临近的时候,发现明信片的英文名称出现了错误,COMPLETION(落成)写成了COMPLITION,并且HONG KONG BANK的含义也不准确,容易产生误会。鉴于此,香港有关方面明确提出,建议收回;邮电部领导做了决定:全部收回。

集邮者把“片红”和“片蓝”拉到一起,实是因为二者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设计发生了错误,都是邮电部命令取消发行、收回销毁,都是流到社会上一小部分,都是受到集邮者青睐、被官方承认的集邮品,又都创造了很高的邮市价格。不同的是,“片红”较之“片蓝”存世量更小,因而更珍贵,身价也高得多。可以肯定,“片蓝”的价格永远也赶不上“片红”,但它的增值前景同样是非常可观的。对于一般的集邮者来说,没有“片红”不要紧,弄个“片红”的接班人——“片蓝”也就足以自慰了。

                                                    【片蓝】——新中国珍邮
                                                     摘自《光明日报》96.4.24


珍邮,珍罕邮品之谓也。拥有珍邮,是集邮家收藏水平的标志,也被一些富翁视为财富和身份的象征。由于邮品设计出现问题,邮电部明令停止发行,全部收回,这在新中国的编年史上是不多见的。“苏联十月革命”、“天安门放光芒”、“世界学联大会”、“全国山河一片红”等等,都遇到了这种情况,并因而成为珍邮。如今这些珍邮的价格动辄就是几万、几十万,只有极少数有钱人有可能问津,一般人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

然而,有一种珍邮却是一般人都能买得起的,它就是“片蓝”。……“片蓝”是为了纪念建在香港的中银大厦落成而制作的,原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就在发行日邻近的时候,有人发现明信片的英文出现了错误,……含义也不准确,容易产生误会。香港有关方面明确提出,建议收回;邮电部领导决定“全部收回。“文革”以后,因设计问题而停止发行的邮品,仅有“片蓝”一例。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这枚原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的邮资明信片被明令收回,取消发行,但是回收工作不太理想。有些部门目无法纪,肆意而为,致使一些“片蓝”流进社会上。究竟流出了多少,其说不一。有说不足一万枚,有说上万枚,也有说数万枚,总之不多就是了。而中国有数百万集邮者,平均几百人才可能买到一枚。需要者众而存世者少,于是“片蓝”的身价注定要与日俱增了。少量的“片蓝”刚在邮市上露面,有些有见识的集邮者就看中了它的价值,纷纷慷慨解囊。几年来,这枚邮资面值4分,原定售价18分的“片蓝”,从几元、几十元一直涨到几百元。近来随着邮市的红火,其价格又迅速的从一个月前的400多元涨到1000元以上。据行家分析“片蓝”的价格远没有到位,升值的潜力很大。要不了多久,它很可能成倍上升,达到几千元的价位。

……有时,机遇转瞬即逝。“片蓝”为邮票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机遇,关键看你能不能抓住。1000元买一枚珍邮,无疑是值得的。即便我们无法得到别的什么珍邮,但有一枚“片蓝”也就足以引为自豪了。

                                                             错邮=珍邮?
                                                  摘自《中国集邮报》 96.5.15


珍邮是名贵而稀少的邮品。集邮的人知道,我国也有不少的珍邮。《集邮》从95年第四期开始,连续三期刊登了介绍新中国十几种珍邮的资料,笔者读后,获益不少。但由此却产生了一些疑问:邮票发行要不要遵守纪律?

追溯新中国珍邮形成的原因,不外乎有两种;一是邮品经过正式发行,但由于印量小、存世量少,而成为珍邮的,如纪94“梅兰芳的舞台艺术”邮票及小型张、文10“毛主席最新指示”等。二是邮品并未经过正式发行,在上级要求停止发行后,只是有人提前出售,回收不力、上缴不彻底,导致少量停止发行的邮票流入社会而成为珍邮的。如“蓝军邮”、“放光芒”、“全国山河一片红”、“JP22中银错片”等。可以说,这部分珍邮形成的前提是有人没有遵守邮票发行纪律,违反了规章制度,它们是畸形的“早产儿”。无意中将珍邮与违纪联系在一起,从感情上一下子难以接受,然而,这却是事实,任何人都不能否认。

其实,在邮电部门停发并回收一套邮品时,大多是在预定发行日前两三天急电通知收回的,有关人员如能认真负责的执行上级指示,及时回收和处理,是不致出现少量错邮流出的,如停发纪20“伟大的苏联十月革命三十五周年”纪念邮票时,邮电部于发行前两天通电全国;停发纪54“第五届世界学生代表大会”时提前5天急电全国;停发特15《天安门》“放光芒”时提前三天急电全国;停发“JP22中银错片”时提前两天向全国邮电部门发出加急电报。然而,由于有关人员没有严格邮票发行纪律,从而导致少量本应收回并销毁的错邮流入社会而骤然变成珍邮。就连刚刚印好,没有下发的“蓝军邮”也有少量流入社会,目前的单枚拍卖价在80万元上下,成为新中国珍邮中价格最昂贵的一枚。

                                                      投资导航—投资错票要谨慎!
                                                    摘自《中国集邮报》1998.5.13


当前,在邮市中刮起了一股炒错票的旋风,而且愈演愈烈,大有蔓延全国之势。错票投资者不管是否真有投资价值,只要看到别人在炒,就义无反顾的“跟风”,完全偏离了自己的兴趣与初衷。

错票不都具有收藏价值。只有当错票发行前后,发行当局发现错误决定收回,流入社会的邮票,因数量稀少,才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与增值可能。如“苏联十月革命”、“世界学联”、“一片红”、“中银错片”等均属此例。如果发行当局不承认,将错就错,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藏价值与很高的增值可能。

据行家们分析,这股旋风如果长期刮下去,就会走入误区,既扰乱了市场秩序,又不能各得其所,只是让炒手们从中得利。有关权威人士告诫集邮爱好者;要谨慎投资错票,不要太冒险!

                                                         新中国邮票五十年——尕丁
                                                         摘自《中国集邮报》2004.1.6


……邮电部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香港中银大厦落成纪念》邮资明信片,全套一枚。不料5月14日将此片运抵香港后,香港方面发现此明信片英文拼写有误,容易产生政治性误会,建议停止发行收回此片。当天夜里,邮电部会同中国集邮总公司及香港有关方面召开紧急会议,于次日的5月15日邮电部党组决定:全部收回已经发出去的错片,并当即向全国各省、市、区邮电部门发出加急电报。但河北、陕西、山西和新疆等省都分别卖出去几百片,整个山西省才流出200多片。但山东和四川流失比较严重,邮电部把这两省作为重点,由省市局一把手亲自层层把关,把责任落实到每一个营业员头上,提前售出一片罚款18元(售价1角8分的100倍)。到后期有的地方卖出一片就罚款1000元。为追回已发出去的错片,邮电部党组十分重视,随着对各流失地、从局长.公司经理到营业员的处罚力度及罚款数额的不断加大,有的营业员把提前售给熟人的中银片又都追要了回来。并分多次有步骤收回,力争把该片的流失缩小到最小程度。在接到电报的当时,有的省货到后还没往基层局、所分发,有的省货到达当地还没来得及取走,也有集邮总公司还没给发货或发了货还在运输途中的,这些省、市、区一片也没有流失,全部返回。有些省市的收回工作比较顺利,只有星星点点的流失。河北的唐山、承德,河南的许昌、平顶山等集邮公司货到后没有遵守邮品发行纪律,提前摆上柜台。但由于当时的邮人对邮资片还不认识,JP片作为公司滞销的搭售品,因此在接到通知时只售出一小部分。目前“中银错片”流失到社会上的约有9780枚左右。

过去国内曾出现的错版邮票均改版后重印发行。而JP22“中银错片” 被取消发行后不再重印,补发了JP22《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纪念邮资片。于是,在集邮领域形成了两种JP22邮资片,开创了新中国邮品发行的又一项新记录。“中银错片”的市场价格曾高达每片6000元,被邮商称作邮品中的“蓝宝石”。

                                                    《中银错片》投资价值析
                                                      摘自《集邮报》2000.7.2

目前大家认识的邮资明信片JP22是“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其实JP22本该属于“中银错片” 以下简称“片蓝”,皆因英文翻译不准确和概念模糊而改用“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顶替,造成了JP22有两种版本。这一改动,使“片蓝”的投资价值更加凸显。

“片蓝”流出之初,邮电部发现错误后急令全国各地收回,无奈极个别邮局提前出售而使少部分流出。目前它的流出量有国家权威人士称近一万枚和民间流传的七万多枚之说,笔者认为国家担心公布发行量小被人恶炒。“片蓝”出笼时市价每枚约18元,不到半年升值500元,那时看好它的集邮人和投资者并不多。1995年七月,笔者出差北京,看到月坛邮市每枚为420元,当即购下4枚。后经细心研究,与朋友谈起此片的投资价值,但他们认为一枚错片花420元不值。结果不出两个月,北京拍卖拍出1600元一枚。1996年3月笔者参加广州集邮博览会,笔者现场看到几位投资者见4000元一枚的“片蓝”也毫不犹豫的买,且如此大型的博览会竟然找不到20片。笔者问参加博览会的各省、市近30位集邮公司经理:贵公司可有此片?95%的经理答曰:无此片。个别有一、两枚也只是作研究用,不出售。由此可见,1991年邮电部通令全国收回时,收回率接近99%(当年邮资片的发行量大约80万左右)。至此,笔者又跟朋友谈到“片蓝” 又将会有一个较大的涨幅。1997年初,该片邮市最高升到6500元一枚,同年上海拍卖会上,每枚拍到8250元。目前“片蓝” 1600元价位是定位在7万枚左右的流失量,假如某日国家邮政局公布流出量为约一万枚时,那“片蓝”的价格该如何暴涨?虽然它的价格不能与10多万元一枚的“一片红”相比,但二者同属以千元甚至万元来计算的珍罕邮品。目前邮市清淡,它的价格已经挤掉不少水分,它的价格一直走在1980年的“猴票”前面。从该片前期的几个升幅走势看出,“片蓝”价格的涨幅并非慢牛行情,每一次升幅都是爆发式的,涨幅以100—600%的跳跃幅度上冲。为此,笔者认为投资者和集邮人尽可研究“中银错片”潜在的投资价值。

                                                                “中银错片”
                                                 人民日报主管《江南收藏》 2001.1.2

JP22《香港中银大厦落成纪念》邮资明信片,俗称“中银错片”或“片蓝”,是新中国发行邮票中为数不多的真正意义上的“珍邮”之一。由于其在1991年邮市行情中的飞升,而被人们重新认识,并在邮界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寻“错”热,成为中国邮市史上颇具代表性的一段精彩记录。

“片蓝” 原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因英文拼写有误,容易令人产生误解而被取消发行。当时有关方面对已经下发到各局的货源采取了紧急收回措施,但终因各种原因使得尚有万余枚流入社会。在对该片实施了收回措施后,其市场价格一直停留在30—50/枚之间,直到1991年邮市行情爆发,才因闪烁金光而显示出其内在潜力与价值。这只是反应出其本身一个点的表象,更重要的则是引发出了一个面的连锁反应——人们对“问题”邮品价值的重视、重新认识与追求。

有了“片蓝”的示范效应,人们开始对所发行的各种新邮实行地毯式收索,足版查找可能出现的“错邮” ,犹如大海捞针一样力图去发现“新大陆” ,从而达到“淘金”的目的。经过人们的辛勤劳动与不断 “努力”,终于“挖掘”出了下列最具代表性的“问题”邮品:J173《中国现代科学家》(二组)第三枚20分“化学工业科学家侯德榜”,主图设计中化学方程式的错误、J174《邮联三大》M中“第” 字的两种不同版式、《红军邮》不通齿版式左下角第一枚“漏色”、1998—4《中国人民警察》的6个手指等多处设计错误、大.小玫瑰片的英文拼写问题等,可谓“收获”颇丰。但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也没有一个品种能够纳入“珍邮” 的范畴。

客观的说,并不是因某个品种在设计中出现局部失误就能称之为“珍邮”的,这种评判标准在相当程度上是由发行方决定的,简单的说就是必须取得官方的认可。从上述“问题”品种实际情况来看,并非国家发行部门认可的真正意义上的“错”品,只能够属于趣味性或变体性邮品性质。事实上,人们找“错”的这种行为心态,既说明了“中银错片”强大的影响力,也揭示了人们力图通过捷径走向致富成功之路的心态。同时,也反映出了目前邮票发行存在的随意性较强的“问题”。

                                                      JP22《中银错片》“片蓝”收藏价值的论证与研究
                                                                    《中国集邮》 1999年第4期

自从早产儿JP22《中银错片》(片蓝)面世以来,我们就一直也没有停止对它的关注,由起初的三人研究小组发展到了今天的北方研究中心。关心“片蓝”的广大邮迷、专家及当年“片蓝”流失地的各集邮公司同行,还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行内权威人士都曾不遗余力地提供各种信息,有的来函来电,有的当面交流。下面,我们将把多年来调查研究的结果通过甲、乙对话的方式奉献给广大集邮爱好者、邮票收藏家以及所有对“片蓝”感兴趣的人士,以便使对“片蓝”的研究更广泛、更深入地继续下去。(对话中的甲为笔者,乙是笔者综合多位专家、权威的内部信息和他们个人的观点、看法整理的。)

  甲:“中银错片“究竟流失多少,您肯定知道了?

  乙:不到1万片,大约9780片左右吧。

  甲:可有人说流失的错片是2.7万片,民间小报《邮桥》也先后刊登过两个数字,开始是6万后来又说是7万多片,并还说有过什么文件!

  乙:那有可能,原因是《中银错片》的回收工作不是一次完成的,每个阶段都有一个数字报表并以文件形式通报。如果按《邮桥》所说的“文件”,不就等于公布发行量了吗?正是由于这些人轻信了小道消息和当初对“片蓝”流失量的错误判断,从几元、十几元到几十元一直也没敢伸手,到几百元更是怕得要死,现在已几千元也只能是望“蓝”兴叹啦!等国家一旦公布了这个数字很可能已是几万元啦。“片蓝”属JP系列,同发行量的JP片与小型张相比二者市场价格不成比例,JP邮资片在邮市中一直受着不公平的待遇,比如:发行量103万的仕女图小型张市价已达800多元,而同发行数量的JP片价格才10元左右,因此,JP22《中银错片》流失的数量要不是稀少到一定程度,仅几年时间是决不会从售价1角8分达到几千元价位的。

  甲:由于流失量的多少直接影响其价格,这也是广大邮迷最感兴趣的焦点,您能不能再详细谈谈?

  乙:JP22中银邮资片的正式发行日期是1990年5月17日,当5月14日该片运抵香港后,香港方面发现该片英文拼写有误,容易产生“误会”(政治),建议停止发行,收回此片。当天夜里,邮电部会同中国集邮总公司、香港商务印书馆和新华社驻香港分社召开紧急会议,次日凌晨也就是1990年5月15日邮电部党组决定全部收回已经发出去的错片并当即向全国各省、市、区邮电部门发出加急电报。在接到电报的当时,有的省货到后还没往基层局、所分发,有的省货已到达当地火车站行李房还没来得及取走,也有集邮总公司还没给发货或发了货还在运输途中的,这些省、市、区一片也没有流失,全部返回。有些省市的收回工作比较顺利,只有星星点点的流失。河北的唐山、承德,河南的许昌、平顶山等集邮公司货到后没有遵守邮品发行纪律,提前摆上了柜台。但由于当时的邮人对邮资片还不认识,JP片作为公司滞销的搭售品,因此在接到通知时只售出一小部分。陕西和新疆两地分别卖出几百片,整个山西省才流出200多片。流失比较严重的是山东、其次是四川。邮电部把这两省作为重点,由省市局一把手亲自层层把关,并分多次有步骤收回、力争把该片的流失缩小到最小程度,并把责任落实到每一个营业员头上,提前售出一片罚款18元(售价1角8分的100倍)。到后期有的地方卖出一片就罚款1000元。为追回已发出去的错片,邮电部党组十分重视,随着对各流失地、从局长.公司经理到营业员的处罚力度及罚款数额的不断加大,有的营业员把提前售给熟人的中银片又都追要了回来。为此事还撤职了两个县级局长和多名公司经理。。

  一枚邮资明信片,在发行日前两天各地都接到邮电部要收回的加急电报,在这种情况下还流失掉近万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没有的。而在国家处于非常时期的“一片红”年代,“一片红”是在公开发行日的当天全国已经销售了几小时后才接到停售电令的,此票才流失了3000多枚(现存世大约1500枚)。因此9780这个数字已经相当可观或者说是不可思议了,已远远超越了我们的预想。

  甲:天津《邮桥》还透露说日本邮商水原明窗预定的2万片中国方面往回追,他拒绝退货,有此事吗?

  乙:根本没有,纯属谣言。邮资票品的印制、发行,国家授权给了邮电部,每发行一种邮资票品都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国家还没发行的“国家名片”怎么可能提前卖给一个外国人?(已与总公司国际业务处核实)假如这2万片“片蓝”真的到了日本人手里,要是做起庄来可就不得了啦!

  甲:现在社会还流传说:总公司库里还留了不少“片蓝”。

  乙:这纯属乌有!由各地收回来的错片都必须重新开包清点,统一封存并在决定销毁当日启封,押到造纸厂粉碎后倒入碱池,搅成纸浆重新造纸。(销毁地点:北京以东的廊坊造纸厂)这些过程,都是在多方有关部门监督下进行的,万无一失,跟销毁人*民*币没有什么两样。国家决定销毁前,特批中国邮票博物馆存档100片作为永久性馆藏,其余全部销毁,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截留一片。当然包括该片设计人吴建坤。老吴为设计此片还专程去了香港,实地考察,倾注了不少心血,现在提起来他还很遗憾。即使是他收藏此片也不得不到邮市去高价收求。这么说吧,“片蓝”在民间交流,市场流通合法,可国家窗口售出一片都非法。

  甲:您对“片蓝”的错误性质及研究、收藏价值是怎样评价的?

  乙:至于说到“片蓝”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已不言而喻,纪念邮资明信片收回销毁这在共和国邮政史上还是第一次,其错误性质当然非同小可,并根本无法改版重印。你从建国后的几大珍邮中不难找到答案。比如《伟大的苏联十月革命》改成了《伟大的十月革命》、《世界学联》改成《国际学联》、天安门“放光芒”改成不放光芒,可它们还是原图案。这些珍邮都是同一选题、同一图案,由于错版流失稀少而骤然变成珍邮,改版后重新印刷大量发行。再有,“片红”是文革邮票,不带编号,取消发行了事,可“片蓝”就不那么容易了,编号为JP22的《中银错片》被取消发行后,邮电部领导在万般无奈下,不得不补发一种《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邮资片,形成了两个JP22。错片重号、两个选题,这在世界邮政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当然也是万不得已的。《中银错片》已是国际集邮人士追逐的对象,随着其名声的日益显赫,目前已成为国际市场上的硬通货,特别是在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美、英等华人居地。就拿日本来说,日本·98中国邮票目录中的“片蓝”由1997年的12000日元上调到1998年的57000日元,涨幅高达375%。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继续深入,经济必将再次腾飞。根据“片蓝”在邮市几次大潮中的价格表现,尤其是在国内最高拍卖竞技场上的骄人业绩,“片蓝”的知名度会越来越高,将和“片红”一样家喻户晓。随着中国1999年世界邮展的举办,以及各国邮票收藏家及大邮商的到来,它一定会有不俗的表现。

  甲:“片蓝”在1997年邮市高峰期间达到每片6700元,在97·上海国际邮票钱币博览会期间举办的大型邮品拍卖会上又以每片8250元(含佣金)成交,您不觉得它增值速度快了吗?

  乙:“片蓝”增值的速度之所以如此之快,主要原因是它的珍罕性所决定的,僧多粥少。如果没有假货冲击,其增值速度比这还要快。据我们掌握,市场上的假“片蓝”已不少于七八种版本,上海等南方沿海城市比较多,我们曾考察过上海等南方几个邮市,有的是真假掺杂着卖,有的柜台里摆的几枚“片蓝”全是假的。在月坛公园假货也曾泛滥过一时,10片、8片经常见到,最多见过一封(100片全假)。邮市自从搬迁到福尼特后,由于工商、公安加大了打假力度,情况好多了,但也没有完全杜绝。在真假掺杂、鱼目混珠,加上受东南亚经济大环境影响,价格又回落很多,有些有心人便在玻璃碴子里把“珍珠”挑出来,当然也有误把玻璃碴子当成珍珠收藏起来的,因此识别“片蓝”的真假就显得特别重要了。中国有500多个城市、2000多个县,如果平均分配,也只能是每市10片、每县2片,当然“片蓝”的区域占有性很强,主要集中在几个大中城市,海外及港澳台再流走一部分,在市场上流通的“片蓝”将越来越少见,决不能用我们目前的经济能力来衡量JP22的真正价值。在几千元时大家觉得它很贵,但当它一旦突破了万元大关,在有钱人眼里却又显得太贱了,其他珍邮都是几十万,文革邮票“大蓝天”拍卖底价就是150万,如果“片蓝”真到一万元,再涨就是一千两千的往上涨。社会上的商家大款、企业家、高级职员及海外华人,只有在它过万元后才会注意它,也只有有钱人注意它时,才是“片蓝”的快速增长期到来之日。因此,可以断定“片蓝”过了1万就奔2万走,3万、5万不是梦,低价时不多收藏几枚珍邮必将终身遗憾。

                                                               走进“片蓝” —刘格文
                                                       摘自《中国集邮》2000年.第9期


编者按:JP22“片蓝”是我国邮资片中的珍品。本刊1999年第4期曾发表赵复兴的文章《JP22“片蓝”收藏价值的论证与研究》。赵文从多方资料判断“片蓝”流出量不到1万枚。此议引起全国封片爱好者广泛讨论。为了更进一步揭开“片蓝”的庐山真面目。本刊特邀请著名邮评家、《解放军报》评论部主任刘格文就此撰写了稿件。刘文对JP22产生的背景。为什么珍贵、流出量进行了全面的阐述。特别是引用了中国集邮总公司原总经理刘殿杰和原国内业务处长杨树明提供的非常重要的数据。现发表如下。供读者参考。

邮市在1989年春天走入低潮,其后连续两年低位徘徊。集邮公司门前排队抢购邮票的人也明显减少,各种邮票统统降价,新邮多数打折。笔者手头有份剪报资料,说是1989年底,“猴票”从70元降到50元;当年发行的3枚无齿无背胶小型张“马王堆”、“孔子” 、“40年国庆” ,全部降到面值以下,分别为4.2元、2.8元、2.9元 ;美丽的“西湖”票、张 ,也像“西子蒙不洁” 一样弄得灰头土脸,但总算在面值线上维持了一点面子。第一次邮市热潮以后出现过的种种冷市特征,这时全都表露无疑。冷市是客观存在,但也不是没有一个热点。“片蓝”事件就曾在邮市“吹皱一池春水” 。

许多邮友都知道,“片蓝”又叫“中银错片”,因其邮资图和副图都呈蓝色而被称为“片蓝”,是纪念邮资片中惟一一件因设计有误而取消发行的邮品。误在何处?过去我在一些文章中是这样表述的:“在发行日期临近的时候,发现明信片的英文名称出现了错误,COMPLETION(落成)写成了COMPLITION,并且HONG KONG BANK的含义也不准确,容易产生误会。鉴于此,香港有关方面明确提出,建议收回;邮电部领导做了决定:‘全部收回’。”其他人讲到“片蓝”的时候,也大体沿用了我的这种表述。其实,这种说法不够准确。经从中国邮票博物馆查阅资料,正确的答案应当是:“香港中银大厦落成纪念”明信片有两处错误:1.Complition应为Completion 2.Bank of China Tower后应加‘,’,再加Hong Kong。片上为Hong Kong加在Bank之前,不对。要求全部收回。”正是由于上述原因,这枚原定于1990年5月17日发行的邮资明信片被明令收回,取消发行,但是回收工作不太理想。有些部门目无法纪,肆意而为,致使一些“片蓝”流进邮市。究竟流出了多少,其说不一。笔者保存着一张日历,上面说14个省市共流出76399片,其中最多的山东25510片,四川16220片,其资料来源不详。我还问过中国集邮总公司的两位权威人士,一位是原总经理刘殿杰先生,他说是一万片左右;一位是原处长杨树明先生,他说是9千多片,不到一万片。这3种说法在邮市都有拥护者,我在参与撰写《中国集邮史》时,曾专门到信息产业部文史中心查阅档案,可惜未果。既然没有找到可靠的官方文字资料,与其相信非官方印刷品上的道听途说,不如相信官方权威人士的口头证实。

在集邮史上,凡是因某种错误而取消发行的邮票,都会成为集邮者竞相追逐的“珍邮”。“片蓝”也不例外,取消发行的消息一传出,就在当时冷冰冰的邮市上点起了一把火。“片蓝”的研究与炒作,自问世至今,始终是邮市上的热点之一。1991年“邮市疯潮”中,它被炒到近千元。1997年春“邮市高烧”时,它曾涨到6000多元。是年,在上海国际邮票博览会期间举办的大型拍卖会中,它又创造了8250元价位。日本1998年出版的中国邮票目录中,把“片蓝”的价格由1997年的12000日元上调到57000日元。如今市道极度低迷,“片蓝”仍维持了1500元以上的价位。

                                                刘格文的文章有权威性吗?—上海华先生

权威是相对的,但是这篇文章的权威不小。

首先,写作者,是中国著名邮史专家,被邀请撰写中国集邮史,有丰富的史料选择和鉴别的经验,又有将军的身份。从刘文可知,当时他对片蓝早有研究,中国邮坛最早关于片蓝错在何处的说法是由他提出和被大家沿用的,同时,他又不是固步自封的人,在这篇文章里,他提出了片蓝错在何处的补充解释。所以,编辑部请他解释这个问题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名至实归。现在有人怀疑他的权威性,认为他没有看过通报原文。难道他看过就一定会象徐国忠那样解读文件,刻舟求剑?他舍弃那原先记载自己日历上的没把握的流失数值,转向两个当事主管者引证,正是一种明智和有经验,负责任的表现。

其次,提供数据者,是原主持该项工作的最高负责人,原总经理刘殿杰先生和原处长杨树明先生。在事理逻辑上,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最后的数字,而且是两个人。他们是无可替代的权威受访者。掌握第一手最机密最完整,也是最后的材料数字。按片蓝通报的规定上报要求,他们必然和必须掌握该项数字。

其三,文章组织者,是中国集邮杂志编辑部,而不是个人。他们是在有争议的情况下组织了这篇文章,不同以往的公开了材料提供者的姓名和职务,对调查文章做了按语和肯定。这无可怀疑的是要增加文章的权威性,不同于一般的个人自发投稿。应该认为,刘格文受托写的这篇文章,不是个人访谈,是一次国家行为,是最高集邮部门的一次有组织的结论性认证。

第四,可信程度最高。迄今为止,并没有人拿出比刘格文的文章,更可信的数据来。从内容上讲,一些人流行已久的七万论如前所述,是演现代版刻舟求剑,把阶段性数值当终极数值,数据缺乏可信性。综上所述,解读通报,比较两种论点,四个版本文章,我认为刘格文的文章可信度最高,权威性最强。

    来自: yangyanaa > 《集邮》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