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9,惹哭亿万中国人的纪录片又来了!

2017-10-05  蓝天碧水...

中国骄傲。

从生命中来,

到生命中去。



去年《本草中国》带来的感动,还历历在目。


作为国内首档大型中医药文化纪录片,它改变了纪录片向来“被动零点播出”的困境,闯进了一线卫视晚间920档,并取得了0.8的突出收视率,成为纪录片创下的第一个奇迹。




今年,

其制作团队趁热打铁,

拍了第二部关于本草的纪录片,

《本草中华》。

相比起第一部,

《本草中华》的烟火气更浓,

而且,直接上了一线卫视周日的黄金档,

这可是纪录片首次在黄金时段播出。



至今,

《本草中华》播了四集,

豆瓣高分8.9,

好评如潮。



全4k的画质,

随便一截都能当屏保。




结合AE动画,

介绍每种草药的药效、性能和历史,

浅显易懂地科普了中药知识。



再加上讲究的镜头,

令人回味的旁白,

一株株本草仿佛成了,

一首首沁人心脾的诗。



最为人乐道的,

还是纪录片虽然在说中药,

但不沉重、也不苦涩,

相反很温暖、很平易近人,

甚至很有烟火气。



宁夏中宁以枸杞闻名,

这里有最适合枸杞生长的土地,

也有曾发明枸杞新品种的张佐汉。

因为张佐汉,

我们才有今天又大又饱满的枸杞。



当年的张佐汉,被人称作“傻子”,因为在抗战时期,他守住了新品种,却落魄不堪;


现在他的儿子张维忠,也在种植枸杞,父子俩的名字,虽都被记入了当地枸杞纪念馆,但张维忠干活,还是坚持亲力亲为。



别人问他:

“如果人们忘记了你,

你会难受吗?”

张维忠轻轻一笑:

“农民嘛,忘记就忘记,

只要记得枸杞就行。”



温和,内敛,不张扬,

中国人的性格就像本草,

虽药性缓慢,

但静水流深,

一代传至一代。



闻名遐迩的少林黑玉续断膏,需要108味药熬制。自从被师父选为熬膏主理后,释延柏的内心,就起了波澜。


释延柏以为,只要把药材准备好,等师父一声令下,就可以开始熬制。


师父摇一摇头,要熬好膏药,一分在药内,九层在药外,太看重结果,反而熬不出好药。



“药本身就是快乐的,

以快乐的心态去投入,

就会有快乐的结果。”

世人皆言良药苦,

不过是心态问题。



采人参的药农,

会在找到人参后埋下浆果,不放绝山;

渔民们打捞起一筐海参,

只留下5年以上的,

剩下全部放回;

这是中国人世代相传的智慧。



云南新嫁娘,

会亲制一坛由酸变甜的梅子送给婆家,

意味着女孩子从青涩变成熟;



阿拉善的母亲,

带着一份精心熬煮的苁蓉羊肉粥,

穿越一望无际的沙漠,

给准备高考的儿子送去······



每一段平凡的故事,

都有本草的参与,

它们就像一个媒介,

寄托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本草中华》背后的主创,

都是85后年轻人。

有颜值,有才华,

重要的是,有吃苦精神。



“本草中华”四字由国药大师金世元题写

金世元兼任本片学术总顾问


在本草系列之前,

国内没有很好的中医药节目,

大多只是养生访谈。

这些节目,

受众面仅限于中老年人。

所以,制作团队希望拍一部,

让年轻人都爱看的中医药纪录片。



立项一通过,

所有人就开始准备,

买书,借书,

办公室堆满了一本本厚厚的巨著,

简直要变成小资料库。

一天不停地打电话,

把拍摄需要的信息整理成表格。

到最后完成,

这表格里有上千条信息。



一切准备就绪,

总导演孙虹,

带着大伙儿开始翻山越岭。



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

横穿30多个省市和地区,

上下跨越5000米海拔。



在比拉萨海拔还高的那曲,

克服了要命的高原反应,

在钟乳石岩洞里,

栓着简单的绳索,

拍摄药农绝壁采燕窝。



在百年难得一遇的酷暑里,

为了拍摄出好画面,

团队只好慢慢等待,

最终差不多都中暑倒下。



即使到了大连6月的海里,

海水依旧寒冷彻骨,

摄影师也要跟着捞海参的人,

一起潜入海中······



虽然整个过程荆棘满布,

但一想到经历了最美的风景,

触摸到大地的生命,

心胸就变得开阔起来。



就在这份情怀的支撑下,

他们翻山越岭,遍识百草,

为我们对话,

千年来那些疗愈生命的,

中国智慧。



从《本草中国》到《本草中华》,

从山南到水北,

从草原到大漠,

从大都市到小乡村。




纪录片不只在讲述本草的故事,

更想要呈现生命的另一种形式:

不管世界脚步如何变化,

这片大地上,

总有一群人、一些生命,

依着自己的规律,

花开四季,春夏秋冬。


《相传》预告片



《本草中华》宣传片


草木境界,

亦是人生修为。


总有一个人在坚守,

总有一件事要完成。

茫茫人海,

匠心之城。

不喧哗,自有声。

不喧哗,自有声。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任编辑: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李浩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