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V的力量:大唐诗人的艰难求名路

2017-10-07  老刘tdrhg
历史的八卦 2017-10-06

有时候,怀才比怀孕还难,时间虽然久了,但是没有个引产的人,还真不好生出来。

要不然,怎么能够说,这世界“到处都是有才华的穷人”?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虽然从隋朝开始,中国就开始了通过考试选拔人才之路,但是有时候,辛辛苦苦寒窗几十年,还不如有人简简单单给你美言两三句。

大唐盛世,“到处都是有才华的诗人”,再有才华的人,没有大V的赏识和引荐,通往人生巅峰的道路一样艰难。

毕竟,命运不会简单的通过一场考试来定成败。

否则这些如今震铄古今、千古名扬的大唐诗人大咖们,也不用如此委曲求全,想通过大V的力量,来闯出人生的阳光大道了。

白居易:长安米贵,居住不易。

少年的白居易第一次来到京城长安,带着自己的作品去拜会当时的京城名流大咖顾况,顾况看着一个毛头小伙子,很不以为然,当他看到诗稿的名字写着“白居易”,就开玩笑的说:长安米贵,居住不易。

可是等他读到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句子时,马上连声叫好,并说:“好诗!好食!有这么好的文采,要在长安居住又有什么难呢?

此后,顾况便经常向别人谈起白居易的诗才,盛加夸赞,白居易的诗名也就从此传开了。

小白同学就这样,通过在大V的面前,成功的完成了一次面试,不仅保住了自己的名字,还扬显了自己的名声。

李白:拍马屁也能如此清丽脱俗

另一位诗界翘楚李白同学,也是通过自己超凡脱俗的实力,得到了许多达官贵人引荐,最后还直接到了唐明皇御前,给杨贵妃专职写诗。三首醉后即兴而就的《清平调》,而今读来,依然朗朗上口,一时极致。

而他在向众多当时大V自我推荐的过程中,最让人津津热道的,莫过于《与韩荆州书》。当年他逛到襄阳的时候,直接给地方长官荆州大咖韩朝宗写了一封自荐信,向他引荐了自己。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文章开篇,李白就给韩朝宗一顶大大的高帽,说他有周公吐哺之风,去他家作客就好像登龙门一般,进去一个样,出来一个样。

然后又说自己十五岁就开始仗剑走天涯,三十岁的时候写了很多的文章。

十五六年来,走过了很多的路,从陇西流落到楚汉,又从楚汉奔波到长安;

看过很多的风景,什么难于登天的蜀道啊,彩云之间的白帝城啊,相看两不厌的敬亭山啊,从九天飞落而来的庐山瀑布啊,在许多的路,许多的桥,许多的亭子画壁,还留下了署名的作品,写了洒脱飘逸的文章;

也见过很多的人,远到地方诸侯,近到朝廷卿相,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跟岑夫子、丹丘生喝过酒,与东岩子谈过经论过道,和孟浩然聊过理想讲过人生,也曾救了受困的郭子仪,拜访了舞剑的公孙娘,顺道跟杜甫组了个“李杜”的诗社组合,又跟贺知章、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等7个人组了个喝酒的伙伴群,群名就叫“饮中八仙”……

这封自荐信,写得气势雄壮,不仅介绍自己的经历、才能和气节,还表现了李白同学长的不高却心雄万丈的气概,满腹的才学,浪漫的人生主义思想,以及“平交王侯”的性格,和“谈笑安黎元”、“终与安社稷”的理想。

这是千百年来自荐信第一的范本。

一千年多年后,扬州城的千古第一小混混,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深得李白的精髓的韦小宝同学,为了拜心中仰慕已久的英雄陈近南为师,逢人便用“平生不见陈近南,识遍英雄也枉然”做开头语,到处宣传,终于拜得名师,开启了黑白两道都混的开吃得香的江湖生活。

这跟“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真是有异曲同工之效。

贾岛:假装在大V面前推敲一下

要是没有熟人引荐,不好直接去他家敲门;然后性子又内向,不好意思写个自荐信,或者怕大咖家里自荐信太多箩筐,不知道自己的能不能送到他眼前,怎么办?

没关系,苦吟派诗人贾岛同学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只要你有才华,就能够让大V成为你的好朋友。

话说贾岛同学初到长安,第一次打算参加科举考试,苦于人生地不熟,于是打听了长安市长韩愈先生的日程安排,骑上自己的小毛炉,带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题李凝幽居》,乘着韩市长快路过某人多地段的时候,假装思索,误闯了有专车开道的官道。

然后又假装不知不觉地,就骑着毛驴闯进了大官韩愈的仪仗队。

士兵们纷纷紧张,以为有人要冲撞市长,于是贾岛同学被推下了小毛炉,搜了身,带到了领导的面前。

韩愈问贾岛为什么闯进自己的仪仗队。贾岛就把自己做的那首诗念给韩愈听,说其中有一句“僧推夜下门”,拿定不住注意,是要用“推”好,还是用“敲”好。

这韩愈市长作为唐宋八大家之首,文起八代之衰,诗词文章无所不能,一听有个小嫩葱在写文章的时候遇到困难,就像周瑜听到了曲误,忍不住要回个头,入了套路。

韩市长站在车上思索了一会,就对贾岛说:“我看还是用‘敲’好,即使是在夜深人静,拜访友人,还敲门代表你是一个有礼貌的人!而且一个‘敲’字,使夜静更深之时,多了几分声响。再说,读起来也响亮些”。

贾岛听了连连点头感谢,不住称赞,并表示这篇文章多亏了市长的点播,马上表示要落两个人的款。

因此闯了仪仗队的贾岛不仅没有受罚,而且还跟韩愈大师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而推敲这一故事已经人们传播起来,贾岛没几天,也就成了长安城的新名人。

陈子昂:来一场说摔就摔的瑶琴表演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陈子昂同学,刚到长安城的时候,是“前不见门路,后不见关系”,已经参加了两次笔试,但是因为没有人引荐,所以默默无闻不为人知。

好在,子昂同学是一个轻财好施,慷慨任侠的人。

最重要的是,和贾岛同学比起来,虽然同样没有门路没有关系,但是子昂同学家里却有钱。

所以他决定来一场说买就买的人生

整好这天,子昂同学闷头走在长安街上,准备来一场不买对的只买贵的游行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原来有个老者在卖古琴,老者售价百万,琴是好琴,贵是好贵,周边只有看的,没有买的。

子昂同学挤进人群,看着跟自己一样找不到买家的珍品瑶琴,毫不犹豫就买买买。

买完琴,看着围观人群准备一哄而散,子昂同学便简单做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多少也是一个懂得音乐的人,虽然弹不了嵇康的《广陵散》,但是来个《高山流水》、《梅花三弄》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大家明天有空,可以到宣阳里他住的地方听琴。

陈子昂高价买琴,又要现场开演奏会的消息于是不胫而走。

第二天,果然宣阳弄里宾客满座,酒酣耳热之际,陈子昂手捧新琴,说到:“虽然我陈子昂没有二谢(谢眺,谢灵运)、渊明之才,却有屈(原)、贾(谊)之志,从蜀地到京城,带了上百卷轴的诗文,在长安城往来奔走,到处呈现,竟然没有人知道。”

“弹琴,虽然是我擅长的;其实作诗,才是我的拿手绝活。弹琴恐怕要污大家的尊耳,还是来几篇作品,来养养大家的眼吧”。

于是子昂同学又来了一场说摔就摔的人生

摔碎瑶琴之后,子昂同学将自己的诗文遍赠宾客。

大家都觉得好神奇,议论纷纷,感觉这位说买就买,说摔就摔的陈同学,很是有性格。

有性格的人,作品应该也会不同反响。

于是现场争相传诵。

正好这时候京兆司功,也就是京兆府负责人事管理的官王适读到了他的文章,惊叹的说:“此人必为海内文宗矣!”

于是一时帝京斐然瞩目,连武则天都惊动了。

所以这又是一场说转变就转变的人生。

从此陈子昂诗名满京华。

王维:为了出名我也是拼了

但有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伯乐都愿意无私的帮助千里马。

前面说的几位同学,虽然付出了一些艰辛,但毕竟,命运还是自己的,付出的,还是可承受范围之内的。

可有时候,为了出名,也得付出一些代价。

譬如有“诗佛”之称的王维。

十五岁那年,王维离开家乡来到长安;十七岁,就写出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佳句;少年成名的他并不急着参加科举,因为当时的皇族诸王都爱好文艺,特别欣赏年轻人的才华,对待王维这样的年轻人,他们都是“虚左以迎”,把最好的位置给他留着。

十九岁那年,王维在长安就试吏部,结果落-第-了

原来大V也分三五九等。

能钦定科举名次的人,除了当朝的皇帝李隆基,还有他的亲姐姐玉真公主。

一个表面出了家入了道的金枝玉叶,内里却喜欢少年才俊的公主。

据说连李白这样的名人都免不了寄居过她家。

一心想要拿第一的王维同学很不甘心,于是便想搭上玉真公主这条线。好在他是王侯府上的常客。

于是借助歧王李范的引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写出朝气蓬勃、富有青春旋律《少年行》的行走少年王维,通过一首自创琵琶曲《郁轮袍》,轻轻松松的就让玉真公主倾倒。

于是公主稍稍的给主考官一点暗示,还没考试就给自己的情歌王子预定了状元的座次。

二十一岁那年,王维顺理成章地中了状元。

孟浩然:有大V推荐也不一定成功

以一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名传千古的孟浩然,因为自己在艺术上有独特的造诣和高尚的品格,所以像张九龄、李白、王维、张说、韩朝宗等人都交往很好。唐玄宗也很早就听说了孟浩然的才名,于是召见了他。

可惜孟浩然临场面试没有发挥好。当着当朝天子的面,念了一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让唐明皇很没有面子。

“是你不来找我,不然我怎么会放弃你”。唐明皇李隆基的这一句话,直接灭了孟浩然一生的仕途大道。

纠结郁闷的孟浩然为此低落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干脆就放弃了入仕这一想法。

“没了就没了吧”。孟浩然于是专情与山水田园之中。即使后来他与曹三御史泛舟太湖,曹三御史打算推荐他,也被他作诗婉言谢绝。

再后来韩朝宗先向其他高官宣扬他的才华,再和他约好日子带他去向那些人推荐。可是到了约定的日子,孟浩然却整好和一群好友喝酒谈诗话人生,正到酣劲之时,有人提醒他与韩公的约会。孟浩然却说,我已喝了酒了,身心快乐,哪管其它事情。

于是这位被李白痴念一生,又与王维合称为“王孟”CP组合,甚至后来还被苏东坡、陆游、杨万里等当成是学习模范与榜样的一代诗人大咖,就在田园与山水之中,写写诗,喝喝酒,谈谈人生之中,度过了一生。


PS:图片来源网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