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史上有名难伺候的皇帝雍正为何独宠汉族大臣张廷玉?

 边疆奇遇 2017-10-07

三 雍正御下的温厚和刻薄

雍正用人的重要标志之一即是忠诚可靠,在他面前耍花样的,往往被揭穿,被冷嘲热讽,不再重用。雍正说有人攻击他“权术御下”,他解释说:“君臣之间惟以推诚为贵,朕与卿等共勉之。”然而在他看来,所有的人都要在其掌控之内,稍有不效忠,则用权杖打击。

情商极高、心思又细的雍正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尽管是一国之主,有时却能放下架子像朋友一样和臣工们沟通,经常给臣下及家属赏赐医药。在臣下的请安折上,他用非常亲切温和的口气批写道:“朕躬安,尔好吗?”或“朕躬甚安,尔可好?”在山西巡抚诺珉的请安折上写道:“朕躬甚安,尔好么?新年大喜!蒙天地神佛保佑,尔之合省雨水调匀,粮食大收,军民安乐,万事如意!”

给两江总督的折子里,雍正说:“送一匣清茶房干果与尔,怎比得上尔南省的果子呢?再,干羊绒朕食其味甚美,一并赏送于尔。”不但赏赐东西,顺便还开了一个玩笑,雍正的洒脱风趣一目了然。

此外,雍正劝诫官员不要喝酒,告诫说:“若奉此旨后仍不戒酒,则辜负圣恩,成为无用之辈。”知道大臣鄂尔泰总是熬夜工作时,放心不下,让人传话说:凡夜晚办事最是伤人,务教他(鄂尔泰)善体朕谕,以仰副垂注至意。都统苏丹在军营因潮湿导致伤口复发,雍正在谕旨表示非常揪心:“尔之年岁已非如此奋勉之年龄,尔所作所想,朕实是赞许而同情……尔如此赤胆忠心……必受苍天眷爱而好转。著好生调养身体,努力为朕多效力几年。”雍正帝通过如此温暖的话语与臣下互动,确取得了非常大的效果,以至雍正去世后,一些老臣想起旧事,依旧感动得热泪盈眶。

温情脉脉外,当然也有暴躁和辱骂。

面对庞大的官员队伍,素质、能力、人品良莠不齐,雍正脾气本就暴躁,对臣下要求极高,对有失误而又让他不满意的官员动辄痛骂讥讽,轻则斥之为糊涂、无知、可厌,重则骂为不是人,死人、狗,平素修为的风度荡然无存。有时遇到看不起的臣下,就要讽刺一番,在给佟吉图的谕旨里这样嘲弄他说:“知人则哲,为帝其难之。朕这样平常皇帝,如何用得起你这样人!”在给胡凤翚的批示中写道:“多赏你些,好为你夤缘钻刺打点之用。”

雍正为人极其聪明,有的大臣和他玩文字游戏,未尝不被他揭露,并能迅速指出要害。他非常厌恶臣下阿谀奉承之言,同时,如果有的人过分在他面前表现卑躬屈膝,自轻自贱,会让他非常反感。江西布政使李兰在无关紧要的事情后面写到“皇上洪福”,雍正朱批说:“朕深厌此种虚文。”福建布政使赵国麟总是强调自己“一得之愚”,雍正恰恰看出他的虚伪:“你写自己愚蠢的字太多了,我岂能把一个愚蠢的人安排到藩司岗位?”

有一次,热河总管奏报发放官兵钱粮,雍正怪他们不体谅自己日理万机,赶上心情不好,朱批道:“此乃报部之事,何须折奏……尔等空闲,无聊一奏,竟不顾朕日理万机,何有闲暇阅览尔等无用之文,纯属一群不如畜牲之辈。”荆州将军吴纳哈报销修缮坍塌城墙费用过于琐碎,雍正看得心烦,批道:“此等未成之事,何以渎奏,为尔之差事,而不顾朕有无空暇,毫无体谅之心,此乃何臣之道?真是老糊涂了!”

说俏皮话,挖苦讥讽,说反话,戏弄人,在雍正与臣下互动环节屡见不鲜。兵部右侍郎奏请修复堤坝,雍正认为他办事心思不纯,想在工程款中贪污,故而讽刺说:“大买卖来了,偿还之份力图加倍索取。倘不足,朕再遣数名妥靠富人给尔。”

陕西旱情严重,按过去传统,地方官员一律斋戒祈雨,西安将军常色礼却在斋戒之日吃食祭肉,为大家当成笑话。传到雍正这里。雍正于是忍不住大骂:“尔想尔是什么东西……原系巧诈巨奸不体面之奴才也!”觉得没骂过瘾,又在常色礼奏折中一句“奴才常色礼今年六十八岁”旁边批写“比去岁之增加一岁”,加以调侃。在“奴才若有巧诈不诚心之处”朱批:“竟不知自己行为之非是也,可惜朕教诲之心。不如畜生!现在世上未有。”

雍正极好面子,也要求臣下顾全脸面,因为他们的使用都是雍正的意图,如“朕之脸面乃尔之性命,是否好自为之,或行不是,全在于尔”。

在左都御史尹泰的几份奏折上,雍正骂人以至到了这种地步:“尹泰,尔以前干什么来着,该死的老畜牲!”,“放老狗屁”。责骂臣工来自于传统帝制对臣下的不尊重,同时也体现了雍正感情直率、爱恨分明的一面。

雍正自诩“朕非庸懦无能主”,算是自己中允定位,他又说:“朕就是这样汉子”,可见一种洒脱和坦率。尽管死后背负重大争议,但不能否认,他是批写奏折最勤、最多、最生动,接见各级官员最勤、最认真的皇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