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的最高境界

2017-10-07  丁丁塔塔...




诗人有很多种,但有一种诗人很特别——做手术的诗人。


他们把别人写的诗,拿过来,放在手术台上,观摩一番,然后戴上口罩,拿起工具,开始整容。


他们整容出来的诗,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



剥皮诗,是一种仿造诗,就是新酒装旧瓶,嫩草喂老牛。它的最大特点是,在原诗的基础上,只做一点小小的整容,就焕发出大大的活力。


剥皮诗较早出现在唐代,唐人张怀庆被称作“活剥张昌龄,生吞郭正一”,这也是成语“生吞活剥”的由来。


剥皮诗一般有几种形式,第一种是加字,加在句尾或者句首。


清朝有个人叫王老五,这个王老五没有钻石,只能考取功名,可惜他是个只知道1 1=3的学渣。在考场上,面对800字高考作文题,他只会全部选C。尿急之下,他就在试卷上胡乱写了首打油诗:




阅卷老师一看乐了,直接把王者荣耀挂机,兴奋地提笔在每句诗后各添两个字:



一个幽默老先生的形象立现。区区八个字,严肃地指正了王老五的问题——没有寒窗苦读,也温馨地给出了解决办法——给老婆跪键盘。


大汉奸汪精卫也被剥过皮。


年轻时的汪精卫其实还是个美貌的小鲜肉、激进的革命领袖,不顾危险去刺杀清朝摄政王载沣。失败被捕后,曾写诗表达从容就义的决心:



后来小汪长成老汪,成了日本人的汪汪。诗人陈剑魂恨不打一处来,一边咬着牙一边切着齿,把他那首诗剥了皮,在每句诗的前面加上两字:



汪精卫气得用小拳拳锤自己胸口,然后派人把陈剑魂“销毁”暗杀了。


不过谈到剥皮,有一首诗是绕不过去的。这首诗深得历代诗人喜爱,总是拿它剥皮,几乎从外套到内裤都被剥光了。


它就是宋代汪洙的《四喜》诗,描绘人生四大乐事:



明朝有人觉得还不过瘾,将《四喜》诗改为:



八个字,把四喜写成了大四喜,让大三元和十三幺自叹不如。

 

但是隔壁老王告诉我们,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悲剧才是常态。后来一位落榜秀才在此诗上再做文章,在每句结尾加上两字,瞬间就成了《四悲》:



此诗情节跌宕起伏,结局出人意料,又揭示出人生虚无的本质,让人读完不禁哆嗦后又抖几下。


根据能量守恒定理,有正就有负,有男就有女,有凸就有凹,因此有加字诗肯定就有减字诗。

 

我们都熟悉杜牧的《清明》:



后人觉得这首诗啰嗦,就减成三言诗:



节奏一下子明快起来,从摇头晃脑的唐诗变成了戴着大金链的rap。


还有些剥皮诗完全不输原诗,仅仅改动几个字,就把原诗拍死在沙滩上。


我们都会背诵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清制规定童子试除笔试外,还要“当堂提复”——相当于面试。某人年近半百,还在为童子试“拼搏”,他担心面试通不过,就剃掉胡须,戴上鸭舌帽,还搞了一个hellokitty的刺青,假装自己是年轻人,结果仍被淘汰。朋友写诗嘲笑他:



可以说是非常友尽了。


不过,真正将剥皮诗修炼到惨无人寰境界的,还是当代草根诗人们。他们大开脑洞,手起刀落,对古诗来了一场颠覆性整容。


比如



淳朴的男女之爱立刻浮上眼前,也让人非常好奇摸裤裆之后发生的革命性事件。


和前面这首描述男女之爱进行时的《静液思》不同,下面这首丝毫不露剥皮痕迹让你怀疑原诗就是如此的剥皮诗则描述了过去时,体现了男主人公矢志不渝的奋斗精神,也警醒世人补肾的重要性。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男女之爱。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狗,单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狗。于是就有了下面这篇:



描绘出情人节和七夕节时,单身狗们的真实心理状态。又暗合原诗的题目《清明》,表达了每一条单身狗想死的心。


教育领域也加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剥皮运动中,比如这首《教室铭》:



现实主义力作,用白描的手法,描摹了当代天之骄子的叫花子状态。


工人阶级也不甘示弱。



控诉了这个在金钱至上的社会,商场无情,人间无爱。


如果读完这些,你觉得不过如此,那么最后,请允许我祭出以下这首最经典的改写自《逍遥游》的《宵夜游》,它几乎代表了当代剥皮诗的最高境界,相信可以直抵你灵魂深处:



好的,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你睡吧,我去吃夜宵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