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啥也不缺,就缺体面

2017-10-09  cpx106502


文/牛皮明明



国庆长假,好比一张不体面的众生图。


景区内外仍垃圾,攀爬文物,对“严禁烟火”标识置若罔闻依然吞云吐雾,衣冠不整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如厕不讲卫生甚至随地大小便,见缝插针左挤右挤不排队……

 

国庆到处都很挤。我同事去了一趟杭州西湖,回来大呼:差别没被挤进西湖!

 

上海的人往别处跑,别处的人却往上海跑。


中心地带的地铁,高峰期挤得像是千层卷饼。


我好哥们来看我,我打了电话,半天没接。终于等他呼我了,他嚷嚷:我刚在地铁上被夹着,手机都掏不出来。

 

上海的外滩更是挤得水泄不通,随便拍张照片都是大合影。


我那天带着朋友去逛,在地铁二号线出口,见一个老奶奶挑着一担橘子在人群中卖。


有几个网红打扮的姑娘在拍照,扭腰扭跨,摆姿势动作太多,不小心撞到了老奶奶,一担橘子全给滚了出去。

 

姑娘嘟嘟嚷嚷,拿着自拍杆赶紧走了。周边的人,怕踩到橘子都闪到一边去了。

 

老奶奶一个人趴下去捡橘子,光鲜亮丽的人们匆匆走过。

 

人群里有一个孩子跪在地上,用小手兜着,边捡边喊:都别挤,踩着人家橘子了!


匆匆路过的都是大人,竟没有一个孩子体面!




我有一次在大理,走到青石板街上,老远听见有人在弹吉他唱歌,围了一圈人。


朋友说,大理流浪歌手三千,不稀奇的。


出于好奇,我还是走过去看了看。发现这个中年歌手,别人弹唱是用手弹吉他,而他是没有手的。一双手臂,从肩部就齐根截肢了。

 

他是靠一双脚在弹吉他的!

 

他衣着普通,坐在角落的一个高脚木凳子上,吉他放在地上,他左脚按弦,右脚拨弦,微微闭着眼睛,正在唱一首《一生所爱》。

 

歌声轻缓而深情,用脚弹起来的吉他流畅动听。


并不宽敞的街角,围着有上百人,大家都安静地听他弹琴唱歌。


在歌手的琴盒里,已经放满了零钱。观众陆陆续续朝歌手的琴盒放一些钱。

 

我的朋友听着歌,眼泪都要下来了,摇着我的胳膊说这真比《中国好声音》好听了一百倍啊。

 

后来才知道,这个歌手小时候调皮被高压电电伤,双臂截肢了,从山东来到大理流浪。他没有手臂,谋生自然比常人艰难。


可是他说:我就是要不偷不抢,要靠自己本事活下来。


他刚学弹琴的时候,其他歌手都笑他:哥们别逗了,你手都没有,弹什么吉他?难道用脚弹啊?


可他说:对,我就用脚弹。 


可以想象,他刚开始用脚学琴比常人难一万倍。脚比起手来说,在弦上笨拙一万倍,可他就拼了命学。一天24小时,他练20个小时,练得脚经常抽筋。


我常常去听他弹琴,他都专注地在琴弦上跳舞。在我眼前,这根本不是一个残疾人,而是靠自己本事谋生,活得无比体面的人、无比干净的人。


这个世界有些人,哪怕生活再苦再难,他们也决不乞怜,决不把自己的脸放下来,而是靠自己的劳动,无比体面地活着。

(图片来自网络)



去年到青海湖旅行,认识了一个司机。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是每天都穿着干净整洁的西装衬衫,永远提前10分钟到门口等候客人。


车子每天擦,座套每天换,车上免费提供垃圾袋、矿泉水、湿纸巾和睡觉盖的薄毯。


他甚至自带一个单反相机,默默拍下客人观景时的背影或远景,离别时一一送给客人。所有坐过他车的人,都非常尊重他。

 

以前理发时,碰到一个发型师,收费比大部分人贵,但是绝不提议让你染发或烫发,也绝不向客人推销任何东西。


他的理由是:第一,用最简单的方式能让客人满意才算手艺;第二,我是剪发的,不是推销的。这位从不推销的发型师,有很多老主顾。

 

家里装修时认识一个木匠。


他做活极慢,而且对我所想出来的所有省事又提速的主意都嗤之以鼻。


虽然我订的两件东西并不贵重,但是量尺寸时他亲自来,为的是“看看你家的壁纸究竟是啥颜色,用这个木料行不行”,送货时他也亲自带着徒弟来,生怕安放得不合适。


发现我准备放的位置不合他意,他焦虑得要命。等家具放好了,他抚摸着光滑的木板,满眼爱意。那一幕,我很难忘。

 

这个世界一些人总会全情投入自己的职业,哪怕是一个别人根本不在意的细节,他们也绝不含糊。对自己无比苛刻,不苟且、不应付、不模糊。只为照顾自己这个职业的体面。


这样的体面的人应该受到尊重!




河南省一位93岁的王大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志愿军,做过老鼠药,当过工人拾过荒。晚年时候,儿女们嫌弃他,只知道跟他要钱,却不愿意供养他。

 

70多岁的时候,他给家里留了一封信去了北京。


一个美术老师给他介绍了一份人体模特的工作。


从此,老人家为学油画的学生当人体模特。


根据裸露部位不同,王大爷得到的报酬也不同:


如果学生只画脸,一天大约是60元;如果被要求裸露上半身,一天大约是80元;要是被要求裸露全身,一天大约可以得到100元。

 

早上六点多,王大爷穿上深绿色的军上衣,戴上帽子,挎了一个黑色的单肩包,迎着初升的太阳就出门。


买几个包子,喝碗豆浆,到了教室,根据老师的要求摆好姿势,脱衣后还先跟学生唠两分钟的嗑,让学生们别紧张,好好画。

 

别看当人体模特简单,这也是技术活,四五个小时坐着不能乱动,王大爷堪称雕像,往往结束的时候,腿都麻了,要揉半天才能走路。


他去过的学院,学生们都说,王大爷是自己见过最尽职的人体模特。

 

可是王大爷的女儿却骂父亲:你一把老骨头,还在外面卖肉,丢人啊,你还是赶紧滚回老家吧!

 

老人说:怕什么,人生来就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人世的。我是做模特,是正经职业,又不是干见不得人的事。我自己给自己养老,有什么丢人的!

 

老人做了20多年的人体模特,现在93岁了,留着大长胡子,还把胡子扎成鞭子。


他虽然活得不富足,却无比体面。

 

中国有许多人穿的看上去很体面,可是那只是价格上的体面,精神世界却荒芜沉沦。


像王大爷那样的人,即使拥有的不多,却用勇气和生活的态度告诉世人,什么是真正的体面。




1966年,丰子恺便成了上海市十大重点批斗对象之一。


年近7旬的他,批斗和游街是每日的功课。批斗完,丰子恺坐26路公交车回家,胸口挂的“牛鬼蛇神”标志牌不准摘下。

 

车上人都围着起哄,朝他扔烂菜叶和臭鸡蛋,高喊“打倒他”。


可他也不在意,一个人扶着车栏杆,站得笔直,眼睛望着窗外。


后来批斗越来越狠,有人把刚出锅的热浆糊倒在他的背上,贴上大字报,用皮鞭抽他,从街头一直抽到街尾,丰子恺终痛得走不动路,捡了一根树枝当拐杖拄着回家。

 

回家时,家人看见悲愤不已,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不是照样回来喝酒了吗?他们要看我懦夫的样子,我偏不给他们看,把酒斟满一点,我就更要活得精神!

 

他到农村劳动改造,住处是四面透风的牛棚,在床上的草枕边上,还有一堆没融化的积雪。


女儿丰一吟去看望他,见到他白发苍苍,头发又长又乱,胸前挂着一个蛇皮袋,站在寒风飕飕的地里摘棉花。

 

女儿看着直流眼泪。丰子恺对女儿说:地当床,天当被,还有一河浜的洗脸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即使身在苦难之中,丰子恺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对抗着薄情世界。


如今看来,丰子恺活得体面极了。


真正的体面,是不屈从,不惧怕。即使外界把你击垮,自己也努力着让自己不倒下,世界再污浊不堪,也决不作践自己,决不把自己的脸弄脏。


 


被称为清华四大导师之一的王国维,终身留辫子。一次夫人给他洗头时问他: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留着这个东西做什么?

 

他扭头敲着拐杖回答:形式上的辫子容易剪掉,可精神上的却哪里那么容易。


是的,国人的体面从来都不在一根可有可无的辫子上,而是在内心和行为上,真正具备了自我修正的能力。

 

因为对时代失落,1927年6月2日,王国维一头扎进了昆明湖,留下一份简单的遗书,开头16个字似乎说明死因: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苏格拉底临终时说:此刻,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去处更好,只有神知道。

 

这就是体面,体面就是无论别人是否像墙头草一样,随风倒来倒去,我偏要恪守自己内心的信念,弄脏了我的体面,毋宁死。


王国维以死,维护了作为一个真正士人的气节,代表了中国学者不降其志,不辱其命的精神。他用死保全自己的人格,也保存了中国士人最后的体面。

 

这样的体面人可能从此再也没有了。

 

2016年9月16日,乔任梁事件发生了,很多人最关心的不是逝者,而是SM,偌大中国,没有一个人去照顾死者的尊严,照顾死者最后的体面。


2017年9月6日,陕西孕妇跳楼事件发生了,大家最关心的不是事件真相,而是手撕渣男。无数搅浑水的人,自己连事实都没搞清楚,就煽动是非。


像是瓜分人血馒头一般,抢流量,博噱头。闲言碎语处处透着看戏的卑劣。却少有人心平气和地,不带偏见的还原一件事情的真相。

 

放眼望去,这个时代龌龊人很多,体面的人太少


真正的体面,并非你穿着锦衣华衫,住着别墅开着豪车。而是你为人正直,不卑不亢,干干净净的赚钱,而不是油腻不堪,污浊不堪,内心荒芜不堪。许多不体面的人的样子,真的很丑!

 

有人会说,要什么体面?体面值几个钱。我讨厌这种说法,体面在我看来是比“得到了什么”更重要。


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要适应这个社会。那么,你可以转身就走!


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呼风唤雨的能力,但是体面是自己的,不摧眉折腰,不随波逐流,不为自己因为鸡贼得来的蝇头小利洋洋得意,坚守底线,做一个真正内心体面的人。那么世界就会越来越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