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网文 / 量子 / 赵鱼广__评郭光灿量子力学二次革命

0 0

   

赵鱼广__评郭光灿量子力学二次革命

2017-10-09  物理网文

-----丘空间精准量子力学二次革命(下)


赵鱼广  葛代序

 

序次性就是负熵。乱序也被称为熵。例如自然数的1、2、3、4……是一种“编码”,但它同时也存在序“熵”,这和时间的起源一样。肖钦羡拿“以太起伏”创生万事万物,但只用50%的正负以太起伏。其实对应最基础物理、数学原理的数字“0”,推演的正负对相加等于0的“量子起伏”,所有的自然数数目、实数数目、虚数数目的50%正负配对,都是等于0的。这就会出现乱序的“熵流”。因为具体联系到生命元素碳核和氧核的卡西米尔效应平板间的量子起伏,出现何种数目的50%大小正负配对的“量子起伏”,也与碳核和氧核外层的原子电子轨道回旋的电子数目有关,这是上帝的方程式分配的熵程。

另外还有如何解决类似太阳光球的气体只有五六千度,而它的日冕顶层的温度远超过200万度问题?因为这不完全是绕磁场线回旋的入射离子流,就能传递给日冕太阳风顶层磁场的能量。这也类似形成黑洞视界周围,有一圈高能粒子组成的火墙。反之,如对星球间的里奇张量收缩效应,发出的引力介子是分成经典的光速传输和量子信息隐形虚数超光速传输两部分,这把回旋被绕的星球也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对着回旋的卫星,类似属韦尔张量的牛顿引力是经典的光速传输;另一半是背着回旋的卫星,由于里奇张量整体收缩效应,逼迫这一半需要量子信息隐形传输的虚数超光速引力介子,两半收缩才能同步。这里有个疑问:小小的回旋卫星,何来对大的星球发出如此R_uv里奇张量大的收缩作用力?如果把卫星回旋轨道圈层,类比黑洞高能粒子火墙视界、太阳光球太阳风日冕顶层高温视界,这里比下面星球的能量是如此的低,用什么原理才能统一解释这两种相反的现象?仍然是编码,而且是双曲线的宇宙量子编码。

因为类似太阳风中的某种带电粒子(氦离子)携带的编码“信息”,就在指令要组织这一圈火墙,即信息并不等于物质,信息守恒并不等于物质守恒。信息守恒是在“质”上,而不是在“量”上。如指令组织200万度的火墙的信息,与指令组织200千度的火墙的信息,其信息指令的数字是一样多,携带指令信息的物质的质与量同与不同,都不影响这两种信息指令执行效果有差异。这里提出了量子A和B纠缠所组成系统,还有与量子信息隐形传输X之前的信息编码以及其指令有纠缠,例如A和B即使是中国人,但并不一定懂汉字或汉字信息的指令内容。为了在火墙视界两边实现A和B以及X组成的量子纠缠隐形传输系统不产生信息丢失,破解的“密码”除了超光速是虚数在点内空间全息外,还有类似对偶性、互补原理、超对称性和卡-丘空间翻转虫洞等原因。

例如,在化学元素碳核或氧核的卡西米尔效应平板间,所有自然数数目、实数数目、虚数数目的50%正负配对,可等于0的“量子起伏”出现相互纠缠的总概率数设为6,当一方为2时,另一方必然4。类似的,当测量一个处于纠缠态的“量子起伏”的属性时,这个测量同时也确定了它的同伴的属性,纠缠是一对一的。这里有必要简介化学元素原子结构统一发送,超光速和量子信息隐形传输两大难题的量子色动化学知识:真空中两块平行金属板之间存在某种吸引力,这种吸引力被称为卡西米尔力。把原子核里的质子,按卡西米平板效应的系列化,解密碳和氧离子的量子信息原理,是因为它能够以一种通过同位素质谱仪以及严格的色谱-质谱联用的检测结果的方式,测量到这类弱力能源反应的起伏。把氧核类比相当于卡西米尔平板,氧核的8个质子构成的立方体,类似形成3对卡西米尔平板效应。从普通的化学反应到核化学反应,都是以元素周期表中元素原子的原子核所含的质子数,可分和不可分的变化来决定的,但都不讲大尺度结构部分子无标度性实在的量子色动化学。

然而即使把质子和中子等粒子都看成是“平等的人”,但在结构的代表性上,类似社会结构中领导和其他成员,编码是不同的。卡西米尔力进到原子核,如果质子数不是一个简单的强力系统,而是有很多起伏,也就能把“碳核”包含的相当于卡西米尔力平板的“量子色动几何”科学“细节”设计出来。因为氧核的8个质子构成的立方体,形成3对卡西米尔平板效应,这种“量子色动几何”效应是元素周期表中其他任何元素原子的原子核所含的质子数的“自然数”不能比拟的。这其中的道理是:形成一个最简单的平面需要3个点或4个点,即3个点构成一个三角形平面,4个点构成一个正方形平面。卡西米尔效应需要两片平行的平板,三角形平板就需要6个点,这类似碳基。正方形平板就需要8个点,这类似氧基。如果把这些“点”看成是“质子数”,6个质子虽然比8个质子用得少,但比较量子卡西米尔力效应,8个质子点的立方体是上下、左右、前后,可平行形成3对卡西米尔平板效应,即它是不论方位的。而6个质子点的三角形连接的五面立体,只有一对平板是平行的。这种量子色动化学能源器参加到原子核里的量子波动起伏“游戏”,会加强质子结构的量子卡西米尔力效应。由此这种几何结构,就有量子色动化学的内源性和外源性之分。

原子轨道核外电子回旋的韦尔张量效应的量子信息隐形传输,与核内量子起伏质子卡西米尔效应产生负能量的超光速发射,两者本末出候天衣无缝的结合,成为量子力学二次革命的先声。这种量子编码解释了自然的很多秘密。当然量子卡西米尔平板间的韦尔张量收缩效应,与量子回旋间被绕离子核非定域性的里奇张量收缩效应,两者的引力量子信息隐形传输机制和本质是不同的,但又是统一的。原子模型中由原子核内质子量子色动化学构成的卡西米尔平板间的量子起伏,产生的收缩效应引力,这是属于负能量的作用力,发出的引力介子只能属于虚数超光速粒子。编码能统一光速和超光速,以及统一物质和场的粒子与熵流。肖钦羡先生是用“以太和熵”共同编码,统一的原子轨道视界上下能级电子跃迁、太阳风能级视界上下日冕和日冕雨运动,地球大气圈视界云层和云雨上下运动。

这里,量子起伏影响的核内质子量子色动化学卡西米尔平板间收缩效应,类似电报编码老式发报机。这种泛化,联系人体眼睛视网膜、耳朵耳膜和薄薄树叶外表有两面,也具有类似的量子“编码”效应。再把量子编码泛化联系序列熵,其实“信息”是超越物质和能量具有统一功能的。

因为从非物质的语言编码,到物质的基本粒子的量子三旋编码,万事万物虽然是各种各样的“编码”,但类似编码对同一个人,既可以是普通人也可以是领袖。其实基本粒子里面,类似中微子、希格斯粒子,也不是直接测到的,而是通过理论既定计算和相关粒子的能量及属性反映符合才测量到的,所以所谓的“引力子”还没有检测到,只是个认识问题。里奇张量既然把“引力子”分为光速部分和虚数超光速部分,这使光子和中微子在某种意义上也能执行引力经典光速的传输功能,在编码的意义上也可变为经典的量子引力子。

从非物质到有物质的统一,量子三旋编码意义上的成功,是1967年高能物理SLAC-MIT实验,比约肯发现“标度无关性”规律后,已能说明类似时间、空间、物质、质量、运动、惯性、引力、能量等自然现象,在进入人的大脑或电脑一类机器网络里,是一种类似符号动力学的编程编码结构,与哲学对应的这些概念也是“标度无关性”的。但正是从经典的符号动力学的编程编码结构出发,延伸到最深层次的弦圈三旋符号动力学的编程编码,这对应自然发生的协调机制,有统一基础结构类似人体中定位系统网格细胞一样。这在人们进行的物理精准数学测量中,时间、空间、物质、质量、运动、惯性、引力、能量等,已都不是普世性,而是本地性的。如计量一块石头的物质,我们称的是重量。同一种东西和用同一种秤,在地球不同的经纬度秤量是不同的。这就是自然科学的本地性。这里自然和哲学同一需要引进不同重力加速度进行计算,这对应自然发生的类似定位系统的位置细胞,是普世性发生的科学空间位置。

肖钦羡先生的“以太及熵论”解释太阳光球的气体温度低,日冕顶层的温度高的原因,他根据热力学二定律熵传,用原子轨道电子能级跃迁类比:离太阳中心越近,其空间熵越小,能级越高。离太阳中心越远,其空间熵越大,能级越低。所以当系统熵从小变大熵增时,系统会放出能量;气体元素从离太阳中心近的空间,运动到离太阳中心较远的空间中就会放出能量。即每个气体元素的以太熵值都会从小变大;太阳能是太阳内部的气体在熵作用下,从高能级跃迁到低能级而放出能量,如原子理论中电子从高能级跃迁到低能级可以放出能量一样。对于体积膨大的恒星,能够通过它体内的气体元素能级跃迁放出和吸收能量也就不用奇怪。太阳光球上的低熵气体会跃迁到日冕区去,并放出巨大的能量;当这些气体在日冕区放出能量后,熵增加了,温度也升高了。

反过来的原因是,粒子内以太熵减少,气体温度降低,就能看到太阳表面的气体上升后温度升高,然后又随日冕雨缓慢下落,温度又降低。联系卡-丘空间翻转和天体时空引力的里奇张量整体收缩效应,有科学家的实验提到太阳风中带电粒子是绕磁场线回旋,造成磁场的摆动震荡,才把能量传递给磁场的。但仅这种机制,太阳外层大气就会比其沸腾的表面升高数百倍能量的温度吗?其中它的能量量子信息隐形传输数据的机制是什么?其实,这正是因为回旋粒子与时空引力的里奇张量整体收缩效应是有关的,编码指令组织能量与熵增密切相关。它不用“以太”说,卡-丘空间翻转的熵流信息量子编码就能解释自然。

 

五、古今科学同源秘密追寻

美国文化人类学家塞维斯,把人类社会组织形态发展序列分为:游团、部落、酋邦和国家等四个阶段。我们则化简为三大阶段:远古联合国时期、游团部落酋邦时期和王国国家时期。这是因为在第四纪大冰期前后两端,形成有过人类共同基因、语言和文化起源的两个孵抱期。特别在第二个孵抱期,这是个“多难兴邦”的特殊时期,大自然灾害逼迫原始社会的人们,团结救灾、团结抗灾,才自然成就形成了巴蜀盆塞海及四周内陆山寨城邦中的远古联合国。但团结救灾、抗灾需要发展生产力做后盾,而科技创新,就成为人们对生产力的第一源泉的认识。

远古联合国虽然还是个原始社会,在这第二个孵抱期里游团、部落、酋邦组织形态都有,但只要它们的头人,在远古移民和远古贸易等相互交往中,能和谐共处,不以战争和暴力处理内外事物,就都是远古联合国大同世界的成员。而且远古联合国的政权人物,是以科技比赛来当选的。因为有了发达的科技,才能“以富扶贫”;而“以下推尖”的选苗助长的教育模式,也为远古联合国的政权人物,以科技比赛来当选的办法打下了基础。由此在人类社会中,对具有像爱因斯坦、波尔、韦尔、里奇、庞加莱、亚历山德罗夫和佩雷尔曼等类似抽象数理思维能力现象的“超人”,科学在远古联合国、游团部落酋邦和王国国家等三个时期的分别,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与时俱进表达的语言“编码”不同罢了。

例如,古希腊时期的学者已发现圆锥曲线及方程规律,可分为圆和椭圆、抛物线及双曲线等三大部分。其中特别是至今人们对“双曲线”的认识,不到位和用得太少。其实圆锥曲线及方程,是把宇宙和思维中的对偶、有限、无限和有界性统一在一起的。是“双曲线”决定宇宙分为物质、能量、信息与暗物质、暗能量、暗信息。其次在物质、能量、信息与暗物质、暗能量、暗信息两部分领域中,把非圆二次曲线的抛物线映射无限,把圆和椭圆映射有限,人们如此熟悉和用得最多,好像有限无限难以统一,但面对“双曲线”,有限和无限却都是有界的。

在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世界里,人们都认为物质、能量比信息更基本、更重量。错了,信息比物质、能量更基本、更重量;当然这个基本和重量,是必须进行“编码”来说的物质、能量、信息与暗物质、暗能量、暗信息,在对偶、有限、无限和有界中作的转换,即“编码”是一切物质、能量、信息与暗物质、暗能量、暗信息的前提。其实郭光灿院士的“量子力学二次革命”人生,也是从学“编码”起步,就如是一部“编码”的人生。近年郭光灿院士在业余时间对《易经》、《道德经》、《黄帝内经》产生浓厚兴趣,也许古今科学同源,这些古代经典正是远古联合国巴蜀盆塞海洋及山寨城邦文明时期的科学“编码”延伸的普及本。人类不但基因、语言和宗教有共同的起源,科学抽象思维从古至今也有统一不变的部分。

郭光灿院士曾告诉记者,刚开始接触量子信息时,懂得量子但不懂信息,他带着几个学生从最基础的理论开始学习、钻研。1997年他完成的第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量子编码”。量子性需要量子编码来保护,量子纠错码、量子避错码、量子防错码等成果发表后,曾引起国际轰动。这是从“0101”开始学的编码,但他们找的只是量子编码之一。量子性很容易受干扰而被破坏,人工很难作量子编码。他们当时所做的编码、量子比对,都是独立的消相干。一个量子信息不能克隆成两个一模一样的量子信息,叫做量子不可克隆。对一个量子信息进行克隆,克隆出的信息与原信息的相似程度叫保真度。保真度小于1,就不一样;保真度等于1,就完全一样。新的克隆原理是:克隆机成功克隆一个信息就留下来;不成功的丢掉。郭光灿课题组算出了这个最大效率的极限。

2000年郭光灿研究组凭借“利用光腔制备两原子纠缠的方案”研究,引起世界瞩目。2012年法国科学家沙吉·哈罗彻因用实验做成该方案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其实量子编码,宇宙是和自旋与生俱来的。现代量子符号动力学弦论卡-丘空间翻转编码说明,物质的物理-数学模型量子编码是定量的。因为环量子符号动力学三旋编码,最终能联系万事万物,而且编码还涉及万事万物的量子信息隐形和显形传输。例如,对应圆圈自旋的正反转,拿一种环圈态作编码练习,设面旋、体旋、平凡线旋、不平凡线旋它们为A、a,B、b和G、g、E、e、H、h。其中大写代表左旋,小写代表右旋。那么一个圈态自旋密码具有多少不同结合状态?单动态是一个圈子只作一种自旋的动作,是10种。双动态是一个圈子同时作两种自旋动作,但要排除两种动作左旋和右旋是同一类型的情况,是28种。三动态是一个圈子同时作三种自旋动作,但要排除其中两种动作是同一类型的情况,是24种。一个圈子同时作四种自旋动作,其中必有两种动作左旋和右旋是属于同一类型,这是被作为“禁止”的情况。所以环量子的自旋是共计62种,而能作标准模型62种基本粒子符号动力学编码。

我们在郭光灿院士的《爱因斯坦的幽灵----量子纠缠之谜》书中,看到的量子编码也有矛盾的地方。例如在“超光速狂想曲”这章中的“探寻绝对”这一节,提出“波函数坍缩过程的规律很可能违背相对性原理,从导致绝对参照系的存在”问题。这是该书一反前面的推证逻辑,成为今天中国最新的既批爱因斯坦又批玻尔----用非连续性批爱因斯坦,用“最小本体论” 批玻尔,这也是该书最精华也是最矛盾之处。蒋春暄先生说他2009年10月2日买到《爱因斯坦的幽灵》一书,读后发表评论说:郭光灿这本书是讲“量子通信、量子计算机等广泛应用,是和超距、超光速联在一起的”。我们看过蒋春暄先生1975年在《物理》杂志上发表证明有实数超光速的文章;当时蒋春暄还和重庆大学杨学恒等学者一起,搞实数超光速,他们也叫快子。

实际从爱因斯坦到印度科学家森等国际科学主流,搞的是虚数超光速;并且在虚数超光速中再分正负,并且叫正、负快子。这和我国一部分科学主流、支流说的实数超光速正、负快子,是不同的。这是一场没有完结的智力大比拼。蒋春暄先生到现在都还说:“超光速在静止系统是不可测量的,因为我们周围都是超光运动,因此我们没看见。引力速度是超光速,超距即是无限大速度。今天仍无人回答他说原子核力是超光速力,原子核中心有超光速;超光速把宏观和微观统一起耒,超光速弦永远在运动,超光速世界占宇宙半边天。” 如果蒋春暄先生把这话中的实数超光速,改为虚数超光速,我们是赞成的。

郭光灿院士在书中“探寻绝对”一节对爱因斯坦的批判,是对爱因斯坦的机械革命唯物论的批判。郭光灿院士说的“双贝尔实验”,最能使爱因斯坦相对性原理失效,但反过来用郭光灿超光速辐射,也能证明他的“双贝尔实验”分析并不完善。郭光灿院士一开始论证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的水火不相容,是相对论属连续运动图像,量子理论属非连续运动图像。连续运动空间如齿轮传动,速度是有限的,类似不能超光速。非连续运动必然有间断,在不同性质的间断还能连续运动,称为超距作用。从牛顿时代开始就知道,连续运动图像是任何作用和影响,都是由空间连续地传播的,都是在时空中可以描述的;而超距作用本质上是具有瞬时性和非连续性,它无法利用空间传播过程来描述。

数学上的无穷大速度等价于瞬时性,即超光速类似等价于超距作用。贝尔定理对超距作用的理解为非定域性,所以量子理论的非连续、间断性,也可理解为允许非定域性或超距作用的存在。波函数坍缩类似间断、非连续,非定域性,无法利用“空间”传播过程来描述,那么这个“空间”在数学上指什么样的“空间”?其实这才是爱因斯坦和玻尔之间的分歧。因为爱因斯坦从简单地理解革命者和唯物论出发,这“空间”只能留给类似的实数时空,这也是眼前的实践和世界能立竿见影证明的。即类似三旋弦膜圈说定义的“点外空间”,所以相对论说数学方程中的虚数应该去掉,而玻尔却把爱因斯坦丢掉的数学拾起来,认为这个“空间”类似希尔伯特空间,是虚数和实数兼容的复数时空,即类似三旋弦膜圈说定义的“点内空间”。所谓“点内空间”类似一个绝对参照系:

三旋弦膜圈说借助庞加莱猜想熵流,用空心圆球不撕破和不跳跃粘贴,能把内表面翻转成外表面,可证时间之箭的起源,即霍金大爆炸宇宙论就依据的绝对参照系。其次,“点内空间”和“点外空间”构成的虚数和实数兼容的复数时空机械唯物“连续”传播图像,一是可以类似费曼著名的反粒子运动“折线图”或粒子/反粒子时间倒流-顺流打折图。二是可以用多列齿轮的连续传动图像来演示:相对论允许的时空,类似顺时针和反时针相间连续传动的齿轮传动图像。量子理论的非定域允许的时空,类似顺时针和反时针相间连续传动的齿轮传动图像分成了两个序列:一是如全部顺时针传动的齿轮的转轴,都安装在“水面”上这个序列;这些齿轮都很大,但齿轮之间留下的距离很小,它们不允许再与“水面”上的其它齿轮连接。这称为“点外空间”。 二是全部反时针传动的齿轮的转轴,都安装在“水面”下这个序列;这些齿轮都很小,齿轮之间留下的距离都很大,但它们还可以再连接多个齿轮传动序列。这称为“点内空间”。

正是这种图像,解读了费曼量子力学,反过来费曼量子力学巩固了弦膜圈说。自20世纪物理学最惊心动魄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发现以来,它们虽然使人类获得了对自然界前所未有的深刻理解,同时所引发的如激光的发明、电子计算机的出现等技术革命,大大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但怀疑它们是错误的理论的人不少。特别是赞成和反对两方的人,都认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不能“和睦相处”。这是一个误读误判。量子隐形传输态的应用,从量子密码到完全保密的量子通信,从量子计算机到未来的量子互联网,还远远不够。谈论郭光灿院士念念不忘的“时间分割”和“实数超光速”问题,涉及量子信息隐形传输的所谓EPR源现象。从EPR源被分成纠缠对的两个量子态,分别到发送者和接收者手里后的时间,接收者是在发送者之前。所以,发送者能把未知量子态与自己一方的EPR源缠结量子的合并操作,只能在接收者接收到自己一方的EPR源缠结量子的时间之后。这两者静止同时性的非纠缠性时间差,正是谈论“时间分割”和“实数超光速”问题的基础。但是对于沿着接收者到发送者方向高速行进的观察者来说,彭罗斯认为,则应是发送者测量未知量子态与自己一方的EPR源缠结量子合并的时间,是发生在接收者接收到自己一方的EPR源缠结量子的时间之先。其原因是,彭罗斯首创了量子发散态(U)过程和收缩态(R)过程的自主知识产权理论。U过程对应韦尔张量,R过程对应里奇张量,于是彭罗斯用韦尔张量和里奇张量清楚地简化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引力方程,也能清楚地说明量子退相干和量子宇宙学的一些难题。

当然彭罗斯也没有用超光速直接解释纠缠性量子幽灵,他是把超光速隐藏在量子发散态(U)过程和收缩态(R)过程的纠缠性解释中的。它代表1935年爱因斯坦的原始EPR效应图像。20世纪90年代初期国际前沿转向量子信息学应用型学科的研究,实际是用虚数超光速直接解释的纠缠性量子幽灵的。因此彭罗斯才把发送者的测量发散U操作点,和使得位于接收者的R态收缩同时点的这两点的连线,是用过去时联系的非因果量子纠缠态点画线标注的,这实际就是一种虚数超光速解释。这条过去时联系的非因果量子纠缠态连线,实际在哪里?我们说,就在“点内空间”,它变成了点内空间类似毛毯一样折叠的连续的多层膜路或者一种额外维。这里的点内空间,也类似人们常说的“赛博空间”。

彭罗斯与郭光灿的不同,虽然他们都代表的是20世纪90年代后量子信息学应用型研究,但因超光速是解释纠缠性量子幽灵避不开的话题,而郭光灿没有类似量子发散态U和收缩态R的自主知识产权理论的遮挡,也没有用虚数超光速解释的点内空间、赛博空间一类的毛毯一样折叠的膜理论、额外维理论;剩下给我国首届“量子力学二次革命”论坛部分学者的不断死斗,要探索,实际是继承以前苏俄模式的哲学自主知识产权的实数超光速传留的解释吗?

参考文献

[1] 郭光灿,高山 ,爱因斯坦的幽灵,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9年;

[2]王德奎,三旋理论初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

[3]孔少峰、王德奎,求衡论---庞加莱猜想应用,四科技出版社,2007年;

[4]王德奎,解读《时间简史》,天津古籍出版社,2003年;

[5]肖钦羡,终极理论之魂,侯中校友,2014年第44期,2015年第45期;

[6][] 阿米尔·D·阿克塞尔上帝的方程式,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

[7][]玛莎·葛森,完美的证明,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2年;

[8]陈超,量子引力研究简史,环球科学,2012年第7期;

[9][]罗杰·彭罗斯,皇帝新脑湖南科技出版社,许明贤等译,199510月。

2015-07-0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