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物丨任玉德 相知半世叹莲品 为命平生以砚石

 灰二琅 2017-10-11


在临沂沂南徐公店村,有一位的老人,他是叶莲品先生的挚友,他是徐公砚最早的采石人。他虽然已经68岁高龄了,还依旧与家人一起奔波于各类展会,矢志不渝的推广着徐公砚,他就是琢玉斋主人——任玉德先生。

君子比德于”或许就是其先祖给老先生取此名的用意所在。在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有:“玉,石之美者”的解释。漂亮的石头称为玉,并总结了美石的五德。所为:其外润泽,其内精纯,其声舒扬,其材奇美,其质温厚。在老先生和他的徐公石中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任玉德先生的曾祖父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读书人,曾经用过一方“形奇,色美,石温,质润”的徐公砚。这方就地取材的古砚对任先生印象深刻,其曾祖父时常为乡民写书行文,儿时的他用此给曾祖父磨墨。被任家视做“传家宝”的这方徐公砚,只可惜在任玉德10岁时,因其不慎,将此失传,这让任玉德先生嚎啕不已,听家人说此石取自砚石沟,他便立誓要将“传家宝”再找回来。

从那时起,任玉德就常常到村边的砚石沟里寻找挖掘,试图找回那块“传家宝”。虽然也找到一些形质俱佳的徐公石,但是他总觉得和其所失的那方相差太远。一有空闲,他就又跑到砚石沟去了。

慢慢的,他家里的石头越来越多,自然成为作徐公店有名的“石痴”了。这事引起了叶莲品先生的注意,专程来寻访。叶莲品先生是鲁砚界的泰斗,我国著名治砚艺术家,其制砚“古朴雅怪”的风格自成流派,被名“叶砚”,前无古人,后也恐无来者

一个徐公“石痴”,一个“石头叶”,就这样相见恨晚。之后叶先生成了任家的长客。或是来赏石,或是来买石,或是来叙石缘,谈家事,一来二去就互为挚友了。和叶先生的相识,也开始了任老毕生采石的事业。“我不大有文化,但我敬重文化人,有好石头我也都给叶先生留着...任玉德先生说。

有一次,任先生在一个砚石塘里挖石时,凭经验他觉得底层有好的石料,他一口气挖了3米多深,直到天黑还没挖出来,晚上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半夜起来又跑到砚石塘里挖了起来。凌晨,家人急得到处乱找,当在被挖成小井般的石塘里找到满身泥土的任玉德时,一家人哭笑不得。但却让任先生兴奋不已,此晚果真获一好石。见叶先生许久没来了,他第二天就带着这块徐公石去了临沂地委大院找叶连品先生了....

“和我一起最早采石的老哥们有几个都没了,叶先生也去了”说到这里,任先生面色凝重,似要哽咽。我赶紧转移话题“听说您,每年都出去参展很多次?”任先生说“是啊,都是跟着我儿子守杰出去参展,主要是为了宣传徐公石,徐公砚。现在村里好些人去莒县,沂水买石头,来顶替徐公砚,虽然这些石头也各有其特点,总归顶替徐公石不好,大概我比谁都爱徐公石...”他好像突然意识到我是莒县的,有点不好意思。我说“其实没什么,我知道您跟徐公石三十多年的感情,少有人能比,这话没毛病”。

任玉德先生的侄子,女人等都是叶莲品先生的高徒,从事制砚,也都有所成。

当笔者问及“任先生为什么自己不制砚时?”他嘿嘿一笑,说“我只是个采石人,为制砚人找好砚料才是我的命,三十多年也习惯了,现在几天不去采石头,真是浑身疼.....

是啊,任玉德先生与石相依,不谋虚名,专心致一的做着一个采石工,推广着徐公石,徐公砚。虽然“传家宝”丢了,如果丢给了天下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这是一份淡然与执着,按照自己的条件去呵护其“终生伴侣”,君子之行,大概也就如此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