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永远在路上 / 欧洲~万象世态 / 光荣孤立政策

分享

   

光荣孤立政策

2017-10-14  2017永远...

 六项原则


19世纪80年代是欧洲各大国纷纷结盟争霸的时代。德奥于1879年结盟,意大利于1882年加入,形成三国同盟。法俄日渐接近,最终于1892年签定协约。英国此时却独辟蹊径,采取了置身于这场结盟浪潮之外的立场。自由党领袖格拉斯顿于1880年重任首相后,着手实施他一年前提出的“正确政策”的六项原则:1.在国内建立良好的政府;2.在国外维护和平;3.使欧洲各强国保持协调;4.不与他国结盟;5.承认所有国家的平等权利;6.同情自由。①这六项原则的基本点有两个:一是在欧洲大陆各国中协调斡旋,以建立所谓的“协调的欧洲”。二是避免与欧洲其他国家结盟,以保持自己的行动自由,实现“光荣孤立”。因此,英国的协调与孤立政策是相辅相成的。


连连碰壁


不过,协调政策很不成功,它遭到欧洲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德国的猜疑和反对。唯一可使格拉斯顿感到安慰的是欧洲列强在1880年—1881年对于重新划定门特内哥罗与希腊之间的边界采取了协调一致的行动。此后,这项政策便在奥斯曼帝国、南非和埃及等地连连碰壁。正因为如此德国首相俾斯麦根本不把格拉斯顿放在眼里。1884年他对德国驻俄公使说格拉斯顿“缺乏一个政治家的所有素质”,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②在1884年至1885年解决埃及财政问题的国际会议上,德国联合法国将欧洲各国置于其控制之下,英国备受冷落。保守党领袖索尔兹伯里就此挖苦道:自由党人“最终建立起他们长期以来所期望的‘协调的欧洲’,他们成功地使欧洲大陆各国协调一致反对英国。”①

政策的演化


《赫里果兰条约》
1885年索尔兹伯里的保守党政府上台执政,开始逐渐放弃协调政策。在与其他欧洲国家打交道时只就具体问题与其中某个国家合作,同时避免承担长期义务。


从当时欧洲实力对比来看,德奥意三国同盟显然超过法俄两国。在80年代后半期,英国与德奥意较为接近,但又不正式加入该同盟。另一方面,英国与法俄关系却较为冷淡,因为法国在历史上一直是英国的主要敌手,此时为争夺非洲和其他地区而关系紧张。俄国则在中亚和巴尔干地区直接威胁到了英国利益。


在德国的推动下,意大利于1887年2月17日与英国以交换照会的形式达成一项秘密协定,两国约定防止任何其他国家在毗邻地中海地区建立霸权。6个星期后,奥匈帝国加入这项协定。对于这一发展,英德两国都表示满意,英国得以利用意奥及德国的力量牵制法俄,而德国则欢迎英国协助它维持欧洲大陆现状。


但是,英国仍恪守不结盟的孤立政策。1889年1月,索尔兹伯里拒绝了俾斯麦邀请英国加入同盟国的要求。除结盟问题之外,英德关系良好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密切。1888年德皇威廉一世去世时,英国下院领导人W.H.史密斯将德国称为“我们的盟邦和朋友”。1890年,英德两国顺利地达成了解决东非殖民地问题的《赫里果兰条约》。


法俄正式结盟


进入19世纪90年代,欧洲局势发生变化。法俄两国分别于1891年和1892年缔结咨商协定和军事协定。军事协定于1893年生效,标志着法俄正式结盟。德皇威廉二世登基后,于1890年解除了俾斯麦的职务,变本加厉地扩充军备,建立了一支强大的陆海军。英国对此感到不安,与德国关系疏远了。到90年代中期,英国又一次处于孤立境地。加拿大的政治家们于1896年初首先使用了“光荣孤立”这个术语来形容英国的这一处境,很快便在英国流行开来。海军大臣戈申宣称这种孤立是有选择的和光荣的,因为它赋于“我们选择行动的自由”,而不像其他国家那样相互牵制。①同年,索尔兹伯里也在伦敦市长举行的宴会上致词时将“光荣孤立”作为外交政策加以阐述。他指出英国应该不参加任何同盟和集团,保持行动自由,便于操纵欧洲均势。“光荣孤立”这个词虽然产生于19世纪90年代,其实它作为一种外交政策,从19世纪中叶起就为历届英国政府所奉行。


英德关系与外交政策


威胁和敌意


90年代后期,英德关系进一步紧张,英国对德国的野心也更加担心和警惕。1897年9月,《每日邮报》派该报名记者斯蒂文斯采写了16篇文章描述“铁蹄下”的生活。他写道:“有关殖民和帝国问题上的争夺无疑是引起德国对英国持有敌意的主要原因。……德国人无论是作为一个民族还是作为个人都对我们表示厌恶……忽视这一点毫无益处。”而且,英国舆论开始将德国视为敌国。1898年12月的《当代评论》登载了一篇标题为“英国头号敌人”的文章。作者指出:“德国皇帝的计划是复活大陆上针对英国的同盟。”此外,德国在经济上的竞争也被英国视为一种威胁和敌意。


外交立场


与此同时,英国外交政策的党派色彩越来越淡薄。注重外交政策的连续性不仅是一种需要而是也是一种传统。英国历史上外交政策的变化往往体现在风格和重点上而不是基本内容上。从80年代起,政治家们对这个问题更加重视。格拉斯顿于1880年重新担任首相时便寻求采取两党均赞同的外交政策立场。而索尔兹伯里在1886年和1892年组阁时都任命自由党人罗斯伯里勋爵为外交大臣。罗斯伯里在1895年说:“我们应当对外保持统一战线”,这样一来外国政治家们就会认识到他们面对的不是某一届政府,“而是一个伟大、强大和团结的民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