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178 / 名人轶事 / 启功 人生已多艰辛 , 不如幽他一默 !

0 0

   

启功 人生已多艰辛 , 不如幽他一默 !

2017-10-18  枫叶红178


来源:公众号《新老人》


书画大师启功享年 93 岁,众人以为他在世时身体康硕,才能享得如此高龄,却不知他多病缠身,身世更是艰难:一岁丧父,壮年丧妻,并被打成右派;膝下无子,晚年孤守书斋。


纪录片:启功(上)


纪录片: 启功(下)


影片简介:这是一部关于启功先生的人物纪录片,启功——乾隆皇帝的弟弟弘昼的后代,出生于1912年,启功虽然贵为帝胄,但从没做过一天大清国的子民。家中变故让这个大家庭仅剩下母亲,姑姑,启功三人,幼年时期给启功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成年后,启功有幸结识了陈垣先生,并从此站定讲台,直至去世。启功先生一生经历波折,这些经历铸成了他悲悯和超脱的心态,启先生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文人,他的身上折射出整个时代的悲欢离合。


启功: 人生已多艰辛 , 不如幽他一默 !


曾有人戏言:文学大家,大都身世坎坷,其作品言辞恳切,诉尽一生艰辛,故能流传千古。此话不假,却相反与启功先生。


书画大师启功享年 93 岁,众人以为他在世时身体康硕,才能享得如此高龄,却不知他多病缠身,身世更是艰难:一岁丧父,壮年丧妻,并被打成右派;膝下无子,晚年孤守书斋。


这些经历有多么难挨,我们无从知晓,但是照片上那孩童般灿烂的笑容,足以让我们感受到他老人家的豁达可爱。


启功 66 岁生辰,自撰墓志铭,内容深刻,却让人忍俊不禁:


《启功墓志铭》


中学生,副教授。博不深,专不透。

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

瘫偏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

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

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

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



他的助手曾问先生:' 经历了这么多,你为什么还这么乐观?' 他答道:' 我从不温习烦恼。人的一生,分为过去、现在、将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很短暂,很快也会过去,只有将来是有希望的。'


他的养生秘诀,就藏在他的乐观里……


病中自嘲


启功先生说他有 ' 三怕 ' 与 ' 二不怕 '。


' 三怕 ',' 怕过生日 '、怕沾上 ' 皇家祖荫 ' ( 启功是皇族,为雍正九世孙 ) 、怕给自己介绍老伴;' 二不怕 ',一不怕病、二不怕死。


一次,他冠心病急性发作,住院后医生就发出了病危通知单。经过抢救,老人好转,便在病床上低声吟诗一首:' 填写病单报病危,小车直向病房推。鼻腔氧气徐徐下,脉管糖浆滴滴垂。心测功能粘小饼,胃增消化灌稀糜。遥闻秘语‘还阳’了,游戏人间又一回 !'。


这时有一朋友打电话来问病情如何,他回答说:' 已经‘鸣呼’了 !' 友人不解其意,他接着哈哈大笑说:' 只差一丁点儿就‘呜呼’了 !' 友人这才听懂,也跟着大笑起来。



启功先生患有美尼尔氏综合征,发作时眩晕、耳鸣、呕吐,但他却能在苦中取乐,戏作词一首。


《沁园春 美尼尔氏综合征》


夜梦初回,地转天旋,两眼难睁。忽翻肠搅肚,连呕带泻;头沉向下,脚软飘空。耳里蝉嘶,渐如牛吼,最后悬锤撞大钟。真要命,似这般滋味,不易形容。


明朝去找医生,服‘苯海拉明’、‘乘晕宁’。说脑中血管,老年硬化,发生阻碍,失去平衡。此症称为,美尼尔氏,不是寻常暑气蒸。稍可惜,现药无特效,且待公薨。


又一次,启功先生的晕病发作,医生给他输液治疗不见好转。他在感慨之下,吟了一首《渔家傲 · 就医》。



《渔家傲 就医》


眩晕多年真可怕,千难苦况难描画。动脉老年多硬化,瓶高挂,扩张血管功能大。


七日疗程滴液罢,毫升加倍齐输纳。瞎子点灯白费蜡,刚说话,眼球震颤头朝下。



谦恭温和


启功先生曾这样自叙生平:


检点平生,往日全非,百事无聊。计幼时孤露,中年坎坷,如今渐老,幻想俱抛。半世生涯,教书卖画,不过闲吹乞食箫。谁似我,真有名无实,饭桶脓包。偶然弄些蹊跷,像博学多闻见识超。


他的学生这么说:


他家里有一个柜子,里面摆满了各种玩具,上面还贴了张纸条:' 只准看不准动!'。


有一次两个研究生到家里给启功先生交学位论文,启功先生看完后很满意,说:' 行了,你们俩任务完成了,给你们一个毛绒玩具吧!' 就一人给他们一个玩具。



在北师大校园内,师生们尊称他为 ' 博导 '。他笑着说:' 老朽垂垂老矣,一拨就倒、一驳就倒,我是‘拨倒’,不拨‘自倒’矣!'


启功先生外出讲学时,听到会议主持人说到 ' 现在请启老作指示 ',他接下去的话便是:' 指示不敢当。本人是满族,祖先活动在东北,属少数民族,历史上通称‘胡人’。因此在下所讲,全是不折不扣的‘胡言’…… '



他曾说:这个世界上面对我的字大体上有三种人,一种是不认识我的人,他们对我的生存是无所谓的;另一种人是对我感兴趣并且已经拿到我的字的人,他们盼我赶紧死;第三种人是对我感兴趣但还没拿到我的字的人,他们盼望我先别死。


如今老先生已驾鹤西去,他的音容笑貌却历历在目。令人难忘的还有他的幽默,数篇打油诗令人连连称绝,虽是戏言,却透漏着他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对生死的淡然。


很多人对长寿这件事趋之若鹜,却不知停下步子来享受生命。若都如启功老先生一般乐观豁达,哪儿还会有悲悲切切的惨淡光景?


人生已多艰辛,不如幽他一默!看淡了,就无所畏了!




微电影《启功轶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