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喵神好不呀 / 绝情谷 / 不是每一场离婚,都能皆大欢喜

分享

   

不是每一场离婚,都能皆大欢喜

2017-10-19  叫我喵神...


图片 by René  Gruau

致  独一无二的婚姻


19

十月

星期四



周末,我和朋友们一起去吃饭。在梧桐成茵的小街上的西班牙餐厅,环境很好,小而美丽的庭院。桌子小小的,桌边的人都衣锦夜行十分好看。


我去洗手间,在暗黄的烛光下,有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放在桌子中间的两只手,正在缠绵。垂着头的女生抬了一下头,居然是Iris,她带了美瞳,把永远都扎成丸子马尾的头发散了下来,化了淡妆,穿着宝石蓝色的裙子,涂着珊瑚色的口红。


她看到我,也愣了,距离太近来不及转身,只能笑着打招呼。


我堆满了笑容,“天哪,是你吗Iris?真的好久不见啊?你真的越变越漂亮了。”这倒是真话,她比几年前漂亮多了。岁月不仅仅是让女人松弛,岁月是把女人磨砺成珍珠,光泽润圆。


Iris是我初到上海时,带子觅去游乐场认识的妈妈。她住离我不远的小区,孩子比子觅小一个月。那时候孩子尚小,没有功夫收拾自己,她和我都是灰头扑脸,素面朝天。穿着条弹力的牛仔裤,平底牛津鞋,健步如飞。


和她在一起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金发碧眼但是有些发福。她介绍说,这是David。我笑着说:“Hello。”


这不是她的老公,我见过她老公,而且我清楚得记得她女儿的样子,不是混血儿。



Iris是个爽快的北方女生,所以当年我们才能从那一堆看孩子的婆婆妈妈中,惺惺相惜交换了微信。和外国人在一起的最大好处是,可以当着他们的面畅所欲言的讲中文,不过这个优势越来越弱,外国人都越学越精明。


Iris主动说:“我前年离婚了,我把我妈接过来帮我看着孩子呢。”


这个主题有的敏感,我说:“一切都好吧?别往心里去,现在离婚是人之常情。”


Iris耸耸肩:“我向来说,我很好。”这话说的,我怎么听着有点酸。


我拍了拍她说:“看你现在这么幸福,一切都值了。你快吃饭吧,他等着你呢。”


Iris张开口又闭上,欲言又止。可是站在去洗手间的路上,还当着新欢热切地笑容,真的不太合适讨论这个过于私人化的问题。她点了点头,回去坐下!


我记得那时候,她老公对她挺好的。她让老公去买咖啡,结果买加了糖,Iris脸就反下来,可她老公态度和善,马上又去买了一杯。


不过既然能走到离婚,一定有自己的不幸。在今天的社会中,离婚本事并不是毁灭,毁灭是自己给自己判了一个无期徒刑,把自己锁进离婚伤害的牢笼。




第二天晚上,Iris居然在微信上给我讲话,她说早就想给我联系,但是她不太好意思。


作为一个感情写手,每天我都能收到很多人来给我倾述情感问题,被问到最多的就是,“我到底要不要离婚?”


婚姻过不下去的理由总的来说,可以归结到以下几点:


1.老公出轨;

2.老公无能;

3.老公家暴;

4.老公小气;

5.老公懒惰,

6.老公有可怕的妈爸姐妹姨妈姑婆舅舅大伯婶子弟媳……


可怕的现实是,老公犯的错还往往是一个组合,1+3,2+4,或者干脆123456都聚齐。


有次,我收到一个回复,有个读者说,她老公说,他年龄大了疲软无能,但是他不但有小三,还和前女友拉扯不清,另外她老公还没钱,没力气,四处混日子,暴躁起来还打过她,还有个只知道要钱的婆婆……


我没有回复这个水深火热的回复,因为她在上面写着给另一个作者的名字。她也许真的太悲痛了,需要用四处倾述来化解。


女人和男人有一个很大的区别,男人讲的话,句句都是思考之后结论,而女人是在倾诉里面思考,边想边说。




Iris结婚很早,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婚礼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前夫是上海人,不是大富,但不是赤贫,是个与世无争的人,博览群书,喜欢看电影,五六七八十年代的老片子,侃侃而谈,云淡风清。


她被他的文艺范儿吸引住了,他在下午的阳光下,专心致志的煮茶的样子,是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婚姻和爱情根本是两码事,怀着爱情的目的进入婚姻,一定是鼻青脸肿,眼冒金星。


婚后她才发现,老公完全没有自理能力,是个100%的妈宝,而且他甚至没有想到剥离母体,只想着自己安闲与清欢。


他们住在婆婆楼下的房子里,去婆婆家吃饭,婆婆请了阿姨,负责看孩子,也负责给她们打扫卫生。说实话,她的婆婆不是一个过分专制的女人,还曾开玩笑的给Iris说,希望她的加入,可以给儿子灌注责任感。


结婚三年,老公其实是有进步的,但还是和她想要的婚姻,相差太远。既然这不是她想要的婚姻,那么就趁早。人生苦短,一别两宽!


然而她没有想到是,原来离婚根本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问题。两个人的斗争,两个家族的利益,孩子的无辜和伤害,更有社会的压力,未来的盲目……这些都是比离婚本身更棘手的多。


在婚姻中,灰心的人们,很容易把离婚当成出气筒,狠狠的踢一脚,好好撒撒气。可是人生一个非常有弹力的墙壁,踢过去的所有的东西,都会用十倍的加速度回击!


离婚,从来都不是一种停止或者解脱,而是另一串危机的开始,步步惊心。




我小的时候,住在军队大院里,大院就是另一版合作社式的乡里乡亲,大家在一起彼此依靠的过日子,知根知底。


大院里,最让阿姨们振奋的活动是,给闹僵了的两口子劝架。


我跟着妈妈见习了若干场劝架,或者一对一,或者几个阿姨围攻一个,总之就一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别离婚。”


连我这个不懂事的孩子都能感觉到,在大多数时候,阿姨们根本不是在劝架,而是在逼宫,要求那个眼镜肿得比桃子还红,在哭哭啼啼的讲着自己的委屈的阿姨改主意。


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问:“为什么非要劝她不离婚啊?”


有个年长的阿姨说:“哎,劝合不劝离,你小孩不知道,别瞎问!”


我心中很不以为然,人家想离?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啊。


那时候,我太小,我并没有发现,那些真想离婚的阿姨们,根本不会哭,也不再会张口说委屈。


而那些非要离婚,气愤到能和来劝架的人也吵起来的阿姨们,大多数都没有离婚,吵吵闹闹了一辈子,变成了爱情传奇,讲给儿孙。


一转几十年,现在离婚变得越来越容易,而婚姻成了一件随便穿脱的丝绸外衣,穿着它是为了装饰,不保暖,也不遮羞。




我曾经看过一个笑话。


两个人一起过河,虔诚的人先跪地祈祷十分钟,而是无神论者挽起裤子,就开始淌水。然后虔诚的人被淹死了。


虔诚的人见到上帝,大声质问:“你为什么淹死我,他才该被惩罚的异教徒!”


上帝说:“他不信我更不怕我,怎么淹啊?”


这个故事讲的是信仰!


人生中每个人最大的依靠和阻力,都是来自自己。信则有,不信则无。


婚姻亦如神灵,你心中有多敬畏,它就都多尊重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婚姻不满意,我们可以离婚再来,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可是要预计到的是,人生却不能从来,我们走的每一步,都被记录在案,对未来产生不可知的影响。


不是每一次结婚,都能白头到老;不是每一次离婚,都能皆大欢喜。


在人生中,难得不是时刻保持着从头再来的勇气,而是受过伤之后,仍旧拥有信心。


人生那么长,人人都有遇到渣男的可能,但是人生这么长,我们不应该藐视婚姻本身!


婚姻是一个契约。一个契约,就是一种信仰。信仰总是一辈子,无论春夏,无论秋冬。


输入标题     bcdef

卢璐说,


这篇文章在我脑袋里盘桓很久了,才终于写出了。


我不是想宣扬:从一而终,不能改嫁,我是想说,要慎重的结婚,再慎重的离婚。


对我来说,婚姻幸福的原则之一就是要把婚姻当作一种信仰。


遇到烂人,放弃婚姻,但是不应该为了一个烂人,就放弃对婚姻的信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