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忆中国围棋的1988

 cat1208 2017-10-20

    在中国围棋史上,1988年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纪年。在这一年,始于中日围棋擂台赛的全民围棋热达到了最高潮,擂台英雄聂卫平也登上了个人围棋生涯的巅峰,陈毅元帅当年提出的中国围棋赶超日本的目标初步实现;在这一年,世界性的围棋大赛相继推出,在此之前各自演义的世界围棋终于有了一个公平亮剑的舞台;同样在这一年,日后横扫世界棋坛的韩国围棋也走出深山,幽灵出世。


    当年,笔者不过是一个中学生,对围棋也是初尝新鲜。非常幸运的是,迟到的后知后觉终于使我赶上了那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并将之深深地铭刻于记忆之中。今日点滴回顾,权作对昔日似水年华的追忆。


    1988年新年伊始,首届中国围棋名人战在北京中日友好围棋会馆开幕。预选赛中就是冷门迭爆,一时吸引了国内众多媒体的眼球。包括聂卫平、马晓春、曹大元、陈临新等四名1号种子棋手在内的一批名将纷纷落马,其中年仅12岁的棋童常昊初段枪挑曾在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中战胜日本大平修三九段的王群八段,更是让圈内人瞠目。聂卫平对此评论道:“小常昊这次是绝不可能得名人的,但他将是未来的名人。”事隔多年,常昊已在国内披金挂银并登上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然而却几次与名人失之交臂,也只能感慨时运多艰!最后刘小光八段与俞斌七段杀出重围相会于决赛。



国内比赛中最受人瞩目的是第二届中国围棋天元战,因为已有消息说今年将实现中日天元冠军间的对抗,更引得所有棋手全力以赴。经过数轮的预选赛厮杀,号称“力战之雄”的刘小光八段力挫群雄,剑指上届天元冠军马晓春九段。特别是在八强战中,刘小光与江铸久相遇,两位中国棋坛最有名的力战型棋手满盘厮杀,死子遍野,令观战众人连连惊叹。最后刘小光利用江铸久的错觉逆转了形势,以一又四分之一子涉险过关。事隔几个月后,有读者向《围棋》月刊编辑部反映,打完刘小光和江铸久那盘棋,经过最后数子,应该是江铸久的黑棋胜四分之三子。编辑们照棋谱一摆,果然是黑胜。这下有问题了,当时天元战决赛已经结束,刘小光二连败后三连胜取得大逆转,都拿了天元冠军了,怎么这挑战者资格还出毛病了!后来编辑部接连找了刘小光和江铸久核实棋谱。江铸久表现很平静,认为无论事实如何,他都尊重比赛结果。刘小光则拿出了自己记的棋谱,复了一下盘,发现有几处和公开的棋谱不一样。如在打劫过程中,公开棋谱是江铸久冲了一下找劫,刘记的是江扑了一下找劫,这就等于差了一目棋,而且不止一处有类似情况。按照刘的记录,确是他胜一又四分之一子。 


这就有了几个问题。一,如果按照公开刊登的棋谱,是江胜,那么说明裁判数子有问题;二,如果按照刘记的棋谱,则是记录员有问题,记错棋谱了,导致影响胜负,责任不小;三,如果刘的棋谱是准确的,那么江铸久输得就有点冤了。找劫材不细,差了几目,拱手让出了挑战权。


    同在1月,中国棋界推出了一项功德无量的棋赛,这就是第一届全国“晚报杯”业余围棋锦标赛,日后很多驰骋沙场的青年棋手都曾在这一舞台初出茅庐。比赛结果,上海新民晚报队获得团体冠军。上海业余5段棋手沈光基夺得个人冠军,他曾在少年时和曹大元九段同师学艺,基本功比较扎实。业余十强的二至六名依次是在晚报杯闭幕式上,决出的业余十强和去年评选出的专业十强进行了别开生面的让二子对抗。出人意料的是,双方竟以55战平,包括陈祖德(代替因病休养的十强战亚军钱宇平)、马晓春、刘小光、芮乃伟等在内的专业名将纷纷落马,而专业第一的聂卫平也在大好形势下一着随手败给了业余第一沈光基。赛后聂卫平发表感想,认为这一结果纯粹是专业棋手大意失荆州所致,业余棋手的二子关并没有过,明年再战专业棋手必会获胜,他自己大概也不会再输。


    23日,传统的第九届新体育杯五局决赛于河北承德开战。去年杀出循环圈重围的“世界业余第二”俞斌七段挑战上届冠军曹大元九段,前两局双方以11战平。随后比赛移师北京再战,又是个11。在最关键的第五局中,俞斌执黑历尽辛苦终以四分之三子险胜曹大元,夺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大赛冠军。由于当年国内资讯很不发达,有不少棋迷并不熟悉俞斌,闻讯后很是意外:“俞斌是谁?怎么一下就冒出来了?”   


29日,第三届NEC杯中日围棋擂台赛也在北京举行了双方副帅之战。中方副帅马晓春九段挟东京攻破已五连胜的“渗透流”山城宏九段之余威,经过艰苦奋战,又执黑以一又四分之三子优势击败日方副帅“宇宙流”武宫正树九段,击碎了武宫要“再会聂卫平”的狂言。


    224日,天元战决赛在杭州开盘,去年的三番棋今年改成了五番棋。马晓春天元出手顺利,连胜两局,将挑战者刘小光八段逼入了背水一战的绝境。32日开始又进行了名人战决赛。刘小光八段在先失一局的形势下,凭着凶猛的力战压倒了俞斌七段,终以31获胜,成为了国内唯一的天元、名人头衔双冠王。


312日,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又在日本东京续战,日方主帅加藤正夫九段上场挑战中方马晓春九段。在前半盘的顺风顺水中马晓春忽视了加藤的“杀手”本色,结果在不经意的地方遭到了加藤的连续猛攻,最后大龙被屠。在14日的双方的主帅决战中,聂卫平凶猛地拼抢实地,然后以治孤决胜负。加藤则以牙还牙,步步紧逼聂卫平的大龙。最后双方展开了鱼死网破的大劫争,聂卫平算度超人,在打劫时不动声色地将目标指向加藤的中腹大龙,最后全歼白棋15子结束战斗。至此,聂卫平已连续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取得了九连胜的伟绩,被棋迷们誉为“铁门”。中国围棋协会也因此破天荒地授予聂卫平“棋圣”称号。对此,聂卫平的牌友小平同志却颇有微词:圣人可不好当!



320日,天元战移师北京再战。挑战者刘小光八段以二路连爬六子的顽强精神绝地翻身,连夺三局,创造了中国围棋史上的第一个番棋大逆转。而失去冠军的马晓春九段则陷入了其围棋生涯中的低谷。



326日,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在北京昆仑饭店开幕。这次日方极为低调,拟定出场的棋手也不如前几届有威势。反观中方,在连续三届的大胜之下已有些漫不经心了。在27日的先锋之战中,日方先锋依田纪基七段在前半盘不利的形势下,放出胜负手逆转了俞斌七段。然后又一鼓作气大胜中方陈临新七段,取得了二连胜。对此,中国棋界并没有感到什么震动,屡胜之下的中方显然已有了足够的自信。然而,谁也没想到,正是这届比赛放出了一只日后令中方棋手无不头痛的“依田老虎”,使得已面临夭折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峰回路转。




    41日,第一届富士通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新鲜出炉。因为中国棋手的出色表现,终于使得国际围棋出现了对抗的趋势,促成了世界大赛的出台。中方此次派出聂卫平、马晓春、曹大元、俞斌四员大将出征。在2日的第一轮比赛中,聂卫平轻取欧洲莱蒙德菲业余6段;马晓春潇洒战胜韩国张斗轸六段;曹大元在优势了大半盘后半目负于日本武宫正树九段,开始了绵延多年的“曹半目”生涯;俞斌则脆败于日本赵治勋九段,初次见识了这一日后几乎断送了自己围棋青春的“苦手”之力量。韩国派出了曹薰铉、徐奉洙二位日后世界棋坛鼎鼎大名的人物,但此次全部败阵。这样,小林光一、加藤正夫、林海峰、白石裕四位日本棋手也进入了八强。


    410日,1988年中日围棋对抗赛在日本大阪的关西棋院举行。经过三轮较量,中方以3917取得大胜。其中聂卫平九段出战761负,在三番棋中马晓春九段21战胜山城宏九段,曹大元九段20战胜石井邦生九段,刘小光八段21战胜本田邦久九段等。而日方也并没有表现出沮丧情绪,因为日方新秀依田纪基七段取得了全胜,其中包括战胜了马晓春、曹大元、江铸久、陈临新等名将。而日方69岁的老将坂田荣男九段也顽强击败了聂卫平,没有让聂全胜而归,更是让日方欣喜若狂。


    54日至16日,一年一度的全国围棋团体赛在浙江杭州举行。经过激烈厮杀,马晓春、陈临新、俞斌等组成的浙江队技高一筹,夺得男子团体冠军;由孔祥明、华学明、苏琪伟等组成的解放军队夺得女子团体冠军。


5月下旬,第十届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在日本东京举行。来自世界36个国家和地区的36名棋手参赛角逐。最后中国专业五段棋手张文东夺得冠军。说是世界业余比赛,但自1979年创办以来,中国每年都派专业棋手参加。如聂卫平、马晓春、曹大元、邵震中、王群、汪见虹等名将都曾拿过冠军。说来这也是当年中国围棋界专业与业余界限不清楚造成的,中国的职业围棋制度,还要到90年代才能建立。


527日,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于日本北海道函馆市再战。中方王群八段在胜利在望的情况下,竟对依田纪基七段的简单觑断视而不见,导致大龙瞬间被断开遭屠,只得含泪认负。接下来由刘小光八段攻擂,他以旺盛的斗志逼得依田纪基连退带让,领先了大半盘。然而他的弦绷得过紧,乘胜追击一着也不退让,反被依田纪基抓住漏洞发起了反攻,一时间山河变色惨不忍睹。反来覆去损到最后,刘小光仅以半目败北,成就了依田的四连胜。至此中国棋界方才醒悟,大呼“狼来了”。可是,这种不适当的呼声却又使后面的棋手身负了沉重的压力。



第十届新体育杯循环圈赛同在5月下旬开战。经过近半年的反复厮杀,曾多次夺得新体育杯的聂卫平九段杀出重围,取得了向上届冠军俞斌八段挑战的资格。


    64日,富士通杯八强战在日本东京续战。日本棋界一直有一说法,就是聂卫平只在擂台赛上行,到了世界大赛上不一定下得过日本超一流棋手。因此,聂卫平在八强战中全力以赴,终于漂亮地战胜了日本加藤正夫九段,为自己正了名。而马晓春九段则负于武宫正树九段,成就了“宇宙流”的一个名局。两轮过后,武宫正树、小林光一、林海峰、聂卫平四位超一流棋手杀入半决赛。


    6月初,病愈复出的钱宇平九段连克陈临新七段、马晓春九段和曹大元九段,夺下了CCTV杯电视快棋赛冠军,取得了参加中日电视快棋冠军对抗的资格。在接下来的全国围棋段位赛中,芮乃伟如愿升为九段,成为了中国的第8位九段棋手,同时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女子九段。而刘小光八段由于国际国内赛事繁忙无法参加段位赛,中国围棋协会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加上其在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四连胜的出色表现,故破格授予他九段称号。这样,刘小光就成为了中国的第9位九段棋手。


6月底,首届中日围棋天元战三番棋在日本东京举行。中方天元刘小光九段竭尽全力苦战,却仍不敌日方天元赵治勋九段,被打了个02的惨败。


    72日,富士通杯半决赛在日本大阪举行。在开幕式晚宴上,进入四强的武宫正树和聂卫平击掌相约要会师决赛。聂卫平与林海峰九段相遇,这也是海峡两岸棋手第一次的正式对局,被当时的媒体称为是“海峡两岸双雄会”。73日的这一战双方奕得呕心沥血,反复厮杀了338手。聂卫平在中盘结束后已是必胜之势,在现场讲棋的关西棋院总帅桥本宇太郎九段甚至都结束了讲解。然而林海峰不愧有“两枚腰”之誉,抓住聂卫平一个打将的漏招,步步紧逼,硬是造出了一个天下大劫,以一目半的微弱优势令聂卫平功败垂成。另一局武宫正树九段同样用一个劫打爆了小林光一九段,大胜了八目半,与林九段携手进入决赛。


75日,聂卫平和小林光一进行了决出三、四名的比赛。根据赛前规定,夺得第三名的棋手在下届比赛时可不占本国名额。另外,这是一场中日两国棋圣间的对抗,因而也备受日方重视。经过辗转苦战,聂卫平以一目半获胜,取得了直接参加下届比赛的资格。

   


7月初,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移师厦门,由中方江铸久九段上场攻擂。赛前发生了一个插曲,不善游泳的依田纪基去泳池放松,却误入深水区。好在随行的淡路修三九段相救,总算有惊无险。或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在77日开赛后依田表现神勇,凶猛狂攻,把江铸久打得一败涂地。在9日的对马晓春之局中,依田始终落后,却在快终局时等来了马晓春一个鬼使神差的昏招,终以半目险胜。最后关头,马晓春在没有目的地方生生扑进一个劫,以拼得粘劫收后,却终因劫材不足而回天无力。局后,对待胜负向来潇洒的马晓春眼含泪水,盘也没复就跑进了卫生间,其情其景悲壮异常。至此,依田纪基山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六战连胜,直逼中方主帅聂卫平帐下,日本棋界一片欢呼。


当时上海交大附中的围棋爱好者周海峰曾给中国围棋队写信,如此评价道:“第四届擂台赛中方出师不利,被依田6连胜,实在是中国队的运气不佳。俞斌出师不利不大应该,陈临新的棋难下,王群状态欠佳,刘小光三次误算,江铸久棋力不到,马晓春责任太重,致使我们连连败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老聂只要赢一盘就够了。”他最后希望:“中国围棋界出现一个令人震惊的断层,应引起足够的重视。聂棋圣的任务,除参加各种世界比赛、个人赛外,在国内的比赛,应既当练兵,又当成指导棋,还应该多培养年轻棋手。”


    84日,中日电视快棋冠军对抗赛在北京举行,中方CCTV杯快棋赛冠军钱宇平九段迎战日方NHK杯快棋赛冠军加藤正夫九段。此战钱九段放手一搏,中盘掀翻了加藤九段,令得观看电视公开解说的广大棋迷欣喜不已。钱宇平当时也没有想到,自己从此将步入其人生中的三年辉煌时期。


820日,奖金最高的首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隆重开幕,16名世界一流好手齐聚北京。其开幕式放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显示出了国家对这一中国人举办的围棋大赛的高度礼遇。应氏杯的特点除了奖金高外,还有实行了黑贴八点的应氏“计点制”规则。从现在当然可以看出这一规则的合理性和发展趋势,而当年棋界则普遍觉得黑棋贴得过多,对此颇有微词。中方此次有聂卫平、马晓春、刘小光、江铸久四员大将出赛。第一轮聂卫平轻取美国麦克雷蒙七段;马晓春被日本老将藤泽秀行九段斩落马下;刘小光则在与日本加藤正夫九段的对砍中壮烈出局;江铸久苦斗七个小时,最后拼下了武宫正树九段。第二轮,聂卫平遭遇了中国棋手从没战胜过的日本赵治勋九段。此战聂卫平奕来如行云流水,最后中盘大胜,从此熄灭了日本棋界的“聂卫平世界大赛不行论”。而江铸久则负于林海峰九段。二轮过后,聂卫平、林海峰、藤泽秀行、曹薰铉四人杀出重围。因为正好是中日韩台一地一人,应氏杯赛创办人台湾商人应昌期对此很是满意,已提前预测聂卫平和林海峰将会师决赛。


    92日,武宫正树九段在东京以漂亮的“宇宙流”战胜林海峰九段,夺得了围棋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9月初,全国围棋个人赛在北京举行。钱宇平九段挟中日电视快棋冠军对抗获胜之威,一路过关斩将,以11战全胜的佳绩夺得冠军。在女子组比赛中,新九段芮乃伟在加赛快棋中险胜杨晖七段,摘得全国女子冠军。


第二届中国围棋十强战于9月底在武汉举行了预赛。当年的中国围棋十强由18000多名围棋爱好者通过《围棋天地》杂志刊登的选票投票选出,依次是聂卫平、马晓春、刘小光、钱宇平、江铸久、曹大元、俞斌、芮乃伟、王群、陈临新。与1987年选出的十强相比,下去了一个邵震中,上来了一个俞斌。经过五轮分组赛,聂卫平和刘小光以不败战绩分列两个小组的榜首。

   


1016日,时隔3个月之久的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于东京再战。这次日方高度重视,破天荒的用转播奥运会的卫星进行了同步直播,依田也在赛前放出了“打到底”的狂言。背负沉重压力的聂卫平九段背水一战,不负重望,执黑经过七个半小时苦斗以六目半战胜依田纪基,总算使中国棋界免去了被“剃光头”的尴尬。在下一局中,聂卫平又执白以六目半优势再取淡路修三九段,实现了二连胜。这一下日本棋界又紧张起来了,唯恐前几届擂台赛的历史重演。在那一时期,很多日本棋手床头都放着聂卫平的照片,目标就是要打倒他。


    1120日,应氏杯半决赛在韩国首都汉城拉开战幕。聂卫平在几度落后的局面下沉着应战,以两个最微小的一点战胜了藤泽秀行九段。藤泽九段其时身体又查出了癌症,刚接受完化疗。在棋盘上,藤泽九段显示出了高超的棋艺,两局棋以两个华丽的“靠”打得聂卫平措手不及,虽然最终落败,却仍赢得了人们的由衷尊敬。在另两场比赛中,韩国棋手曹薰铉九段漂亮的20战胜了林海峰九段。曹九段之名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可谓如雷贯耳,可在当年却是刚为中国棋迷所知。人们普遍认为曹的取胜是侥幸,根本不会是聂卫平的对手。这种过分乐观的情绪后来也害了聂卫平,首届应氏杯大赛的最终结果已经成为了中国棋界永远的痛。


    123日,第二届全国围棋十强战同名次决赛在北京举行。聂卫平以四分之三子微优战胜刘小光而蝉联十强冠军,刘小光获得第二名,以下依次是钱宇平、曹大元、马晓春、王群、芮乃伟、陈临新、俞斌、江铸久。


1211日,首届中日围棋名人战三番棋在东京举行,日方名人小林光一干净利落地20将中方名人刘小光斩于马下。失利后的刘小光情绪极为沉重,喃喃自语着:“明年名人战还是老聂打上来好,他对付日本棋手有把握。”对于从不叫难的猛将刘小光来说,如此的缺乏自信还是第一次。


1218日,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广州再战。赛前中方舆论并不悲观,曹志林甚至撰文预测聂卫平会再次取得七连胜。而聂卫平自己也动情地说了一句:“我有点想重温旧梦。”这次日方来的是羽根泰正九段和白石裕九段。在和羽根之战中,聂卫平执黑出手“关、飞、镇、点”一气呵成,潇洒异常,仅30多手就取得了盘面上的明显优势。在中盘战中,聂卫平抓住机会跨断了羽根的白棋,并沉着空提一子连通全盘,不但取得了实空和厚势,还造成对方一块孤棋。羽根九段在局后发表感想时说:“被黑69提一子后,我已感到这局棋肯定要输了。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情再顽强地走走看。”当时在现场讲棋的钱宇平九段也兴奋的说:“这一阶段聂主帅连下佳着,全局形势已明显黑优。现在双方的实空虽然差不多,但黑棋全局厚实,而且白棋中腹尚有一块孤棋。这样的棋聂卫平最会下了。如果是我执黑的话,我也有自信把这局棋赢下来。”而日方代表团团长大枝雄介八段则幽默地对王汝南八段说:“这盘棋聂先生不用吸氧了,吸吸烟就可以了。”研究室中判断黑棋优势已达20余目,赢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料,下午风云突变。劣势中的羽根进行了最后一搏,而大优下的聂卫平竟发生了简单的杀气误算,致使七子被擒,损失重大。这时如果聂判断清楚,及时回头抢收盘面上最大的官子,仍然还有微弱的优势。而聂卫平终于失去了冷静,执着的和羽根在下面打劫,从而失去了最后的胜机。终局时,羽根以一又四分之一子险胜。结果出来后,日方代表团一片欢腾,情景不亚于现在有人在世界大赛决赛中战胜柯洁或李世石。一个日本记者感慨的说了两句话,一句是:“聂卫平是人不是神”,另一句是:“我等着这条消息等了四年了。”

   


多年以后看来,聂卫平的这一败标志着其辉煌的围棋生涯开始盛极而衰。从此,昏招与他结缘。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中国围棋史的悲剧。


    1988年的最后一个比赛是第十届新体育杯决赛,由聂卫平九段向上届冠军俞斌八段挑战。具有特殊意义的是,新体育杯赛历史上被第一次放到了海外举行。1223日,聂卫平、俞斌、孔祥明、程晓流一行乘机出发飞赴第一、二局赛地美国洛杉矶。在漫长的旅途中,聂卫平依然如擂台赛时一样的能吃能睡。而俞斌则调整不过来时差,辗转反侧相当难受。不过不要以为这就反映了挑战赛的明暗,实际上俞斌上场后势如破竹般连克聂卫平两局,让老记们大跌眼镜。记得观战之余,当地的华侨棋迷和韩国棋迷们纷纷打赌,各自为聂卫平和曹薰铉的应氏杯决战加油下注。两周后,新体育杯第三、四局移师新加坡再战。


就这样,在欢呼与泪水中,在辉煌与失落中,1988年的中国围棋落下了帷幕,将一切交付于深深的历史之中。

 广告流量反映作者辛劳,是好朋友的请帮忙顺手点击一下下边的广告,非常感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