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旭 / 李明旭私藏 / 辜鸿铭:孙中山评价他是四千年难得一遇的...

0 0

   

辜鸿铭:孙中山评价他是四千年难得一遇的文化大咖! - 每日头条

2017-10-23  李明旭
辜鸿铭画像
辜鸿铭,字汤生,号立诚,祖籍福建惠安,生于马来西亚槟榔屿。学贯古今,人称“清末怪杰”,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国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孙中山先生盛赞辜鸿铭为:中华四千年文明独得辜先生一人!他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自嘲为“东西南北人”。辜老先生的名声在20世纪初可了不得,当时西方流传这样一句话:来中国可以不看故宫三大殿,但不可不看辜鸿铭。但是,想看看辜老先生可不便宜,当时梅兰芳作为当红文艺工作者门票是1块大洋。辜老为了满足洋人的好奇心,公开演讲的门票价格为2块大洋,而在那时候5块大洋可以买一头大水牛。明码标价,爱买不买,爱来不来,就是这么霸气!尽管一票难求还老贵,但是辜老每次公开演讲,方圆百里的洋人都闻风而动,趋之若鹜! 
辜鸿铭雕像
​辜鸿铭先生在北大授课,主讲英国文学,治学严谨,上课第一天,他对学生讲:上我的课,我有约法三章,你们受得了就来,受不了宜早退出。第一章,我进来的时候你们全都得站起来,上完课我先出去之后你们才能走;第二章, 我问你们和你们问我话时都得站起来;第三章,我指定你们要背的书,你们都要背,背不下来不准坐下。一次上课,有同学问辜老:我们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为什么我们还要学习西方?辜老严肃的说:“我要告诉同学们的是,我教你们学好英文,是为了你们将来好去教化西方那群蛮夷!”言语掷地有声。在课堂上,他常常借题发挥,宣扬中国的传统文化。辜老是将儒家经典翻译成多国语言介绍到西方的第一人,他常常教同学们翻译四书,又教大家念英文《千字文》,音调很整齐,口念足踏,全班合唱,十分有趣。辜鸿铭把英国诗分为国风、大小雅,凡所授的英国作家作品,都要找出一个对应的中国作家作品,以比较中西文化。比如,他把密尔顿的长诗Lycidas比作“洋《离骚》”,把杜甫说成是“中国的华兹华斯”。他要让学生树立这样的信念,那就是华夏文明优于世界上其它的文明。这种文化自尊的心理,在辜鸿铭的身上已发挥到极致,甚至演变为蔑视和捉弄洋人。
辜鸿铭剧照
​辜先生语言天赋超凡,通晓九国语言,这与他早年游学欧美各国的经历是分不开的,而他对于洋人的傲慢和蔑视也正是拜洋人所赐。那时候中国积贫积弱,为列强所欺,中国人在国外往往是被嘲弄的对象。国力决定国际地位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孙中山早年在印尼从事革命活动,一次华商和其一同晚归,华商执意要叫一个日本妓女陪同,问其故,因为荷兰殖民当局的军警不会过问日本人,就是如此势利!辜鸿铭年轻时曾留学德国,一次,在一趟从维也纳至柏林的火车上,辜老在座位上打瞌睡,一会儿上来三个德国年轻帅小伙,他们刚坐下来就看到对面长袍马褂长辫子的辜鸿铭,来了兴趣,当着辜鸿铭的面品头论足,大加嘲讽,极其没有教养。辜老当做没听见,不予理睬,继续打瞌睡。后来嫌他们盯着自己碍眼,干脆拿张报纸把脸遮起来,没成想报纸拿反了,这几个小伙子看到了乐得不行,忘乎所以的大声喧笑,说这个中国猪不懂装懂报纸都拿倒了。这时候,辜鸿铭放下报纸,懒洋洋地抬起头,用纯正地道的德语说: 你们德文太简单了,不倒着看一点意思也没有。别说这通俗的报纸了,就是你们圣人歌德的名著《浮士德》我也能倒着跟你们背出来。说完果真朗诵起歌德语录,朗诵内容大段大段都是关于道德和礼仪的,羞得这几个帅小伙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还有英国大作家毛姆出访中国,想见一见大名鼎鼎的辜鸿铭。他委托朋友给辜鸿铭写了一封信,请他来,可是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其踪影。毛姆没办法,自己四处打听找到了他北京东椿树胡同18号的小院。一进屋,辜鸿铭就毫不客气地说:“你们以为,中国人不是苦力就是买办,只要一招手,我们就非来不可么。”一句话,让毛姆顿时极为尴尬,不知所对。

​辜鸿铭有许多癖好,令人匪夷所思。其中一大雅好,就是醉心于女人的三寸金莲。此癖由来已久,他的正室夫人淑姑,就拥有地道正宗的三寸金莲。他对此还有一番高论:女人之美,美在小脚;小脚之妙,妙在其臭。食品中有臭豆腐和臭蛋等,这种风味才勉强可与小脚比拟。当辜鸿铭没有灵感烦躁不安时,他会立即跑去夫人房间,捧起小脚细细品味一番,遂思如泉涌。而他对于封建陋习的捍卫姿态常常被众人所指责,连外国人都表示十分不满。尤其是他鼓吹拥护“一夫多妻制”,每与人议论到纳妾,他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一日他与两位美国小姐谈妾的时候说:“妾字为立女,妾者靠手也,所以供男人倦时做手靠也。”美国小姐反驳道:“岂有此理,如此说,女人倦累时,又何尝不可将男人做手靠?男子既可多妾多手靠,女子就为什么不能多夫呢?”不料,辜鸿铭却说:“非也,非也。你们曾见一个茶壶配四只茶杯,但看见过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的吗?”这就是辜鸿铭这句名言的由来。又有一次,几位德国贵妇慕名拜访辜鸿铭,向他宣扬女子也可多夫的道理。辜鸿铭话锋一转,问到:“府上代步是马车还是汽车?”这几位德国贵妇有的说是马车,有的说是汽车。辜鸿铭接过话来:“这就很明显了,不论你们坐马车还是汽车,总有四只轮胎,请问府上备有几副打气筒,这跟那是一个道理?”众人愕然,哑口无言。
辜鸿铭剧照
辜鸿铭的“歪理”令人无可辩驳,且广为人知,也被无数人引用。当年,陆小曼与徐志摩结婚时,陆小曼就对徐志摩说:“我知道你花心,你不能拿辜鸿铭的茶壶的比喻作借口,你不是我的茶壶,而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用,牙刷不能合用。我今后只用你这支牙刷刷牙,你不准向别人的茶杯里注水。”陆小曼的这个比喻更绝,女性同胞你们结婚时不妨拿来跟老公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