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杭州忆 / 城市乐纪 | 最忆是杭州

0 0

   

城市乐纪 | 最忆是杭州

2017-10-24  真友书屋
石小释 






七年前,枣听要做一个“城市乐纪”的系列。我找到编辑拉拉,承包了杭州的部分。(配音不是我^_^)


《最忆是杭州》,算是我在这个城市待了这么多年的一个纪念。


城市乐纪
杭州篇



注:做成视频只是因为音频超过了规定的半小时上传长度


1
雨碎江南


莺,花。 

烟雨,江南。 

油纸伞,青石街。 

酌一口香醇的狮峰龙井, 

举一袂飘逸的轻丝衣裳, 

在深巷里,浅吟低唱。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2
醉西湖


杭州,被马可波罗称为世上最美丽华贵之城。它不露声色地积蓄了千年的风情,用暖风抚慰着慕名而来的游人。只一个西湖,便胜却人间无数。这里,风能醉人,花能醉人,茶能醉人,水亦能醉人。刚到杭州,最想做的事,莫过于立马奔去西湖,跳入她四季婉转的梦里…… 不醉不归。


这期“枣听乐记”,走进天堂杭州。杭州的美,像西湖的龙井,需要细细地品。伴着悠扬的音乐,沐着熏人的暖风,你会发现,这里的每一处景都有无边的风月,这里的每一栋楼都有深藏的叹息。


爱生活者,爱杭州。 



3
苏堤春晓


水光潋滟。春日的朝霞催开了苏堤满目的桃红,灼灼其华。低垂的柳枝随风一荡,撩起半湖动人的涟漪。间株杨柳间株桃的美景,到了这里才特别得风情万种起来。


跨虹、东浦、压堤、望山、锁澜、映波——六吊桥句读了悠长的苏堤,驻足间,一曲《苏堤春晓》,勾起人们对苏子的一念追思。



4
解夏


杭城的夏日粘稠而冗长,令人烦躁莫名。每到此时,西湖所有的风致都随之偃旗息鼓。只有那一池含苞待放的荷花,亭亭玉立,牵动着满城人的心绪。当第一朵盛开的荷花抢走了杭城各大媒体的头版时,便有人戏谑:不知道还有哪个城市会把荷花宝宝放在报纸的头版头条?


伴着清凉的湖风,携着淡雅的荷香,听着华少翌的这首《解夏》,让思绪绕进林风眠的小楼,拂过岳王庙的红墙,等醒来时,金桂飘香,烦恼尽逝,一切宛如新生。



5
尘缘


菡萏香销。残荷听雨。杭州的秋季短暂地让人怀疑她是否真的来过。唯有站在断桥边,遥望隔岸的北山路,才知道,那半树的黄叶便是秋不及带走的孩子。 


农历八月后,杭城的大街小巷都弥漫起一股甜腻的花香。初来乍到的游人,遍寻不着这香的来处,兀自惊奇。待到秋月升起,这香益发地浓郁起来,秋风拂过,簌簌落了一地的,是广寒宫遗落人间的花精。一曲《尘缘》,带你回味杭州八月满城的桂香。 



6
明月杭州夜


晴西湖,雨西湖,西湖百变的美丽早在东坡千年前的诗句里定格。“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只是,晴雨之外,西湖仍有另一番风姿,隐匿在湖上玉立的三座石塔里。 


中秋月夜,在塔里点上灯烛,洞口蒙上薄纸,灯光从纸中透出,宛如一轮轮明月,倒影在湖中。等到皓月当空,月光、灯光和湖光交相辉映,月影、塔影、云影相互映衬,那便是“一湖金水欲溶秋”的景致了。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知道月色下的林逋在做些什么?还有深夜未归的鹤子么?如果它们都已睡下,那他便可与梅妻好好对饮了。 



7
云水禅心


雷峰夕照、南屏晚钟,在西湖十景中,与佛相关的就有两个。《梦梁录》里说,南宋时杭州至少有四百八十座寺院。 


灵隐寺,净慈寺,上、中、下天竺寺,集庆寺、昭庆寺、天童寺、仙林寺……就在这座城市的中央,山林掩映,塔寺相连,木鱼檀香,经声绵长。 


只是如今,南屏晚钟早已随风飘散。而夕照下的雷峰塔,在新建后,多了一部高耸的自动扶梯。灵隐那咫尺西天的照壁边,齐刷刷地开满了小店,劲爆的流行音乐从劣质的音响中迸射出来……想来,那莲花峰上的三生石边,也早已人头攒动了吧。 



8
葬心


西湖,仿若杭州的一面风月宝鉴。随意打开,里头印着的是烟雨断桥上的油纸伞,是西陵松柏下的同心结,是风雨茅庐里的求不得,是十八相送时的爱别离…… 


所以,轻易别说,西湖能庇护爱情。 



9
西湖山水还依旧


越剧,不是杭州本土的剧种,却与杭州有着剪不断的因缘。 


从《五女拜寿》到《陆游与唐琬》,从《西厢记》到《寒情》,从《红丝错》到《琵琶记》,浙江的小百花早已闻名遐迩。那软糯的腔,婉转的调,与柔情的西子湖水乳交融。“西湖山水还依旧”,从一公园到六公园,这样的声音从未间断…… 



10
烟波弄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巷”是最杭州的地方。 


无论是宋应昌、陆游,还是古龙笔下的圆月弯刀,孩儿巷的故事,总带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金戈铁马。如今,小楼还在,却没了春雨,少了诗意,只在拆与不拆间垂死挣扎。 


百井坊巷里,没了十八排平房,是否还会有一位满族老太太,对着路人伸出小指,说,我在宫里的时候…… 


清河坊挥别了昔日繁华的旧梦,成了杭州古街的代名词,胡庆余堂的招牌仍在,只是不见了红顶商人。 


戴望舒用一首《雨巷》让杭州的小巷名扬天下,多少人慕名而来,只为寻找那丁香一样的姑娘。 



11
印象西湖雨


一出印象西湖,以水做了舞台。水幕如梦似幻,炫彩迷离。一路往南,满目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便到了杭州著名的酒吧一条街——南山路。最繁华时,从柳杨宾馆到钱王祠一两百米路段上就聚集了二十几家酒吧。 


后来,黄龙区与城西区的崛起让南山路不再成为唯一的选择。去“旅行者”,听一场民间乐队演出;去“玛雅”会一会国际友人;再去“TODAY”装一回诗人……朋友说:如果我不在家,就在酒吧;如果我不在酒吧,就在去酒吧的路上。



12
海的梦——甜蜜的孩子


杭州独立音乐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似乎已经无从考证,高天、赵政、金光虎等名字现在说出来,也已经没有年轻人知道。杭电倒是出了一个郑钧,但人家现在也基本上和杭州没有什么关系了。 


看着流传在坊间的《杭州地下摇滚年鉴》,才知道,从97年开始,在杭州,曾经有这么一群追梦的人。 寄生兽、甜蜜的孩子、第二层皮、音乐小虫、“井”唱片…… 他们一直在努力。 


如今,再听这首当年红极一时的《海的梦》,又会勾起多少人大学时的梦呢? 


十月底的西湖现代音乐节,是很多人翘首以待的。它与月初北京的摩登音乐节,月中上海的爵士音乐节一起,让万千歌迷热血沸腾。让音乐回到现场,与歌手们用最饱满的情绪和最真实的声音互动,十月的西湖,等你来。 



13
杭州是个好地方——口水军团


杭州的风情,你住得越久,感触就会越深。总觉得很少有歌能唱出杭州的美,唯有音乐能让人遐想开去,勾勒出自己心中的天堂。


杭州是个好地方,用口水军团这首极具杭州市井风味的歌来结束这次杭州的音乐之旅想来再合适不过,这轻松的RAP,唱出了现在杭州人悠闲自在的生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