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2017-10-24  lixj1028

安西都护府最后一战,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可惜他们最后还是没有等来当初那震慑天下的大唐铁骑,但唐蕃最后一战,那让吐蕃十万人崩溃的代价,希望可以让他们瞑目。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唐宪宗元和三年,即公元808年暴雪漫天的冬天,是大唐王朝西域戍边史上,最为悲壮的时刻:安西都护府最后一支残兵,孤守在龟兹的军堡上,早已在吐蕃的围困下弹尽粮绝。白发苍苍的郭昕将军,慨然拔剑高呼,震天的喊杀声里,面黄肌瘦的唐兵们手持兵器,与登上城头的吐蕃军进行了最后的浴血肉搏,全数壮烈殉难,无一人投降!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太宗贞观年间,国力的逐渐恢复,东突厥、吐谷浑等威胁被消灭,大唐的目光开始转向脱离中原王朝控制上百年之久的西域之地。唐朝利用投降的突厥军队作为先锋,先后征服伊吾(哈密)、鄯善等国,大唐势力成功进入西域。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公元640年,大将侯君集灭高昌,设安西都护府和西州。此后唐朝征服西突厥又连续剿灭了焉耆、龟兹、疏勒、于阗等二十多个西域国家,于其城邦故地置都督府,遂有安西四镇,统辖天山南北。公元702年设北庭大都护府,统辖昆陵、蒙池两个都护府,下辖十六个羁縻州。自此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以天山为界,以安西都护府为主,分治西域南北。753年前后,是唐朝经营西域的全盛时期,势力范围最盛时,称安西大都护府,辖西域全境、中亚,西至波斯、咸海,下辖蒙池、昆陵两都护府和大宛、波斯、条支等九大都督府,并及安息、休循数州,安西都护府位于龟兹镇。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日本绘制的唐朝公元679年前后疆域图

相对于汉朝对西域的简单控制,唐朝对于西域的治理则非常严密。大量设立朝廷直辖的郡县,迁徙内陆人口充实西域,力图将西域变为真正的中国疆域。同时,大唐在西域长期驻扎重兵,在那个时代,安西都护府麾下的数万唐军,对于西域、中亚诸国而言,犹如天兵天将,有无上不可侵犯之威严,因惧而降之城邦部族不计其数,因敬而投之城邦部族数不胜数。自贞观年间,大唐初建安西都护府,至元和年间,最后一任安西都护郭昕战死,安西都护府存在了近两个世纪。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但是随着国内政局的的剧烈变化,唐朝在西域的势力也大大衰退,由高峰跌入了低谷。755年(天宝十四载),唐朝国内爆发了“安史之乱',由唐朝蛮族将领安禄山、史思明率领的东北边疆叛军长驱南下,攻陷东、西两京,唐玄宗怆惶逃出长安,南下四川盆地。玄宗的儿子肃宗在灵武继位之后,调集西北边军勤王平叛,守卫西域的安西、北庭节度使属下的边兵也被大批调往内陆。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756年有三支西域唐军被调回内陆,参加了收复长安的战争,以后在此基础上组成了战斗力很强的镇西北庭行营。除了西域边兵之外,唐朝还征发了西域各国本地的军队帮助平叛。756年肃宗在征发拔汗那兵马的同时,又使拔汗那'转谕城郭诸国,使从安西兵入援。'明确见于记载的有于阗王尉迟胜率领的本国兵马五千。758年秋天,吐火罗叶护乌那多与西域九国首领来朝,请求'助国讨贼',肃宗派他们赴朔方行营效力,西域边兵大批内调,对平定安史之乱起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却大大削弱了唐朝在西域的势力。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唐朝明光铠

西北驻军的内调对唐朝而言,则是一把双刃剑。西北驻军的回调,为安史之乱的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也使唐朝在西北的防御力大为削弱。吐蕃对河西走廊本觊觎许久,只是无奈唐朝长期屯驻重兵防守河西走廊,才无法得手。此时唐朝将河西走廊与驻防西域的守军调回平叛,对吐蕃而言简直天赐良机,于是吐蕃趁机出兵,攻下河西走廊。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唐朝在丢掉了沟通本土与西域的河西走廊后,却依然控制着更为遥远的西域。只是此时的西域,在吐蕃的步步蚕食下,只剩安西四镇与北庭两地,更因河西走廊的沦陷,早已和李唐中央失去了联系,成为了一块名副其实的“飞地”。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不得不说,吐蕃的战略思想很出色,切断唐朝东西联系之后,他们可以慢慢地蚕食没有后勤支援,只能在西边三座孤城坚守的唐朝军队。面对着吐蕃的强大势力,面对着看似必败的战局,尽管西域唐军早已被吐蕃围困成为孤军,可在失去了朝廷支援的情况下,西域守军仍然奉李唐正朔坚守西域。而率领这支西域孤军,固守抗敌的就是唐朝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铁血郡王郭昕。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郭昕与镇守北庭的李元忠联合,坚守安西四镇,甚至在困守之际,还一直试图与远在长安的朝廷取得联系,不断派出人马向长安进发。781年终于有信使回到了长安,与长安失联近十六年的西域,再次与朝廷取得了联络。朝野上下皆被他们“舍身报国”的精神感动,连唐德宗本人都为之钦佩,特意下诏激励西域将士,并拜郭昕为安西大都护、安西四镇节度使,加封武威郡王。此时的大唐刚刚从安史之乱中恢复过来,内有藩镇割据,外有吐蕃虎视眈眈,除了精神鼓励,已经没有余力支持西域!无奈之下,郭昕依旧只能独立坚守。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787年,郭昕困守安西的局势发生了转变,唐德宗因吐蕃“平凉劫盟”,转而与西北地区的另一大势力回纥修好。同时,唐德宗还派遣段文秀,借道回纥前往安西,表明唐朝不放弃西域的决心,以激励坚守安西将士。这对于郭昕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李唐中央依旧无法直接支援安西,但是有了回纥的支持,仍然可以大大减轻北庭、安西二府飞地唐军将士所面临的军事压力,此时边疆也一度出现了安谧的景象。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回纥势力的衰落以及北庭都护府的陷落(790年),郭昕所坚守的安西四镇再次暴露在吐蕃的攻势之下。只是这次在失去回纥与北庭都护府的援助后,郭昕也是独木难支无力回天。

满城尽白发,死不丢陌刀,独抗五十载,怎敢忘大唐?

公元808年,西域的唐军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可以据守的城池--龟兹。吐蕃最后的进攻,也是西域唐军最后的荣光,这个时候的唐军都是坚守了将近半个世纪的老兵,那一年,西域万里疆土上只有龟兹这座孤城上还飘扬着大唐的旗帜,孤城之上的战士早已白发苍苍,明光重铠早已破裂,锋利的横刀早已经缺口连连,那一年安西大都护、武威郡王郭昕,与其部所有唐军将士,历经血战,皆战死城头。坚守西域长达四十五年的郭昕战死了,唐朝也彻底失去对西域的控制。而郭昕则因其受封武威郡王及坚守西域安西四镇的功绩,被后世尊为“铁血郡王。可他们没有灭亡:冲锋的铁骑、如林的陌刀、强劲的箭簇、无畏的铁血战士,还有民族遗失多年的大唐精神与民族自信,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不会逝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