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每年的今天,人类都要庆祝灭绝了一样东西

2017-10-25  神算子H





【今日主打】

1979年10月25日

“人类天花灭绝日”


1


1979年的10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做出了一个决定:


宣布从这一年开始后的每一年10月25日,都将是一个纪念日。


这个纪念日的名称叫做:“人类天花灭绝日”。


“灭绝”这个词,听上去好像有点残忍?其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天花”作为一种烈性病毒,终于完全消亡了。


但是,我相信肯定有不少人,哪怕手臂上都有一个痘状疤痕,也还是会迷茫地问上一句:


什么是天花?


2


所以,就先要了解一下“天花”(small pox)


这不是梵高的画,是天花的病毒


没有确切资料能证明“天花”究竟是从何时诞生的,一般推测,天花刚开始可能只是家畜身上的一种相对无害的痘病毒,但动物和人相处后——尤其是在人类进入农业文明时代,人畜共居之后——传染给了人,就发生了变异。


一旦人类感染了“天花病毒”(Variola virus),大概会有平均12天的潜伏期。感染后的初期症状是发热,头痛和背痛,大概2~3天后,典型的天花红疹就开始密密麻麻地在患者的脸部和全身四肢上出现,然后开始化脓。在之后的三至四周,疹子开始结痂,然后慢慢剥落。



此处应有一张天花患者.jpg,但考虑到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还是不放了,有兴趣的大家自己搜索——你们应该会感谢我的吧。


如果是良性的天花,一般只有1%的患者会有生命危险,但结痂剥落后的部位,痕迹并不会消失,所以患者会的全身都会出现斑点,这也是以前中国人叫人“麻子”的一个由来。


而恶性的天花,会造成患者全身大出血,大概在两周之内就会引发患者的死亡。


得天花的死亡率大概在30%左右。


觉得30%不够高?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3


如果要排一下人类历史上的前几大瘟疫杀手,天花绝对能入选。


3000多年前,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公元前1156年去世)的木乃伊上,就被发现怀疑有天花皮疹的迹象。


公元前6世纪,印度有了天花流行的记载,不过天花造成的最大杀伤力,是在中世纪的欧洲。


无论平民还是贵族,甚至是国王,都逃不过天花的魔爪:英国女王玛丽二世,俄国沙皇彼得二世,荷兰执政威廉二世,包括法国国王路易十五,都是死于天花。


路易十五画像。他的去世是因为感染天花还是一种疽病,还存在一定争议。他的一句名言就是我们熟知的:“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说起欧洲的瘟疫大流行,大家可能会第一个联想到“黑死病”,确实,这场由鼠疫引起的瘟疫,在全世界范围内大约夺取了7500万人的生命,光欧洲就至少死了3000万人以上。


但和影响人类更长的“天花”比呢?它累计曾夺走全世界至少3亿以上人的生命,仅18世纪,欧洲因为“天花”就大约死去了超过1亿人,即便存活下来的人,也留下了满脸疤痕。


给“天花”增加死亡数字的,还有美洲大陆的居民。


15世纪末,在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之前,那里至少居住着3000万左右的印第安居民。欧洲殖民者没用枪炮作为征服工具,而是用天花患者用过的毯子送给毫无免疫力的印第安人——大约100年后,印第安人只剩下了不到100万人。


当然,当时由欧洲殖民者带来的瘟疫还有腮腺炎、麻疹、霍乱等等,但其中的“杀人主力”,是天花。


有着看上去美丽名字的“天花”,其实是按照灭绝人类的节奏在发展的。


但是,最终它却失败了。


4


第一个让“天花灭绝人类计划”受阻的,其实是中国人。


据记载,天花病毒大概在西汉时期传入中国,东晋的炼丹术士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对此已经有了记载。


根据最早的考证,中国在唐朝就研究出了对付天花的办法——以毒攻毒。


这种方法被称为“人痘接种术”,简单来说,就是把患者脓包里取一些脓液,用棉花蘸取后包裹,塞入要预防的患者的鼻腔中(也有研磨成粉,吹入患者的鼻孔),通过引发轻微天花症状,达到对天花免疫的目的。


这种方法至少证明了古代的中国人已经了解到了天花的一个特性:只要得过天花,就能获得免疫力。


学术界对中国的“人痘接种术”究竟出现在哪个朝代还有争论,有“唐朝说”,也有“宋朝说”,还有“明朝说”,但有一点是公认的:到了清朝,中国人对通过“种人痘”来预防免疫天花,已经轻车熟路了。


在清朝,康熙皇帝大力提倡“人痘接种术”,并要求在皇族内率先施行。1742年,清政府还专门命人编写大型医学丛书《医宗金鉴》,其中有详细介绍幼儿接种“人痘”免疫天花的四种方法。


康熙能继承皇位,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小时候得过天花,所以皇族认为他对此有免疫力,可以健康长寿


1688年,俄国派人到中国,专门学痘医,这是有文献记载的最先派人到中国学习“种痘”的国家;1704年,法国传教士把中国的“神奇方法”带回了欧洲;


1722 年,威尔士公主用中国的“人痘接种法”医治好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这种方法开始在英国流传开来;


1744年,中国医生李仁山到达日本长崎,将中国的“人痘接种术”首次带到日本;


1790年,朝鲜派使者朴斋家、朴凌洋到中国京城,回国时带走《医宗金鉴》,也将“人痘接种术”带回了朝鲜。


但是,当中国的“人痘接种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时候,有一个问题还是让人不能回避:


接受过“人痘接种术”的人,依旧有2%到3%的死亡率。


这怎么办?


5


终于轮到爱德华·琴纳出场了。


琴纳1749年生于英国,职业就是一名医生。当时中国的“人痘接种术”已经传入了英国,引起了琴纳的极大兴趣。


爱德华·琴纳


在琴纳开诊所的家乡伯克利,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些得过天花的“麻脸”涉及到各个阶层和各种职业,但有一个职业却从来没有过一个“麻脸”,这个职业就是奶牛挤奶工。那些挤牛奶的姑娘们在当地一个个都是“美人儿”——在天花肆虐的时代,脸上没有麻子,就已经可以跨入“美女”行列了。


对“人痘接种术”本来就有研究的琴纳,随后和一个挤牛奶的女工做了一次深聊,女工的话果然和他想象得一样:


牛其实也会得天花,得天花的症状其实和人一样:全身出“痘”,长满脓包。挤牛奶女工在挤奶的时候,难免会沾染到牛的脓液,然后就会感染“牛天花”,但一般症状是会发几天烧,然后就会痊愈——从此一生对天花免疫。


这个发现给了琴纳以极大的启发:原来,人类天花病毒有个“猪队友”,那就是作为近亲的“牛天花”。而且,“牛天花”的杀伤力比“人天花”要小很多,最关键的是,“牛天花”和“人天花”交叉免疫——人一旦得过“牛天花”,对“人天花”也会终身免疫。


1976年5月17日,那天正是琴纳的47周岁生日,他找到了一个8岁男孩,当着来围观的众人的面,给孩子接种上了从一名挤奶姑娘手上取出的牛痘疮疹的浆液。两个月后,他再次给这名儿童接种了真正的天花浆液(用一根刺破过天花脓包的针,划破了孩子的皮肤)



结果,这名孩子完全没事。


为了不使这例实验不成为孤例,琴纳之后又重复了一次实验,再次获得成功。


琴纳于是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接种过牛痘的人,就此对天花免疫。


毫无疑问,这个研究成果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欧洲的医学权威对这种方法都嗤之以鼻,甚至认为接种了牛痘的人,会染上“牛狂症”,最后会长出牛角和牛尾巴。


当时的一幅漫画,讽刺接种牛痘的人会长出各种牛的器官


但是,老百姓只认一个硬道理:能不能治好天花。


事实证明,琴纳赢了。在大家渐渐接受“牛痘接种”法之后,欧洲感染天花病毒的人数出现了悬崖式下跌。英国政府为琴纳发放了奖金,并为他树立了雕像,德国、美国等国家在19世纪初,开始强制国民接种牛痘。


琴纳当时自己可能还不知道,他开启了人类医学的一个全新学科:免疫学。


6


1805年,“牛痘接种法”从澳门等地,又传到了中国。


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率先用“牛痘接种”替代了“人痘接种”,然后,这种方法慢慢在全中国普及。


到了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天花”在中国还有存在,这一年数据显示,天花患者有44211例,其中因此而死亡的人为7765人。1950年10月,周恩来总理签发《关于发动秋季种痘运动的指示》,在全国各地推行种牛痘。1960年,在云南和缅甸接壤的一个小村中发现最后1例天花病人后,中国再未出现天花患者。


从世界范围来看,1970年,包括美国在内的20个西方国家宣布彻底消灭了天花。1977年10月26日,在非洲的索马里发现了一例天花病人,从那以后,各国的卫生组织就再也没有发现过一例天花病人。


1978年,美国一名女摄影师被查出患了天花,但那是因为她在大学医学部的病毒实验室里感染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宣布:如果连续2年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发现一例天花病人,就可以宣告人类的“天花病毒”绝迹。


所以,1979年10月25日,就成了“人类天花绝迹日”。


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曾发过一个悬赏:谁能再发现一个天花病人,就奖励1000美元(大概相当于现在3000美元左右)


直到现在,这笔奖金都无人申领。


【馒头说】


最近在追一部比较老的美剧,叫《末日孤舰》(The last ship)


看过这部剧的都知道,这就是一个讲人类如何防止病毒毁灭全世界的故事——当然,我们都懂的,“人类”的希望和未来,总归是握在美国人手里的。


这部美剧我个人觉得总体一般,属于屁好看不好看的,其中对于“美国式主旋律”的宣扬有些露骨(无论国内外电影,我都不反感主旋律电影,但我欣赏构思巧妙的,比如像《吸血鬼猎人林肯》这种),但我还是追完了第一季。


因为和不少病毒末日片一样,《末日孤舰》不仅讲病毒,也讲人心。


在剧中,毁灭人类的病毒之所以能肆虐,起因就是一位人类科学家改变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使得病毒一下子变得超强。而就我目前看到的第一季结尾——不剧透——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已经不是病毒,而是人心,是自己。


天花在这个世界上真的被完全灭绝了吗?其实并没有。


根据当年的约定,全世界还剩下两份天花病毒的样本,被保留在两个地方:一个是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另一个是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国家病毒学与生物技术研究中心(VECTOR)


世界卫生组织曾召开过6次会议,试图彻底销毁天花病毒的样本,但因为各种原因,一再推迟,比如美国的一个理由就是:需要研究新型天花疫苗——但问题是,天花已经在人类世界消失了。


上世纪80年代,曾有消息传出:俄罗斯实验室的天花病毒样本失窃。


而就在2014年,美国华盛顿一家政府机构的实验室搬家,发现6管上世纪50年代遗留下来的样本,一查,是天花病毒的样本。


唉!科学家和医生能努力防止病毒杀人,但防不了人杀人啊!





    来自: 神算子H > 《社会》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