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明理 / 历史传说 /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

分享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2017-10-28  好了明理

---史话三晋离石篇

在《后汉书.匈奴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这便是“天之骄子”的来历,也是后来称之匈奴为“胡”的来历。

匈奴历经了漫长而又曲折的发展,在当时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这支骁勇善战且又顽强的草原民族在与汉民族的不断融合中,最后出现在历史上的“离石胡”,成为了中国历史舞台上的绝唱。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离石位于吕梁山中段西侧,为山西西部重镇。特殊的地理位置在历史上几经变迁,战国时便为赵国之离石邑,西汉首度置县。

进入东汉永和五年(140)后,离石这个地方就开始被打上了“匈奴”的烙印。

原领三十六县的西河郡郡治迁至离石后,仅管辖十三县。原来归附的南匈奴以及被东汉打败的北匈奴五十八部二十多万人相继内迁进入山西定居。

早在东汉永平二年(59)时,“领户三万四千,口二十三万七千三百,胜兵五万一白七十。”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曹操因“群臣竞言胡人猥多,惧必为寇,宜先为其防”,将其部众分为五部,分置于各地,选汉人为司马以监督。其中匈奴的核心部分已经居住山西中、西、南部多年,被称之“五部胡”。

因居于山西,又称“并州胡”。

当时“五部胡”全部安排在吕梁山区,计三万多部落二十多万人,加上代郡的二十多万鲜卑人,总数高达五十万人,已经超过当地汉人。“整个陇东、陕北、内蒙及晋西北俱为胡人所居”。

因实行“胡汉分治”,加之“因其衰弊,迁之畿服,士庶翫习,侮其轻弱。”且“掳其为奴为婢”。比如西晋“并州刺史、东嬴公腾执诸胡于山东卖充军”。

自然就使得“使其怨恨之气毒于骨髓。”

西晋名士江统《徙戎论》中提出了“并州胡”的危险性:“今五部之众,户至数万,人口之盛,过于西戎。然其天性骁勇,弓马便利,倍于氐、羌,若有不虞风尘之虑,则并州之域可为寒心。”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果不其然,西晋末年,匈奴五部大单于刘渊在左国城(今吕梁方山)起兵,“二旬之间,众已五万”,“及永兴元年,刘元海僭号于平阳,称汉,于是并州之地皆为元海所有。”最终攻克长安,俘虏晋愍帝,西晋灭亡。

刘渊迁都平阳(今临汾)后,离石似乎被人遗忘了。

因为在随后的一百多年里,中国北方各少数民族纷纷登上历史舞台,诸多政权层出不穷,大大小小建立了不下二十个国家政权,史称五胡十六国。而这些,大都与离石有关联,都是当年汇集于刘渊帐下,比如后赵的石勒,以及刘渊的同宗后来建立大夏的赫连勃勃。

其实有大量的“稽胡”居住在吕梁山区,又被称之“山胡”,“盖匈奴别种......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山谷阻深者,又未尽役属。而凶悍恃险,数为寇乱”。且“汾州之北,离石以南,悉是生胡,抄掠居人,阻断河路。”

“山胡”以地名分别以命名,以黄河为界,河西被称之“河西山胡”,分布于陕北今靖边、延安、宜川、绥德等地,河东有“离石胡”、“西河胡”、“吐京胡”、“并州胡”、“汾州胡”、“上郡胡”等,集中于吕梁山区。

其中以“离石胡”人数最多,实力最大。

这些“山胡”栖身于自然封闭的群山环抱之中,多为内迁民族多种混血,诸如后来被因冉闵“杀胡令”逃脱的羯族以及鲜卑别部,还有羌族、苗族等,主要还是以匈奴为主。

后氐族苻坚兵败,鲜卑拓跋部趁势而起,与鲜卑慕容展开争夺。

吕梁山区,其实就是这些战败胡人的避难所。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从鲜卑拓跋氏建立政权以来,在初创基业的六十多年时间里,大部分的战争就集中在离石、石楼、孝义和汾阳等地。

“山胡”们的实力在不断加强的同时,也试图建立割据政权。

《魏书》记载:“天兴元年(398)三月,离石胡帅呼延铁、西河胡帅张崇等等不乐内徙,聚党反叛。岳率骑三千,讨破之,斩铁擒崇,搜山穷讨,散其余党。”

“永兴二年(公元410年)冬十有二月辛巳,诏将军周观率众诣西河离石,镇抚山胡。”

几乎是每隔上两年,就得征讨一番。从吕梁山黄河沿线,从离石到石楼,最南边到达临汾的吉县,当时称之为“胡荒”。

《水经注》载:“置六壁于其下,防离石诸 胡,因为大镇。”可见当时的“胡荒”闹得有多凶。

北魏王朝崩溃后,随之出现的北齐,依旧为吕梁山上的胡人头疼不已。

在天保三年到天保五年间(552-554),北齐名将斛律金分别在今临县、离石、石楼袭击“离石胡”,为此北齐皇帝高洋专门修筑长城。

北周灭北齐后,“山胡”依然还没有平定,当时“汾州以北,离石以南,悉是生胡。抄掠居人,阻断河路。”

直到隋朝大业十年(614),“离石胡刘苗王举兵反,自称天子,以其弟六儿为永安王,众至数万。将军潘长文讨之,不能克。”

公元617年五月李渊太原起兵,次年五月称帝,灭隋定国号唐。

“武德二年(公元619年),离石胡刘季真叛,陷石州,刺史王俭死之。”

到了唐朝初年,“离石胡”依旧在吕梁山区活跃。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李渊诏令太子建成统军:“稽胡部类,居近 北边,习恶之徒,未悉从化。潜窜山谷,窃怀首鼠,寇抄居民,侵扰亭堠。可令太子建成总统诸军,以时致讨。分命骁勇,方轨齐驱,跨谷弥山,穷其巢穴。元恶大憝,即就诛夷,驱掠之民,复其本业。”

可见当时李渊下定决心要彻底消灭吕梁山“山胡”了。

当时“离石胡”刘季真依附于刘武周,且北连突厥。对于刚刚兴起的唐王朝而言,必须除之以决内患。

由并州总管李仲文率部攻打,并迫使其投降。等李世民领兵北上在雀鼠谷大败刘武周部宋金刚,收复并州。在离石再置石州,李渊下诏任命“离石胡”刘季真为石州总管,赐姓李,封为彭山郡王。

没想刘季真后又再度叛变,被李世民率部打败,杀掉了其弟刘六儿。刘季真趁乱北逃投奔高满政。高满政为刘武周部将,主张“尽杀突厥以归唐朝”,遂将刘季真斩杀。献城投降,被封为朔州总管,荣国公。

从莫顿单于率“三十万控弦之士”纵横漠北强盛一时,到霍去病“祁连山下无颜色”;从王昭君“匈汉和亲”,到匈奴南北分裂;从刘渊左国城匈奴复兴,再到吕梁山“山胡”“胡荒”;最终“离石胡”的灭亡。

至此,历经曲折及漫长的匈奴在山西彻底消失,最后的匈奴也消失于历史舞台。

谈古论晋:关于“离石胡”,融入华夏文明的最后匈奴

他们的历史已经成为华夏民族的组成部分,也深深融入了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血脉之中.......

至今吕梁依旧犹存当年匈奴人的都城左国城、防离石诸胡的六壁......

在吕梁部分地区,依旧可以看到高鼻深目黄发白肤的数代混血后裔.....

也可以看到数个疑似音译的地名和这些曾经的匈奴相关的地名.....

直到今天,“宁听汾阳人吵架,不听离石人说话”。因为受不了吕梁离石人铿锵激昂的高门大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