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

2017-10-30  lindan9997
2

他天生六指,就是在右手拇指的指根处又长了一根半指长的小指头。他长得瘦弱白净,喜欢穿白色衣服,虽然生在农村,领口袖口总是雪白的。兄弟四个跟着爸爸一起过日子,另外三兄弟上地里卖力气,他却喜欢在家里洗洗涮涮烧火做饭。因为他是家里的老嘎达,二大爷惯着他,俩兄弟也不得不让着他。

后来,他不想继续呆在农村,就出去打工了。混到20多岁时回来过一趟,“正好”赶上二大爷家分家。大哥分去了西屋的一间半,二哥分到了屋后的院子作房号,三哥分到了大部分的农田和拖拉机,留给小宝的只有东屋的一间半房屋和部分田地。

分完家,小宝就把农田租给了三哥,对于种地,他是嫌弃的。春种的时候,他蹲在地头和我爸吹牛皮,说有出息的谁种地啊,种地能挣几个钱,要发财还得走出去。

后来他去参场看人参,这个活计类似于工厂里打更的,吃住全在参场,主家包吃包住还有工资。那时候三大爷家的柱哥也在。除了看参,参场忙起来的时候他们也要帮忙清理场地,播种,移参,搭参棚。冬天的时候,他们也不能回家,就住在山上的木头房里,主家定期用爬犁往山上送米面蛋肉,土豆白菜等吃的。他们在山上养了一只小土狗,偶尔会煮几个鸡蛋给小狗解馋,因为伙食不错,所以第二年春天,俩人都胖了一圈,狗也养的肚皮滚滚,毛管锃亮。

开春的时候,小宝又回来一趟,收了地租钱,又打了一桶酒到我家看望我爸妈。当天晚上,我爸陪着他喝到二半夜,俩人都喝多了,瘫倒在炕上。小宝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五六根半截的人参,只有人参头和肚子,没有参须子。他说这些是参场里偷出来的,偷了十几根,别的亲戚家都是一家给一根,剩下的都特意孝敬我爸妈,给我爸泡酒,给我妈熬鸡汤,给老妹补身体。我爸高兴的接过来,连声说还是小宝惦记老叔啊。小宝说,那是啊,我不惦记老叔我惦记谁啊,在我心里老叔老婶就是我亲爹妈啊。情到深处,还挤出了几滴眼泪。他又说,老叔你别怕绝户没儿子,我就是你亲儿子,以后我来照顾俩妹妹,我给你和我老婶养老送终。我爸说你要真给我养老我就把房子和地都给你,我的财产不给儿子给谁啊。

我妈实在听不下去了,躲到外屋地去烧炕了。我也困极了,催小宝赶紧走,我要睡觉。

他们叔侄俩也是墨迹够了,喷着酒气一遍一遍的吆喝“你是我亲老叔不?”,“你是我亲侄子不?”。最后看我有点急了,他才慢悠悠的蹭到炕沿边。穿完鞋,他说老妹来跟哥拥抱一下,我想着抱完了他就可以痛快的走了,就过去轻轻的抱了一下他,结果他抱住我就不撒手了,越勒越紧,满嘴酒气都喷到我脸上,嘴里嚷嚷着你真是我亲老妹啊,这时脸越凑越近。

我吓得哇哇大叫,冲着外屋地喊我妈救命。我妈拎着烧火棍冲进屋里,指着小宝说:小宝你赶紧回家,别在这撒酒疯。小宝松开手,酒也顿时醒了,讪笑着,说我和我老妹闹着玩呢。

那时候我已经上初中了,闹不闹着玩我心里清楚的很。

他说第二天再来看我爸,当然第二天也没来。我和我妈责问我爸说把房子送给小宝的事,我爸说不记得了,再问,就说是话赶话糊弄小宝呢。

之后,小宝又出去打工了,先是跟着柱哥去了林场。干活的空隙跟着工友们去树林子里掏鸟蛋。听说有一回他们看到山崖边一个孤树上好大一个鸟窝,一个工友爬上去掏蛋,结果蛋没掏着却被回巢的老鹰啄掉了眼睛,眼珠子提溜出来多老长。工友成了独眼龙辞工走了,他们再也不敢去掏鸟蛋了。冬天住在山上的地窨子里,因为生火屋里暖和,经常有蛇在房顶的烂草里钻来钻去,有时候半夜还会钻破顶棚的土,落到熟睡的人身上。

小宝受不了山上的恶劣环境,考虑去大城市打工,于是他就去了深圳。在深圳六七年,据说他攒下了十几万块钱。期间他只过年回过两三次家,最后一次回家,是给二大爷奔丧。二大爷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天了,大哥搬走了,三哥也搬走了,二哥住在后屋也从来不去前屋,二大爷坐在小后屋地上,靠在炕沿边上,脑袋上破了个血窟窿,也不知道是自己摔的,还是被人害的。

兄弟几个平分了翻找出来的几千块钱,把二大爷匆匆的葬了,该种地的种地,该打工的打工。走之前,小宝又来看望我爸妈,这次谁也没提给我爸妈养老的事。

去年春天,小宝回家了,把老房子好好装修了一番,窗户和门都换了,屋里也粉刷一新,吊了顶,还买了几个新柜子。大哥搬走好多年了,整个房子都是他的了。他想把房子装修完,好好说个媳妇,在外边混到四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在城里买不起房子,更讨不起媳妇。

房子装到一半,小宝就被骗了。他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漂亮女的,俩人加了微信,没几天就聊得甜哥蜜姐的,一个月就开始叫上老公老婆了,为了能视频,小宝甚至在家里拉上无线网,每天早上也看晚上也看,越看越想的心痒痒。恨不得马上能和那女的结婚,住在新房里,搂着自己的媳妇,好好的过过瘾。

那女的好像相中小宝了,也答应和他结婚,但是得要三万块钱彩礼。小宝想都没想就把钱打过去了,先是打了五千,给女的买个金镯子,又打了一万五,剩下的一万块等着女的过来,他立马当场转给她。

但是女方拿了两万,就彻底把小宝拉黑了,微信不回,电话关机,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宝最开始不信上当,还想按照女方给的地址去找,结果托了公安局的人查,姓名和地址都是假的。当然在火车上和恋爱时小宝也没查过女方的证件,那时候想着两好尕一好,谁想着能使骗钱的呢。

过了这事,小宝彻底蔫儿了,村里人都笑话他,花了两万块钱,手都没摸到。这么着还不如去嫖呢,想要啥样的要啥样的,只要有钱可劲挑,想亲想摸都可以,想咋地都行。

新房装修好了小宝也不高兴,当初铆劲的装修是为了讨老婆的,结果房子装好了,老婆没了。他也不爱在新房里呆着,没事东家出西家进,没多久就迷上去卖点打麻将。玩了一秋带半夏,输多赢少,手里的十几万估计只剩下几万了。他觉得不能继续下去,这些钱是在工地里卖命挣下的,不能全败霍了。他得找个人帮他管着,于是就找到了四大爷家的二姐。二姐不止管着他的几万,还管着五大爷的几十万,年年给利息,还能差他这几万块钱嘛。至于本金最后能不能吐出来,我们外人也管不着,好在还是亲戚,有肉不得烂在锅里吗。

又混了一年,小宝觉得还得出来打工,正好又跟着我爸喝了几次酒,我爸说明年他不种地了,来南方打工,守着俩闺女,也算有人养老了。小宝趁机忽悠我爸,说他也要跟着来,重活干不了还能打更呢,吃住也不麻烦俩妹妹,就是麻烦到了也会给钱的,房租饭钱都差不了。我爸忙说这说的是啥话嘛,自己亲兄妹提钱多伤感情啊。到那了咱爷俩就安心住下,南方活多,给咱工资少了咱都不干。

小宝直接打电话给姐姐说了他要来的计划,姐姐又给我打电话,我又给我妈打电话,我苦笑着说我爸当我们在这发财当老板了,管吃管住还得给找工作,难道都忘小宝当初抱我那个事了?他现在四十多岁了,老光棍一条,就说不冲我们,要是在外边犯点什么事,我们一家不都得受牵连?

我妈第二天去跟小宝说了,我们在外边也是打工的,南方房子小,住不下那么多人。我爸也是说大话呢,他都六十多岁了,去了能干啥,还是安心在家养牛吧。

小宝也没说不高兴,就是又给姐姐打了几个电话,有空就给姐姐发视频,也不管是不是在上班时间。后来姐姐说了,工厂里真的不招人了,现在还在裁人呢,小宝才彻底消停了,电话不打了,视频也不发了。

我打电话给我爸,让他没事少在村里吹牛皮。给他们养老我们是愿意的,但是再养个哥哥我们就不愿意了。我们小时候挨打挨骂挨饿受冻的时候都没哥哥,现在也不需要了。

我最后强调了一遍,别听他说你绝户给你养老,都是骗你的。他自己的亲爹尚且不养,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养你呢,还不是看中了你的家产?

我爸哎哎的应着,说我没说让小宝养老啊,我还得指望你们姐俩呢。

我又追加了一句,酒也不准和他喝了。

(全文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