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昊太 / 芯片 / 丹尼尔·希利斯,当今著名的计算机科学...

分享

   

丹尼尔·希利斯,当今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丹尼尔·希利斯[W. Daniel Hillis],『有一人』...

2017-10-31  太昊太
丹尼尔·希利斯 (W. Daniel Hillis) (born September 25, 1956, in Baltimore, Maryl) :是当今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并参与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计算机之设计工作,在美国拥有三十四项专利。他也是思考机器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与创办人之一,并为其主要产品:连结机器(Connection Machine)的首要设计者。希利斯同时担任几家科学期刊的编辑,包括《人工生命》(Artificial Life)、《复杂》(Complexity)、《复杂系统》(Complex System)和《未来世代计算机系统》(Future Generation Computer Systems)。著作有《连结机器》(The Connection Machine)。《电脑如何思考》一书作者。

丹尼·希利斯(Danny Hillis):全名威廉·丹尼尔·希利斯William Daniel Hillis (1956.9.25.出生与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美国发明家,企业家,作家。思考机器公司创始人之一。该公司开发了连接机,系希利斯在麻省理工学院时设计的平行超级电脑。他同时也是“今日永存基金会” Applied Minds, Metaweb等三个机构的创始人之一。著有《石头上的图案:使电脑工作的简单概念The Pattern on the Stone: The Simple Ideas That Make Computers Work》

希利斯有点像一个没有放弃孩童特质, 却已经长大的成人。

“迪斯尼公司”负责产品开发的副总经理。 曾与人合作创办 “思考机器公司” ( Thinking Machines
Corporation,TMC),提供“知识发现”软件与服务,协助使用者从数据库获 取有用的信息,以便预测未来,解决企业经营的难题。

“我们创造仿生环境而不是接受自然环境的理由是,我们想要环境保持其不变和可预测性。我们本来有一套计算机编辑装置使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界面。于是大家都设置了各自的界面。然后我们发现这个主意很糟糕,因为我们不能交互使用别人的终端。于是我们走回老路,一个共享的界面,一个共同的文化。这是使我们集合在一起成为人类的东西的一部分。”

大部分人眼光都很短浅,不喜欢从 10 年、20 年去看事情。然而就长期 而言,我们有可能彻底改变人性。也有人想到这点,但是却不喜欢深入思考, 因为那改变太深远了。今天,因特网上最主要的活动便是万维网。有人错以 为因特网就是万维网,其实因特网络是一个崭新的、肥沃的新天地,上面可 以培育出许多新东西,而万维网只是第一个在上面长出来的东西,不过形式 还相当原始,在新媒体的外衣下,骨子里仍是老媒体。它一方面为因特网加 了一点料,一方面也拿走了一些东西。

万维网提供一大群人一种新的渠道。万维网上,口与耳的比率比一般大众媒体要平均,因此比较公平。事实上,因特网络和一般大众媒体不同的便 是,网络上的嘴巴可能比耳朵要多。这事时常发生。会发生这种现象最主要 在于网络降低了出版发行的门槛,让信息很容易出门。一般人不相信大型组 织,他们不喜欢自己的意见被大型组织限制。这种能够收回自己的发言权, 并放上因特网络的感觉,与这个什么事情都自己来做的时代潮流很适合。万 维网的能源不是来自于渴求信息的人,而是来自于有信息要发表,以及有能 力提供别人发表信息机制的人身上。

在老观念上,所谓信息就是对接收者有意义的消息。但是一般人上网时,并不追求这一类的信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万维网的推动力,会发现通信行 为本身对发送者的意义与对接受者的意义至少是一样大的。在万维网上玩得 最开心的,是那些在网上从事出版的人,而不是那些从网上抓信息、读数据 的人。目前因特网上真正的商机,便是在网上提供给大众一个发表意见的园 地,和让他们发表意见的方法。例如 Industry.Net 公司,提供客户把产品放 上万维网上以供查寻的服务,并据此收费,但对上网搜寻产品的人,该公司 并不另收费。也就是说,想说话的,想要被搜寻者找到的人,才需要付费。 

万维网也有部分推动力来自于“万维网是一个新疆域”的概念,因为新 疆域代表拓荒,越早到的人,越可能找到金矿、挖到宝、并流芳百世,就好 像早年的淘金热一样,虽然大家为了黄金而一窝蜂往大西部去拓荒,但最后 的结果不在于少数人赚了大钱,而在于它为文化及社会造成的莫大冲击。万 维网也一样,它改变了社区概念,创造了一个新的区域,让新的居民进入, 建立崭新的人际关系。我们可以预期,万维网上以后将有很多无人的鬼城。 当我们看内容与个人,或电脑与个人之间的互动对,首先看到的便是因 特网提供的新的互动模式。凡是自觉有话要说,而且说了以后对别人会有用的人,不必再经过传统模式:先说服庞大的官僚与权利组织自己的信息有用, 然后才能与客户连接上。现在一切都在万维网上,随便在一间地下室装起一 台电脑,加上一个很棒的点子,马上就可成为跨国公司的老板。

  通信简化,对大众而言,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就是,那些我们 时常听到的“一夜致富”、“从地下室的一台电脑起家而成巨富”的故事, 越来越多。而坏消息,或许这一类的淘金故事太多,因此有太多在地下室装 起一台电脑的人,会设法联络你我,使得沟通渠道中的杂音越来越多。因特 网络对人类沟通的冲击,基本上有可能导致人类的互动,接触面越来越广, 但内容却越来越粗浅。“专注”在因特网络是稀少商品,因为每个人都只有 有限的专注时间长度。在未来,管理注意力的机制,将会越来越重要。

  这种现象所造成的结果之一,便是品牌在因特网络上将日益重要。品牌 认同的概念这一阵子在一些产品上已经被稀释得差不多了,因为品牌之间相 去太远,使得它们失去了意义。但迪斯尼却是少数,也可能是对消费者有意 义的惟一的制片厂商标。在未来,消费者如果和产品没有特殊形式下的关系, 例如消费者本身即为专门运送某种货品的卡车司机,或专门为某产品上架的 送货员,而可以自由地与产品供应者建立关系时,知道谁是产品的生产者便 日益重要,因此品牌的重要性也就水涨船高。

销售信息上很可笑的一环是,销售者除了将产品交到消费者手上之外,无法展示自己的产品。消费者花钱购买信息时,买到的是最后得手的信息, 而非尚未到手的信息。也就是说,这个交易行为中惟一有价值的,是消费者 与上一次提供信息的销售者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我们期待在渠道中得到的价 值。如果这信息是通过因特网络得到的,那么惟一有价值的就成为品牌,因 为在网络上,品牌就是渠道的名称。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个 品牌名称,例如作者名字就是最好的品牌代表。

迪斯尼可称为一个品牌,因为如果我们看到一个盒子上写有迪斯尼字样时,对盒子的内容会有所期待。 “MCA/环球”只是一个电影公司的名字。或 许“环球”本身有足够的经济规模,可以和工会谈判,可以做很多事,但是 消费者看到“环球”字样时,并不会对它的产品有任何期待。哥伦比亚广播 网的董事长佩利曾经和我说起过去,在广播当道的时代,哥伦比亚广播对听 众是有独特意义的,和国家广播所引起听众的联想截然不同。今天,哥伦比 亚也好,国家广播也好,对接受信息的人毫无差别了,因为在一台上可以看 到的,另外一台也可以看到。

再以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aedia Britanica)公司来说,该公司过去最大的资产在于其庞大的销售人员组织。但是在今天的世界中,销售人员组 织庞大反而成为负担。可是大英百科全书的品牌却是一个了不起的品牌,如 果该公司能够想出一个方法将品牌用到万维网,与百科全书的书本身完全分 离的话,这品牌的价值还会再增加。

  关于互动的观念,还有很多混淆不清的地方。与其和一堆角色互动,不 如被动地听别人说故事;与其拿一整套汽车零件或一堆布料在手上自行设计 汽车或衣服,不如由别人把一部汽车或一件衣服直接送到我们手上。没有人 想上馆子去煮自己要吃的饭,同理可推,即使我们有能力将所有万维网的东 西组合成一张报纸或一份杂志,但我们宁愿有人把报纸或杂志编好,交到我 们手上。

展望未来,因特网络承诺的新世界不仅让人与人互动,它将让电脑与电脑大规模地互动。现在很流行把电脑当成多媒体引擎,因为一般人都觉得它 是一个可以吸收声音、照片等所有其他形式媒体,并操纵、玩耍,让它们在 屏幕上起舞的引擎。在这一方面,电脑的确造成许多新的人类互动形式,可 是我们忽略了电脑真正改变人类的,不在于操纵、把玩人类赋予它的思考与 想法,而在于它自我操作思考的能力。

  从这里,我们回到“万维网为因特网上生长出来的第一个生命形式”的 概念上。它其实是个低级的网络形式,我不想贬低它,不过仍不得不说它真 的很原始。电脑把万维网页传来传去时,并不知道里面在说什么,只负责传 送比特,至于比特的内容,对电脑并不具有任何意义。这时候,电脑和电话 系统在功能上根本没有两样。如果电脑能够懂得信息的内容,事情就会有趣 得多。Java 是网络上第一个开始在这方面走的,Java 代表的是一个电脑对另 外一个电脑说出对双方都有意义的东西。不过 Java 或许不是一个好例子,因 为我这里所谓的意义,可能指的只是一个在屏幕上画一条线的指令。意义或 许微不足道,但是基本上它却饶有深义,因为它代表了电脑开始互相懂得对 方了。

  长远而言,因特网络的基层架构将越来越丰富,并可独立于人脑以外自 发构成概念。正如我在我的并行电脑上所述的模拟未来情况,我们可以想像 在今后演化的过程中,因特网络将会出现很多令人兴奋的发展。我可以想像 因特网络上出现相当规模的组织形式,并出现复杂到人脑无法装下的超复杂 思考。

在《月娘是个严苛的情妇》(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这一本书中,作者海因莱因(Robert A.Heinlein)把电脑网络描绘成一个有直觉的 个体。这或许是个极端的例子,但是我们的确已经发现一些非经设计的组织 出现。这种现象在生物中屡见不鲜。我们观察,然后发现一些组织形态,我 们甚至还可以解释它的运作,但这并不表示这组织是我们设计制造出来的。 在因特网络越来越复杂而电脑也开始互动(不仅传送人类的讯息,并且将其 意义传送给其他电脑)的今天,我们将会像欣赏宝贵生物的功能一样,尝试 发觉、理解电脑新的组织形式。我们不必了解所有的细节,就好像我们对生 物世界的运作也不完全理解一样。就长远而言,这是极端重要的。一些人类 永远不可能理解的组织新形式,将从此演化出来。就眼前而言,人类组织的 形式已透过电脑形式表现出来。

丹尼尔·希利斯会为迪斯尼工作,是极其自然的。他创办了思考机器公 司,并非常具有创意地设计出大规模运用并行计算原理的“连接机器”(connection machine),他开过救火车上班,并为米顿·布拉德利(Milton Bradley)设计过玩具。在大学念书的时候,他突然爱上把所有东西都作成电 脑,有一次,还和几个朋友把 1 万个破铜烂铁的零碎部件拼凑起来,作成一 部会玩圈圈叉叉游戏的电脑。

希利斯有一部分魅力来自于他一直保有童稚般的好奇心和行为举止。我还记得 1988 年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第一次在电话上交谈。当时他在麻省 康桥的家中。两人越谈越深入,最后进入了物理和运算的话题。“这实在太 有趣了,”他说,“我想到纽约,当面和你继续谈。”3 小时之后,我的门 铃响了,打开门,外面站了一个服装整齐的嬉皮士,长头发,普通的白衬衫 和牛仔裤,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拿。我们继续谈了好几小时。

隔了一阵子,轮到我回拜时,看到科学家兼当时全美最热门的公司创始人的另外一面。他和家人住在布拉托街(BrattleStreet)附近一间老房子里。 走进去,见到一大堆玩具娃娃。两对娃娃(1 对金发的来自法国,一对褐发 的来自阿根廷)、一只狗和高朋满座的客人,围绕在希利斯和他美丽妻子帕 蒂(Patty)身边。我在客厅中安顿下来,听希利斯和进化生物学家杰伊·古 尔德谈论大规模运用并行计算原理的电脑应用在演化理论上的效应。而希利 斯的老师明斯基(Marvin Minsky),则在隔壁房间的大钢琴上弹奏着莫札特 奏鸣曲。

  希利斯将精力集中于让处理器同时工作,以便让互相连通的处理器能够 同时进行演算,就像因特网上一样。希利斯认为因特网有潜力成为能够互相 沟通的智能体。对这一点,他尤其兴奋。“从某个角度来看,”他说,“因 特网可以变得比网络上任何人或任何站都要聪明。并行处理可以让因特网络变聪明。我们现在看到的因特网络,还只是未来可发展之智慧的千万分之一 呢。”

  希利斯眼中今天的因特网络,只不过将庞大数量的文件,储存于各个地 方,而在重任召唤下,立刻能够现形而已,不过文件基本上和过去的文件没 有两样。理论上,因特网络也可以在纸上操作,只是在电脑上作业比较方便 而已。“我有兴趣的是从这里更进一步,”他说,“让文件不只是被动的文 件,而能发挥主动计算功能。这样使用者便能够利用因特网络思考他们作为 一个个人所无法思考的事,而因特网络也会想出个人在因特网络上无法想出 的新事物来。”

  他提出很多问题,如:电脑在功能上有没有什么限制?电脑会思考吗? 有学习功能吗?他智力范围之广,令人惊异。而且不像其他从事电脑业的工 作者,希利斯不将自己局限于任何一个特殊团体中,而在不同的领域中都有 好朋友,其中不乏这地球上最聪明的人。明斯基说过:“丹尼尔·希利斯是 我见过最有发明头脑,也最深邃的人。”哲学家丹奈则说:“希利斯创造的 如果不是第一个,也是最早一批实用、而且真正使用到大量并行运算功能的 电脑。”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盖曼(Murray Gell—Mann)观察到,希利斯不 但胆子很大,思考深邃,并且还很有效率。希利斯是个“天才小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