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weilin / 待分类 / 囚徒的良心

0 0

   

囚徒的良心

2017-10-31  Yuanweilin

明 陈洪绶 高贤读书图

造物所忌曰刻曰巧,万类相感以诚以忠。



公元600年,隋开皇二十年。大约十年前,江山一统,中国经过近三百年的分裂后,终于迎来了一个短暂而辉煌的统一朝代——隋朝。

此时,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因为十八年后,天下又将易主,届时,那个让我们魂牵梦绕、深情款款的朝代就该来了。

在大隋朝盛世的夕阳中,一队人从山东齐州启程,蹒跚着踏上了他们的苦旅,他们是这个朝廷的犯人,即将流放的囚徒。

他们一行七十余人将跋涉千里去往大隋的首都长安,然后在那里,接受最终的判决。押送这队犯人的是一个名叫王伽的人,时任齐州行参军,这个芝麻大的小官,接下来将用他的人格照亮那段苦难晦暗的旅程。

一路上,流犯们披枷带镣踟躇前行的苦况让王伽备受煎熬。作为一个仁者,他的恻隐之心已经被折磨得伤痕累累。

当他们最终进入荥阳时,经历过无数次天人交战的王伽决定向自己的善良认输。但在采取那个行动之前,我还需要一个过门,那是一次关于良心的试探。我要确定,他们不是怙恶不悛之辈;我要确定,他们的心中还有一线光明;我要确定,他们,值得我的善良。

王伽派人把这些囚犯叫了过来。然后是深深的责备——你们犯了国法,接受惩罚,本是罪有应得。但为了押送你们,朝廷还得大批差人,陪着你们一路风餐露宿,你们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然后,他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那个答案。包括为首的李参在内的所有囚犯面对这种责备,都流露出了很大的痛悔和不安。

在这种痛悔之中,未泯的天良依稀可见。于是到了王伽心中那份悲悯登场的时间——

他命令负责押送的士兵打开那些囚犯身上的镣铐,然后他对那七十多流囚说道,你们就这样自己轻装上路吧,没有镣铐,也没有看守。我们约定,在某月某日,朝廷规定的最后期限日,我会在长安等你们。如果你们有一个不到,那我将替你们受死。

为了你们的苦难,为了我的不忍,我把自己放上了命运的轮盘。

在片刻惊愕之后,囚犯们终于明白他们遇到了什么。一份素昧平生者的恻隐,还有久违的对他们良心的相信。那一刻,他们人格中最光辉的部分启动了。

擦干眼泪,小心地珍藏好心中的感动,囚犯们三三两两地上路了。向长安出发。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到的。

若干时日之后,长安,刑部大堂之前,一群行色匆匆、衣衫褴褛的人赶到了。尘满面、鬓如霜,但长途旅行的艰辛和疲惫仍难掩他们脸上的那份祥和和温煦,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个微笑着等候他们的人,我们终于没有辜负你——

你们果然来了。是的,我们来了。一个也没有少。

此前,你用你的悲悯启发了我们的善良,而今,我们用守信来圆满这份悲悯。

善出善回,花好月圆。

现在可以安心接受处罚了。然而,处罚没有了。

隋文帝在听说了这件事后,立马召见了王伽和那批囚犯,在静静地听完这个故事后,见惯人间冷暖的老皇帝被感动了,“称善久之”。接下来,他表现出了一个开国君主应有的格局和价值观——赐宴款待了那七十多名如约前来领刑的犯人和他们的家眷,然后下旨赦免了他们。同时提拔王伽成为了雍令。

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便是,善良并没想回报,但最终还是得到了回报。

意犹未尽的隋文帝还为此下了一道诏书,内有几句,可谓至理名言——“凡在有生,含灵秉性,咸知善恶,并识是非。若临以至诚,明加劝导,则俗必从化,人皆迁善......”

这是坚信。

“明是率土之人,非为难教。若使官尽如王伽之俦,民皆如李参之辈,刑厝不用,其何远哉!”

这是感慨。

我一直认为,不管哪个时代,都应该有类似的坚信和感慨。



授权转载的内容,请注明内容来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