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魔”白居易

2017-10-31  贺兰山民...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唐 张萱捣练图 局部



00


“我家里养的家妓,每过三年多,我就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这十年里,我已换了三次了。”

 

大魔王白居易说这话的时候,已经70岁了。


有人问他:你知道在远方有一个人还在等你吗?


白居易皱起本就爬满纹路的眉头,想了又想,笑道:忘了。



浔阳江头,雾气茫茫,秋叶瑟瑟。一位女子立在江畔,怀抱琵琶,等着远方的归人。

 

她早已不再年轻,银丝满头,皱纹斑驳。她在等一个人。

 

旁人告诉她:那人不会来了。

 

她不信。


她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15岁的那个夏夜,他曾亲口许诺她。


她这一生都在守着这无法兑现的诺言。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在寒风中等,他却在暖阁中抱着美人儿···


···


她等的那个人,成日成日地宅在家里不出门,只搂着杨柳小蛮腰听曲儿喝小酒。


都说人到70古来稀,白居易却还不服老。他在家里养了几百个歌妓舞姬,一个一个都是嫩得能掐出水的二八芳华,甚至还有些豆蔻年华的少女。


他看着那些年轻女子的姣好面庞,听着小蛮与樊素轻柔的歌唱,只觉得自己犹是少年时,嘴边泛起一丝苦涩笑意···

 

 


 

01

 

白居易少年时,是在安徽符离的小乡村里摸泥巴长大的。

 

但符离并不是他的老家,他是在河南新郑出生的,只是出生的时候运气不好,赶上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的乱世,小军阀李正己割据河南十余州,战火烧得民不聊生。

 

白家世代都是当个县令之类的小官,战乱起时自然赶紧逃,小白居易跟着家人先去了徐州,不料徐州很快也起了战祸,于是又举家跑到了符离乡下去。

 

与白家比邻而居的,是一农户,那农户有个女儿,名唤湘灵,比白居易小了四岁。乡下地方,自然没有那么多礼教束缚,小孩子更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条框,白居易和湘灵很快玩在了一起,一起上树捉知了,一起下河摸鱼虾···


熊孩子贪玩任性本没什么大不了,但白居易却不可以。白家世代诗书,只是因一时战乱避祸于此,长辈哪能放任白居易一辈子窝在村里?他必须要读书,要考取功名,要光宗耀祖。

 

到了读书的年龄,就不能日日和湘灵在一块儿胡闹了,但是没关系,但凡有空闲,湘灵总来悄悄敲他的窗。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两个少年就这样悄悄地相爱了。

 

白居易姓白,却不是个小白,他认真读书、刻苦努力,读得口都生出了疮,手都磨出了茧,年纪轻轻的,头发全都白了。

 

湘灵并不嫌弃少白头的白居易,反而觉得他这样很非主流很帅气。

 

白居易的诗写得很好,湘灵的琵琶弹得很好,两人经常悄悄在星空下一唱一和,浓情蜜意。

 

所有的爱情故事里都有个俗滥的妈,白居易也不例外。家里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他母亲是一个门第观念很重的人,在白母看来,白居易将来是要干大事的,怎么能娶一个乡野村姑?这门亲事遭到了长辈的反对,湘灵也生怕自己的家世连累了他,十分自卑。

 

白居易写过一首《邻女》:


娉婷十五胜天仙,

白日嫦娥旱地莲。


在他眼中,湘灵是嫦娥、是天仙,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这辈子非她不娶。

 

他怎么也不肯和她分开,就这样一直与母亲僵持着,婚事也一拖再拖。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27岁那年,为了前程,白居易离开符离去江南的叔父处,这是白居易第一次与湘灵分离,一路上,他写了三首诗:《寄湘灵》、《寒闺夜》和《长相思》,表达相思之苦。

 

泪眼凌寒冻不流,

每经高处即回头。


为惜影相伴,

通宵不灭灯。

 




两年后,他终于考上进士,回到老家符离,郑重地向母亲提出婚事,但门第观念极重的母亲又一次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考取功名后,他在长安谋得校书郎一职,以为终于有了可以和母亲谈判的资本,可母亲却千方百计阻拦两人见面,并以死相逼。


他母亲有点间歇性的精神病,逼急了说不定真出事儿,所以白居易不敢勉强。

 

白居易无可奈何,从此竟与湘灵分离。

数年里,他不断地写诗怀念湘灵,秋来时想念她、冬至夜想念她、晚上下雨想念她、看见镜子也想念她···(《冬至夜怀湘灵》、《感秋寄远》、《寄远》、《夜雨》、《潜别离》、《生离别》等诗词)

 

古时通讯不便,他几乎失去了湘灵的一切消息,只能将满腹相思都写于纸上。正是:


欲忘忘未得,

欲去去无由。

 

他一直不肯结婚,直到37岁,母亲以死相逼,他也知道该留个香火,才经人介绍与同僚杨汝士的妹妹结了婚。

 

但杨氏在他眼中只是一个生育工具,他心中没有一刻停止过思念湘灵。

 

多年以后,白居易仕途蒙冤,被贬江州,途中竟遇见了四海漂泊的湘灵父女,多年未见,湘灵仍未嫁,却早不是那个轻灵天真的少女,而是岁月冲蚀后饱经风霜的中年大妈,而他,也再不复当初的少年模样了。

 




两人抱头而哭一场,最终又散。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回去以后,他挥毫写下两首《逢旧》:

 

其一

我梳白发添新恨,

君扫青蛾减旧容。

应被傍人怪惆怅,

少年离别老相逢。

 

其二

久别偶相逢,

俱疑是梦中。

即今欢乐事,

放盏又成空。

 

从青丝等到白发,这场年少时的痴心绝恋,终以一个“恨”字结束。

 

或许,在传世名篇《琵琶行》与《长恨歌》里,他所思所想的,仍是那位符离乡下的少女湘灵。

 

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02

 

白居易的母亲十五岁时嫁给了自己四十一岁的亲舅舅白季庚,然后生下了白居易。


(此说为民国考古大师罗振玉首先提出,史学大家陈寅恪亦赞同此观点)

 

都说近亲结婚生出来的小孩要么是智障怪胎,要么就是天才龙凤。很幸运的是,白居易属于后者。

 

他从小读书就聪明,六七个月大就能认字,3岁会提笔,5岁能写诗,8岁懂声韵,16岁就能吟出: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样的绝句而名满天下。

 




说起这首《赋得古原草送别》,还有个小故事:

 

白居易从小就被母亲教导,立志要靠学问开出一条康庄仕途,16岁那年怀揣着理想去了繁华帝都,带着诗文去拜见当时的文坛大腕儿顾况。

 

顾况对这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后生很不以为意,见他姓名中有“居易”二字,便调侃:“长安米贵,居住不易呀!”

 

但顾况一打开少年的诗卷,立刻就被他笔端的才情所折服,纸上所写正是这一首“离离原上草”,顾况大赞道:“有才如此,居天下也不难!”

 



得到大V加持以后,白居易的声名立刻在京师流传开来。

 

27岁那年,白居易高中进士。


别看27岁已经不是少年人了,好像没啥值得炫耀的,可在唐朝,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那时科举取士,分明经与进士两科,明经比较简单,死记硬背默写古诗词就可以,进士则还需要考时策什么的,特别难考,所以有“三十老明科,五十少进士”一说。


白居易舍弃较简单的明经科而选择hard模式,的确不易。


 



新科进士们意气风发,一起相约去慈恩寺题名。


他们先在一张方格纸上书写自己的姓名、籍贯,并推举其中书法出众者,作文一篇以记此盛事。


然后交与专职石匠,刻在大雁塔石砖上。白居易在同时考中的十七人中最为年轻,得意之余挥毫写道:


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如此狂傲,标榜自己的同时还顺手贬低了一下同僚。

 

白居易是有狂傲的资本的,他是那个时代最有才的名士之一,唐代诗人中,除了“李杜诗篇万口传”的诗仙与诗圣,便要数这位“诗魔”,所以有人笑称白居易是千年老三。

 

但白居易是不甘心只当老三的,他的人生信条叫做“男人就是要狂”,所以,他要当老大。

 

他曾经跟自己的好基友说过自己为啥要写诗:

 

唐兴二百年,其间诗人不可胜数,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人不迨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杜诗最多,可传者千馀首,至于贯穿古今,覼缕格律,尽工尽善,又过于李焉。然撮其佳章,亦不过十三四。杜尚如此,况不迨杜者乎?仆常痛诗道崩坏,忽忽愤发,或废食辍寝,不量才力,欲扶起之。

 

翻译一下,意思就是说大唐两百多年来只有两个人诗写得好,也就是李白杜甫,但是李白这个人写诗没有章法,他的人配不上他的才华;

杜甫的诗写得很多,格式上比李白要好些,但写得太死板了没意思。

这俩人都不行,这个世道诗道崩坏,是时候出来个人拯救了,当然,这个人除了我也没谁了。

 




这话说出口,论狂傲当世第一。

 

后人称李白为诗仙,杜甫为诗圣,白居易为诗魔。

他的确是写得走火入魔了。

 

他说,写诗要赶着潮流写,提出了著名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赶潮流却不是迎合当政者,而是发自本心。

 

于是白居易写过一些相当大胆的诗:

 

但使武皇心似烛,江充不敢作江充。

 

江充是谁?

那是汉武帝晚年最大的佞臣,害死卫太子的那位,要是搞个中国历史奸臣榜江充没准儿能得前五,被喷了上千年了。

可白居易却说那不是江充的问题,要是武帝心里够敞亮,奸臣岂有存活余地?

 

这句诗放在那个时代,那就是指桑骂槐地骂当朝皇帝任用奸臣啊!大逆不道!

 

白居易大逆不道的诗还不止这首,那首著名的《长恨歌》开篇就写道“汉皇重色思倾国”,地球人都知道,这句话不是在骂汉家皇帝,而是说唐玄宗好色。

 




白居易写长恨歌时三十多岁,如果是为了出名写几句先皇的坏话博个眼球,那也就罢了,可写骂江充的《思子台有感》时他已是个白发老头儿了,愤青的脾气却一点没改。

 

关键是人家写了那么多内涵皇家的诗歌,也没被抓进大狱里去。他很得意,于是更狂了。

 

然而再狂,白居易依然是千年老三,李白杜甫像两座大山牢牢压在身上,似乎永远也超越不了。

 

白居易深切地知道,要当大诗人,光诗写得好没用,作品还得有格调。什么是格调?那就是那个作者的胸怀、眼光、格局要放得大,要“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光凭自己写两首“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是上不了大台面,成不了大家的。


有的时候,人的确要稍微经历点波折困苦,看一看世态炎凉,才能有忧国忧民的情怀。

 

白居易还没有这种情怀,所以需要历练。

 

 

 


03

 

历练很快就来了。

 

其实白居易这一路的仕途都还算愉快,高中进士以后,又顺利通过了吏部铨试和制科考试,“三登科第”,荣耀至极。

 




一曲《长恨歌》让他声名鹊起,连唐宪宗也路转粉,点名提拔为翰林学士,后又升任左拾遗。

 

左拾遗是个什么官儿?


字面上看,就是捡起(皇上)遗漏的东西(政策失误),也就是个谏官。

 

自古谏官最难当,要忧国忧民一点经常给皇上举出错处,那必然会惹皇上不高兴,要是啥事儿不管可劲儿夸皇上,就有渎职之嫌。大名鼎鼎的魏征还因为进谏经常惹太宗不高兴呢。

 

白居易上任伊始,颇有些少年人的血气在,尽心尽责,迫不及待地给皇上挑刺儿,一边替贬官鸣冤,痛斥宦官专权,一边开创新的文风,倡导新乐府运动,写下了《卖炭翁》等针砭时弊的讽喻诗歌。


这让皇帝很不愉快:朕招揽你们这些文人是要你们陪朕喝酒吟诗显示朕君主风范的,现在倒好,一个劲儿给朕挑刺,朕的太平盛世都快被你们这帮狗屁文人给折腾难看了。

 

唐宪宗还曾向李绛抱怨:“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

 


唐宪宗李纯



于是他很快就失宠了,这一年,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白居易上表主张严缉凶手,被认为是越职言事,改任京兆府户曹参军,一下子从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变成了京城警察局民警。

 

其后白居易又被诽谤:母亲因看花而坠井去世,白居易却著有“赏花”及“新井”诗,是大不孝,有害名教。


遂以此为理由贬为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马。

 

白居易嗷嗷大哭!

 

他尽心尽力想当一个好臣子,皇上却只想听甜言蜜语!

 

更何况骂这个不孝的罪名,实在是莫须有!赏花和新井诗都是在元和元年写的,母亲却是在元和六年,难道6年前他就能预料到母亲会看花一头栽进井里?

 

贬谪事实既已存在,臣心拗不过皇命,他乖乖去江州赴职。

 

在江州的数年,是他一生的转折点。这次打击很沉重,白居易一下子就刻骨地感受到了人生的悲苦。

 

上文已经提过,他在去江州的路上遇见了初恋湘灵。


那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虽然在诗作里写成歌女嫁作商人妇,但不难猜想,这里头是有他自己的感情在的。


或许某种意义上,他更宁愿湘灵像琵琶女那样嫁为人妇,也总好过孤独一生,空等一世。





他不希望湘灵再等了,虽然母亲已死,可隔在这对初恋情人之间的鸿沟并没有因此消减半分,他的身边已有了杨氏,不能再娶湘灵。门第之别依旧是迈不过去的一道坎。

 

他为这段年少时的感情落下了最多的泪,湿了青衫,叹息良久。

 

以此为转折点,他再难清醒自持,心中弦断,从此开始了浪迹风月的后半生。

 

贬谪江州也是他仕途上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之前,他以兼济天下为志向,悉心政务,关怀民生;


在这之后,却逐渐转向“独善其身”,白日纵歌放马,晚上夜夜笙歌,做官再不求治国平天下,面对世人再无半分悲悯。

 

女人与酒,成了他后半生最不能抛下的两样东西。

 

成日里活得清醒克制又有什么用?


难道就不能醉一回吗?

 

他出身宦官之家,自幼志向远大。


科举及第后,更是胸怀天下。

 

无奈安史之乱之后的大唐,藩镇割据,宦官乱政,皇帝无所作为,党争不断,权贵们荒淫奢侈,老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青年时代的白居易,毫无疑问是怀着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入世志向,激浊扬清,对统治者的罪恶进行了大胆的揭露,并表达对民间疾苦的深切同情。

 

但这一次被贬,让他看清了官场污浊,皇帝根本听不进任何进谏,在朝为官,坦诚谏言被视为天真,恪尽职守被视为幼稚,世风如此,谁人之过?

 

从前笑阮籍猖狂,今日也只有自己穷途而哭!

 


但他没有选择辞官归隐,而是做起了“吏隐”,在庐山建起香炉草堂,与僧人广泛交游,又和友人一起畅游名山大川,遍赏勾栏春色,金杯美酒,夜夜笙歌。

 

心泰身宁是归处,故乡何独在长安。

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言。

 

 


 


04

 

被贬一事,几乎消磨去白居易的大半精气神儿,四十岁前的白居易对爱情憧憬并坚持,后半生则带着爱情绝望后的颓废堕入欢场,纸醉金迷,日日沉迷温柔乡。

 




和那个时代的几乎所有文人官老爷一样,白居易也喜欢在家里养一些雏妓歌女,外面那些烟花勾栏里的名角儿,他也要赏玩相交。

 

还是刚当上校书郎的时候,来到徐州“调研学习”,徐州节度使张愔让自己的爱妾、当年名动天下的诗妓关盼盼来宴会上助兴。

 

关盼盼精通诗文,更有一副清丽动人的歌喉和高超的舞技。她能一口气唱出白居易的“长恨歌”,也以善跳“霓裳羽衣舞”驰名,几乎是白居易的第一号粉丝。

 



白居易自然对她盛赞不已,当场写下“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这样的诗句相赠。

 

一面之缘,相识于此。

 

两年后,张愔病逝,树倒猢狲散,府中姬妾当然都各奔前程,只有年轻貌美的关盼盼无法忘记夫妻的情谊,矢志为张愔守节。


张府易主后,她只身移居到徐州城郊云龙山麓的燕子楼,只有一位年迈的仆人相从,主仆二人在燕子楼中,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燕子楼是当年关盼盼和张愔情定之所,如今风光依旧,物是人非,关盼盼居住于此,立志守节,过着清苦朴素的生活。


那时白居易已被贬为江州司马,又改任忠州刺史,颇不得意。


一日,曾在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员外郎张仲素前往拜访白居易,两人聊起旧事,唏嘘感慨一番。

 

白居易问起关盼盼现今如何,张仲素叹道: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如今却过得不太好,在为丈夫守节呢。

 

又拿出关盼盼新近作的三首诗给白居易看,诗中字字句句都是在无比沉痛地怀念亡夫。

 




白居易读后,回忆起在徐州受到盼盼与张愔热情相待的情景,那时夫妻恩爱相随,这时却只留下一个美丽的少妻独守空楼,怎不是人世间的一大憾事!

 

略一思忖,提笔写下三首短诗相和,其中写道: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写完以后还觉得不过瘾,又写了一首七言绝句表明立场: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谁知关盼盼读了白居易的诗后,竟然顿时想通了:丈夫已去,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就像白居易诗里写的那样,随他而去罢!

 

她本就了无生趣,如今还被人挖苦不肯随夫而死,“白居易啊白居易,枉我崇拜你这么久,你今日却要来逼死我!好,我就随你的愿!”



 



关盼盼萌生死意,开始绝食,十天后饿死于燕子楼,临终之前,还给白居易留了两句诗:


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在关盼盼眼中,白居易只是一个幼稚的儿童,根本不懂爱情,哪里识得她冰清玉洁的贞情!

 

一大名妓香消玉殒,揪起原罪来,却是这位披着正人君子外皮的风流客。

 

但他对欢场女子做的刻薄事儿可不止这一件。

 

 

 


05

 

被贬之后的数年,白居易又相继转任过忠州刺史、主客郎中、朝散大夫,虽得以再任京官,但皇帝也不过是看重他的才名,展示朝廷的礼贤下士之心,所以只让他任闲职,不让他做实事。


当时朝堂党争十分严重,对朝局失望的他自请外放,到了有“天堂”美誉的苏杭为刺史。

 

虽是外放为官,但这一次,他终于获得了主政杭州的机会。

 

从长安前往杭州,和几年前去到江州,走的是同一条水路。但这一次的心境,却大不相同。

 

之前是蒙冤被贬,凄凄惨惨,现在是主动外放,坐镇一方。之前他重逢湘灵,哭湿衣衫,仿佛天地间只他们两个伤心人,这一次却美人在怀,觥筹交错,世上女子岂独湘灵耶?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村姑?

 




想开了以后,他就开启了疯狂寻找美人模式。

 

任职杭州刺史期间,几乎是他一生最惬意快活的时光,他为杭州这一座江南水乡写下了无数的诗篇,他热爱江南,更爱水乡的温婉女子。


西湖的水养人,张爱玲就说过:西湖水,是前朝名妓的洗脸水。江南的女孩子真漂亮啊,江南的女孩子怎么都喜欢自己啊···


也对,他是堂堂的杭州刺史,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哪有美人会不主动投怀送抱呢?

 

西湖泛舟,围炉煮酒,白沙堤上浪一圈,大笔挥毫写首诗,美人儿个个把他当大英雄崇拜,酒友们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生活真美好啊!

 

琴操、阿软、李某、马某、裴兴奴、商玲珑、谢好好、吴娘、容某、满某、娟某、态某、樊素、小蛮···

 




仅在他诗歌中出现过的女子,就有数十位之多,他流连欢场,蓄养家妓数百,成了当之无愧的文人“骚”客。

 

白居易的女人虽然多,好基友却只有一个,此人的名字叫元稹。

 

元稹何等人也?

 

那是年少成名的洛阳大才子,史书上与白居易并称“元白”的人物。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或者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总之元稹不光和白居易关系好,俩人也十分志同道合、臭味相投——都喜欢玩女人。

 

元稹早年的经历与白居易也十分类似,他也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他还把这段初恋写成了著名的《莺莺传》,也就是西厢记里崔莺莺的原型。但他对崔莺莺始乱终弃,最终娶了能在仕途上帮助他的韦氏为妻。


 



白居易在感情上算是个渣男,元稹则比他更渣,在成名后写小黄文《莺莺传》再现当时场景,并洋洋得意的说幸好是我把崔莺莺第一次占了,不然又怎么知道崔莺莺第一次是被谁占了呢?

 

白居易和元稹的友情,除了在一唱一和的诗作当中升温以外,还在一次又一次的互相抢女人当中发展。

 

元稹和大才女薛涛曾有过一段情,白居易听说后,居然作了一首很有挖墙脚意味的诗给薛涛。

 

《与薛涛》

峨眉山势接云霓, 

欲逐刘郎此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 

春风犹隔武陵溪

 




白居易和元稹这俩生死之交,有种相爱相杀的感觉,或许是由于长期互相推荐女人,两人欣赏水平出奇的一致,白居易在薛涛这边挖墙脚没有成功,很多年后元稹早已忘了薛涛这个人,再恋上商玲珑的时候,元稹也就不遗余力的变着法儿挖白居易墙角。

 

白居易在杭州当刺史时,元稹正好也被贬官到了绍兴,正是郁郁不得志的时候,听说老白哥来了杭州,赶紧屁颠儿屁颠儿跑来断桥相会。


西湖的暖风熏得游人醉,元稹拉着白居易在西湖边的虚白堂给他办了一场欢迎宴。宴会上请来了杭州最出名的歌女商玲珑。

 

那个秋天的晚上,商玲珑穿着素白衣衫,袅袅婷婷地走到人前,弹起一曲箜篌引。


伴着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歌声,白居易和元稹都沦陷了。

 



当然,这本就是为白居易准备的宴会,商玲珑也毫无疑问地归属于白居易。

 

抱得美人归的白居易日日纵歌、打情骂俏,看得元稹心痒痒,好色成瘾的诗人终于坐不住了,于是一连写了十几首诗送给她,变着法儿给白居易带绿帽子。

 

白居易不大高兴,可元稹却占了个理字:你以前还挖过我前女友薛涛的墙脚呢。

 

两人相约斗法,一决高低,赢的人抱得美人归。


文人斗法,自然不是摆上擂台比划,而是斗诗。

 

这边白居易写下:


几处早莺争暖树,

谁家新燕啄春泥。


那边元稹就来一句:


拂墙花影动,

疑是玉人来。

 

几轮下来,竟是元稹略占上风,白居易不甘人后,略一思忖,写下千古绝唱: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  

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元稹看后,自叹不如,从此再不提商玲珑。

 

(此为意淫,事实上《忆江南》是白居易离开杭州后所作,但跟元稹抢商玲珑这事儿确有实锤。)


顺嘴再一提,元稹斗诗虽然输给了白居易,但商玲珑最后还是跟着元稹跑了,白居易的帽子泛起了绿光。

 

 

 

 

06

 

白居易一点也不介意他的头上绿不绿,他和元稹依旧是一对好基友,依旧一起上青楼、下勾栏,寻妹子、找乐子。


白居易爱女人,最爱十五六岁的少女,他晚年曾作诗道:


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


家里养着几百个如花似玉的家妓,三年就嫌弃她们老了丑了,要赶出去换一批新鲜的进来。可白居易本人,却早就是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了。

 

自从胡子白了以后,白居易的纵欲型人格愈发开放起来。老当益壮,老而弥坚,不管到哪儿,身边总要有大把大把的年轻貌美的家妓跟着。


他这种对少女的贪恋,或许正是当年与湘灵分离的遗憾。

 

年龄渐长,他早就忘了那个和他一样垂垂老去的湘灵,眼前只有水灵灵的樱桃小口和小蛮腰。他晚年最出名的两个姬妾就是擅长唱歌的樊素和善舞的小蛮,曾作诗曰: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其实,白居易当时任刑部侍郎,官正四品,按规定只能蓄女乐三人,但他的家伎除了樊素、小蛮以外,专管吹拉弹唱的家伎就有上百人,还写了一首诗说:


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

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

 

菱角、谷儿、红绡、紫绡都是家妓的名字,他老是忍不住四处炫耀这些美女们,还和元稹一起玩换妻游戏,彼此玩过的女人互相推荐,更是作下无数狎妓诗。


他曾当众饮酒狎妓,引来“观者如堵”,万民“望之若仙”。一代文豪当众行污秽之事竟能让民众“望之若仙”,也是相当讽刺了!

 

顺嘴一说,他的狎妓诗几乎包揽了唐朝狎妓诗的半壁江山。诗中比比皆是的'雪胸'、'皓腕'等艳词香句:

 

小奴捶我足,小婢捶我背。


锁开宾阁晓,梯上妓楼春。


公门衙退掩,妓席客来铺。


何处春深好,春深妓女家。


幕天而席地,谁奈刘伶何?


妓房匣镜满红埃,酒库封瓶生绿苔。

 

幕天席地,公然放浪,世风竟致如此!


白老的朋友很多,他的朋友也和他一样开放,每次来他家里做客,都要把美女列成一排,供客人挑选,客人醉倒在温柔乡里,筋骨都酥麻了···


喝完花酒,红烛罗帐,春梦三阶,本是白居易最喜欢的事情,可白居易毕竟已经老了,有些事儿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此他还写过一首诗自嘲:


谋欢身太晚,恨老意弥深。


虽如此自嘲,但他可不想服老,于是想方设法搞来了一种叫“钟乳”的玩意儿,吃了以后立刻见效,当晚就夜御数女,白老大喜,立刻写了一首诗给他的朋友:


钟乳三千两,金钗十二行。

妒他心似火,欺我鬓如霜。


这首诗叫《酬思黯戏赠》,“思黯”正是宰相牛僧孺的字,牛僧孺表示羡慕嫉妒恨,也去搞了一大堆钟乳来吃,结果夜御金钗十二,简直比嫪毐、侯景这些人还厉害。


白居易表示十分嫉妒,可是他毕竟已经老了,不敢玩这么狠,他最喜欢的消遣还是在冬日明丽温暖的阳光里,光着脚脱了衣服,裸身空心搭个毛皮披肩,有小蛮给他捏腰捶腿,有樊素给他唱曲解闷,有红绡给他投喂瓜果···


有诗为证:


杲杲冬日光,明暖真可爱。

移榻向阳坐,拥裘仍解带。

小奴捶我足,小婢搔我背。


他称这首诗为《自在》。


当然,比起纵情声色犬马的一面,我们更熟悉的白居易,是忧国忧民的,是一个关心国计民生、看遍人世心酸的愤青。

 

白居易的父祖辈大都明经出身,官阶不高,这就为白居易的成长创造了两个条件:一个是书香门第,熟知儒家典籍;一个是比较接近社会下层。

 




所以他才写得出像《卖炭翁》、《观刈麦》这样能与杜甫“三吏三别”比肩的现实主义诗作。

 

即使是避世出京为官,他也仍不改忧国恤民的本心,在任杭州刺史期间,为官十分清廉,绝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一次他与友人去天目山游玩,带回两块别致的鹅卵石。没错,他不仅是个诗人,还是个著名奇石鉴赏家。把石头带回家后,他的“清廉病”就犯了,觉得这石头是杭州人民的共有财产,身为父母官不应该侵吞群众的财产,越想越自责,干脆提笔写下了两句忏悔诗。

 

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那句诗被好友刘禹锡看见,还被抢白了一通,那石头自然也放回山上去了。


如果唐朝的诗人也像今天的明星一般有“人设”的话,白居易的“人设”一定是崩塌得最厉害的,他一边锦衣玉食,“蜀妓如花坐绕身”;一边却悲天悯人,“心忧炭贱愿天寒”;一边抨击道德教化,逼死关盼盼;一边却纵情声色,“美人劝我急行乐”;

 

他这一生活得实在矛盾,一边把政治目的放在第一位,鼓吹文章“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首先是“为君”;一边却又深切地关心现实,同情贫弱,大骂为君者昏庸;

 

他以讽喻时事、批判社会、关怀民生的现实主义诗歌流传后世,却又开启唐朝狎妓诗之风,诗文当中色情风流的名篇俯拾即是。

 

原来在忧国忧民的同时,也是可以如此放荡的。

 

 

 

07

 



白居易大概是唐朝大诗人里生活最惬意的一位,虽然也受过委屈、遭过罪,但这种岁月静好、歌舞升平的状态,占据了他人生中的大部分时光。

 

且先不论他活到七十四岁寿终正寝,去世后备极哀荣,连皇帝都写诗悼念,比李白六十二岁不明不白地死去、杜甫五十九岁凄然病逝船上,不知好了多少倍。

 

单从活着的时候的生活上讲,他晚年当着正二品太子少傅的闲官,清闲又高薪,最终还能以刑部尚书的官衔退休,就算人生中的唯一一次被贬谪,也是做“江州司马”,在他看来只是个正六品下的芝麻官,却比杜甫一辈子做过最大的官还要大。

 

何况,他只贬过一次官,他的好基友元稹贬了四次,另一个好基友刘禹锡被贬了三次。每次贬官,还总能收回一波红颜知己。

 




所以他虽然一直写着“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这样的诗词,但对民间疾苦的体会却并不太深。何况他也不算真的有多高尚,既不像李白那样狂放洒脱,也不像杜甫那样悲天悯人,更不像杨涟、史可法那样纵然粉身碎骨依然坚持真理,生活一直过得有滋有味。

 

他是凡人,所以也就有许多凡人该有的烦恼,比如说:他想有个儿子。

 

因为本来结婚就晚,那位夫人杨氏也不是他所喜欢的,所以直到快四十岁的时候才有了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女儿。

 

他和古代所有的男人一样,都想有个儿子能传宗接代,所以对这个女儿说“非男犹胜无”。

 

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却把女儿宠成了宝,白居易给女儿取名叫“金銮子”,给她写了好多好多诗:


使我归山计,应迟十五年。


甚至还想为了女儿过得好要晚十五年退休。

 




古人要给孩子起贱名那是有道理的,这个有着金贵名字的女儿在三岁那年夭折了。白居易悲痛万分,写下长诗《病中哭金銮子》,衣服还在,药还在,女儿却已没了···

 

终于在58岁那年,上天又再赐给了白居易一个孩子,这次是个儿子。白居易不敢再给儿子起宝贝名字了,就随口叫他白阿崔。

 

诗人表达感情的方式自然就是写诗,他又给阿崔写了好多好多诗,其中一首《阿崔》写道:


里闾多庆贺,亲戚共欢娱。

 

晚年得子,普天同庆。


可上天偏偏又跟他开了玩笑,阿崔也在三岁那年就病死了。

白居易如遭雷击,仰天长啸:


世间此恨偏敦我,天下何人不哭儿!

 

也许是上天在惩罚他的花心吧,五个孩子当中,竟夭折了四个,只剩下了一个女儿阿罗。

 

翻开他那段时间的诗文,里面翻来覆去念叨的就是“无子”一事,“无儿比邓牧”、“无儿虽薄命”、“何况兼无子”、“无儿岂免怜”、“天谴无儿欲怨谁……”

 

他的两鬓早已花白,今生再要有子嗣,已是不可能了···

 

这个悲伤的老父亲,最终也没能生出儿子来,倒是当了一回别人的“儿子”。

 

据《大唐才子·李商隐》记载:


时白乐天老退,极喜商隐文章,曰:“我死后,得为尔儿足矣。”

 


当时,退休在家的老白居易闲暇时读书,突然爱上了李商隐的诗,就是写“春蚕到死丝方尽”的那位,白老头儿一下子就成了李商隐的迷弟,嚷嚷着要死后转世投胎给他当儿子,要知道那会儿李商隐才二十多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鲜肉,白居易那会儿早已是名满天下的老前辈了,吓得他赶紧阿弥陀佛。

有意思的是,白居易死了以后,李商隐真的生了个儿子,为了纪念老爷子生前的这份厚爱,李商隐给儿子取名叫“白老”。


可惜“白老”压根儿没有半点老爹和“前世”写诗的功夫,在史籍里默默无名。

 

晚唐另一位大诗人温庭筠还曾公开挖苦过李商隐:就算白居易转世投胎,也不至于笨成这样啊!

 

 

 

08

 

白居易是安史之乱后的废墟上出生的那一代人,与见证了开元盛世的李白不同,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见过这个社会欣欣向荣的模样。

 

对于白居易来说,煌煌大唐的盛世繁荣,只是枯黄纸页上的史书和村头老人口中吹的牛逼而已。


他从出生到老去,眼前所见便只是朝堂动荡、人民流散。


这和杜甫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还不一样,杜甫是亲眼见证了这个国家如何从泱泱大唐跌落到乱世凶年的,但对白居易来说,他写《秦中吟》、《卖炭翁》、《新乐府》的时候,正是仕途一路青云直上的壮年得意阶段。

 

他笔下的“黄衣使者白衫儿”从来就没冒犯过他本人,他也从来没有受过杜陵叟和捡麦穗的贫妇的生活。

 

比起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不屑待在官场、杜甫积极入世却没人看得上他,白居易的客观条件实在是要好很多。他只是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到了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不幸,看到了与圣贤书上不一样的百态人生,而对于生活的柴米油盐、平民遭受的战火离散,他是一无所知的。


从这个角度上,他会在经历短暂的仕途失意之后迅速被花天酒地的生活所征服,也是顺理成章。

 

他总在诗歌里悲天悯人,一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样子,可另一边,却又一脸色眯眯到处挖元稹墙角,同时还以正人君子的面目逼关盼盼去死。


白居易的一生,似乎是以四十岁为分界线的,四十岁以前他积极立业用世,那以后却积极纸醉金迷。随着官位升迁,年齿渐长,早年的锐气大多消磨。

 

他自称为快活人,有“谁知将相王侯外,别有优游快活人”诗句,对于当官,他颇有些经世致用的理想抱负,只是在朝廷不得施展;对于当风流文人,他也有些知识分子经世致用的责任感,所以不会全身隐退。

 

白居易杭州任期在三年后结束。时任宰相牛僧孺,是白居易的得意门生,历来敬佩白老师的才学与人品,有意推荐他进京担任要职,而白居易此时已无心朝堂之事,只想当一个安静如鸡的局外人。

 

于是他如愿得到了一份美差:太子左庶子,正四品,分司东都。


钱多,事少,职位高,远离了京城的诸多纷扰,于是一边继续“春宵苦短日高起”,一边怜悯着“满面尘灰烟火色”。


印象当中,白居易的诗作最大的特点就是通俗易懂,大雅藏拙,上到七八十的老太太,下到刚会走路的黄毛小儿,都能读懂他的诗。

 

很多人说,他的诗胜在通俗易懂而传唱度非常高,但也败在通俗易懂上,比起李杜略输文采。

 

诗仙李白能把一句“卧槽这山真高”文艺地写成“噫吁嚱!危乎高哉!”,白居易的“春风吹又生”可以说烟火气非常重了。

 

但是他也有“仙气儿”非常重的诗句,私以为毫不逊色于李杜:

 

君埋地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不愧“诗魔”称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