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rzda / 文史哲 / 不贪钱不攀势,我的一生只用科学来侍奉上...

0 0

   

不贪钱不攀势,我的一生只用科学来侍奉上帝!

2017-11-02  lsrzda




迈克尔·法拉第

迈克尔·法拉第(1791~1867),世界著名的自学成才的科学家,英国物理学家、化学家、电磁学家,是即发电机和电动机的发明者。


法拉第最先提出电场概念和电场线概念,并总结了两个电解定律,构成了电化学的基础。他将化学中的许多重要术语给予了通俗的名称,如阳极、阴极、电极、离子等。



1857年,维多利亚女王正准备册封一人为爵士。不过,这个名叫迈克尔·法拉第的人拒绝受封,没给女王仿效先人的机会。

      

1706年,安妮女王曾册封牛顿为爵士,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欣然接受的东西,在法拉第这里却一文不值。

      

同年,英国皇家学会会员选法拉第为会长,这也遭到法拉第本人的谢绝。

     

“我父亲是个铁匠,兄弟是手艺人,曾几何时,为了读书,我当了书店的学徒。我叫迈克尔·法拉第,将来我的墓碑上,只需刻下这个名字。”法拉第告诉妻子莎拉。


66岁的法拉第并非已将名利看透,而是名利根本就不是他的追求。



     

他的心里只有科学。为此,铁匠的这个儿子,没少遭受苦难和屈辱。

      

铁匠前后有10个子女,家境困顿。短短上了两年学后,法拉第不得不中断学业,去做装订学徒。利用装订书报的机会,他接触了多方面的知识。年轻人越来越相信科学家在某些方面比其他人要纯洁和高尚。他想做一名科学家。

  

只是,这条路对一个21岁的学徒来说,似乎太过遥远。不过这一切因为一位好心顾客赠送的门票而改变。


1812年,法拉第拿着获赠的贝克林讲座最后4次演讲的门票,赶到英国皇家学会,聆听了英国著名化学家汉弗里·戴维的讲座。他把讲座内容做了详细记录,并精心为其加入彩色插图,一本386页的笔记很快成形。在装订好之后,它被送给学会会长。 

     

法拉第最终没能等来会长的答复,只好把笔记寄给皇家研究所的戴维本人。因感染伤寒正在疗养的戴维,看到笔记颇为感动。一番等待之后,次年,法拉第拿着比学徒还低的薪水,成为研究所的实验助手。

      

戴维夫妇周游欧洲时,法拉第以化学家助手和秘书的身份随行。但在戴维太太眼里,法拉第不过是一个年轻的仆人,赶路时他需要坐在马车外,吃饭时则需要和佣人一起。


     


这次感觉不舒服的旅行结束后,法拉第利用自己的实验天分,协助戴维发明了矿工安全灯。有人称这灯和滑铁卢战役为“1815年英国的两大胜利”,但在法庭上宣誓作证时,法拉第毫不客气地指出灯还有一些缺点。这令戴维颇为不满。


研究改进后,这种后来挽救了无数矿工性命的灯,被称为“戴维灯”,很少有人意识到,在灯光背后,也曾有法拉第奉献出的光和热。 

     

1821年,新婚的法拉第给人类带来了第一台电动机,并为此发表了论文。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他意识到在论文中没有提及戴维和威廉·沃拉斯顿。后者也做过类似的实验,只是他失败了。 

     

被助手忽视,戴维有些难以容忍。3年后,法拉第在被提名选举为皇家学会会员时,只有一人投票反对。反对的正是会长戴维,提名的却是当年同样被法拉第疏忽的沃拉斯顿。 

     

不过,在戴维去世之前,有人问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时,这位发现了15种元素的“无机化学之父”说:“我一生最大的发现,是发现了法拉第。” 

     

当选会员后,法拉第依旧像往常一样,埋头在实验室里。在那里,液态氯、苯等化学物质先后被发现,发电机、变压器等陆续被发明,而电化学的两大基本定律、电学和磁学的相关理论也一一确立。 

     



除了皇家研究所主席的邀请,法拉第通常回避其他交际活动。而每周日,他总会去教堂。在那里,他与妻子相识相爱。


1860年,法拉第再次拒绝担任皇家学会会长,在这个学徒出身的铁匠儿子眼里,“上帝把骄矜赐予谁,那就是上帝要谁死。”可转身去了教堂,那些崇尚“简单、和平与谦卑”的教友,第二次选他当教会长老时,他立即接受了。 

     

据说有一次,听完演讲的维多利亚女王和皇室成员,在热烈的掌声中等待法拉第返场致谢,却一直不见人影。原来演讲人早已从后门溜走,赶去为一位弥留之际的老太太诵经,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在教堂,与法拉第相伴的,多是出身与他一样卑微的人,他时常向他们伸出援手。 

     

也正是在1860年,法拉第已多年饱受思维暂时混乱和记忆力衰退之苦,他坚持做了人生的最后一次圣诞演讲。这个由法拉第发起的“为孩子们的圣诞演讲”,一直延续到今天。 

     

而他担任时间最长的职位,是港务局科学顾问,负责维护水路安全和检查灯塔。从1836年被提名,他一直做到1865年,这也是他最后辞去的一个职位。他一生的信件,有10%与这个职位有关。 

     

“当我读到您在科学上的发现,我深感遗憾,我过去的岁月浪费在太无聊的事情上了。”在一封来自圣赫勒拿岛的信里,被流放的犯人拿破仑这样写道。 

     

几十年后,法拉第也曾有机会做“无聊”的事情。1853年,英俄克里米亚战争爆发。英国政府询问法拉第可否制造用于战场的毒气,科学家回答,技术上可以,但本人绝不参与。 

     

尽管一再被拒,皇室和政府仍旧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牛顿墓旁,给法拉第预留了墓地。这次,法拉第还是拒绝了。 

     

1867年8月25日,已经失去记忆的法拉第在椅子上安然离世。在他的葬礼上,妻子莎拉宣读了他的遗言:


“我的一生,是用科学来侍奉我的上帝。”


而他的墓碑上,只写着他的出生年月和名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