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世人皆识张大千,谁忆当年溥心畬

2017-11-02  憨痴呆
 
 


世人都知道张大千,却很少有人知道当年溥心畬画名极盛,与张大千齐名,并称为南张北溥。启功先生在他的著作《启功口述历史》中称溥心畬对其教授和影响是全面的。 张大千曾对周肇祥等朋友说过:我山水画画不过溥心畬,中国当代有两个半画家,一个是溥心畬,一个是吴湖帆,半个是谢稚柳,半个是谢稚柳的哥哥,已故去的谢玉岑。张大千在给友人郭子杰作的雪景山水画中题道:并世画雪景,当以溥王孙为第一,予每避不敢作。此幅若令王孙见之,定笑我又于无佛处称尊矣,子杰以为可存否,爰。张大千还在自己40年回顾展的自序中写道:柔而能健,峭而能厚,吾仰溥心畬。

 


溥心畬,其实应称为爱新觉罗·溥儒,心畬是他的字,1896年生人,是恭亲王奕的孙子,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兄。因此,溥心畲的书画上,多钤旧王孙朱文印一枚。清朝的宗室,从乾隆以后,都按永、绵、奕、载、溥、毓、恒、启八个字排行,故启功先生称:他属于我的曾祖辈……但按姻亲关系论,他的母亲是我祖母的亲姐姐,他是我的表叔。

 


溥心畬自幼聪慧,所作诗文往往令耆宿吃惊。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后,入德国柏林大学,婚后再赴德国研究院读书,27岁获天文学博士学位。其时清廷已亡十年,他奉亲隐居于北京西山戒台寺,号西山逸士,绝交游,谢征辟,专心读书,泛览百家。溥心畬初作山水远追宋人刘李马夏,近则取法明四家的唐寅,用笔挺健劲秀,铁画银钩,将北宗这一路刚劲的笔法——斧劈皴的表现特质阐发无余,并兼有一种秀丽典雅的风格,再现了古人的画意精神。十年后溥心畬成名书画家,出任北京师范大学等校教授。

 


然溥心畬和张大千、吴湖帆在艺术成就上不相上下,但从近年拍卖的情况看,溥心畬作品的成交价明显低于吴湖帆,多为1—10万不等,更不用说张大千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溥心畬作品除了在内地留下一批外,很多都是他1949年去台湾后创作的。

 


溥心畬是以北宗山水画驰誉画坛的,他大多数山水画的构图可明显看出是从南宋的边角之景变化而出,皴法也多用斧劈、钉头,然而在他的画中,大块的侧锋斧劈皴较为少见,画面所体现出的是一股和谐宁静之气,设色淡雅,意境悠远而耐人回味,正是历代文人画家所致力追求的境界。眼观溥心畬的书画,遥想当年萃锦园中一草一木的风华蕴藉,不免浮想联翩。

 


溥心畬一生情系古典,醉心于空灵的艺术,笔下花卉山水固然都在小处着墨,字幅也尽见小联小诗小笺上之功夫,发人幽思。启功先生说:他把诗歌修养看作艺术的灵魂,认为搞艺术,特别是书画艺术当以诗为先,诗作好了书画自认就好了。

 


溥心畬的画少有波澜壮阔的气势,但却不乏澹泊宁静的神韵,不是一个幽字可以道尽。若说他没有时代气息未免失当,实则古今文人对所处环境多存批判心态,有人回归传统,标举士气逸品,寄情古淡清醇的山水花鸟竹木,有人剪断历史,直奔未来世界,想像脱去形似的线条圆圈方块,此中心理,无非要与处身之时代抗衡,不甘囿于眼前藩篱。溥心畬自然属于前者。

 


在启功先生心中,有一次溥心畬和张大千在萃锦园中举行笔会,是他终生难忘的。大堂之间摆上一张大案子,两人各据一方,这方拿起画纸画两笔,转手丢给对方,对方也同样为之。接过对方丢来的画稿,这方就要根据原意再画几笔,然后再丢回去。没有事先的约定,也没有临时的交谈,完全根据对对方的理解。如此穿梭接力几回,一批精美的作品产生了,并且张张都是神完气足、浑融一体,看不出丝毫拼凑的痕迹。

 


纵观近代文坛,诗、书、画成就能达到溥心畬这样境地的大家,委实找不出几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