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国家最反华?

2017-11-08  风过静无声


2017年的时候,英国BBC做过一个调查,调查了各国民众对于中国现在影响力的反应,然后那张表大致如下。



这个对“中国”的印象其实反映在两方面。


一方面是对中国国家的印象,比如他们平时在新闻上看到的中国发生的种种事件,中国作为一个国家集体做出的种种决策,他们接触到的中国文化。另一方面则是对中国人的印象,包括他们平时接触的中国人等等。


可以看出国家宣传对普通民众的影响依然很大。


不然你很难解释为什么和中国有利益冲突的国家,他们的民众普遍比较“反华”一点,而受过中国援助或者和中国有这样那样牵扯的国家,他们的民众也普遍比较“爱华”一点。


不过我今天更多要说的并不是针对我们这个国家,而是针对更广义的,不分国籍地针对具有华人血统或外貌特征的人,因为种种原因进行歧视的行为——即使这些华人早已脱离中国,进入这些国家的国籍。



美国


美国是有反华历史的,无论多么狂热的美国吹人,都必须承认。


比如说虽然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却曾经屡屡针对中国人起草法案,禁止华人劳工进入美国。


不完全统计的就有比如1882年美国淘金热时期,美国直接出台法案禁止中国劳工进入美国,1884年的法案更是大大缩短了已经在美国的华人劳工的停留时间,并不允许他们出境后再次入境。


更详细一点去统计,更多:


  • commutation tax and foreign miners tax law (1850年加州法)

  • Cubic Air law (1850年加州法)

  • Chinese Exclusion Act (1882年5月6日)

  • Chinese Exclusion Act (1884年修正案-更厉害)

  • Scott Act (1888)

  • Geary Act (1892)

  • Scott Act (1902 排华法案永久有效)

  • Magnuson Act (1943 排华法案撤销)


除了成文的法律以外,在英语里,用于贬低华人的词语也有不少:


  • coolie 苦力。广府话“咕喱”,英文音译。“苦力”是近代华工形象、身份、状况的标签

  • Chinaman 中国佬

  • China boy 到加州的华人都来自广东,年龄15到25之间男性,平均身高不到1.48米,体重不到110斤

  • Chinee 中国小子

  • Chink 中国佬


这些词语也大多源于美国。


华人形象


直到现在,全美国针对华人,或者说东亚人的歧视也有不少。比如同样的学校,华人需要考更高的分,比如有调查显示,华人的孩子在美国遭受霸凌的概率更高。


但无论怎么说,这都当不上这个“最”字,毕竟它既没有经常爆发有组织的反华游行,也没有针对本国华人的大规模屠杀,和中国进行的朝鲜战争,也是在战场上,士兵和士兵的对决,和民族关系不大。


总的来说上面那些反对情绪当然也有,但一切都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和过去黑人在美国遭到的待遇相比,美国并不是一个非常排华的国家。


事实上这个国家从历史上就和中国关系不大,爱和恨通常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如果没有非常频繁的接触,那自然不会有强烈的情绪。


所以美国还算不上这个“最”字。



印度


如果说美国是因为以前的中国劳工,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摩擦,对中国有所偏见,那印度对中国的偏见则直接源于国家之间的冲突。


主要是因为历史问题,中印边境有争议的地区太多了,再加上中印都是亚洲地区的超级人口大国,曾经印度领先,现在中国大幅领先,谁都不服谁。特别是在1962年中印战争,印度失败之后,印度媒体就三天两头宣扬中国是印度的大威胁。


就在那年12月,印度政府还通过了国防部制定的法令“允许逮捕拥有敌对倾向的异见人士”,之后就开始对中国侨民进行调查,羁押中国公民和具有中国血统的人。


根据Jaideep Mazumdar的作品,当时在德奥利、拉贾斯坦邦,华人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就被羁押至集中营内。印度政府并未公布羁押在集中营内华人的具体数字,直到1967年。大量中国公民和华侨在被非法羁押后即被印度当局驱逐出境。他们的财产被非法剥夺和强占。此后,中国公民和华侨在印度的人身自由一直得不到保障。他们没有自由迁徙的权利,直到1990年代中期方才结束。


不过这种趋势,随着经历过中印战争的那一代印度人的记忆淡去,已经逐渐平缓。现在中印虽然刚刚结束洞朗对峙,但似乎更多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所以也算不上“最”这个字。



日本


在江户时代之前,日本深受中国影响,包括他们的文字,文化,宗教,都有浓厚的中国影子。


但是1600年到至1868年的江户时代,因为德川家康结束了战国时代的分裂,让日本成为统一,稳定的国家。所以这个时代的日本开始出现排斥外国人的思潮,被讨论的最多的就是给日本文化带来深刻影响的中国。


那时候的“国学派”发起文化运动,试图恢复日本文化未受中国人影响的本来面目,宣扬日本本土宗教“神道”Japan's indigenous religion。


而德川幕府的早期儒士尝试透过查明中国人的起源,建立神道与中国的联系。对此,国学派中以平田笃胤为首的平田派将对神道产生重大影响的《易经》进行日本化,声称该书源于日本。会泽正志斋清空《易经》中的中国内容,从而完成该计划。


那会儿,民族自尊心爆棚的日本人把自己看成是“被野蛮人所包围的文明世界”的中心。


虽然这时候依然有许多日本人,依然热爱中国文化,但这种爱反而成为之后更大恨的缘由。


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逐渐追赶上了西方的科技,文化制度,而中国正深陷泥潭。在多次击败中国之后,日本国内那些热爱中国文化的人,不少都由爱深恨,变得歧视,瞧不起中国,而且是瞧不起整个中华民族。


就像一个人,如果长大后发现自己一直很崇敬的长辈其实是个草包,那你可能会比鄙视路人更鄙视他一样。


起初日本人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中国同居黄种人之列,比如著名学者田口卯吉在《日本人种论》中说,西方人“称我日本人种为蒙古人种,即黄色人种的一部,和中国人种相同”,其实“大和民族和中国人不同种,而和印度、波斯、希腊、拉丁等同种”。


而在一战之后,日本不再强自将种族起源向西方靠拢,转而自居为“黄种人”的代表,以领导对抗白种人。1914年,日本元老山县有朋在给内阁的建议书中说,“按世界之近况,人种竞争逐年激烈……支那人必深知四千年来未曾有受制于白人之事,若晓以情理、说服劝导,使之幡然醒悟信赖帝国,则未必不可期也”。1918年,一个到中国访问的日本国会代表团,在演说中宣传“欧洲国家战后将要加紧控制中国,所以黄种人现在应该及时联合起来反对”。


这种言必称“同源”,然后自居老大的说法并不是尊敬,而是更大的蔑视。


而后在二战时的侵略战争中,日本更是非常灵活的使用“同种论”,为他们的侵略战争找借口。


比如日本吞并朝鲜时,声称“日韩言语人种同一”;扶植伪满、伪蒙政权时,又宣扬“日满同祖论”“日蒙同祖论”;汪伪政权建立后,则继续“黄种人联盟”的论调,宣称“中日提携是表示黄色人种不受外人欺侮”,伪政权甚至组织民众观看电影《成吉思汗》,以增强作为黄种人的“自豪感”。


之后犯下的种种罪行,已经不需要再提,相信每一位读者都清楚。


但这种气氛在二战后有所好转。


冷战期间,尽管和中国分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不同的阵营,但开反中情绪被扼杀并成为主流媒体的禁忌。除了在极少数情况下,如南中国海的日本名称南支那海、日本拉面(支那そば)等,支那一词或其片假名“シナ”的使用全部消失。


所以1972年,日本和中国首先建交后,双方曾经进入到一长段蜜月期里。


根据朝日新闻的说法:


中国政府释放出的善意让日本民众感到温暖,恐中情绪仅限于恐惧共产主义的背景。公众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意比对苏联的敌意要少,友好的气氛仍占上风。社会对在日中国公民,以及对日本朝鲜族和阿伊努人等少数民族的态度亦出现改变。


虽然自从2000年后,因为一些政治争端,中日两国关系重新紧张起来。中国不满日本政府参拜靖国神社,避开不谈二战中犯下的罪行等问题,而日本民众也害怕中国2005年爆发的反日游行,根据皮尤全球态度调查显示,不喜欢中国的观点,在日本占73%。


但这些年,随着中国逐步开放,中日两国民间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并成为彼此之间重要的合作,贸易伙伴。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关系也在逐年变好。


事实上在人民与人民之间,很多讨厌都还是源于不了解和恐惧,消除了恐惧,也没太多深仇大恨,日本右翼份子不讨喜,但那毕竟也还是少数人,无论是谁,去一趟日本,都很难讨厌那些对你彬彬有礼,很有素质的普通日本人。



印度尼西亚


印尼有大量华人,印尼人和华人之间的矛盾,可以追溯到荷兰殖民时期。


由于印尼殖民当局采用“分而治之”的统治策略,政策上优待占少数的华人,而打压占多数的原住民,制造印尼族裔之间的矛盾,以缓解殖民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印尼各地大小程度不同的反华、排华流血事件此起彼伏。


如果说上面的排华,最多是体现在就业,医疗,受教育的领域的话,那印度尼西亚的排华,则是实打实的暴乱,抢劫和屠杀。


1945年8月17日苏加诺宣布印尼独立。10月,荷兰殖民者又卷土重来,与独立政府军事对峙。1949年11月2日,荷兰宣布放弃对印尼的管治权,使印尼得以正式独立。据不完全统计,1945年9月至1949年9月期间,华人共死伤3500人,失踪1631人,财产损失计荷币5.3亿盾。其中,1946年3月印尼军队实行“焦土政策”抗击荷兰殖民军,撤退时,焚烧万隆南区。事件中,部分暴徒便乘机焚烧华人的房屋、抢掠他们的财产、强迫他们迁离居所, 甚至随意虐待和屠杀华人。1946年6月的文登惨案中,3天时间被杀的华人达653名,403人失踪。 此间还发生了1945年11月泗水惨案、1946年8月山口洋惨案、1946年9月巴眼亚比惨案、1947年1月的巨港惨案、1963年3月至5月从西爪哇蔓延到中、东爪哇的排华骚乱等。


而在1965年的九·三零事件里,因为印尼共产党牵涉到一场政变中,导致当时掌握政局的苏哈托决定对印尼共产党进行大清洗。由于印尼共产党内华人很多,导致大量华人被当成印尼共产党处决,事件造成超过50万人死亡,其中最少有30万华人。


美国CIA把这次大屠杀称为“二十世纪最惨烈的集体谋杀”。




有很多非常惨烈的照片,就不放了。


讲述该屠杀的纪录片《我是杀人魔王》入选奥斯卡提名


而在1998年的时候,因为印尼金融风暴,印尼暴徒又在棉兰,雅加达,索罗等地,对华人,华裔,进行有组织的屠杀和虐待。


当时印尼正经历亚洲金融风暴的动荡时期,印尼政府对此采取了默许或不作为的态度,亦有证据表明此次暴乱为印尼军方所策划,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此事件中虽然有种族冲突的因子,但就其原因多属于华族和当地人存在严重贫富不均所导致的,印尼土著人的目标就是为了相对富裕华人把持的庞大财富。


根据印尼政府机构国家团结发展局七月十日公布的资料,发生在五月中旬以华人为主要攻击目标的大暴乱,468位华裔妇女被强暴,最年长的55岁,最小的年仅9岁。其中20位华裔妇女在遭强暴或被殴打致死或被投进火海,化为灰烬。死者包括那名9岁的幼女,由于她的阴部被歹徒切除,伤重不治,最后死于医院。



一位政府官员称总计毁损了2479间商业建筑,1026间民房,1604间商店,384间私人办公室,65间银行,45间工厂,40间大型购物中心,13间市场和12间别墅。不过一般相信,印尼各地可能有更多华人所在的建筑物被破坏。


雅加达人权与妇女研究组织经整理后的报告显示,5月发生的骚乱中,印尼各地总共发生5000多起暴徒强奸或轮奸华裔妇女的惨案,其中以雅加达每天发生的100多起最为严重。有目击者称,暴徒穿着军靴被军用卡车运送到华人区,他们高呼“宰了中国人,烧死他们,这些中国狗”,然后开始抢劫商店和市场,随后,他们开始把妇女集中起来进行集体轮奸,印尼警察到场之后,并没有阻止暴徒的行动。


即便暴乱基本平息后,针对华裔的暴行仍然时有发生,就读于大学二年级的19岁的华裔孤女爱玲,7月初被三名印尼暴徒强闯入屋内,企图以挂窗帘的铝枝插入其阴道内,幸而她极力抗敌,暴徒的暴行未能得逞,但最终其腰背及胃仍被铝枝刺伤,尿道亦被弄穿,需重新接驳,复原遥遥无期。7月下旬,印尼华人尤其是女性仍然收到恐吓信,信中称“祝福”华人“余下的时日”,用旗杆插入“支那女人”的下体,以免“弄脏了”印尼男性的阴茎。7月24日,一名华裔女大学生从学校乘巴士回家途中,遭遇三名开吉普的暴徒强行拖落车下,在众目睽睽下遭强暴。


更让人不爽的是,2010年,印尼总统将涉嫌策划该事件的夏弗里·三苏汀由国防部秘书长提拔为国防部副部长。


排华至此,惨不忍睹。


但我觉得最过分的还有。



清政府


1740年,在荷兰人在印尼大肆屠杀华人,造成“红溪惨案”之后,荷兰人担心清政府会采取报复行动,影响他们的殖民统治,于是派专人,带“说贴”前往中国赔礼道歉。


结果这个“说贴”没成功传到北京朝廷,反而是朝廷得知此事后,得出结论:


被杀华侨是“自弃王化,实与番民无异”、是“彼地之汉种,自外圣化”,因此华人遭屠杀,“事属可伤,实则孽由自作”,“圣朝”无须加以责备。


要知道当时清朝还自居世界第一大国,还没有和列强交过手,但自己的子民外出务工被屠杀,居然说他们“自己作孽”。


这真是对华人最大的恶意了。


反倒是荷兰方面,因为这件事,立马把东印度公司的总督Adriaan Valckenier判了死刑,最后让他死在狱中。


幸好这大清亡了啊。


有时候想想,虽然1840年后,列强对中国的侵略是一系列的屈辱史,让中国受了巨大的损失。但也有一点好,就是把清政府戳了个千疮百孔,为之后中国的革命做了铺垫。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