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规则生产好人,坏规则生产坏人

2017-11-10  老程敏


拾遗



不是因为没道德才没秩序,而是因为没秩序才没道德。



01

又一起幼儿园虐童事件刷爆了朋友圈。

11月1日,一位宝妈把孩子送进携程亲子园。

11月3日晚上,宝妈发现发现孩子耳朵红肿。

第二天,宝妈找园长询问情况。

但园长推搪敷衍,态度强硬。

11月6日,宝妈通过内部关系,

看到一小段孩子的上课情况后,

脑壳都要气炸了:“发现孩子多次被整。”

于是,宝妈带着家人直奔亲子园,

强行拷贝了11月1—3日三天视频。

回家一看,宝妈顿时昏厥过去。

“发现孩子入园三天里,都是在被恐吓、殴打、灌芥末、喷消毒水中度过的。”

其他孩子的“待遇”,也多是如此。

这几年,幼儿园虐童事件可谓此起彼伏。

山东东营幼儿园老师针扎幼童;

杭州余杭幼儿园老师用紫外线照射幼童;

江苏兴化幼儿园老师用电熨斗烫烙幼童;

…………

一波虐童事件未平,另一波又起。



02

“太变态了,你还是人吗?”

“你有孩子吗?你有父母吗?”

“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每次虐童事件一出,

大家便开始从道德上谴责虐童老师。

但是每一次全民激愤之后,

下一次虐童事件还是照样发生。

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

为什么幼儿园虐童事件就难以禁绝呢?

因为道德是靠不住的。

西方有一句哲言:“不是因为没道德才没秩序,而是因为没秩序才没道德。”

幼儿园虐童事件之所以屡骂难绝,

根本原因不在于老师缺德,

而在于没有建立一个靠谱的秩序。

道德和秩序相比,秩序更重要。

这个秩序,就是运行规则。



03

新加坡是全球最干净的国家。

它为什么这么干净呢?

很多人说:“因为新加坡人素质高。”

非也。

是因为新加坡制定了严苛的运行规则。

你知道在新加坡吐一口痰会被罚款多少吗?

第一口痰,罚款2000元人民币。

第二口痰,罚款10000元。

第三口痰,罚款30000元。

第四口痰,鞭刑侍候。

这个鞭刑,可不是闹着玩的。

两鞭下去,你起码得在床上躺一月,

而且,屁股上还会留下永远的鞭痕。

十几年前,一美国人在新加坡涂鸦,

被新加坡法官判处鞭刑6鞭。

美国总统得知后,出面求情,

但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说:

“这就是新加坡的规则,不能改变。看在您面子上,减去2鞭。”

4鞭下去,美国男子躺了三个月,

“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新加坡了。”

全世界最干净的国家,

不是道德的产物,而是规则的产物。



04

多年前,读过一篇文章——

《德国人为什么不闯红灯》:

“德国人很遵守交通法规,

即使在凌晨三四点钟,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时,也不会闯红灯。”

当时读到这篇文章,我感叹不已:

“德国人的素质真的是太高了。”

2013年,我去德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

和一位德国专家聊起此事时,

才得知他们不闯红灯的原因并非如此。

他们不闯红灯,是基于两大原因。

第一个:红灯设置时间短。

以前,德国人也经常闯红灯。

后来,政府便做了一系列观测,

发现行人等候红灯的忍耐极限是60秒,

所以政府设置红灯的时间都不会超过60秒。

第二个原因:闯红灯代价高。

《读者》曾刊登了这样一则故事:

一个下着小雪的夜晚,

有个德国人抱着侥幸心理驾车闯了红灯,

结果被一个老太太发现了。

没隔几天,保险公司的电话就到了:

“我们觉得你这种人很危险,

所以保险费从明天开始增加1%。”

你看:德国人的素质高,更多是源于规则好。

不是因为没道德才没秩序,

是因为没规则才没秩序。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有句话说得好:

“道德不能代替技术,尤不可代替法律。

凡能先用法律及技术解决的问题,

不要先就扯上了一个道德问题。”



05

幼儿园虐童事件为何此伏彼起?

因为没有建立一个好的运行规则。

第一:没有建立好的老师准入规则

在美国攻读教育学硕士的王琴说:

“在美国,幼教老师上岗必须符合两个条件。”

第一个:必须有大学幼教专业本科学位。

有的州要求更严格,必须取得硕士学位。

第二个:必须拥有幼教执照。

要想获得幼教执照,必须经过专业培训。

专业培训不仅包括音乐、艺术、语言、心理等教学方法,也包括救护、体检、注射、用药等专业知识。

也就是说,不是谁都可以做幼教老师。

但中国呢,幼教老师的门槛低得可怕。

就拿这次出事的携程亲子园来说吧,

其“承接方老板”《现代家庭》杂志社,

在为携程亲子园招聘保育老师时设立的条件是:

最低学历:不限。

工作经验:不限。

年龄:不限。

看到这三个“不限”,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然后,我再一百度北上广幼教行业招聘情况,

发现学历要求在大专及以上的只有30%左右,

大部分都标注不限学历或高中以下学历。

也就是说,老师准入几乎是零门槛。

这就意味着,大量所谓的幼儿园老师,

其实根本不懂得怎么样去照顾幼儿:

既不知道哪些事情是必须要做好的,

也不知道哪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

所以,不出事才怪了。



06

第二:没有建立好的园长负责制。

以前在报媒做记者时,

参加过一次中韩学前教育论坛。

在这个论坛上,韩国专家说:

“韩国幼儿园大多是清一色硕士或以上学历,

只有读了博士之后,才有资格当幼儿园园长。”

博士当园长,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韩国人可不这么想:

“学历越高的教师综合素质越高,越能用科学的方法去教育儿童。”

“北京土著2017”写过一篇文章——

《在美国幼儿园当老师的日子》:

“老师进出教室要签字,时间精确到分。

比如我11:02进教室替某位老师午餐,

我进教室要签名,写上11:02。

那位老师和我交接时,必须清点人数。

出教室时,必须签上时间11:05,

以及当时教室里孩子的人数。

等她回来时,我们再次清点孩子人数,

再一次填写各自进出教室的时间。”


“每个孩子从早上进门就有一张报告单,

早餐吃的什么,吃了一点、大部分还是全部;

几点换的尿布,大便还是小便,

谁换的,用没用尿疹膏。

午餐吃的什么,吃了一点、大部分还是全部。

午觉睡了没有,从几点到几点。

孩子受伤了,要填报告单。

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受的伤,

因为什么受的伤,做了哪些处理。

这一天孩子过得怎么样,

老师会在报告单上写几句评语。

这样,家长在接孩子的时候,

孩子这一天的情况就能一目了然了。

这份报告是统一印刷的,

老师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写报告,

只需要及时在上面打勾就可以了。”

“幼儿园每个孩子都有一个餐垫,

无过敏症的孩子是蓝色餐垫,

有轻微过敏症的孩子是绿色餐垫,

有严重过敏症的孩子是红色餐垫,

每个餐垫都贴着孩子照片以及过敏食物。

厨师那里有一份有过敏症孩子的表格,

有严重过敏症的孩子每天会有单独的食物,

用单独的碗写上名字送到教室。”

什么是专业?这才是专业。

我们知道一个好园长的重要性了吧。

一个好园长可以用好规则带出一批好老师,

一个差园长也可以用随性毁掉一批好老师。

因为劣币总是驱逐良币。



07

第三:没有建立好的儿童保护制度。

欧美很多国家,为了防止虐童,

很早就建立了相关的法律规范,比如美国。

1974年,美国就实施了《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

1984年,美国又通过了《儿童保护法案》。

在美国,虐童是一项重罪,

最严重者,会被判处终身监禁。

但中国在这方面并没建立专业“规则”。

一位律师说:“连什么叫虐童都没有一个定义,更别说相关法律。”

第四:没有建立好的虐童举报制度。

十几年前,梁家辉与蒋雯丽演过一部《刮痧》。

梁家辉与蒋雯丽定居美国后,

梁爸朱旭到美国来看望儿子时,

正赶上孙子感冒了发烧,

于是朱旭采用中国刮痧疗法给孙子治病,

将孙子的后背刮得红紫红紫的,

不料这一幕被街坊邻居看见了,

以为爷爷虐待孙子,于是报了警。

不一会儿,警察就抓走了朱旭。

美国建立了严苛的虐童举报制度。

知情不报者,要遭受法律惩罚,

所以大家都很“踊跃”地争相报警。

再看看这次出事故的携程亲子园,

一个老师无论怎么折磨孩子,

其他老师都默不吭声,

没有一个老师站出来指责这种行为。

因为没有法律来赋予她这个义务。



08

上面就是随便列举了几个例子,

来说明中国在幼儿园管理这一块缺少良好的运行规则。

相关职能部门总喜欢说:

“这源于中国特殊的国情。”

2012年,《经济学人》公布了《全球幼儿园教育质量调查》,

在45个国家里,中国排名41。

很多经济条件远不如中国的国家,

其排名也在中国之前,

人家可没来不来就说:“国情使然。”

而是,想办法尽力去改变。

现在,总是有很多幼儿园站出来说:

“不是我们不愿意招好老师,

不是我们不愿意多招好老师。

而是因为我们收费很低,

多招老师、招好老师是会亏本的。”

对于这样的理由,我想说一句话:

“你怕亏本,就让不怕亏本的人来做啊!”

想办幼儿园的人可排着长队呢。

说句公道话,这次携程公司有点冤。

携程原本是想自己建一所幼儿园,

以解决部分员工子女无人看管的问题。

但是携程自己没拿到办园资质。

这时,长宁区妇联站了出来:

“你们可以外包给第三方啊!”

长宁区妇联便推荐了自己控股的“为了孩子学苑”。

从本质上讲,这次虐童事件,

其实是一起“监守自盗”引发的“血案”。

所以啊,要彻底解决幼儿园虐童事件,

还要从根上解决监守自盗和权力寻租问题。



09

一位经济学家说得好:

“凡是大面积存在的、反复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就是体制机制需要改革的问题。”

要想解决大面积存在、反复解决不了的问题,

一定得从“规则”入手进行改革。

所以说,虐童事件此起彼伏,

咒骂老师缺德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丘吉尔在二战中贡献卓著,

可二战结束之后,

英国人民仍然没有选举他连任首相,

为什么呢?

英国人说:“总统终归是靠不住的,靠得住的是制度。”

一个体系要想运行好,

不能靠道德,得靠规则。

胡适先生有句话说得好:

“一个肮脏的国家,

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讲道德,

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的正常的国家,

道德亦会逐渐回归。

一个干净的国家,

如果人人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

整天大谈道德至上无私奉献,

最终会变成一个伪君子遍地的肮脏国家。”

商品经济时代,最重要的就是建立规则。

好的规则能把坏人变成好人,

坏的规则能把好人变成坏人。

所以,想要彻底改变幼儿园虐童现象,

相关职能部门就必须得勇敢站出来,

共同携手创建一个好的运行规范。



10

但在相关职能部门未能建立好的规则之前,

我们要学会做一件事情——用脚投票。

很多恶性事件和悲剧发生后,

我们总喜欢感叹一句:“这是体制问题。”

一声叹息后,我们就沉默了,

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问题还是一如从前般继续运行。

我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体制的一部分。

这种体制之所以得以存在,

恰恰就是因为我们自己不作为——我们没有选择用脚投票。

很喜欢连岳先生的《我们就是体制》:

“我们得有所作为。

这作为不是鼓吹暴力,不是以暴易暴。

暴力只会带来一个更坏的体制。”

这个作为,就是用脚投票。

“那些拒不认错的企业,

那些强词夺理的企业,

我们记住它们的名字,

永不消费它们的产品……

最后得到的就是企业的进步。”

并不需要成为意见领袖,

并不需要多么大的权力,

只要你有选择权,就能让体制变坏或者变好。

“‘这都是体制的问题’,

不要用这么重的虚拟铁锤,

砸掉你的自信,砸掉他人的信心。

你说‘算了,没用的’,

就等于投了你憎恨的体制的一票。”

我们批评,我们不妥协,我们用脚投票,

我们就能改变这个体制这些问题。

如果需要十年,我们就花十年。

如果需要一百年,我们就花一百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